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飞花开
云飞花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110
  • 关注人气:51,6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云飞花开的博客
本人简介——
 
苏潘云  
安徽东至人   
 教师   
省作协会员
县八、九届
 
出版过文集——
《爱是一个动词》(2006年)
《花开的声音》(2007年)
《我从垄上走过》(2008年)
《如花似锦的日子》(2009年)
 
我的信箱——  
  susu2009819@163.com
我的QQ——
469100188
通联——
安徽东至县香隅学校本部
邮编——247260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课堂内外

小学版

金色少年

金色少年

苏网论坛

扬子活力

晓风残月

朱海东

宋海年贴吧

大家一起来吧

怀宁县作家协会

值得我们借鉴

星空

老弟

胡德业

东至

高迎春

山东

才苟

太湖

张峪铭

三中

李智红

滇西

文青

老乡

徐从福

老乡

施金泉

老乡

过眼烟云

俏姐姐

刘敬

老弟

芊芊

好妹妹

溪亭

老乡

博文
(2019-06-06 17:58)
标签:

随感

 

1

那天天气不是很热,我在街上闲逛,下意识地,就逛到一个老友那儿去了。

才坐定,老友就笑眯眯地说:“正想着你哩,你就来了。看你朋友圈,知道你这阵子心情不好,气得不轻,伤狠了吧。昨天我托人到山里捉一只仔公鸡,红烧了给你补补。”

闻言,惊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滚跌下来:“你别吓我!雷会打我头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23:38)
标签:

随感


那天逛公众号,无意中看到本地作者的一个公众号,点击进去瞧瞧,为该作者的坚持和奋斗精神所感动,于是随手敲字留言,没料作者设置了必须先关注才可以留言。

那就关注呗,然后留言,“原来你是如此的近!向你学习!”

我感觉我的留言是有温度的,也够真诚。而且我也不是一个逮谁就向谁学习的主。我是真心觉得这个年轻作者不简单不容易,最关键的,是离我近,竟然是池州和安庆两市作协会员。我想,反正我闲的,对文字有先天的喜爱,以后没事就点开这个号,来粉粉这个娃娃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人叫你长春花,也有人喊你时钟花。因为你的胸怀沉甸甸怀揣着的除了一眼绿绿的春外别无外物。你随着春天的脚步蹁跹而至,又在它走了之后将你惟剩不多的春息留于人世,供人揣摩。可你又不仅仅是供人观赏的,你有你自己的生活目的,你的目的便是:留住春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23:41)
标签:

随感


暖意融融的初夏傍晚,走在霓虹开始闪烁的街头,闻到路边角角落落或浓或淡的香气,看到白色的黄色的金银花在灯光下生辉熠熠。突然想起昨夜的梦境:好久不曾联络的故友与我对面而坐,我对他说,我对你是有过情意的。

醒来不禁哑然失笑:梦里的我,竟然这么酸,还情意哩!。

什么样的情意?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一种喜欢和依赖,一种寄托和支撑。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风平浪静之后,回眸,情意当真无限美好,尤其是在回忆中,时光淡化了细节,唯有真挚的情意,永恒。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23:40)
标签:

随感

惰性的力量真是无法估量,懒得敲字的感觉无比轻松,轻松过后想重拾旧河山就不那么容易了,索性懒惰到底,每日里除了按部就班地完成日常工作,貌似就无所事事了。稍有闲暇,便钻进空间里种菜收菜,很奇怪,能够放弃写字,却将这个游戏顽强坚持下来。虽然平时连日志都不能经常更新,但是从来都不曾完全疏离文字。喜欢在人家的文字里打转,真心欣赏着,不再羡慕嫉妒人家的才华。

这么说,是不是我就老了?好像不是,并没有感觉到心态的衰老,只感觉到生活的富足岁月的静好。那天读到一首诗:当你能够,忘记你的过去,看重你的现在,乐观你的未来时,你就站在了生活的最高处……一下子有了共鸣:原来,我是站在了生活的高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22:40)
标签:

随感


如今应该是手机不离身的时代了,我看到跳广场舞的大妈,热火朝天跳着广场舞的大妈,竟然,有人手里还捏着手机。很好笑的是吧?

也很有代表性,代表手机的重要。代表手机离人很近。

我想说的是,既然现代人都手机不离身了,那么回复信息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吧?

微信朋友圈有过关于秒回信息的话题,我认同文中的观点。如果一个人明明很闲,却不肯第一时间回复你的信息,说明,这人不够重视你,也即,懒得理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22:38)
标签:

随感


去年的5月,我过得极其不开心,可以说,悲观失望到了极点。我是如何慢慢调整过来的?现在我都忘记了。

我发现我经常会有失忆的感觉,选择性的失忆吧,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因此一些痛苦的往事,我是记不得的,抑或,是我不愿意记着。

今年的5月,我又陷入一个怪圈,不开心的怪圈。是上苍的旨意吗,让我突然明白过来:真坏人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

我遇上假好人了!多年来,我竟然欣欣然而不自知。真相早已大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01

  一切病先是“神”病

  中医认为一切病先是神病,然后是气病,再到血病,最后才到什么呢?形病。

  疾病先从生命无形的部分,即从精神、信息的层面开始出问题;第二个阶段,到气的部分,能量格局和运行规律发生紊乱;第三个阶段,到有形的疾病层面。

  很多人的病,其源头是某种很大的烦恼,很大的怨恨,或者很多他们无法解决的困惑。很多时候,病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面对、澄清、解决。

  为什么儒、释、道这么重视“惭愧”、“反省”、“忏悔”,先得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22:02)
标签:

随感

论老苏苏的小心眼

我坦诚我的心眼儿小。外人看我大大咧咧,以为我没心没肺,了解我的人会发现我心细如发丝,且十分敏感容易受伤害。

我也不愿意我这样,可是生就的性格决定了我的命运,就算我有意改变,也是力不从心。

老程常说我大事糊涂,却爱在小事上较真。好吧,我承认。大事糊涂铸成大错一失足成千古恨,追悔莫及中。说的是我投资失误这个事,偏听偏信耳根发软一头栽了进去。如今等待解套还需时日,急也没用,暂且放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22:49)
标签:

杂谈

发神经

那天老友发了一条动态,是关于兰草花的图片。我随即点赞并评论:“我看到你家的多肉没死。”

我对兰草花树兰花不怎么感兴趣,我认为它们的花期过了,就是地道的草,有什么好追捧的呢?不如就养纯碎的草好了,四季常绿,养眼养心。不过我对多肉植物有感觉,因为多肉确实有趣,一年四季都是肥嘟嘟的惹人爱怜。凭着对多肉这份执着的爱,所以隔屏我也能透过优雅多姿的兰花,看到被兰草和兰花半遮掩的肥嘟嘟的所在。之前我打探过该老友的多肉,她说死了,以此断了我的念想。可是啊可是,实际上,她家的多肉没有死掉。于是我就这样说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的2012

公交进村

12月18日《东至新闻》副刊

“累”字挂在嘴上

12月16日《淮海晚报》

差生的眼泪

12月11日《东至新闻》副刊

为天下父母洗脚

11月26日《利辛周刊》

商机

11月22日《阜阳日报》

差生的眼泪

11月16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早起为你做豆浆

11月8日《阜阳日报》

寻宝

11月6日《东至新闻》副刊征文

哦,农村户口

11月7日《池州日报》

懒人用长线

11月5日《陕西农村报》

户口的故事

11月1日《新安晚报》

谁傻

10月25日《滨海时报》

让妈妈穿得体面

10月23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舍不得你孤单

10月17日《池州日报》

让妈妈穿得体面

10月12日《池州日报》

穷人的小玫瑰

10月11日《池州日报》

让妈妈穿得体面

10月8日《利辛周刊》

谁傻

10月7日《淮海晚报》

妈妈的衣服我全包

9月30日《阜阳日报》

对你满意,就是对生活满意

9月14日《江淮晨报》

谁与我分享这夜色

9月10日《滁州日报*皖东晨刊》

外婆之路,风景如歌

9月6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爱我生长的地方

8月16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捉呀捉泥鳅

8月6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副刊》

阿福哥

8月2日《池州日报》

失去

7月30日《淮海晚报》

到大渡口看房

7月26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我告诉你,你是谁

7月23日《滁州日报*皖东晨刊》

捉呀捉泥鳅

7月19日《池州日报》

到大渡口看房

7月17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做妈妈到底有多好

7月12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绿,来自你的手

7月5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火车来了

7月5日《阜阳日报》

做妈妈到底有多好

7月2日《燕赵老年报》

顺着压力的方向

6月30日《阜阳日报》

梯子为什么横放

6月29日《杂文报》

故意不想念

6月15日《泉州晚报》

眼神

6月25日《利辛周刊》

男孩与栀子花

6月25日《滁州日报》

野百合,静静开

6月21日《池州日报》

“80后”博导现象背后的思考

6月8日《中国城乡金融报》

丛林中的都市

6月7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喜欢初夏

5月31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丛林中的都市

5月29日《九华晨刊》

丛林中的都市

5月21日《淮海晚报》

喜欢初夏

5月21日《利辛周刊》

喜欢初夏

5月18日《九华晨刊》

告诉你,你是谁

池州日报*东至新闻副刊

我告诉你,你是谁

5月11日《中国城乡金融报》

我们的老师,很美很美的

5月7日《九华晨刊》

谁与我分享这夜色

5月4日《九华晨刊》

鱼不死网不破

5月3日《快乐老人报》

踏春,将春色踏破

5月3日《池州日报》

春运的路上我们万众一心

第3期《蓝田文艺》

聊天时代的终结

4月23日《新民晚报》

懒人用长线

3月下半月《思维与智慧》

太瘦,是一种病

4月17日《江淮晨报》

把头睡扁

4月10日《九华晨刊》

把头睡扁

4月9日《利辛周刊》

心随朗日高

《汉之南》3月号

我长大了,不哭

3月25日《淮海晚报》

我爱呀爱收发

3月22日《池州日报》

春天,你好

《后勤》2012年1月号

原谅春天

3月12日《利辛周刊》

三月,你的名字叫雷锋

3月8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雷锋的榜样是谁

3月8日《新安晚报》

一枝红杏

3月8日《九华晨刊》

三月,你的名字叫雷锋

3月7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火车来了,你还不睡

3月5日《酒泉日报》

雷锋的榜样是谁

3月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雷锋的榜样是谁

2月22日《池州日报*九华晨刊》

占尽春光是此花

2月21日《池州日报*九华晨刊》

春天,你好

2月21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老夫老妻的爱

2月20日《合肥晚报》

有一种爱情叫老夫老妻

2月17日《滁州广播电视报》

春天,你好

2月17日《滁州广播电视报》

占尽春光是此花

2月16日《老年日报》

有一种爱情叫“老夫老妻”

2月14日《池州日报*九华晨刊》

聊天时代的终结

2月12日《淮海晚报》

春天,你好

2月9日《池州日报》

春天,你好

北京《中直黨建》雜志

成功是成功之母

2月4日《新安晚报》

春耕集结号

2012年1月号《阅读》

两条腿走路

2月1日《池州日报*九华晨刊》

大年初一的阳光

2月1日《滁州日报》

大年初一的阳光

1月31日《江淮晨报》

大年初一的阳光

1月31日《安庆晚报》

大年初一的阳光

1月30日《利辛周刊》

照着年俗过大年

1月30日《定西日报》

期待春晚

1月22日《淮海晚报》

春运的路上我们万众一心

1月19日《池州日报*九华晨刊》

春运的路上我们万众一心

1月18日《今日磐安》

春运的路上

1月18日《滁州日报》

迎新

1月9日《利辛周刊》

迎新

1月9日《皖江晚报》

刷碗的情意

1月5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满街都有我牵挂

1月2日《扬子晚报》

我的2011

感谢我自己

12月30日《乌鲁木齐晚报》

我的2011,负重前行

12月29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抓狂

12月26日《淮海晚报》

儿的生日娘享福

12月21日《呼和浩特晚报》

我的2011,负重前行

12月20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妈妈,对不起

12月19日《九华晨刊》

老娘的衣服我全包

12月18日《淮海晚报》

满街皆“孟母”

2011年8月号《教育家》

比老板更爱公司

2011年7月号《前卫》

打造名师课堂

2011年12月号《教师博览》

抢枪来的“免费试读”

12月9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嫁女千里之外

12月4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我的村庄我的爱

11月30日《江淮晨报》

不给我爸爸,就给我一个滑板吧

11月28日《梅州日报》

有爱的女人才会嗲

11月24日《池州日报》

甜美静美好时光

11月15日《扬子晚报》

没有上半夜

11月8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打开看看

10月30日《淮海晚报》

每天都做一点点

10月19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懒人用长线

《幸福·婚姻版》10期

比老板更爱公司

《前卫》九月号

有孕在身

10月8日《金陵晚报》

有些话不能说

9月23日《中国石油报》

抱着公鸡上学的孩子

9月22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老板为何不敢信任你

9月19日《滨海时报》

赤脚走在大街上

9月15日《池州日报》

卖冰棍

《升金湖》秋之卷

满街都是孟母

9月9日《武汉晚报》

你说给老师听,好吗

9月9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满街“孟母”纯属无奈

9月8日《北京晚报》

够不着我,你还能伤害我吗

9月6日《平顶山晚报》

盼望明天的太阳早点升起

9月5日《利辛周刊》

满街都是孟子的妈

9月2日《石油管道报》

满街都是孟子的妈

9月2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累,然后知安逸

8月31日《泉州晚报》

房子与婚姻

8月30日《新安晚报》

时间在流逝

8月26日《桐城报道》

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

8月21日《陇南日报》

烦暑何以消

8月15日《九华晨刊》

借我一件蟾蜍衣

8月13日《铁岭日报》

30岁之前的目标

8月11日《池州日报》

懒人用长线

第九期《特别关注》

七夕夜聊侧记

8月7日《淮海晚报》

相互支撑做好“人”

8月2日《扬子晚报》

一枚硬币的两面

7月31日《番禺日报》

挣未来

《天池小小说》2011年第十期

我的博客,谁爱看谁看哦

7月22日《中国石油报》

不给我爸爸,就给我一个滑板吧

7月28日《北京青年报》

男孩与栀子花

《散文月刊》8月(下)

闪亮登场的井底蛙

7月25日《利辛周刊》

不要喊“宝宝”

7月23日《新民晚报》

芒子

7月21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宝宝”不是真名

7月17日《淮海晚报》

铺展凉席迎盛夏

7月14日《池州日报》

遇见对的人,别说错的话

7月10日《番禹日报》

打造名师课堂

7月7日《池州日报》

回故里随想

7月5日《九华晨刊》

人间鬼节七月半

2011年第二期《振风》

谢谢你一直听我说

6月28日《扬子晚报》

懒人用长线

6月24日《大众日报》

香囊

6月4日《团结报》

亲爱的艾

6月1日《安徽商报》

一觉如小死

6月16日《合肥晚报》

把茶喝淡

6月15日《大江晚报》

亲爱的艾

6月13日《泉州晚报》

时间在流逝

6月13日《利辛周刊》

从“老苏”到“苏老”

6月12日《山东商报》

懒人用长线

6月12日《番禺日报》

姐的年龄你别猜

6月11日《安庆晚报》

时间在流逝

6月10日《九华晨刊》

两情若是久长时

6月10日《呼和浩特晚报》

高考高考

6月9日《池州日报》

亲爱的艾

6月5日《中国社会报》

红花与绿叶

6月5日《淮海晚报》

亲爱的艾

6月3日《巢湖日报》

从“老苏”到“苏老”

6月1日《燕赵老年报》

情感风铃  三章

《升金湖》夏之卷

把自己留在十七岁

5月31日《扬子晚报》

把每天当六一,把自己当十七

5月30日《利辛周刊》

“省长”不透支

5月26日《松江之声》

自卑的女人,伤不起

5月25日《都市晨刊》

“guang“是什么意思

5月26日《新民晚报》

我还想要什么

5月22日《番禺日报》

支撑

5月22日《淮海晚报》

走过生命剩下的点点滴滴

5月15日《山东商报》

的确良的故事

《散文诗》五月下

爱您就对您发脾气

5月12日《池州日报》

重启

5月9日《今日云和》

冷战

5月1日《淮海晚报》

“洗钱”

4月18日《松江之声》

走过生命的点点滴滴

4月24日《中国社会报》

春耕

2011年第一期《大九华》

不喜欢,是一种抬举

4月24日《番禹日报》

贤妻良母家中宝

4月24日《揭阳日报》

母鸡可以当妈妈吗

4月20日《福建日报》

走过生命剩下的点点滴滴

4月17日《辽沈晚报》

没有“敌人”也不行

4月15日《中国石油报》

走过生命剩下的点点滴滴

4月14日《池州日报》

怀旧的土肥皂

4月14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被啃也幸福

4月12日《南方农村报》

做幸福的“被啃一族”

4月7日《合肥晚报》

怀旧的土肥皂

4月1日《安徽青年报》

比老板更爱公司

2011年第五期《特别关注》

农民住在安置房

2011年1月号《池州政协》

鱼不死网不破

2011年1月号《特别文摘》

机会如刘备

3月29日《大众日报》

婚姻中坚守的秘笈

3月27日《淮海晚报》

六包珍珠粉

3月25日《皖北晨刊》

诗意江南三月天

3月17日《华东旅游报》

三八节,三双鞋

3月13日《淮海晚报》

我用我的眼泪赔你的眼泪

3月9日《天津教育报》

谁与我厮守

2011年3月号

三月,你的名字叫雷锋

3月7日《利辛周刊》

工作比生活更重要

3月7日《石家庄日报》

香草依依

3月4日《滁州日报》

学生送我一幅画

3月3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老板和员工,谁更爱工厂

3月1日《大众日报》

一枝红杏

2月28日《利辛周刊》

学生送我一幅画

2月24日《九华晨刊》

不能没有敌人

2月22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谁更爱工厂

2月14日《新安晚报》

情人节快乐

2月14日《淮海晚报》

学生日记中的老师

2月13日《淮海晚报》

雪地风景

2月13日《清远日报》

如果相爱

2月11日《三江晚报》

重启

2月12日《九华晨刊》

兔年给力

1月23日《中国社会报》

幸福倒计时

1月24日《九华晨刊》

雪趣

1月18日《宜兴日报》

如果相爱

1月20日《池州日报》

如果相爱

1月10日《安庆晚报》

补丁花

越南華文文學第十一期

草垛下的快乐

1月11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谁相信雨滴会变成一杯咖啡

1月8日《淮海晚报》

我的2010年

1月6日《池州日报》

我的2010年

1月5日《岳阳晚报》

我的2010年

1月4日《湛江日报》

我用我的眼泪赔你的眼泪

2011年1月号《教师博览》

2010年发表的文章

你愿意做金子还是做种子

12月24日《营口日报》

找一个合适的参照系

9月6日《鹤都晚刊》

我的乡村我的爱

12月30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白酒酒窖前随想

12月28日《进贤风情》

五月的乡村

《池州政协》

变态的叶子

2010年第四期《东至教育》

我的“村庄”

《青工读本》

家园风景

12月27日《合肥晚报》

推开范本做女人

12月9日《皖北晨刊》

睁大发现的眼

2010年《东至教育》第四期

鱼水情深

12月26日《辽沈晚报》

情敌使我进步

12月10日《新民晚报*闵行新闻》

运动的快乐

12月3日《今日云和》

兵哥哥,长发飘飘为你留

12月2日《九江日报》

陶公酒与陶娘子

11月30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愧疚

11月30日《威海日报》

我是老师

11月26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遍地都是月亮果

11月23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打赌

11月18日《恩施晚报》

腾王高阁思绪飞

11月11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久病,是一种成全吗

11月8日《新纪实》

愧疚

11月4日《池州日报》

11月2日《大众卫生报》

借我一件蟾蜍衣

冲击

11月号《金山》

祁黄羊的举荐烟雾弹

10月29日《大众日报》

幸福的女人脸

10月29日《江淮晨报》

合适的参照系

10月27日《金华日报》

跑步前进

10月22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跑步前进

10月21日《池州日报》

温暖而感人的细节

10月15日《南宁铁道报》

野果滋养的童年

10月15日《枣儿庄新闻》

鱼死网破谁更痛

10月11日《西安晚报》

中秋月儿圆

9月22日《****》

最烦恼的“天籁”

《现代青年》第8期

的确良的故事

《作文周刊》第九期

自打鼓自划船

《中国人民教师》8月号

怀旧使人年轻

9月30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观念变了,一切都在变

9月29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草虫缘何鸣不歇

9月30日《池州日报*东至新闻》

幸福之脸

9月23日《新民晚报》

中秋月亮圆又圆

9月20日《利辛周刊》

运动的快乐

9月18日《中国建材报》

我做老师第一天

9月16日《池州广播电视报》

白云深处听蝉鸣

9月14日《新安晚报*池州时讯》

我做老师第一天

9月13日《滁州日报》

“的确良”的故事

8月6日《石油管道报》

芒子

9月10日《新民晚报*闵行新闻》

我做老师第一天

9月9日《池州日报》

的确良的记忆

9月8日《中国剪报》

悦纳自己

9月8日《西江日报》

找一个合适的参照系

9月5日《番禺日报》

******

9月3日《中国审计报》

乡野芒子

7月23日《西陲时报》

我的乡村我的年

2010年二三合刊《白银文学》

卖冰棍

9月2日《池州日报》

那年卖冰棍

9月2日《农村大众报》

满街都是孟子的妈

9月2日《齐鲁晚报》

满街都是孟子的妈

9月1日《新安晚报》

满街皆孟母

9月1日《中国教师报》

满街都是孟子的妈

8月30日《大河报》

不做怨妇

8月25日《江海晚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