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ntasy080
fantasy08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617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2-10 11:59)
分类: ☆没有梦

不知道是谁写的,超级有才啊——


小猪问:我生在猪圈,是否该爱猪圈?

母猪说:哪里值得爱?

小猪:有猪栏保护,可防被狼咬;每天能吃饱,能睡安稳觉;最近主人还减少了出栏率。

母猪:那是因为你们还瘦。在猪圈,我们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一生全部的意义就是让主人致富。

小猪:为何有人与我们命运相似,却很爱国呢?

母猪:那些人不如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自在

无为法

分类: 平凡人生

关于标题:为什么要加书名号呢?

 

因为这本来是我最想写的一本书的名字——作为我一直坚持的“怂人哲学”的代表作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最近几年是不大可能有时间完成这么一本或许无法被任何人理解的闲(得蛋疼的)书了。还要养家糊口啊……

 

所以就先写一篇博客吧,留个念想。说不定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会重拾这个念想,真的把这么一本闲书给写成了 J

 

认识龟龟们的世界: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波

  我也有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而且我也有答案,自以为经得起全球知识分子的质疑,那就是: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学术

太监

分类: ☆学者梦
按照我一向的风格,似乎至少要写个万把字来论证一下这句话,而且也确实有充分的素材。

然而,鉴于我还要在这个比较无聊的事业中讨N年生活,还是留点口德、混口饭吃吧……

另一方面,维特根斯坦经常说,好的语言是自解释的,需要解释的语言迟早会被废弃。
所以,本想扯开来写的一万字,其实全部都已经凝练在这个标题党里了。

能听得懂这句话的人,此时肯定已经“布笑,露黑齿”,说不定还有了一点小激动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波

分类: 平凡人生

  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里,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位武士犯了重罪:国王把他交给王后处置。王后命他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女人最大的心愿?这位武士当场答不上来,王后给了他一个期限,到期再答不上来,就砍他的脑袋。于是,这位武士走遍天涯去寻求答案。最后终于找到了,保住了自己的头;假如找不到,也就不成其为故事。据说这个答案经全体贵妇讨论,一致认为正确,就是: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人爱她。要是在今天,女权主义者可能会有不同看法,但在中世纪,这答案就可以得满分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波

分类: 平凡人生

  我十三岁时,常到我爸爸的书柜里偷书看。那时候政治气氛紧张,他把所有不宜摆在外面的书都锁了起来,在那个柜子里,有奥维德的《变形记》,朱生豪译的莎翁戏剧,甚至还有《十日谈》。柜子是锁着的,但我哥哥有捅开它的方法。他还有说服我去火中取栗的办法:你小,身体也单薄,我看爸爸不好意思揍你。但实际上,在揍我这个问题上,我爸爸显得不够绅士派,我的手脚也不太灵活,总给他这种机会。总而言之,偷出书来两人看,挨揍则是我一人挨,就这样看了一些书。虽然很吃亏,但我也不后悔。

 

  假如要我举出一生最善良的时刻,那我就要举出刚当知青时,当时我一心想要解放全人类,丝毫也没有想到自己。同时我也要承认,当时我愚蠢得很,所以不仅没干成什么事情,反而染上了一身病,丢盔卸甲地逃回城里。现在我认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波

分类: 平凡人生

  我父亲不让我们学文科,理由显而易见。在我们成长的时代里,老舍跳了太平湖,胡风关了监狱,王实味被枪毙了。以前还有金圣叹砍脑壳等等实例。当然,他老人家也是屋内饮酒、门外劝水的人,自己也是个文科的教授,但是他坦白地承认自己择术不正,不足为训。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就此全学了理工科,只有我哥哥例外。考虑到我父亲脾气暴躁、吼声如雷,你得说这种选择是个熵增过程。而我哥哥那个例外是这么发生的:一九七八年考大学时,我哥哥是北京木城涧煤矿最强壮的青年矿工,吼起来比我爸爸音量还要大。无论是动手揍他,还是朝他吼叫,我爸爸自己都挺不好意思,所以就任凭他去学了哲学,在逻辑学界的泰斗沈有鼎先生的门下当了研究生。考虑到符号逻辑是个极专门的学科这是从外行人看不懂逻辑文章来说,它和理工科差不太多的。从以上的叙述,你可以弄明白我父亲的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名星(《名星》杂志记者):你的数学研究成果,如果不出国,你觉得能搞出来吗?你说,数学是一个可以个人琢磨的活,如果在中国,让你在一个大学呆着呢?

张:绝对不可能。

名星:为什麽?

张:它(中国)的世俗压力太大了,你躲不开的,你要不出论文,你就会怎麽样怎麽样。我自己可以沉住气,我不要这些东西,但你的家人丶亲朋好友不答应,在美国就没有这个问题。我欣赏美国的地方是你在一个快餐店打工,在一个超级市场收钱,没有人看不起你。

 

名星:你是说普林斯顿能养纳什,新罕布什尔能如此养你,这个环境中国不具备?

张:纳什有许多人也不理解,他是太聪明了。天才与疯子就差一步,我不会有他那麽疯的。

名星:除了世俗的压力,如论文丶博导丶金钱这些导致中国无法出大学问家之外,还有什麽其他的吗?

张:中国人好面子,放不下。比如他原来是搞这个专业的,他的同事超越了他,他又不愿意去学,然后去声称自己的东西是最了不起的,去排斥别人的研究。而且,还不许自己的学生去搞别的研究。做学问应当是最纯净的,我很怕人际关系,尽量不去参与这些东西。数学这个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今的国际学术界,几乎整个在跟着工业界屁股后面走,所研究出来的成果往往为工业界不屑一顾。
论文越发越多,真正有意义的学术成果越来越少,学者普遍觉得很累很紧张,同时又很空虚落魄。

今天又收到了一批论文评审任务,是级别高很多的熟人安排过来的,很难拒绝,又真心不想审。
看着这一批又一批灌水的论文,感到无限的悲哀——学术真的不需要这么多人,更不需要这么多论文。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们去欣赏和体验,然而太多的聪明人却把生命浪费在灌水上。
学术产生自古希腊和欧洲的贵族阶层,理应由贵族去从事,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屌丝,实在应该远离。

今天的地球人类,尊重一切团体、阶层的劳动,哪怕他是一个农民、一个餐厅服务员、一个清洁工;
所有人的劳动至少都得到了物质性的回报,唯独学者的劳动绝大多数时候得不到任何物质回报。

有一些质量较高的论文,我们经常需要花一整天时间来评审;质量较差的论文,也至少需要花个把小时。
可是不管哪种情况,都是义务劳动。学者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华软院今年毕业的本科生共计49名,其中31名保送本校读研,10名出国读研,8名直接就业。
出国读研的本科生,4个CMU(卡内基梅隆),1个Berkeley,1个UIUC,1个Columbia,1个Chicago,1个港科大,还有1个目前没选好。
可悲可叹的是:美国名校把最好的学生都挑走了,留给我们本校老师的是沉甸甸的担子啊……

软件学院零字班同学就业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