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儿悄悄的BLOG
风儿悄悄的BLO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076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风儿悄悄的心语
 
风儿
悄悄地起
悄悄地落
悄悄地从你身边吹过
 
或在林中徜徉
或在溪边耽搁
拂动小草舞蹈
催促花儿唱歌
 
风儿
悄悄地起
悄悄地落
悄悄地从你身边吹过
 
陪伴小鸟不再孤单
追逐云儿不再寂寞
 
把我当作朋友吧
让我
悄悄地
悄悄地
 
带走你的丝丝烦恼
留下我的点点快乐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灿灿阳光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心情飞动

    单位里的死不了花,也叫太阳花,沐浴着初秋的阳光,开得五彩缤纷、姹紫嫣红。“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一簇簇、一丛丛矮小、纤细的枝叶上,竟能开出如此硕大娇美的各色花朵来,着实让人惊喜和感动!

    这种小花的生物钟很敏感,喜欢陪伴灿烂的阳光,上午十点醒来,慢慢绽放,到了正午花事最浓,下午五点就合上,睡着了。下雨和阴天的时候,也是休息的。

 

热情似火


淡雅如雪

袅娜入睡

裙裾飞扬

执子之手

胭脂往事

载歌载舞

粉红记忆

月华如水

翩翩欲飞

浪漫心情

天长地久

拥抱阳光

彩色梦想

彩虹飞落

挽留秋色

春意朦胧

回眸一笑

暮然回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7 11:35)
分类: 心情飞动

    7月13日,盛夏的中午,我们路过107国道栾城段,看见一大片荷塘,是人工种植的藕莲。俗话说,红花莲子白花藕,这里的荷叶肥硕,莲蓬瘦弱,白莲花就像托在绿玉盘里的粒粒珍珠,在正午的阳光下熠熠闪烁。荷塘中间有泥土培成的田埂,两三步宽,尖尖的小荷穿透泥土,一些叶子和花朵都伸到了田埂上。人一走近,惊动了在田埂上歇凉的小青蛙们,连蹦带跳往水里钻,浓密的绿浮萍被破开了许多道小缝隙,晃动几下就又合严了,如同腼腆而调皮的孩子一样,更喜欢躲进珠帘子后面偷看来客。

   触景生情,欲罢不能,想起苏轼的《阮郎归·初夏》:

      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于是乎,东施效颦,拙词一填:《阮郎归·夏荷》

        密杨疏柳酣午蝉,熏风泛荷田。蓬瘦藕肥白玉莲,池静绿萍暄。

      人声近,小蛙欢,入水过珠帘。云来问取花几闲,笑语半遮颜。

 

 

 密杨疏柳酣午蝉,盛夏的正午,荷塘附近杨柳树上的蝉声,都连成了一个音儿,叫得酣畅淋漓。

 


 

熏风泛荷田。荷田上有风,风里有阳光吐露的热情,也有荷叶扇动的清凉。

 

 

蓬瘦藕肥白玉莲,看过一篇汪曾祺的文章,知道了“红花莲子白花藕”。实际观察对比几次,果不其然,开红花的,朵大艳丽,莲蓬壮,莲子圆润;开白花的,朵小素雅,茎叶肥,蓬子瘦弱。但是白莲花藕,白嫩、爽口、清香,比红莲花藕要好吃。这也就是大自然的奥秘所在了,万物总是各有所长吧。





池静绿萍暄。池塘里的水,不是长流水,虽然也不断补充渗透、蒸发掉的水分,但总体上是相对静止的。所以浮萍很茂盛,圆圆绿绿的小叶子们,密密匝匝地盖满了水面,看起来润泽、暄腾,仿佛隔了一层厚厚的翠珠帘,竟不见一丝水的影子了。

 

 

  人声近,把遮阳伞,在荷塘之间的田埂上徜徉,摸摸这张小荷叶,拽拽那张大荷叶,心里想着,把荷叶顶成伞,该多惬意!

 


小蛙欢,田埂上有歇凉的小青蛙,蜕变已结束,个头还很小,也就一块橡皮那么大。但是很机灵,感觉有人来,赶紧往近边的荷塘里跳,噗通,咕咚,身子轻巧的压不起一点水花。


 

入水过珠帘。浮萍很密,很厚,小青蛙钻过去之后,迅疾就复合如初了,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只是,微微晃动的绿波帘子,告诉你,这些小家伙们正躲在后面偷看呢。



 

云来问取花几闲,白莲花虽不比红莲花娇艳,但是每一弯荷瓣尖上,那一点儿淡淡的胭脂红,更有世外仙子清雅脱俗之风韵。袅袅白云飘过,感叹花开无众人欣赏,赋闲荒野之中,是否感到些许寂寞?


 

笑语半遮颜。风吹荷叶轻轻翻飞,像是仙子手中摇动的绿罗扇,朱唇启,笑声闻,栖身在这一片世外桃源里,仙子应该是很快乐的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4 08:16)
分类: 随便谈谈


善举

 

    前几天,和女儿逛图批,在四楼秋林书城,各自各串着闲翻书。人虽不少,但很安静,书香弥漫,气氛宜人。我看到一本写三毛一生的书,因为早喜欢她的文字,所以一沾手便沉醉其中,和作者一起重温这位奇女子跌宕起伏的悲欢离合。三毛本身就是一本书!

    正唏嘘感叹之际,一个粗糙的小本子悄悄伸到书页边,我下意识地盯了一眼,上面记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和数字。捏小本子的手,暗黑,干瘦。顺着往上打量,一个体态孱弱、容貌怪异的青年,约莫十大几岁样子,正冲我比画。我一时抽不回神来,以为他在推销什么书籍,怔怔地望着他。他又掏出一个证件来晃晃,指指里面的照片,再指指自己的耳朵、嘴巴和封皮上残疾人的字样。哦,我终于闹明白了,这是一个聋哑孩子在募捐。

    我不太想理他,冲他摇摇头,不是没有一点同情心,而是抵触这种来路不明的募捐方式,在充满斯文气息的书场里,碰上了不和谐的小插曲,很扫雅兴。但这青年不达目的不罢休,执着地比画着,过往的人似乎见怪不怪了。我耐不住软磨硬泡,掏出10元钱递给了他,他再三示意我在小本子上留下善举痕迹,我不肯。不是自己有多高尚,而是觉得没必要。究竟这青年,这本子,能有多大可信度?

    他有些诧异,随即冲我深深鞠了一躬,迅速走开,淹没在一排排书架后面。经过这一番打扰,我的心绪再走不进三毛的故事了。女儿转过来,看我傻呆呆地站着,问我刚才那人是谁? 我推说是问书的。因为,真不知该作何道理了。

 


 

挡道

 

    那天坐公交车,陪女儿去驾校划课时。行至建国路时,还是中午饭点,路两边停了不少车辆,都是到小饭店里吃饭的。原本狭窄的小街道,直接变成了单行道,错车必须插空谦让,高大威风的公交车似乎要夹着身子才能勉强前行。

    正担心会不会堵车呢,还真堵了。向西行驶的公交车和一辆向东开来的小车僵在咫尺。公交车个头大,不好倒车,要求小车倒后一下,以便各奔前程。小车司机强调,是公交车先抢行,挡了他的道,干脆谁也别走了。

    一车乘客着急了,纷纷打开窗子伸出脑袋,嚷嚷着让小车司机后退让路。我和女儿坐的靠后,看不清小车司机藏在挡风玻璃后面的模样,只看见一条养尊处优的长白胳膊,傲慢地伸出窗外,手指上夹着一根刚刚点燃的香烟。但这烟,似乎不是用来抽的,而是用来烧的。烟云袅袅,烟灰轻弹,不紧不慢,高贵优雅,大有“陪你一起到天黑”的英雄范儿。

    不到半支烟功夫,相对而开的公交车已经连上了趟儿,其他车辆也扎成了堆,再不及时疏通就堵死了。公交车司机以为众口铄金,能让小车司机知难而退,但是他错了,一车的乘客们也错了,小车司机依旧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乘客们开始骂了,怒了,“好狗不挡道”,“呢是个什么玩意儿哎”的狠话相继爆出,眼看阵势不好的一些乘客,要求司机开门下了车,逃离是非之地。我们正在犹豫,忽然事情有了转机。在小饭店吃饭的几个车主,良心发现似的,叽里咕噜把停在路北边的车都开上了便道,堵严实的路面泄开了缝儿,公交车拧拧身子开动了,我趁机晃了一眼还在弹烟灰的小车司机,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子。但是,忽然就想起了一个当下很潮的词儿:奇葩!

    公交车擦肩远去,后面跟紧的大车小车一辆接着一辆,暂时还憋在原地的小伙子,赶紧把手臂缩回了车里。真不知道,他是否感觉自己是个赢家?!

 

                                                      2014.6.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4 08:01)
分类: 今朝似水



蜜制

 

    早上去女儿房间,看见桌子角上,又摆了一堆糖果糕点之类的零食,就忍不住唠叨:“还吃这么多甜东西?一点儿也不听话,干脆把你搁糖里腌腌算了!”

    女儿一激灵醒了,故意打岔:“拜托,搁盐里叫腌,搁糖里叫腌吗?”

    我又好气又好笑:“嘿呀,拿着不是敢讲理,不叫腌叫什么?”

    女儿撒娇:“老外了吧?那叫蜜制。”

    我无语,现在的孩子,可不就是蜜罐里泡大的嘛!

 

 

 

几排牙

 

    倒腾冰柜的时候,发现还有两三条小带鱼,就拿出来拾掇成段儿,裹上香酥炸粉,做成了一盘焦黄松脆的炸带鱼。

    端上餐桌,先喊女儿:“宝贝,快点儿过来吃!”

    还不到吃饭时间,女儿黏在网剧上,只“嗯嗯”答应着,不见人到跟前。

    “没闻见香味啊?鱼可不多,爸爸一吃,就没你的份了!”女儿打小吃饭不当紧,我们养成了爱逗她的习惯。

    女儿慢慢晃悠过来,坐下,抄起带鱼,淑女一样品尝。我说:“吃快点儿,爸爸可是吃得快!”

    女儿到底和爸爸亲,见我偏心眼,就咕哝一句:“看你说的,好像他有几排牙似的!”

    想象了一下,我憋不住乐:“只听说过有几张嘴的,还没听说过有几排牙的!”

    老公听见我俩对话,赶紧停下拱猪游戏跑过来,配合着下手猛吃,我笑:“张嘴,让我们看看你的几排牙!”

    女儿偏向爸爸:“妈妈,笑点也太低了!”

 

                                                             2014.6.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往事如梦

针线笸箩铺扯包袱


 

    【针线笸箩和铺扯包袱,是农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老太太们常用又常用的家伙什儿。庄户人家打发勤俭日子,缝缝补补的离不了。早些年谁家闺女出门子,不论穷富,都得带上个新笸箩和几张包袱皮儿当嫁妆,一使就是一辈子。】

 

 

    针线笸箩,从字形上猜测,最早应该是竹子编的,起源于南方。我的老家在北方平原,小时候一般见到的,都是用柳条剥了皮抽出来的柔韧细木杆儿,穿插着上等的麻绳密密匝匝编箍成的。用藤条编的就不太常见了。笸箩的形体有点儿像翻扣过来的大帽壳子,正圆、长圆、正方、长方的都有,深浅也不等。用来最顺手的针线笸箩,应该是一尺多点儿见方或见圆,口紧、肚阔、面光、底平,不仅能盛东西,搁置起来也稳稳当当的。要不是小孩子故意发费,一天拽搭上多少回,也翻不了个,跑不了针头线脑。

    针线笸箩白日里总是放在炕头上,随手够过来,就能摸上几针活儿。天黑了嫌铺被窝碍事,就挪到窗台上或紧挨炕边的坐柜上。等大人孩子们都躺下了,当娘的还要靠着窗台,盖着脚丫,对着煤油灯缝补到半宿。笸箩里像个百宝箱,胖瘦大小的线蛋子、线穗子们唱主角儿。缠得紧实匀溜的线蛋子,像一个个白色、黑色、蓝色的圆球,一拽线就满笸箩乱打滚,很是机灵可爱。线穗子呈梭形,缠的多是平日里用量大的纳鞋底绳子,或着刚纺出来的细白棉线,三四股细白棉线搓一根绳子。线穗子只会一顺撇着扑腾,有点儿像傻乎乎的一根筋。能蹬缝纫机用的线,都是从供销社里买来的现成的线轴子,长相就和轧场面用的小石头碌碌似的,瓷实齐整,颜色也多了起来。绣花线一般不缠,就在买来的小线把儿上抽着使。

    针线不分家。粗细不一的针都插在线蛋子、线穗子、线轴子上,有纳鞋底穿绳子的大号针,有缝被子引棉线的中号针,还有缝扣子、签裤边纫轴线的小号针,干什么活用什么针,落下的针脚才仔密、般配。另外,笸箩里肯定少不了顶针、剪刀、锥子、钳子、尺子之类的工具。再或者,浮头上还放着纳了半拉半的鞋底子、刚看出点儿模样的绣花绷子等。明眼的长辈儿老太太,到谁家串门子,一看针线笸箩里的东西和成色,就知道当家的女人手艺巧不巧,心气高不高,日子过得有没有光景。“一针不补,十针难缝”,“说话颠三倒四,和骨碌线蛋子一样”“穿衣打扮窝囊,跟吐噜线穗子似的”,“心小的,就针屁股肚儿那么大一点”......这些编排人的笑话,非常形象逼真,一听就知道是从针线笸箩里演化出来的。

 

 

    笸箩的颜色,不外乎保留了柳木杆儿原色和上了朱红油漆的两种。上了漆的看起来讲究一些、高档一些,作为结婚嫁妆,显得更吉利更喜庆。原色的就比较简朴、单气了,起码在色泽上不占份儿。但新编的柳条笸箩,里里外外白光儿白光儿的,还散发着一股自然的清香,也挺招人待见。记得姥姥用了一辈子的那个,就是柳条原色的,只是年头长远了,当初的白色掺进了岁月的沉淀,变成了厚重的土褐色,可依然那么挺脱憨实,不松垮,不走样。姥姥做的一手好针线活,笸箩整天推过来,拉过去,揽着怀里,端在膝上,磨蹭的细发光滑,手感就如同姥姥脸上常挂着的笑意一样,温和,慈祥。

    我的女儿出生在农历二月,过百天的时候,我抱她去见了我的姥爷和姥姥,当太姥姥的很看重这头一个重外孙女。算磨着一上冷,孩子八九个月大,正赶上穿连脚裤配虎头鞋。当时已经七十多岁的半大小脚老太太,愣是又守着针线笸箩,戴上老花镜,把娘从裁缝店里要来的红绸子、绿缎子、黑平绒之类的碎布尖儿们,拼、接、裁、剪、粘、糊、缝、缀,费了很大心思做出了四双精巧鲜亮、惟妙惟肖的虎头鞋。让娘给捎到市里来的时候还嘱咐说,两双小点的,入冷先穿;两双大点的,过年再穿。俗话说:一对鞋,衬半截。给女儿蹬上虎头鞋,抱出去一显摆,多少人围着问从哪儿买的。回去给姥姥学这事儿,姥姥可开心了。只是后来姥姥戴上镜子也看不太清做活了,就没有再给后添的小孩子们做过虎头鞋,这门手艺眼瞅着失传了。

 

 

    娘在她们姐仨里算是手巧的,但也只学会了纳鞋底子,做单布鞋和棉靴头。描花绣朵的精细活,压根就没耐心学会。到了我这儿,缝补还在行,之于裁剪,比着葫芦画瓢也弄不太服帖了,所以只拥有个小针线盒,趁不起大针线笸箩了,再说也不时兴了。及至到了女儿这一辈,连顶针都不会戴,根本不屑于缝补衣物了。

    娘现在还用着的那个针线笸箩,是白柳条上了朱红漆的,自打出嫁带过来,快五十年了,边沿和底上的漆面已经磨掉了不少,颜色也暗沉了,缝缝里刺进了尘土,和娘的曲皱纹们一样,再也白净光滑不回去了。以前,每当春秋天日头好的时候,娘总要把针线笸箩刷洗干净了,好好归置一遍里面的东西。这两年,隔了辈的孩子们都已长大,不再穿手缝的棉衣服了。娘的眼睛花劲也越来越大,鼓捣着做针线活的次数越来越少。针线笸箩也从床头边挪到了别的闲屋子里,用块布盖上挡尘土。和娘快奔七十了一样,针线笸箩也上了一把年纪。

 

 

    铺扯包袱跟针线笸箩,我觉得就像隔墙邻居似的,那么亲近。做缝缝补补的针线活,肯定离不了破布头、碎布尖的铺扯帮衬。前手端了针线笸箩,后手就摊开铺扯包袱了。在我们老家,旧衣裳麻花了,实在不能穿了,就撕零碎了做铺扯块。漏洞缺线的,拿糨子多糊几层“打格板”,绞了鞋样,纳鞋底子;还没出完劲儿结实点儿的,专门攒在铺扯包袱里,等着打补丁或接衣裳用。后来农村生活条件好了,一家人隔长不短的做件子新衣裳,裁下来的边边角角,也都收进了铺扯包袱,成了很派上用场的新铺扯块。

    记得有一阵子,流行用新铺扯块拼砌花花绿绿的新书包,这可比一色灰、黑、蓝、绿的抢眼多了,哪个同学要是冷不丁背出一个来,走路都会一摇一晃的臭显摆。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总是擅自挑选结实好看的新铺扯,绞成六块或十二块的小方布片,用针把边缝严了,里面偷着装上粮食瓮里的玉黍、麦子、黍子、豆子,做成“布袋儿”,也叫“毛陀儿”。一个的,可以当毽子踢或两拨人“逮”着玩;几个的,可以抛着耍花样。在当时是村里孩子们热衷的游戏之一。

    娘说,在我还不会说话、不会下地走路的时候,她在炕头上做针线活,就让我坐在摊开的铺扯包袱前,安安生生倒腾铺扯块玩。我的一双小手挠啊拽啊,净挑颜色、花样鲜亮的铺扯块,对心眼了,就掖在下巴颏底下,挑一块掖一块,眼不见的掖满了一脖子。要是一抬头弄掉了,赶紧再捡起来掖上。娘就笑,这小闺女子眼尖,心底里亮堂。如果用文化人的语言来讲,就是从小向往和热爱多姿多彩的生活吧。

 

                                                                2014.5.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20:55)
分类: 今朝似水

网上淘书记

 

    去年岁末,老公下乡期满,带回生活物品若干,内有旧书一册,系青海人民出版社1997版长篇历史小说《苏东坡》第一部《把酒谢天》,章回体,作者易照峰。翻其扉页,潦草记述:2001年4月14日购于京劳动宫书店,签名陌生,保存尚属完好。问书从何来,言辗转不知其主。因素仰东坡居士文豪泰斗,遂喜掸轻尘,心安受之。

    书置于床头,每日睡前小读几页,渐觉时光逆转,身临其境,与苏家人一同生息,为文饰地,把酒谢天。小说沿袭《红楼梦》叙事风格,简繁得当,详略有度,东坡及当时名家诗词歌赋穿插点缀,如星月闪烁,赏心悦目,回味悠长。虽间或有错别之处,但瑕不掩瑜,实为偶得之上乘佳作。

    眼看一卷向尾,惶叹意犹未尽。书店觅之,百度搜之,第二部《大江东去》、第三部《海角天涯》始终未果。后与同事闲聊,网购高手笑谈这有何难,孔夫子网上书店,新书旧书应有尽有。急趋近旁,随其鼠标轻点,果不其然,一册、两册、整套均有出售。盖因此书叫座不叫卖,读者不众,畅销不旺,仅印刷一版一次,反无盗版之忧。同为仰苏之人,一呼四应,连定五套。不日递达,如朋自远方来,均不亦乐乎!

    至昨日,三卷细读完结,心中感慨不已。东坡居士文韬武略,才华盖世,却一生坎坷,时常处于贬逐漂泊之中,可敬可叹。其本应遵循佛偈“荷天少从政,饰地多为文”,却执着于辅佐朝政、造福黎民,并因口无遮拦、文无遮拦而招人妒恨,遭受厄运连连。如此也正应了古语“苦难出诗人”,使得其2000多篇诗文蜚声中外,流芳千古。

    心随物役,竟一时沉迷易照峰文字。前几日上网搜索,得知其著作颇丰,即又购其同类风格长篇历史小说《风流才子纪晓岚》,2000年花城出版社出版,上下册。今日初读,很是酣畅。虽系旧书,择品相九成以上者淘之,可谓物美价廉。且旧版书籍印刷紧凑,节约纸张,朴实而厚重,更宜倡导大众阅读,不枉孔夫子之名望。遂感念网上淘书雅趣,东施效颦以记之。

 

 

                                                              2014.3.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6 06:30)
分类: 心情飞动

2014年3月23日,在鹿泉市北寨村西南山林拍摄。

 

又是一年杏花开,

心动神迷络绎来。

盈盈罗裙叠玉瓣,

娇娇丝蕊擎金钗。

蜂蝶唱舞三春短,

鹊影相知四时在。

守得清风不起落,

莫使尘埃上粉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心灵物语

南阳台上的向日葵花

 


(这是最后一朵开放的微缩向日葵,早拍了,一直没顾上发上来。)
 

    去年,刚送暖气的时候,我买东西顺便买回来一些生向日葵瓜子,据说生的吃了有营养还不上火。女儿一边嗑一边抱怨,生瓜子软、涩,不如炒熟的脆、香。我说,生瓜子是活的种子,有生命的原味。女儿一听就来了兴致,要种向日葵。我说大冬天里,太难为人家了,大自然里应该春种秋收的。女儿才不管这一套,跑到南阳台上一通忙活,说是有闲地方的花盆里都给种上了。

    过了好多天,也不见有发芽的迹象,女儿还挺着急。老公听了,说是看我的,就又抓起一把生瓜子种了下去。也正赶上初冬的天气特别好,南阳台上温暖如春,向日葵的小苗还真探头探脑地相继钻出了土皮儿,只是那纤细的身段,比豆芽菜还要苗条几分。离近了点,大气儿都不敢出,生怕给吹得东倒西歪的,再化掉了。

    没成想,生命就是生命,生命力都是顽强的。慢慢的,有几株向日葵坐住了苗,开始一路走高,细长细长的茎杆上,密被着一层小毛刺,印象中如同大猪耳朵一般的对生叶子却袖珍得可怜,还够不上枣树叶子的尺寸。又过了些日子,一尺多高的向日葵顶端,竟孕育出了荸荠、蚕豆大小的花蕾,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莫非还要开花么?果如所愿,一朵、两朵、三朵,小巧的向日葵花懵懂而率真地开放了,金黄金黄的小花瓣儿发散成一圈,分明就是浓缩的太阳在光芒四射,虽然只有往日里千百分之一的精彩,却也让我们喜出望外了。

    接下来的发现,就近乎神奇了。前几天,石家庄下了初雪,我站在凳子上晾衣服的时候,贪婪环顾窗外的清灵雪景之际,不经意俯视到了那几株向日葵,只见先开的那朵花色已经暗淡,仅几个平方厘米的花盘上,赫然排列着二十多粒嫩瓜子,摆明了要结籽嘛!女儿听到我的惊呼,赶紧过来瞧,小心翼翼地抠出一粒通体莹白的瓜子,捏捏还是空软的。我说,阳台上其实挺冷的,尤其到了晚上,哈气成霜。向日葵反季节生长已属不易,开朵小花更是奢望,再要结出种子,不是太过强求自己了吗?

    将心比心,于心不忍。我说,干脆拔了算了,省的看它拼命受累的样子,也不见得能结了几个籽。女儿却说,还是留着吧,顺其自然。想想也对,不管结果如何,心中装满着希望,执着地奋斗过,对本身来讲,已是无悔;对别人来讲,又何止感动!

 

北阳台上的白菜疙瘩花

 


(这是白菜疙瘩的主花枝开落后,从叶腋里冒出来的侧花枝)
 

    以前,每当进了腊月,我们一家总要惦着去趟花卉市场,选几株花卉来养,为的是到春节绽放,平添一些过年的喜庆味儿。水仙、百合、杜鹃、海棠、郁金香、瓜叶菊、仙客来、风信子……都曾经养过,也都非常喜欢。

    今年,因节前比较忙,没顾及上买花的事儿。等终于歇下来,悠然品尝三十儿饺子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万家灯火了,春晚开场曲也欢快地响起来。瞥一眼餐桌上的富贵竹,全没了去年春节时的繁茂葱郁,这才想起少了烘托气氛的节日花卉,不免有些遗憾。

    老公忙起身去了北阳台,把白菜疙瘩花端了过来。鲜翠欲滴的嫩叶子上,衬托着一簇一簇明艳的小黄花朵,开得正像模像样。温暖的灯光一照,愈发显得纤巧纯朴,悦人心目。这是前些日子,老公切菜时童趣偶发,顺手栽下的,得了玻璃瓶里的一汪清水滋养着,原本不起眼的白菜疙瘩,竟然一天天舒蕊吐芳,闹起春意来。做饭的间隙,总喜欢盯着它看一阵,颇成了十冬腊月里的一道景致。而一窗之隔的梧桐树梢,却在寒风里倔强地抖动。于是感叹,这温室里的花草是何等的娇弱和幸运!

    小时候,有过很多次种白菜疙瘩的经历。花开败了,疙瘩也随之抽空腐烂,赶紧扔掉了。但这次不同,黄花飞落尽了,新长出的叶子还是鲜绿鲜绿的,就没舍得扔,把过气的花絮梗子一剪,留下的叶子依旧春意盎然。

    今天早上,我给白菜疙瘩换水时,惊奇地发现在每一片叶腋里,各冒出了一支新的小花絮,米粒儿一样的深绿色花蕾们挤挤挨挨的,憋足了追逐春天的气息,让人心里暖暖的。一个白菜疙瘩,竟蕴含着如此强烈的渴望,非要倾其所有为春天增色。“悠悠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只这份情怀,我已是敬仰了。

 

                                                                  2014.2.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便谈谈

何苦多此一“鞠”?!

 

    临近春节了,我陪单位领导去慰问退休老干部。在体育大街的一个路口停车等绿灯时,眼前“很自然地”冒出两个发广告的人,这似乎早已成了庄里司空见惯的一道街头风景。然而,其中一个小伙子在每辆车前90度一“鞠躬”、祈求车主滑下车窗接受广告的“创新”举动,还是让我的心里头“咯噔”一惊。印象当中,桥东总比桥西时尚些,看来,连发广告的也不例外了。

    说实话,发广告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不怕辛苦、脸皮儿不太薄就行,一天也能挣个一两百元的零花钱,好像也没有哪个部门硬管。体验社会的在校大学生或初到城市里闯荡生活的乡下人,大多有过发广告的经历。粗略算一下,发广告的群体还是十分庞大的,现代生活也催化了广告的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我感觉,如果在商场、超市、学校、公园等人流密集的地方,发一些花花绿绿的宣传促销广告,还是比较有人缘的,尤其是制作精美的画页,更能吸引人的眼球和兴趣。但是,在车流滚滚、噪音弥漫、尾气横飞的十字街头,在红绿灯变幻的短短几十秒间隙里,冷不丁左串右窜过来个发广告的,是不太受欢迎的。要是再碰上个往车窗里、往车门上硬塞硬插广告的,甚至是很恼火的。所以很多车主一抬手又把广告扔了出去,车轮过处留下一片狼籍。

    像这种“鞠躬”发广告的方式,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小伙子的谦卑深“鞠躬”,着实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非亲非故的受人礼拜,莫名就产生了一种被动同情的心理压力。幸亏还没“鞠”到我们这辆车,绿灯就亮了,才得以释怀。其实,小伙子为了赚钱的模式化鞠躬,无形当中把陌生人敬为了“贵”者,而把自己的尊严打了折扣。这对于“我本善良”的车主来讲,就构成了一种情非所愿的“软强迫”,如果再紧闭车窗置之不理,就好像亏欠了人家的良心债一样,下意识地开始惶恐不安了,因此绝大部分车主都被动接受了广告。

    换位思考一下,有谁心甘情愿地向陌生人鞠躬呢?又有谁心安理得地承受陌生人的礼拜呢?既然施者、受者之间不能彼此愉悦,又何苦多此一举呢?礼多人也怪,乱拜人更嫌。再说了,众生平等,原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个人如果自尊、自爱、自强、自立,无论他现在或将来处于什么样的生活层次,都是一个大写的人,都是值得敬重的。依我看来,这抬高别人、贬低自己的多此一“鞠”,既然两厢都不情愿,于人于己也无甚益处,尽可免了!

 

 

                                                         2014.1.19石家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9 23:39)
分类: 心情飞动
    10月4日,去了一趟邢台云梦山,据说有北方的小九寨沟之称。慕名前往,倒也名不虚传。北方的山,有水的少,有这么多水的山,就少之又少了。而我一向是喜欢水的。前年,我们去过保定天生桥,感觉那里的水很美。这次去了云梦山,才知道这里的水更美。从山下到山上,泉水叮咚,溪流淙淙,一路作乐相伴;飞瀑溅玉,清潭沉翠,不时给你惊喜。赏心悦目,流连忘返~
    
小桥水依依

清泉石上流

蜿蜒山中来

黄栌染秋韵


一线天上水


白龙戏清潭


潺潺作歌声


秋色已渐浓


幽草溪边生


小坐听水语


相牵去远行


琼浆玉液时


飞瀑落峡谷


峭壁钟乳石


岁月青苔


心驰神往兮


飞鹰瀑九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