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石
梦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163
  • 关注人气:7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说明

说明

不将就别人而降低思考高度的诗人。-----向他致敬。    本博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不加入任何组织,团队,在自己独立王国里享受民主。

邮箱

mengshijun99999@163.com

博文
(2015-08-02 15:10)
标签:

军事

老诗人看今日诗坛浊流滚滚

2015年8月2日 12:06 阅读 23 新浪博客
   去年陈超离世时,老诗人潘洗尘悲痛万分。
       联想当今诗坛浊流滾滾,他深知,失去陈超这样的好诗人是多么大的损失!
 
  
  祈愿天堂里仍有诗,且天堂的诗坛里只有清流
  / 潘洗尘
  
  陈超兄走了,他的从此不与俗世同的勇敢与决绝,不仅让同道与好友们唏嘘不已,更令此后将依旧在万丈红尘中混吃等死的我辈感到汗颜和无地自容。
  陈超兄的才情与学养,早为世人瞩目。他不仅是当代中国诗歌批评界的巨擘,更是一位语言魔术师一样的天才诗人。作为一位编辑,我曾数次在第一时间读到他的文章和诗作,不论是我编理论刊物《星星》和《评诗》,还是编诗歌刊物《读诗》和《诗歌EMS》周刊等等,都深受陈超兄赐稿的恩惠。今天,再次翻出这些信函、稿件和刊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7 11:13)
标签:

杂谈

伽达默尔在《真理与方法》里说,“只有从艺术作品的本体论出发——而不是从阅读过程中出现的审美体验出发——文学的艺术特征才能被把握。阅读正如朗诵和演出一样,乃是文学艺术作品中本质的一部分。”这无疑对阅读是一种体验的经验之说,表达了傲慢与偏见。所幸的是,尤其诗歌,我们可以潜入语言,让自己的阅读专注成一种符号,在文本语言制造的现场场景里或情节里,或其它关于诗歌元素的当中,以参与者的身份努力和他们亲近,发生关系,建筑理解的沟通意义,唯有这样可以减少阅读理解的歧义敌对,并分享艺术本质的指向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梦石

拣个漏,瓦刀的观点就有依据了,好比说,如果将劈柴看作是个分离的隐喻,那么劈柴的从句,“(长的变短,粗的变细)”是尾句“这劈好的木柴也不会//回到更粗和更长,回到树木。”呼应的小技术,意在凸出文本结构的完整性,和文本思想感情诗意的整一性。

 

本文写作特点值得特别注意------句义对象外延的拉伸术,并不是啰嗦的空洞,是对个体向群体,即具体向普遍推销的一种手段。比如“他是村里的劈柴好手。村里的人,个个都是,劈柴的好手”如果结合当下中国农村打工出走的特色国情,或许是一条便道。有了这么一个便道,理解“村里个个都是劈柴的好手”就不难了。

 

再来看他的反复,“整整一个下午---”反复作为一种修辞,它在诗文中功能是,咏叹,表达强烈的情感,绝不只是单一作用于诗文语言的节奏美和格式美。一个下午作为时间的量词,只是一小截时间,在诗文本短小的空间里如何将他拉长,反复修辞出场了,问题是为什么诗人这么急促地连续地使用反复,答案是我们必须寻找他的诗意。反复它关于父爱,全文满满的全是,就算是结尾,依旧旁证,父子的情爱,聚越来越少,散越来越多,好比劈柴,一如老刀所言,“爹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2 16:21)
标签:

杂谈

文/梦石

之前,月光一直睡在我的外面

是我的近邻, 是晚上我哑语的情人

眼看白露了,温度越来越低

吹一阵小风,你一定会说这是中秋

我和热爱生活的你们一样

买来了苹果,葡萄,石榴,月饼

把她请进客厅挨我坐着

一个,两个三个种点过去了

她不说,什么也不说

直到我睡意朦胧,她把翅膀

向上一弹,梦石,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7 19:04)
分类: 原创诗歌

文/梦石
什么也不想了
暂时我就躺在这里
像一具没有器脏的雕塑
任凭枝桠,流水,情欲的草木
从我皮肤的思想上流过
可我还是无法渐入梦境
我不否认,我已陷入了元素的情节
玻璃,瓷器,浴室,靛蓝的水花
时光的腰肢,敞开的嘴唇
其实,我不想随心所欲步入
你与隐秘相关的生活
可那些荒诞离奇的修辞
像不修边幅的动词故意纵容
我对春天的问好
比如,早安,四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1 18:3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8-09 21:05)
分类: 原创诗歌

八月来了
文/梦石

 

屋子里的时光很静
静到好似没有沙沙的奔跑声
但落雨还在歌唱,八月
醒来了,我没有在舞蹈的雨声里
转身,却在凉意里越陷越深
七月走了,八月的风又吹来了
隐喻一样跑过我的全身
在镜子面前,我不禁看了看自己
无能为力地安慰着
我身体里最后一个没有在夏天暴动的词语
阳台上鸽子叫了,在它叫声的后面
夏天,无缘无故地被打湿了一地

 

写给丫丫

文/梦石


放下你钟爱的厨房,墙角的吊兰
穿上你纯棉的裙子,丫丫,还有口红
过了街心广场,我们就有了物质丰盈的夜晚
去喝一杯红葡萄酒吧
秋天了,我们坐在微凉的酒吧
尘世的边缘。灯光正煽动着它夜色的美
丫丫,抱紧自己,抱紧时光
歌声里正闪动着幽幽的蓝
我们必须承认,在夜色之外
我们还有潮水的梦境
以及来不及说出的,被生活压得低低的喜悦

 

像美
文/梦石
除了凹陷的花朵,月光下
逃走的香气,蟋蟀
断断续续的表白,一切都睡去了
我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梦石

我应该和这把雨伞,好好谈谈
一场雨水始终和我保持的隔阂
它宽恕我的身体
在它小小的界限里
容许干燥和戏水同时出现
一种奇妙的距离。可是伞下
情形又是什么?抬头
黄昏在雨点里奔走
暮色显示潮湿,向我合拢
这低调的隐约,这宁静的动荡
我究竟需要多少富有修养的词语
才能讲出雨伞边缘之外的雨意

 

过渡

文/梦石

雨暂时停下来的时段,房子里陆续走出的人
向雨后的空白里开始散步
我也试着坐上一辆不需中转
可以到达湖岸的巴士
我观察到的人们漫不经心的走着
或突然停下来。把自己交给雨后的花圃
在醒过来的花瓣上,消费上一截小时光
这一刻,世界仿佛和他们达成了短暂的过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8 10:51)
分类: 原创诗歌

文/梦石
能不能再向上一点?
眼睛放大一点?再集中一点
这样很好。一场辽阔的花事
会变得清晰起来
身后是落日,前方是艳遇
没有爱情,没有人间流传的暗语
这和我口腔的语境
身体活着的时代,不合时宜
我膜拜安静,倾心于沉默
这样很好。是有风吹来了
白昼开始分泌凉意
我也开始分泌凉意。在合欢树下
我就是一叶扇形的黄昏
在枝叶建筑的斜度上慢步
访问,我将完成一个积蓄已久的比喻
花开那些,像隐居在山坡上的村庄
像等我,等我流浪归来的睡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