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纷飞的雪
纷飞的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446
  • 关注人气:20,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暮雪之城



这里只存放从前
从前的时间影像
散落的文字
沉降的往事
遗失的记忆

你来了,在最需要相遇的时候,我们相遇。是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你正从世界的另一头,马不停蹄地赶来,来弥补,从前,那所有缺席的时光。

暮雪之城微信号:mxuezc
纷飞的雪微信号:xujue197211

【暮雪之城】
纷飞的雪的个人公众号
期待你的关注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联系我
qq:767262940

搜索

复制

wx:xujue197211
yx:767262940@qq.com

【文学净土】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散文新观察论坛

民间。自由。人文。

访客
加载中…
个人简介
纷飞的雪,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有作品刊于杂志。2008年主编出版《盛开的紫荆花》。2013年主编出版《流年》。2017年出版个人散文集《亲爱的旧时光》。
亲爱的旧时光



纷飞的雪首本散文集《亲爱的旧时光》

45元包快递,少量题签版预售中,随书赠送精美书签 

《亲爱的旧时光》由作家傅菲先生作序

顾坚吴佳骏吴昕孺马叙潘小平

指尖江少宾 梁晓阳杨献平温亚军

十位知名作家联袂推荐 

内文三十三幅插画是视觉抵临心魂的介质

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单书号

当当|亚马逊|京东|天猫|书店上架热售中。

购书请加纷飞的雪

微信:xujue197211、QQ:767262940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博文
(2020-05-15 15:59)
分类: 【雪窗萤几】
  没有比读到一组好诗更让人愉悦的事了。
  站在诗歌的门外,读你的诗,感觉诗歌在我眼前发散微光,有了呼吸,有了生命的迹象。
  在文学的行途中,我们都是出发的人,而你,始终牵着诗歌的绳索不愿放手。于是,你的诗歌有了更多迷人的意象,纷纷坠落在午夜的星河里。
  嗨,其实我们都知道,诗歌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存在。
  在这个混浊的世界里,会写诗,是最美好的事情。
  诗歌里,所有的镜像都是你意念中生生不息的情愫。时光苍白不了,岁月沧桑不了……就像琥珀,安然、洁净且长久温润。
  
  一
  你的诗歌,有着足够的气场和硬气。在我看来,这两点对诗歌来说特别重要。我不喜欢过于绵软的诗歌,不喜欢过于诗意的诗歌,不喜欢过于晦涩的诗歌。一首好的诗歌,无论是实写或虚写,都应是言之有物,而诗人与诗歌的交流,都应是发乎灵魂,推心置腹。
  尽管,我不懂诗极少用诗歌去表达内心,但在我看来,被文学簇拥的人生,才是充实的人生。我相信,你是个被诗歌庇护的人。尽管,诗歌无法改变物质生活,但它关乎心灵。
  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15 15:58)
分类: 【诗心琴声】
  在天目山,远行的人都回来了
  
  我和你的行程多么相似
  我们用眼神交谈即将抵达的天目山
  交谈二一六的春天,低低的云朵,黛青色的灌木丛
  一些修行的鱼。奔跑的火车。提前红了的枫
  交谈从前青涩的时光,以及那些虚构的剧情
  
  山的骨骼在移动。我在峡谷里安置风
  安置身影,安置飘飞的心绪。安置
  一些向往的事物。我在烟云居的屋顶种满鸢尾、马缨丹
  天将黑时,我在池塘里孵化黄月亮。水边
  几朵蓝莲花,正私语窃窃
  
  我已化身为雪
  纯粹而悠然,朴素而叛逆,简洁而含蓄
  我的朋友不说话,山竹不说话,清泉不说话
  像夜晚缤纷的星辰
  只能用静谧的眼神和他们交谈
  
  注:烟云居为流年社团特邀诗人黄晓华于天目山的住所
  
  在禅源寺,爱上月光下的一朵莲
  
  禅有源头
  木鱼在雪的躯体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15 15:56)
分类: 【诗心琴声】
  立春
  
  你瞧
  这个日子多像我儿子
  
  他要借助雪的纯洁
  掩盖火一样的荷尔蒙
  可他,又没谈过恋爱
  偷着把维纳斯的画
  藏在抽屉底下
  
  雕虫小技。在厨房,切下一截青萝卜
  泡在白碟子里
  鬼鬼祟祟,长出了
  不易察觉的嫩绿胚芽
  
  立夏
  
  青草喝了一场雨,有了醉意
  它们的心事杂乱,又细微
  作为一阵风
  我曾准确地把它们送进阳光下
  难道,我在嫉恨它们愈来愈明媚
  我一半长,一半短
  一半疼痛,一半燃烧
  
  我迷恋它们
  不在言辞中闪烁
  不在衣衫的裹覆里沉吟
  却在每一个细致的纹理,闭上眼睛
  祈求得到光
  
  掌心落满尘埃,十二朵花并排开放
  对着最后一缕斜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15 15:54)
  一
  即使化为尘土,克拉拉
  你死去的最爱依然填满你我之间任何一个缝隙
  直到死亡再度降临为止
  这样,我怎能拥有你
  ——勃拉姆斯·《致克拉拉》
  
  克拉拉去世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勃拉姆斯生命的休止符也骤然降落,他毫无留恋地离开了那个没有克拉拉的世界。
  最后一次去见她,是在一八九六年的五月。那时,他已经六十三岁了,一头白发,一脸胡须。一个月前,他得了一场大病,这一天,他早早地从家里出发,拖着孱弱的病躯,前往法兰克福参加她的葬礼。
  没有人知道他当时的心境,那种恐慌慢慢变成了绝望。被死亡噩耗席卷的勃拉姆斯迷失了方向,他坐错了车,他离克拉拉越来越远。当他赶到法兰克福时,克拉拉的葬礼已经结束,肃穆的十字架后面睡着他爱了一生却再也无法相见的人。
  站在克拉拉墓前,他没有哭泣。他一生中全部的爱与深情,都献给了克拉拉。现在,这个女人死了。他的心,如同这片凄荒的墓地,再也长不出一丝希望。
  一支玫瑰,从他怀里取出来时,叶子已经有了枯萎的迹象,红色花瓣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落雪无声】
      晚年的汤显祖,庭前植有一棵玉茗树,高自标持。一时雅兴,他便将自己的居所自命名为玉茗堂。据说这棵玉茗树葳蕤繁茂,然而就是不曾开花,后来《牡丹亭》完稿,汤显祖遂招来伶工照本宣演。奇迹迭出,当晚此树便千花绽放,成一时之佳话。再以后,花树应时而开,纷披灿兮,直入人心。作为主情派的大家,这个小故事应和于他在《牡丹亭》中的惊人之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不可以死,死者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所至也”!
  翻阅徐珏新书《亲爱的旧时光》过程中,率然想起“诗缘情而绮靡”的古典命题,再往下推导,自然抵达汤显祖处。作为与莎士比亚比肩的戏剧大家,写作临川四梦,欲以奇情的推举补救时弊,挽颓唐于世风衰朽之际,在当时可谓大大的异数。无疑,徐珏的散文是主于情的,然而今非昔比,长于抒情者反而在当下的散文写作中趋于小众,反抒情化的叙事策略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愈演愈烈。
  比方说,如日中天的舒婷放弃诗歌写作转入散文场域之后,却如遇秋霜,个中缘由,就在于文体虽有跨越,而其抒情的立场却未改变,主于情的言说恰恰遭逢了去抒情化的文学语境。时运交移,质文代变,审美的嬗变往往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落雪无声】
       散文有自己的坐标,时间和空间上更具拓展性和开放性,文本上要求个性特征和强烈的内在气息,散文的本质是“我”与“自由”。散文作为古老的文学样式,随着时代的审美变化,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发展有起伏,呈抛物线;无主题或多主题;在题材上很多禁区被打破;更多关注的是个人在日常生活当中的体验,以及写作者在当下遭际中所体现出来的精神指向;那种只为某个主题服务的东西渐渐淡化了,或消失了。
  散文有自己的“磁场”。“磁场”就是一个散文家的血气和精神内核。散文还需要很好的语感。有节奏的语感,会产生“桥梁”的作用,使自己的文字比较容易通往读者的内心。独特的人物形象和摄人心魂的细节,也很重要。一篇散文,有人能记住其中的人物或细节,已经很不容易。人物与细节是生活本身所赋予的,力量也由此产生。
  我以为,无论叙事还是抒情,散文抒情的特性也是难以改变的。
  写作(当然包括写散文)相当于一个人在深夜做弥撒。一个文体的发展,是线性的,在我们以纪年的方式去阅读散文,我们能看到大时代在作家身上的印痕,假如这种印痕十分抢眼,这不仅仅是文体发生变化,而是大时代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落雪无声】
  百度:新叶村位于浙江建德西南大慈岩镇,距大慈岩风景名胜区6公里,距诸葛八卦村11公里,由330国道可达村里。2000年,它被批准为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走进新叶,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历史悠久、民风淳朴的古村,是一幅被飞速发展的时代无意间遗落下来的历史画卷,是一处令现代人流连的世外桃源。……新叶村建于南宋嘉定十二年(1219年),由于村子以村后的玉华山为主山,所以新叶村子系被称为玉华叶氏。据考证,新叶村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叶氏聚居村。

  几年前,我的一个来自齐齐哈尔的朋友说他的族系就在浙江的新叶,属玉华叶氏,天南地北,跨度之大,何以搭桥?我很懵懂。
  如果不是纷飞的雪写了《风吹新叶》,我一辈子都不知还有一处不能不赏读的风景。“风景”,给我的意义,太不容易把握了。
  迷上风景,有人用风景遮住痛。雪(纷飞的雪,以下简称“雪”)用来拨动沉寂的心弦。站在哪里,有人以为哪里便自成风景。雪是挑剔的,她把寻寻觅觅作为风景。她眼中的风景,不倾城,不倾国,却倾尽了她的所有的梦和情,这是雪表现的风景。她以独具的眼光,深透至新叶风景的“韵声深情梦”,挖掘风景的精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落雪无声】
  《芒花茫》是我来江山读的“纷飞的雪”的第一篇文章,起初是被标题吸引,“芒”和“茫”同音,读之有一种和谐的韵律感,“芒”和“茫”字形相似,观之又极具画面感。点开后,恍若走入了一卷画、一首诗中,如痴如醉、流连忘返。当时曾留评:诗意叙述,哲性思维,有铭心的回忆,有刻骨的忧伤,有隐含的意象,有温暖的安放。现在回头再看,这几句评显然太过于笼统和敷衍,如同轻飘飘的云,不痛不痒。
  北方的初秋,天已微凉,在这个安静的雨后,我再一次走入她的《芒花茫》,只为作一次更为细致深入的探究。

  一、一幅旷远幽深的画
  这篇散文,没有华丽词藻的堆砌,更无夸张苍白的抒情,她的文笔细腻脱俗,全文由始至终,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凄迷气质,吸引着我不知不觉陷落。
  文章开篇由月亮作为切入点,引出月光下的芒草花。她写道:夜空中又出现了十岁那年看到的月亮……月光白和芒花白仿若都落在了一册苍茫的经卷中。月亮,芒花,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遥不可及,一个触手可摸,作者巧妙地抓住它们的共同特征,都是白色,都系冷色调。这两个事物,定格于同一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2 13:18)
分类: 【素年锦时】
  一、菜花·韵
  新叶村的早晨是被一缕带着花香的风吹醒的。
  风,一路吹来。花,自顾自地开。花,是油菜花。原以为,只有婺源才是油菜花的天堂,不曾想,最先迎接我们的是新叶村村口的油菜花。
  当我们的车穿城而过,离新叶村越来越近时,朝车窗外偶然一瞥,路两边的油菜花都开好了——大片教人舒心悦目的黄,带着属于新叶的清丽与古雅,迷醉了我们的眼。
  油菜花开到极盛的时候,会有几只白蝴蝶飞舞花间,几只蜜蜂藏在花蕊中亲吻花心,它们一同赶来参加这场春天的盛宴。这群来到新叶村的女子,连她们的名字也带着浓浓的春韵——玫瑰、春光、花开、垚垚、雁子、小雪……她们与花合影,争相拍下油菜花的各种姿态——仰着头,向着蓝天阳光,像是在尽情展现自己的美;低头垂目,像是遇见了心尖上的人,尽是羞答答的模样。
  从来都不曾有过那样一次午餐,可以离春天这般亲近。在新叶村的中午,有极为轻柔的风,我们在一个四周开满油菜花的院子里用餐——鱼、鲜虾、红烧肉、鲜笋、咸肉、豆腐还有一盘碧绿的菜花,都是新叶的味道。建德的菜好吃,新叶的油菜花好看又好吃,有一股子香甜,入口,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雪窗萤几】

  平素若有空闲,总爱往小巷里跑。那些小巷隐匿在江南古镇或村落的深处,亲切又随时,那是我们旧式的灵魂在行进的途中,不小心遗失的一个梦,一场无法复原的梦境。

  打开流年社团作者“思绪飞扬淡墨痕”(以下简称“墨痕”)的散文《小巷湮没于光影中》,整个关于小巷的记忆全部被激活。一篇散文,深情中隐约着忧伤,如同一部老电影中的画面,慢慢渗透,慢慢回放……

  忽然想起,突感怆然。


  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木心语录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因为喜欢朴素,所以喜欢华丽。


文学是什么,文学家是什么。文学是对文学家这个人的一番终身。 

 

修改文句的过程是个欲仙欲死的过程。


微雨夜,树丛间传来波兰的心悸。


昨夜有人送我归来,前面的持火把,后面的吹笛。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