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匪兵兵
匪兵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2,036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7 10:02)
标签:

萍踪

分类: 心情

从《流年》写到《朔风》结束,

整整五年。

这五年里,大家开心过,也难过过。

对我的文有喜欢过,有意见过。

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感谢这五年来大家的支持与喜欢。

现在《萍踪》的角度我都写完了,总算是给萍友们一个交待。

还有朋友要求我再写,我在这里说明一下,

 萍文我不写了,因为写完了。

再次感谢大家,特别感谢莽,

莽的妙评是让这两个故事锦上添花,都是花了很大心思的,

特别感激。

祝大家:万事如意,连年开心。

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7 09:31)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镜明抱了云岚步上酒楼,笑道:“还未喝完?云岚睡了。”云岚抱着一个大风筝在镜明怀中睡着了。

云重接过来轻轻按了按他的小脸道:“定是又在父亲身上撒赖了。父亲太过溺爱了些,这孩子聪明之极,也太顽皮无赖,丹枫将来你可要好好调教。”将云岚递与张丹枫道:“快抱了他去,不然醒了又是一顿哭闹。”

次日,张丹枫让张泰等人收拾整装,先与云蕾前去相谢周山民夫妇。

周山民笑道:“莫非我这接风要变为饯行了么?”

张丹枫笑道:“打扰了这许久,也该离去了。”

石翠凤细问了云蕾要去向何方,叹道:“这真是天南地北,再难相见了。”

周山民叹道:“倒也不是再见不上了,不必如此悲观。”

云蕾也道:“姐姐将来也到大理来作客,到时不就见上了么?”

石翠凤伸手摸了摸云岚的头顶笑道:“好,待我将来生个女儿来和你结亲。”

周山民笑道:“凤妹,你也太不成器,你和云妹婚姻无望就要累及儿女了么?”

周健久已不过问山寨中事,这回却也出来与张丹枫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4 09:07)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张丹枫笑道:“好,待我们安定下来,给蕾妹另取个双名便可。”

云重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张丹枫给他斟了满杯,笑道:“父亲喜爱云岚,可要送他到云兄家中陪伴父母住上几日?”

云重摇头道:“不必了。来前我已问过父亲,母亲舍不得,实则父亲也舍不得。但父亲已对我言道,这几月照料蕾妹实是他弥补些许对蕾妹的歉疚,因此你不必去谢。从小她就孤苦,她随你走后与父母是再难相见了。父亲从前在瓦剌时气愤多些,后来想也觉蕾妹可怜,自小便对她不住。因此蕾妹回来后他们便来照料,打定了主意一直照料到你归来。虽说不以你为仇了,但却也难以面见你。我一家三代人的安稳幸福着实是毁在了你父亲的手上。这些过往难以忘怀,为保得大家都平安,不能勉强在一处。”

张丹枫叹道:“是。虽说我父亲后来也很是后悔,可后悔也于事无补。”

云重道:“后悔也无用了。唯一庆幸的是我爷爷不是死在你家手上,而是王振害死没有死于你父亲之手。若我爷爷死在你家手上,那是血仇无法可解!纵算你与蕾妹成亲,我将蕾妹逐出家门后照样是要与你为敌的。你父亲因一时激气,让我爷爷在冰天雪地里牧马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09:09)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穿过雁门关,走出来数里已到了云重所居住的小镇。张丹枫依着张泰所指,径直穿过街巷来到云重所居的院门,抱了云岚跳下马背来拍了拍门。

过得片刻,院门打开,澹台镜明立于门内笑道:“丹枫,你回来了。”

云岚识得她,喜笑颜开对着她伸出手去。镜明接过云岚来抱在怀里拍了拍他身子,笑道:“你是来见爹娘的,可爹娘出门了。”

张丹枫一笑,镜明道:“重哥料到你今日会来,已备了一桌酒菜等你前来。你随我去见重哥罢。”

她走出门来,将门拉上当先带路。穿过两条小巷,已到来一家小小酒楼。

镜明笑道:“重哥在楼上等你,我便不上去了。云岚我抱了去。你们喝完了酒我再送来。”

她逗了逗云岚道:“跟舅母去玩好不好?”

云岚格格笑着伸出小手握了她的手指,张丹枫便向酒楼内走去。

这酒楼极小,楼梯狭窄,楼上仅有一张八仙桌。桌上已摆放了数样下酒菜,云重一身布衣立在一边。

张丹枫道:“兄长久等了。”

云重提起酒壶,倒了两杯酒道:“你来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9:20)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他们走得匆忙又是悄悄离去,连澹台灭明都未见到他们。

云岚这几个月都是云澄夫妇照料,连晚间都是睡在云澄夫妇床上。

他在云澄夫妇身边当真是百般淘气,云澄夫妇对他溺爱,不仅不加管束,还在云蕾要管束时为其开脱。这下乍然分离,自然号啕大哭。

赛罕赶紧将云临带去她房内照料,云蕾抱着云岚哄了许久,方才将他哄得止歇,实则是哭得累了挂着泪花在云蕾怀内睡去了。

张丹枫与家人分离时,云岚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十分乖巧,如今回来却是一个十足的混世小魔王。不仅腿脚健壮会跑会走,还会口齿不清的说话,哭起来没完没了,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澹台灭明对张丹枫笑道:“我还想云岚这样乖巧跟你也就是模样相似,脾性全然不似。今日看来真是有其父便有其子。你在他这个年纪时可不就是这样倔强。从来就不安份,脾气又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时你可让人人都头痛。”

张泰也笑道:“丹枫,古语云: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幼年也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花样翻新的折腾,府里老家人谁不知晓你的淘气?有你这父亲珠玉在前,这两个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9:12)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博迪叹道:“丹枫,你就不能留在此间么?你若不愿去瓦剌那就在鞑靼也好,这样好不好,鞑靼的封地由你来挑,你想要何处我皆可以封给你。你在此间随心所欲,不比南去要快活么?”

张丹枫笑道:“多谢大汗美意。我与夫人分离时我告知夫人一年之内必定归去。因此我今日便与大汗辞别,这便离去。请大汗不要挽留,将来我若再到鞑靼来,必定来拜见大汗。”

博迪叹息,依旧再三挽留,张丹枫只道定要离去。

博迪留他不住,叹息不止:“那且先随我回城,我为你备办路上所需,三二日后再送你南去。”

张丹枫笑道:“送来送去,终要有个了局,不如这样爽快别过,倒也痛快淋漓。”跃上马背,对博迪抱拳行礼道:“大汗,咱们就此道别,他日若再相见,定与大汗把酒言欢。”

澹台灭明也对博迪行礼,飞身上马,与张丹枫一同纵马离去。

照夜狮子神骏,澹台灭明的坐骑也是千里挑一的好马,转眼已奔出去数里,驻马回望博迪早已被他们甩得无影无踪。再往前走了三数里,谢天华一身猎人装束端坐马背上,牵着两匹驮了行装的马在一边等候。三人汇合,一同南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09:59)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伊仁台见了博迪,行过礼后,先向博迪赔罪道:“大汗,我来此间虽只是几月,但也是多有打扰,如今要离去,特来向大汗辞行。”

博迪笑道:“好,我这里已让人给你们准备了路上所需粮草。待粮草交割给你们,你们便可离去。”

伊仁台大喜,对博迪行礼,又道:“多谢大汗。我虽来此不久,但也知让大汗很是费心,待回去后再来谢大汗。”他虽和懦,倒也周全。

博迪笑道:“甚好。如今你们瓦剌没有大汗,等将来你们有了大汗,本汗与你们的大汗一定好好见上一面。”对张丹枫笑道:“丹枫,这位王爷你也是识得的罢?”

张丹枫笑道:“自然识得。”

伊仁台与张丹枫相见,道:“丹枫呀,你这些年可是辛苦了。你不回上京了么?”

张丹枫笑道:“我便是自上京来此的。”

当晚又是尽欢而散。回到住处不久,澹台灭明来到,对张丹枫道:“我看再有几日伊仁台便可以回去了。”

张丹枫道:“今日他向博迪辞行了,博迪已许他离去。只是不知博迪这边粮草备办得如何了?”

澹台灭明道:“粮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09:18)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博迪一想不错,道:“你说的是。我本想留他们在此间,现下看来倒是让他们回去的好。”

张丹枫笑道:“人去不中留。他们家在瓦剌,即便是被强行留在此间,也不会长久。大汗何不卖个人情,索性送他们回去,待他日向阿剌讨回这个人情来。”

博迪笑道:“甚妙。”话音未了,已有一名侍卫进来回禀已将脱不花斩首,悬尸示众了。

博迪笑道:“丹枫,我起先还想着你们曾是童年伙伴,你会为她求情。哪知你却让我杀了她。你也是个狠心人,她若是我的童年伙伴,我未必做得到你这般狠绝。”

张丹枫淡淡地道:“大汗,我家被也先攻破时,她可顾念我们曾是童年伙伴?她也并未开言求我。那我便将她视为敌人来待。既然是敌手,谈何心软?”

博迪笑道:“你倒是个恩怨分明的爽快汉子,我甚是喜欢你这脾性。”

停了一停博迪笑道:“丹枫,你在上京的事已然了结完毕,今后是要往哪里去?对了,这回我没见你的夫人,你夫人呢?如今在何方?请她来此如何?”

张丹枫笑道:“她离此间甚远,来不到了。”

博迪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09:14)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博迪看了张丹枫一眼道:“丹枫,这两人是你处置还是让我处置。”

张丹枫道:“自然是大汗处置。”

博迪笑道:“虽是我鞑靼的事,但这回大胜乃是丹枫你的功劳,你来处置也没甚不可。”

他两眼对达兰台看了一眼,对张丹枫道:“这位王爷可是识时务得很哪,在你们汉人来说,他要算俊杰了,可我却很是看不上。我是蒙古人,见得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对于心怀二志的男子可是不屑。”

张丹枫一笑道:“大汗,趋附局势乃是人之常情。况且达兰台王爷只是被也先择选,若是也先不曾选中他,他也不能前去攀附,更不会是如今这般。”

博迪笑道:“也是。”

他转而看向脱不花道:“丹枫,这位格格可是也先的掌上明珠,当年很是颐指气使,在鞑靼瓦剌地位尊崇。如今她不是格格了,她的父亲杀了我鞑靼的两位王爷,夺我鞑靼封地。她可算是我鞑靼的敌人。你家破也有她的缘故,你想如何处置她?”

脱不花虽被按在地上挣扎不起来,一听这话奋力挣扎着抬起头向张丹枫看来。

她泪眼中几乎要瞪出血来,银牙将红唇咬出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8 09:16)
标签:

云蕾

张丹枫

分类: 另版萍踪

达兰台叹道:“丹枫,我不拿你当外人。今日我一并说与你。我是求你救她的命运。不论好歹,她与我也成婚二年,我不忍她下场凄惨。我之前背叛大汗,现下不敢再向大汗说情。大汗给了我两条路,要么将她王妃之位废除,从此充为军妓,我不能袒护,若是袒护我也要受罚;要么就是将她送到你这里由你处置。她的父亲是大汗的死敌,她父亲死后,她不再是格格而是俘虏奴隶,要么由领主处置,要么由胜者处置。就算她曾是我的王妃,我如今还有罪在身,也不能置喙。”

张丹枫淡淡地道:“你来见我,就该说实话。大汗并没有饶你罢?你自忖与我并无交情,你是想用所谓的童年情谊来打动我,想着我看在童年情谊上救她并救你的性命!”

达兰台愣了片刻,叹道:“果真瞒你不过。丹枫,大汗并不信我,我愿意回我的部落去,大汗也不放我走。土尔默扈特部在也先死前我就交回了大汗手中,可是大汗却没有放我离去的意思。”

张丹枫看着他一笑道:“你是脱不花夫婿也是也先的人,因此你也是俘虏,要么由大汗处置,要么由我处置。你担心大汗放你不过,想由我来处置是么?”

达兰台半晌不语,张丹枫也不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