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凡心一点
凡心一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3,345
  • 关注人气:9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我走      

   生的路上着梦想
      着微笑一直
         着前方
            
博客:文字/图影
微博:美食/闲杂言
凡心长驻:QQ群群名称是
倚马工作室-蚂蚁窝
 27358297
凡心一点:
 ----一个朦胧的女权主义者、或者说人权主义者。只结交真诚的朋友。
点滴成忆
 
文/凡心
 
在阳光下
我只是一个影子
所有的陌生从身边流过
象一阵风
也许温情 也许冷酷
风会有记忆么
哦,它不会把关于我的图画带走
它不知在春日的田野
我也曾是大地的一首歌
轻淡婉约浪漫 随心唱着
而我身上沾染了泥土的味道
眼中有着太阳的火热
心里拒绝阴暗留驻
 
我只是一个影子
在尘世间不会树立什么
也不能把所有的梦带给泥土
描写下几个字迹吧
点滴成忆 岁月存心
 
2008-03-19
 
寄凡心
-----青灯
诗成何必他人看,
梦醒从来只自知。
留取凡心观世事,
有时明了有时痴。
 
这诗最喜欢。

自赠凡心

凡俗浅淡本真我, 
心存少时残余梦。 
一生岂可枉蹉跎, 
点滴留痕惜同路。
 


博文
置顶: (2016-11-07 12:10)
分类: 图影诵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2 20:32)
标签:

转载

特喜欢,收存。。





































                      Karl Harald Alfred Broge (Danish, 1870-1955) 丹麦画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寥寥只几字,细思含义深。

既得利益者,皆是摘瓜人。

他自己何尝不是其中之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7 23:49)
标签:

杂谈

其实我买不买房还是个问题。得看老房子拆不拆。

想住新房的时候,希望拆,拆了才好买。想到房贷压力,又不想拆,怪自个无用无能。

问题是俺老爸老妈身体不好,想他们住过来好招应。前段弟媳有事,我带小侄在家住了十几天,爸妈开心,可我真不能适应老家的生活:最主要我不喜应酬,不爱见人就打招呼(除了几个近邻,好多不认识了,就近邻也并不熟,每次回家匆匆,与大家都没什么来往,面碰面才会招呼,感觉挺尴尬?),不爱没话找话闲聊,不打麻将,而乡邻亲戚都在左右,不可能免俗不入流,独具一格会活不下去的。在城市,关门互不相识,多好。

想以女儿名义买个。到时拆迁款给她存着。

现在房价多少?高的快上万了,疯了。。。什么世道,简直抢钱呀,趁拆迁的功夫。。。感觉全拆完了,房地产好日子也不多了。

可父母的身体有些等不及。即便知道现在买房最不合算,我还是想买,能负担得起的房子就买。

可是便宜的,位置还是偏了点。也不在两个好小学的学区。俺有点犹豫。

早上弟媳转发给我看中的楼盘的意向认购盛况,她认识该楼盘一销售,让我大吃一惊:人山人海,抢房似的。我还以为会没人去呢。。要知道这房子还才拿地不久,展厅刚建,房子的影子都没呢。。。

下午赶紧去看了,依然人山人海,挤我一身臭汗。总算录了个名。

算了下,不出意外,首付问题不大。准备豁出去了,咬牙买吧。象俺们这样的,总是房价低时首付拿不出,过两年能拿出,可惜房子又涨了。。啥时买都不是好时机。买得起才是黄金时机。。。

想买还不定买得到。敢犹豫?拆迁户如狼似虎的,一口吞一个楼盘,片刻工夫。。。上几个楼盘都是如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7 13:00)
标签:

杂谈

手拈画扇只狂摇,

密汗流溪热不消。

水电皆停唯念苦,

古人怎个过夕朝?

小记:听说拆迁把电线挖断,整个老城停水停电。。。人享多了福就娇气,空调没有还能受,连电扇也不工作了。。那俺的工作就是摇扇了。。俺顺便替古人担个忧:他们都咋过来的?还总是长衣长袍的?主要担心劳动人民,官宦听说有冰窖。。

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可能他们靠这个避暑。。俺也开始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5 16:38)
标签:

杂谈

帘张旗帜紧鼓帆,楼底凉蓬见落衫。

呼号声惊檐下鸟,穿堂又将花打翻。

记:今日中元节,也许祖先们来看望我们呢,丰城还小地震了一下。。。思念故亲故友。。。如果真有阴间多好,俺定然斗胆与你们一一相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4 12:40)
标签:

杂谈

说的是俺。

可不是么。俺的世界小,心装的无非家人朋友。

朋友自有他们家人记挂,俺记挂的就家人。

确切的说,是家人病痛。

虽知人不可生而无病,有病其实是常事。可知是知,心是心。明白的道理并不能替代该有的担心。

说明俺境界不高。

俺俗,这是当然。

父亲的痛风,母亲的帕金森都是老病,还都有高血压,可能血糖血脂都不乐观。三高常是连套的么。最担心母亲摔,已摔过几回了。。。

某男烟雾病是埋下的不定时炸弹,谁也不知老天会不会一直怜悯我们。但他的三高却也是板上钉钉了,要他戒烟,全当耳边风。几次把他的烟揉碎了丢掉,人家继续买,不断抽。吃东西倒是老实了,不敢再大鱼大肉使劲塞。

某男妈有类风湿。

七月七,烧包给陀娘那日,表姐却未到场,悄悄问表妹,说是做了个小手术。似乎没大碍。

陀爷白内障,也不知是为省钱还是害怕,坚决不手术。

俺家妞自小底子不好,没少跑医院,这不,一下没注意,连续多日低烧。

兵荒马乱的。没法淡定。俺的内心。干什么都没心思。

有时走路上看来往的人:他们家也这样么?或者还有更惨更惨的?不深读,谁也不知路人心中有些什么苦。

行人都步履匆匆。只有院子里的,那些坐下来聊天的大妈大爷才会说些家长里短,各种故事。从他们那里你才能窥见生活的本来面目。

这面目就是:小人常戚戚。

如我。

一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4 11:49)
标签:

杂谈

暑热恋空调,

女儿长低烧。

百度全搜遍,

可怜心越焦。

小记:

生活中忧心的事,无非亲人病痛。母亲,某男,女儿。没个省心的。。9日下午妞学校有事回了趟,许是天热走了一段,又坐空调车,(在家也天天呆空调里),妞回来低烧。。10日到验了血说是没事,可还没退,查了百度,说什么的都有,一天量无数次体温,总是37.1或2、3,,俺心里七上八下的。。心想求个佛,又怕平时不烧香反而被佛怪罪。。。

妞计划去玩,想想或许体温调节紊乱?去玩玩兴许会好?

真想给妞也拧几把莎。。。但我从小就怕这个。。。小时被陀娘捉着揪过一回,钳鸡毛样的,怕怕。。。妞也不愿被揪。。

快点凉快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9 10:48)
标签:

杂谈

高声多鸣蝉,

林间一片欢。

盛夏风难觅,

噪里且偷安。

小记:出门办事,因故溜达。借人风水宝地一小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直在关注扣扣。我只认准一点:他没杀无关旁人。。。加上自首。。。虽然复仇不值得宣扬,冤冤相报何时了,但他也是受害者,几十年的心灵创伤才造成这个结果。。。如果当初杀他母之人被判重点也不至于今天这个结果吧?司法没有问题吗?为什么今天轮到他就重判?根本不考虑他这些年的心灵创伤?法律无情,也得讲理吧?
一切无法挽回,扣扣走好,如果有来生,愿你幸福。。。
录友海不平先生词,感同,存记。


水调歌头·感张扣扣事
一判又尘定,无语自潸然。常思千古伦理,百善孝为先。昨日亲何哀惨,今日手刀成快,负重廿三年。冤债有头主,人命总关天。
母之仇,子之辱,哭谁怜?不如雪恨,流血五步作仁寒。今日慨然赴死,明日还称好汉,坚毅向黄泉。回首漫漫路,与梦舞蹁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7-16 06:36)
标签:

杂谈

题记:为蒜皮事与某男一架。

想离婚。。可我知道,多半离不成。。虽然过烦了,但还没到厌恶的程度。也真的不敢回家见爹娘,怎么说?说过烦了,不想过了就离婚?过烦的人多呢,全中国一大片一大片的,没见几个人离。而且,离婚这件事本身就挺麻烦的,房子卖了分一半,另买不起,没地住,住娘家去多没脸。。。真是,穷得离不起婚。

所以,有很多真正过不下去离了的,却被迫离婚不离家,不清不楚继续过着恼人的日子。离婚也一下打破了生活的节奏和习惯,想想,应该会有点不适应。而且,离婚的同事被人看不起和嘲笑欺负的往事在目。中国社会,容忍度有限。虽然可以不管,多少也是伤害。

突然和一个熟悉的人,完全割离,这手术和连体分离差不多吧?

女儿虽然成年,对她的伤害比小时会好些。但父母离婚了,也多少会缺失些依赖。心里对家的记忆也是残缺的了。不过,好在她有自己的世界,不是大问题。有小小孩的家,离婚对孩子的伤害不可避免,除非本身很伤害,过烦了真不是离婚的理由。

离婚是想威胁某男么?应该不是,只是当时冲口而出。此招能威胁他什么?他皮厚呢,能打经摔。能改变他么?不、可、能。他始终不是个坏人,平时对我也不算很差。有时还挺有趣。关键是他没什么人生追求,与我的三观与内心世界很多不同。除了工作,就是游戏。说他,反问我:那我干什么?是啊,我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我自己又能高尚伟大到哪去?还不一样庸庸碌碌。

《离婚》老舍写的小说,道尽那些欲离不离人的苦衷。。。我本浮世,一微尘。。。

站在某男角度也是一样,估计他的欲离不离的苦衷也差不太多。。。。一条绳上绑的蚂蚱而已,,想飞?多半掉河里淹死去了。。。唉,他一直想找个富婆,但愿他早日实现。。。俺对富翁不感冒,也自知自己不是富翁的美菜。。。

并且某男,比我还缺乏勇气。。。。常人冲破婚姻的桎梏?那是勇士。。。。明星大款们么,婚 姻差不多象衣服,换了还有。。。

二婚?放眼瞧世上。且不说很难找到合心的。。放低条件凑一个的,防贼似的防对方。。累不累啊?还不如单过吧?。。与往事的纠葛不可能一刀宰断,干干净净无牵挂地把自己交给对方。。。所谓新婚新人,那是指一婚的。。。二婚,那感情得多好,心地得多透亮才能幸福啊?当然有。。。不多。

所以,,过烦了也差不多就这样过了。除非有个勇敢的坚持要离。。。。不过,即便你二婚娶个未嫁小娇娘;嫁个合心合意好夫婿。柴米油盐酱醋茶,生老病死,照旧那一套。。。所以,,世人多,懒得折腾。。。文艺如俺,有点不死心,可也怕折腾,怕不习惯。。且在不尽如人意婚姻中,自寻点小趣耳。。。离不离的,随他。

后记:听说,说多离婚伤感情。可谁愿多说呢?不是真心想离就说出来了嘛。。。管他呢,反正世上的感情多半千疮百孔(张爱玲说的),也不在乎多捅一窟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