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陈九空间
作家陈九空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08,330
  • 关注人气:13,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陈九简介

   陈九,北京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赴美后就读于俄亥俄大学国际事务系,纽约石溪大学信息管理系,硕士学位。现任职于某公共部门,主任数据师。

  主要作品有,小说选《纽约有个田翠莲》,散文选《车窗里的哈迪逊河》,随笔集《域外随笔》,诗选《偶然》,《漂泊有时很美》等。作品曾获第十四届《小说月报》百花奖和第四届《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自由撰稿人。居纽约。


 本人好友名额已满,无法添加。敬请原谅。


陈九作品
随笔集:《纽约第三只眼》

http://item.jd.com/11538804.html#detail-root-8



小说选:《纽约有个田翠莲》




随笔集:《域外随笔》




诗选:《漂泊有时很美》




散文选:《车窗里的哈迪逊河》




诗选:《偶然》



诗选:《海外作家诗选》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6 05:13)
石墨烯勾起的往事

陈九



    最近报载,中国科学家几经攻关突破技术封锁,终于制成石墨烯薄膜,使中国半导体业,航天业,航空发动机制造,等诸多高科技产业,穿越瓶颈,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石墨烯技术从发现到今天仅仅十三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中国科学家就能赶超世界一流水平,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是纳米技术走向应用的重大突破,也是中国在未来科技竞争中获取的制高点,是国家利益的重大发展。

    这让我想起一段往事。

    1976年我被分到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做试验工,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我分别参与了两项重要科研项目。一是流态化炼铁项目,就是以化工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血肉丰满的硬汉小说
-关于陈九的《老史与海》

文|梁彬

  应该说,陈九的中篇小说《老史与海》“很男人”,不仅仅是因为故事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更是因为小说的主人公、意大利裔的纽约长岛渔民老史(史蒂文)很男人、很另类的性格令人过目不忘。

  《老史与海》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的美国,中国留学生王彼得为谋生计,给老史打工,开始了一段和老史一起在凌晨出海捕捉龙虾的经历。彼得和老史由陌生到熟悉,逐渐发现老史的经历竟然如此复杂而又充满传奇:他参加过朝鲜战争,做过中国人的俘虏,由于嗜酒,他还与麦克阿瑟将军交换过酒壶。战后,受母亲的影响,老史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英国文学系学习,但是,由于老一代人留下的海域无人继承,老史不得不中途退学,成了纽约长岛的一个地地道道的渔民。当一个满嘴粗话、喷着酒气的渔民老史,大段大段地吟咏着雪莱的优美诗歌时,我们不难想象他带给人怎样的震惊。老史就是这样,似乎每一个举动总会给人以惊奇。他对雪莱这位伟大诗人独特而深刻的理解,展示了这个粗犷阳刚的男人内心柔软的另一面,令王彼得这个研究雪莱诗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城故事多,塑像别乱摸

陈九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城市是座美丽小城,我一哥们儿的女儿在那里读书,老听他说夏城怎么好,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大门不上锁。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就是最近闹暴动,死伤五十多。好么,原唱邓丽君要听到这几句词儿非跟我翻呲不可!问题它不赖我,夏城乃一文化小镇,很多住宅的确不装锁,赶上天热,停车都不用摇车窗。可就这个地方,最近咣朗朗闹起暴乱,动手互殴开瓢见血,开车故意往人身上撞!邓丽君在场非吓懵了不可,小城也甭故事多了,全世界都震惊了。

    是这么回事儿。

    美国弗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4 06:09)
侬可记得殷亭如

陈九

    近报,原上海知名演员殷亭如于2017年6月11日病故于美国,享年62岁。这消息勾起我老多回忆。殷亭如的名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绝不比刘晓庆陈冲差。她主演过交惯影片,比如《都市里的村庄》,《锅碗瓢盆交响曲》,《苏醒》,《乡思》等。阿拉印象最深的是《都市里的村庄》,这电影当年火爆得嘞,我滴个乖乖,排队才买上票,老大老大的广告上有伊饰演的女焊工丁小亚的形象,楚楚动人,清纯如玉。



    在该片中,丁小亚是普通焊工,而舒朗(赵有亮饰)是当红记者。伊两嘎头的社会差距老大的。舒朗对丁小亚一见钟情,为追求伊作出种种努力。原以为搞得掂,没想到丁小亚最终拒绝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九最新散文集《曼哈顿的中国大咖》简介

    本书是作家陈九的散文新著,作者在此存放了24篇回忆散文和近50幅珍贵照片,谈他在纽约生活中巧遇的各类名人,包括电影明星,作家,画家,导演,世家子弟,退役封疆,可以说应有尽有。陈九的文字皈依性情,字里行间浸润着对生活的热情和深刻领悟。名人在其笔下返璞归真,完全没有世俗光环,回归为充满个性的本色个体,用时髦的话说,这是名人的私密空间,是他们“卸妆后”的素颜。作者的观察避开名人的名气,而在人与人的互动上着墨,使读者感受的不是子虚乌有的神秘故事,而是真实可信的生活具象。

    不光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列文的来路问题

陈九

    “人种”的书面语言是种族,指一个人的来路。我本人没有来路问题,史书说得很清楚,陈姓源于陈国,就在今天河南省周口地区,当年孔子周游列国走到陈蔡断了粮,史称“陈蔡之厄”。是陈蔡的父老乡亲给他们吃给他们喝,才有后来著述《春秋》一说。我们这个陈家以后又流落到鲁西北,打明朝开始在一个叫南彦寺的村子耪地,直到我来纽约留学,所以我不存在来路问题。列文同学就难说了。他的高鼻梁凹眼窝儿,还有白皙的皮肤,都与我的对应部位不大相同。我俩乘同架飞机飞纽约,我问他,你去啥学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留学生都这样,张口闭口就学校专业。他瞥我一眼,石溪大学。哎呀巧了,我也石溪大学,咱做个伴儿吧,做个伴儿!说着我赶忙跟旁边的换座,死乞白咧坐在列文身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7:46)


陈九

    继“和谐号”高速列车后,国内又推出“复兴号”。这款车比“和谐号”更快,所有经济指标和舒适性都优于前者,尤其电控部分,更先进也更安全。“复兴号”的出现再次证明高铁技术是中国原创,不是复制品。我们不仅可以造出第一款高铁,还能升级换代推陈出新,使之成为走向复兴的一盏明灯。

    这次回国我又乘坐高铁,严格说是北京至天津的动车,管怎么说也是“和谐号”没错吧?我六岁起就独自一人乘北京天津的火车,各款列车都坐过。绿皮快车,丰台,天津北,最后天津站。还有慢车,站站停,丰台,黄土坡,什么廊坊,武清,杨村,三小时才晃到天津。还有一种路过车,从上海或东北进京的列车在天津停靠,中间挂着餐车。坐这路车我只买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01:12)
和韩国人对酒

陈九
 
    上周日在朋友家聚会,巧遇几年未见的老相识佛兰克。他是韩国人,能说会道,尤其喜欢聊中国议题。他说他祖先来自山东荣城,是到韩国贩布的商人。这个倒靠谱,韩国那里不大产棉花,历史上很长时间都靠中国的布商提供布匹。这些商人大都是荣城人,号称“荣城帮”,他们从荣城下海,一天一夜就到韩国的釜山。



    不过我仍认为这个佛兰克是韩国人。如果捣老根儿,打中国分出去的种儿那可太多了。整个东亚,还有南洋,遍地开花,管个淡用?俗话说“富不传三代”,富都传不了三代,种儿也不过就这点意思,三世而斩,三世以上的中国种儿就悬了,甭指着他们热爱老土地,不坑你就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8 22:27)
海内海外两个中国

陈九



    先说海外的,基本格调是紧张型的。谁和谁打起来了,谁把谁又举报了,财产扣押了,限制出境了,三妻四妾了,中等收入移民了,欺行霸市了,城管打人或挨打了,警察被扇耳光了,中俄石油谈判僵局了,南海又巡航了,安倍联合阿三了,王石下台了,凤姐骂娘了,北方西瓜滞销了,南方菠萝减产了……,总之,很像相声里的“灌口儿”,得运着气说,跟说“满汉全席”一样不能停,一口气下来,否则不算本事。

    听得我是忧心忡忡,老怕出事。有朋友劝我,九哥呀,既然你这么担心,不如干脆走一遭,回去瞅瞅啊,亲眼瞧瞧不就齐了,老话怎么说来着,想了解梨,就得尝尝梨子的滋味呀。我听着在理,于是便打张飞机票,直奔北京而去,中间连停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07:36)

文|陈九

    随着评论家陈丹青的推荐,已故作家木心的知名度终于在中国崛起,他的著作和回忆他的文字已成当今文坛一道彩虹,为读者所追捧。昨日我去纽约一家中文书店,那里也放着木心的著作,令人欣慰。木心自1982年至2006年间居住在纽约,后返回老家浙江乌镇,并于2011年病逝故里。他以老残之身回到当年力图离开的祖国,而他的著作却像幽灵一样飘回纽约的书店。望着这些新版书籍,凝眸扉页上熟悉的木心照片,我似乎感到他九泉之下的不安。他真喜欢大哄大嗡吗,他真安心被祭上神坛吗,那是他一辈子不屑的东西,虽然他回归乌镇并终老于斯,纽约毕竟拥有他24年的纯情时光,他在这里遇到以陈丹青为代表的一批精神弟子,甚至堪称“木心派”,那是木心艺术生涯的另类作品,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何等欣慰的成就,他怎不牵挂纽约呢?

    这种感觉让我一阵心悸,试图在记忆中搜寻对木心的惊鸿一瞥。在此之前我很少提及与他在纽约的片刻之缘,像烟花一闪美丽轻邈,毕竟二十多年过去,我甚至怀疑那是不是真的?为此我询问过一些老友,有说是,也有说记不清了。直到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那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