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5-24 01:56)
标签:

杂谈

 

 

阿拉木图,技术大学
两栋古旧的建筑之间
黄昏时分
成就或流放,一束玫瑰的宿命

他不知道如何说出自己的心跳
只好用手递给它
它心满意足
充满了使者的骄傲

她出现了,装束古怪
像玫瑰花折起来的花萼
古老的仪式开始了
并将黄昏远远抛在身后

在这个除了平淡什么也没有的角落
我发现玫瑰不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0 19:30)
分类: 偷偷写诗
多年以前
我骄傲地穿越由六棵桦树组成的森林
当时它们还小
我也自恃年轻
如今
森林已成长得足够完美
而我低矮得连简洁的赞美都说不出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3 17:54)
标签:

杂谈

 

月亮背后伸出一只手
她捂住自己另外一只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0 07:3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9 19:46)
标签:

杂谈

还有什么可说。
旱情在阳光下快速扩散
许多马路边的草已提前枯萎
还有的树奄奄一息
从干枯的躯体上抖下片片黄叶
夏天太过强势,毒辣

有时我无法拒绝
只能躲避
如果没有任何云朵
日头知道自己多么可恶
眼睛里盈满了金黄的蜜
蜜在燃烧

旱情持续扩大
直到傍晚
房间和水可以提供庇护
我平静了许多
一些诗徐徐展开
像音符一样被卷进裙底

那个女人
老得差点配不上她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12:00)

我和伊拉前往移民局

我的签证快要到期

她是部门头儿的手下

我们只有点滴必要的沟通

 

我们一起从移民局出来

引来不少路人目光

 

而我的目光不在她的身上

也不在路人那里

我看见几只乌鸫上下快速振翅翩飞

凶狠地扑向一只野猫

 

它们竟然成为敌人

我想。野猫处于下风,我更不解。

乌鸫体形瘦小。比鸽子小多了

连鸽子都不可能是猫的对手。我想

 

然而乌鸫就是乌鸫

我并不确定那些鸟就是乌鸫

但我在一首诗中见过这种鸟:

共十三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1 23:31)

我习惯在老广场的X形小径上慢跑

一圈又一圈画着年轮

 

附近塔楼的时钟坏了

看守人可能拒绝将它修好

 

“别说塔楼,就连邮局也要停摆”

心想。旧东西是否该受到嘲笑

 

今天有人从另一个公园运来了马车

还有人在奏乐和围观

 

姑娘们纷纷举起手机。

作为一个老外,和那匹马并无不同

 

暮色垂下。时间久了

竟然忘记自己置身一片茂密的森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2 00:27)
分类: 偷偷写诗

黄昏已远去
可我想起盖尔瓦大街空心的柱子
它们那么像一个人孤独的影子
被一串路灯依次铺开
或洒落在人行道上

这是些新的柱子
插在混凝土里
工人们躲在寒冷的冬日
灰姑娘们在等待他们沉默
他们不

我曾经多次出现在那里
几天后那个地点消失了
穿过大学的某个系
我加快脚步
投出视线,体内再次变得暗黑无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23:59)
分类: ....短句

一朵向内生长的花
瓣膜收敛而不张扬
她不取悦于你的看法
而只忠诚于你的品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6 01:26)
分类: 偷偷写诗

一场现实主义的暴雪
连通了昼夜
清晨乃至夕阳西下时
站在阳光与忧郁者的角度
整个世界现形于
一把飘忽不定的剃刀之下

它制造了比冬天更大的萧索
所有的花瓣离开虚拟的枝头

载着自己温柔的骨殖
以沉默的节奏
附和我们的鼾声
甚至,没有人知道锋利的刃
刚刚擦过嘴唇
两片睫毛轻轻在飞霞处合拢

整个世界被刻下然后被擦除:
教堂以祈祷之重支撑
一顶新斗笠的不堪承受之轻
山脊比我们的心更乐于暂时掩盖
锈迹的美或者粗鲁

而时间恰好穿过
我们自己意识的栅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