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坡坡
范坡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757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害羞的自荐
1985年生于江苏,射手座,2003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2007年毕业前出了本书叫做《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记录》。毕业后做影展策划,酷儿影像巡展去了不少城市;还拍一些纪录片,作品有《好日子》《台北:彩虹之城》、《新前门大街》、《柜族》、《纸房子》《舞娘》……Muaaaa!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主驾到!
公主同一國
崇拜的

李康生

正版小康

蔡明亮

爱情万岁

陈珊妮

公主日记

陈建年

大地海洋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给《关不住的春光:华语同志电影20年》台湾版写的跋文。我是这本书客座编辑哟!大家快去顶!(shy 人家不只会做饭的啦)

跋文:關不住的春光:記華語同志電影
文/范坡坡

說起同志電影,我不得不提到自己跟電影的緣分。
2003年高中畢業,因為聽說選擇電影專業高考數學不算分,我誤打誤撞闖進了北京電影學院。大學第一年我對電影真是一無所知,甚至也談不上興趣。來到北京 唯獨的好處就是同志生活寬鬆很多,課餘時間幾乎就是見網友、約會,還有搜集同志電影光碟來看。上課的時候偶然一次機會我們談到同志的話題,竟然在班上炸開 了鍋,有保持「中立」的,有表示支持的,更有一位男生公開表示恐同,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當時我才意識到藝術院校也並不盡是天然思想開放的學生。

很巧合的是下一個學期調換宿舍,我和這位同學分在了同一個房間,我經常用宿舍唯一一台影碟機肆無忌憚地看同志電影。有時候他因為看美女而湊過來,有時候我 跟他說這是電影大師的作品你應該看一下⋯⋯兩個月間,我向他推薦了十餘部好看的同志電影,他在光影中見識各色同志,也跟我有了真正的友誼。現在如果有誰在 他面前發表恐同言論,他一準站出來辯論。

小小的事件,改變了一個人的偏見看法,其實也觸動我看到了電影的魔力,真正毫無保留地愛上了電影。大學期間我開始給一些同志組織做志願者,自己寫了一本介 紹世界各地同志電影的書。畢業後我加入北京酷兒影展的團隊,一邊拍同志題材的紀錄片,一邊也寫影評、組織放映推廣同志電影。

這些年,中國的觀眾們通過各種方式,鑽著法制的漏洞尋找海外同志電影,其中很多港台片被大家熟悉、喜歡。同時民間放映興起,大家冒著被叫停的危險也看了不 少本土地下同志片。這些說華語的影片,相比較西方、東南亞、日韓,製作未必精美,但它們的線索更加貼近自己的身體、靈魂,講述的故事,也有華人族群的特 點,影像表現,也逐漸凸顯獨特的美學。華語同志電影:一個禁區,一樁難題,一種少數,一片寂寞?可這又是:一道彩虹,一盞橘燈,一幅畫卷,一束春光!對, 一束關不住的春光,頑強地投射在並不那麼包容的華人社會中。

程青松先生邀請我做這本書的客座編輯,在個人有限的時間精力、編輯經驗、學術水準之下擔負起責任,我著實感到惶恐不已。但謝天謝地,這本書給了我們駐足賞 玩,抑或還有反思總結的機會。在書裡,我們儘量選擇了對觀眾產生過重要影響的華語同志電影、電影人、電影節,進行評論、採訪、記錄。

從往日曖昧歷程中的《大路》,到時下男色盛開的《安非他命》;從中國大陸第一部女同志電影《今年夏天》,到明星雲集的香港製造《得閒炒飯》;和同志議題超 有緣分的李安導演被我們仔仔細細地研究他的「同志細胞」,才華讓人羡慕嫉妒恨的田原則自己拿筆寫出《蝴蝶》的前情舊事;許鞍華後悔自己影片拍得太政治正 確,蔡明亮則有不一樣的書寫方式⋯⋯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男人,女人⋯⋯影像面前的人們顯得格外平等。

但影像也折射出這個社會的不平等。時至今日,由於中港台三地不同的體制,導致發展進程上的巨大差異。2007年我曾經參訪台北,雖然只趕上了同玩節的最後 一天,但當時的電影放映非常熱鬧。排隊入場的隊伍裡既有年輕男女,也有不少阿公阿嬤。這給我很大的震撼,他們對於電影有熱情,而不因為題材、手法造成必然 的隔絕。台灣電影人對於同志題材的創造力,也在合理的體制之下茁壯生發。

既有《河流》的晦澀書寫,也有《十七歲的天空》的瘋癲喧嘩,還有《漂浪青春》的嚴肅細膩。相比之下,97以來香港電影中的同志題材甚至萎縮,特別是對於女 同志議題很少關注。倒是男同志電影的消費市場經營得格外火熱,商家也瞄準粉紅經濟效應,創造出多樣消費的「香港模式」。而在中國,廣電總局將同性戀、跨性 別明確列入禁止表現的題材。我們曾經向總局的信訪部提交意見書,也到處穿「我們要看同性戀電影」的T恤表達意見。可是政府對我們不理不睬,專制地將對話拒 於千里之外。《東宮西宮》的導演張元,當年甚至被禁止出境參加坎城電影節,政府的外強中乾可見一斑!

幸得數碼技術發展,給了製作者新的選擇和思路。《春風沉醉的夜晚》用小小的數碼攝像機創造了影片的獨特風格,主演吳偉獨家分享了幕後故事,婁燁導演在訪談 中很酷地說「我們可能都是同性戀」;崔子恩在採訪中顯現出了對資本主義的叛逆精神,用自己的理念製作新的電影;游靜的《好郁》創造出迷幻香港,寓言香港; 陳俊志用低成本的方式跟隨著主人公製作出一系列的抵抗社會壓迫的作品。在這些過程中,他們也對美學進行了深入的探索,形成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解構膠片時 代中影像的桎梏,這與打破性別刻板的行為不謀而合。他們讓獨立成為真正之獨立,讓地下也暗夜妖嬈。

我們要向這些人致敬,他們不止拍攝了一部同志電影,他們甚至也不但以影像來跟社會對話。崔子恩和石頭十一年之前一同走入湖南衛視《有話好說》的演播廳,我 們很驕傲的說中國大陸最早通過大眾媒體出櫃的男、女同志都是電影人;台灣的周美玲、陳俊志兩位導演長期關注同志話題,並且兩人都未曾掩飾過自己的性向;影 評人李幼鸚鵡鵪鶉,出版過《男同志電影》一書,多年來一直堅持揮灑個性; 關錦鵬和張國榮是香港兩位旗幟性的人物,關導演以紀錄片《男生女相》走出櫃子,哥哥則在演唱會對愛人獻上《月亮代表我的心》,這給華語娛樂圈以震盪,也讓 大家更愛他。時至今日,包括洪榮傑、鐘德勝、雲翔等年輕製作者也不憚談到個人身份,讓性向成為不那麼特別的話題。

放眼世界影展之海,華語同志電影也藉由這些路徑走入國際觀眾視野。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皆設有官方或者非官方的酷兒電影獎項,而林林總總的同志影展,也成為 品嘗酷兒大餐的聚會。據說幾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同志影展正在進行,而本書在附錄中也收集了其中的一部分資訊分享給讀者。特別是在華語地區兩個一直堅守的 影展:香港同志影展、北京酷兒影展。前者讓「同志」一詞在漢語中流傳,解構了它原本的政治企圖。後者越過十年門檻,在游擊戰中堅守心靈的最後陣地。兩個影 展的組織者也從不同的角度訴說了自己的過去和現在。

我們看到進步,也敦促自己反思和慎重。電影行業非常容易變成中產、精英化的遊戲,同志的身份也包含著壓迫和禁錮,而階層、種族、性別⋯⋯多元的面相也警惕 我們「來自內部的歧視」。這些年來做影展的過程當中,我經常聽到一些同志觀眾跟我說「你們不要放映那些變性人的片子,搞得我們同性戀都那麼變態似的」。 哼!我們就是要放,我們還要拍,還要寫!反對偏見,從我做起!

近幾年層出不窮的歐美同志片,很多作品堆疊一些主流視覺符號,吐槽撩騷幾個毫無新意的梗就可以贏得觀眾喝彩,而其實裡面飽含對膚色、相貌的歧視,卻不容易 被察覺。這樣的討論在台灣的同志運動中應該已經不少,而中國的活動家們才剛開始意識到這一點。越來越多跨性別、無產者、殘障人士⋯⋯他們兼有同志身份,遭 受雙重歧視,而影像中鮮有他們的聲音發出,我想我們需要做的還有很多。

假如有天中國同志電影合法,大製片公司紛紛將目光瞄準這塊大蛋糕,上海國際電影節設立酷兒金爵獎,大明星時尚風潮席捲同志圈⋯⋯我們這幾個北京酷兒影展的 組織者在幹嘛?我們胡思亂想一番,最後的結論是:我們應該還在搞獨立電影跟主流對抗,我們需要繼續叛逆繼續不羈繼續挑釁繼續跟某些不公正過不去。直到⋯⋯

直到有天是男是女,愛男愛女真正被平等對待,那個時候性向的概念會越來越模糊,同志電影這個題材甚至會消逝。而當我們撕掉標籤,慶祝自由,你會發現這些歷 史其實令人回味。而這本書有幸成為你閱讀這些故事的憑藉,很高興能夠將它與台灣的讀者分享,希望春光照耀你,你也享受它!

范坡坡 2012年9月於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2 23:39)
标签:

杂谈

    科隆之后,毫无计划地踏上去巴黎的路程。因为临时订火车票很贵,于是订了Euroline的便宜汽车。足足晚点了两个小时,一位70多岁的老爷爷将车缓缓驶入。他操着浓厚口音的英语喊着“巴黎斯,巴黎斯”,足足花了20多分钟才点清人数上车。车开出科隆刚半个小时突然剧烈摇晃,由于座位很高大家感觉明显于是尖叫起来,有人发现老司机竟然睡着了,于是大喊“醒醒!醒醒!喝杯咖啡!”我发现这车是从奥斯陆一路开过来的,难道中间他一直没有换班么?等他回到状态,大家都笑起来,有那么好笑我心想?反正我买了医疗保险……到后面车开起来,我也没什么感觉了。

    离谱的是,原本计划晚上1030到的车,竟然最后1230才到。我们已经错过末班地铁,也赶不上公交车。车上是一些年轻的背包客,黑人流浪汉,还有一个三口穆斯林之家……大家聚到夜班车的站台上面观察线路,我不能让借住的朋友一直等候,于是打车前往了。接下来在巴黎的游玩,一直充满了对交通,对天气,对巴黎人的困惑。去看凡尔赛皇宫,回来的车站,自动售票机只接受硬币和欧洲信用卡,大批外国游客不得不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一位慢条斯理满面笑容的工作人员细心地数着硬币……大家已经快笑不出来了,我身后的美国人抱怨说:“他们竟然连美国运通卡都不收!唉呦!”


    因为朋友要回家探亲,后面两天我住进了青年旅舍。巴黎这个旅舍真是奇葩,前台说个英语费死劲,wifi只有一楼有,楼道莫名其妙黑乎乎地亮着应急灯,钥匙很烂想开门要碰运气,吱扭扭颤悠悠的上下铺翻个身就乱响。第一天晚上把我预定的时间搞错了,于是两个清洁工在一边用法语指着我窃窃私语,一个会说英语的经理来找我非要我马上换房间。本来以为巴黎在科隆那边肯定更暖和呢,谁知道遇上连绵小雨,冷飕飕的大街上我把四件T恤套身上了,最后在一家二手服装店花3欧元买了一件羊毛外套才摆脱了严寒。

    离开巴黎的头天晚上,出租车司机大叔突然跟我说中文,把我吓了一跳,我问他怎么学的?“旅游的时候学的,除了英语,我还会说西班牙、葡萄牙、德语、俄语、阿拉伯语……”到达目的地他说:“我其实肚子不太舒服,现在要赶紧回家吃药。刚才看你站那里恐怕很难打车所以才送你的。”话说这个城市其实又大又好玩,不过需要更周密的计划和准备吧。

    人到荷兰天气突然晴朗,终于把那件被雨水汗水弄臭的外套脱下了挂上。跟一个中国朋友和荷兰朋友夜游鹿特丹,由于星期五恰逢13号,酒吧里几乎没有人。我们三个一直走路逛了很远。第二天到阿姆斯特丹,参加了一个巴西朋友的告别派对。周日去了一个当地非常火的酷儿派对,我们从晚上10点半开始排队,一直到12点半才得以进入。这里曾是一个废弃厂房,由于法律规定房子如果空置超过一段时间大家可以将其使用。于是25年前一群人将其占领,开发了这个派对。这里酒水便宜,啤酒甚至只要一欧元,而收入也都捐给当地同志公益组织。来派对的人都很友好,这里很容易喝多,也很容易搭讪。


    这一喝多,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很多事情,关于内心的弱点、恐惧……于是在facebook上面发了一些话。第二天早上搞得大家都很担心,纷纷发来私信、邮件、评论安慰我。看上去有那么忧郁、伤心么?于是把这条状态隐藏,可是竟然大家还可以看见……于是花了很多时间来回复朋友们的问候。加之阿姆斯特丹阴雨连绵,于是干脆窝在床上看书。晚上参与了亚洲电影节的会议,结束之后大家不由得又喝起来。红酒、老干妈、面包片。华裔拉拉讲述自己最近的艳遇,韩裔美媚倾吐跟男朋友的不顺心,我也谈起自己对于人生的困惑……整个话题越来越开阔。

    好像旅行就是这样,困在北京忙碌的工作中,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时间想想自己的生活。这次欧洲之行,想了很多,也准备做一些改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0 01:22)
标签:

杂谈

    上周末开了一个为期两天的会,“中国LGBT组织合作与发展论坛”,完成了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搞了18个月的片子《彩虹伴我心》终于成功“试映”了,起码没有遇到碟放到一半卡住,声音爆掉,画面昏花……(幻想中的各种噩梦)等等状况。而且大家还竟一致好评!(不要这样嘛,给点批评意见好么?)
    回想拍这个片子可真是历经千辛万苦,要感谢的朋友都写在片尾了。不过过程最难忘的就是……跟妈妈们一起吃的饭,以致于每每挑灯夜战剪片子就口水直流饿得不行。梅怡做的红烧羊肉,轩妈妈烧的水煮鱼,梅姐包的大馅儿饺子,茉莉妈妈团购来的豪华套餐,吴妈妈带我吃的湛江鸡……其实,我应该顺带拍一个《舌尖上的中国》的,可是这样的片子半夜饿的时候是没办法剪的!

    再就是这个会上做了很多前所未有的交锋与讨论,说是“前所未有”也不准确,以前在网络上可能有了不少类似的话题,但因为篇幅限制、时空交错,远没有这次冲击强烈。好比所有参加过的人脑袋被飓风卷过,即使言语描述不在场的人还是无法感受当时的那种情绪:困惑、愤怒、委屈、惊讶、沮丧……会议第一天上午的议题引出来社会性别在同志运动中的重要性,女权自此成为两天会议的“魔障”,萦绕在与会每个人的心头、脑海。
    “你看见了么?你看不见!”在会议的最后,一位女同志当场脱掉了她的上衣,在赤裸的身体写上这几个字,意在抗议女同志长期在运动中被忽略,甚至被压迫。在场有人懂了她的意思,有人不懂装懂,有人懂了装不懂,有人彻底不懂……也有人理直气壮地站起来告诉她这样看上去“不舒服”,“不文明”。你不舒服?凭什么为了让你活得舒服我就得穿上衣服?父权社会一直看同性恋出柜也不舒服呢!“文明”的标准有多少种?凭什么你的标准我要遵从?这值得大家思考。
    说起来人非要等到自己也受害才意识到歧视的不应该。不由得前几天在一个外国同志邮件组里发出来一个英语老师的招聘通知,要求是美国人、英国人、澳大利亚人或者其他没有口音的欧洲人。于是有人回复了,加拿大人可以么?母语英语的非洲人可以么?专业英语训练的亚洲人可以么?……于是发帖那人开始解释说,这只是个招聘通知,没有歧视的意思,大家都是同志,和和气气嘛……又有人评论说同性恋就是磨叽,事儿逼,敏感个鸟!……还有人说中国人就是不喜欢黑鬼,教英语就得找白人……好几年之前,我参加一个NGO聚会,旁边一个貌似做艾滋干预的工作人员,忽然谈起来:“前几天真倒霉,开会老是跟一群同性恋在一起!这些人举止行为都很诡异,最受不了的是他们觉得自己很正常,他们甚至觉得你不正常!”
    这些年,我也在男同志社群不止一次听到对女同志污名化的嘲讽,看到一些"LGBT"活动当中女同志被代表,在一些专家学者的文章里读到双性恋恐惧症,一些活动家为了进入“主流”也不惜牺牲跨性别,审美在消费主义趋势之下逐渐单一、刻板,性权被污名化,被忽视……这些难道不应该反思么?当然,我也要提醒女同志社群中对于男同志的误解与歧视也不在少数,反思应该是双向的。
    而就在这次会议当中,发声的多方被一些人粗暴地划分为“理论派”“实践派”。且不说这种简单分类对当事人带来的伤害,说话难道不是一种行动么?思考不也是这个运动重要的一部分吗?没有实践的理论是空谈,没有反思的实践恐怕只是另一种压迫人的手段罢了!忙着划分“权利等级”,最后“权利”变成了“特权”。
    这么大的分歧之下大家是否还能继续合作?其实这些年不也一直在分歧中实践着合作么?合作的基础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反思,之前大概就是因为缺少必要的思考而致使合作崩溃。
    反思精神是这个时代最迷人的东西了,可惜她现在像钻石一样稀缺,今晚拥着我的钻石入眠,你若拥有她,我们可以共眠!等不到的话,我就自己洗洗睡,困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6 06:35)
标签:

杂谈

    4月3号人到阿姆斯特丹,被热心影展工作人员接到家里,提着30多公斤行李上了陡峭的三层楼。睡一上午被接去吃午饭见到老友Doris姐妹以及传说中李思谛同志的前男友Joe——刚好是影展工作人员。下午回家看邮件工作,傍晚走路到阿姆斯特丹市区Sex shop里一位对我饶有兴趣的大叔我向他宣传影展。晚上路过苹果店上网Joe跟我发一短信去一叫做soho的酒吧喝一杯,然后回去睡了。
    4月4日,上午洗衣服,下午又到阿姆市区晃荡,博物馆、咖啡店、商场……晚上影展开幕听了《西贡小姐》看了《大魔术师》见到微博好友大皮猴。本来想去红灯区观赏一下呢结果到地方发现必须末班车回去了。
    4月5日,中午跟西山乐队,于光中还有影展工作人员吃了荷兰Pancake完全打破传统里甜不拉叽的印象。下午逛到红灯区并且见到了facebook好友Hans,下午一直逛,后来看了印尼影片。映后去看了同志纪念碑,唐人街吃晚饭。又回到剧场看《Lovely Man》不等影片结束搭车回家了。
    4月6日,逛到下午去看了《无言》然后放映《舞娘》,因为票售光了所以换了大剧场,问答也很顺利。随后本来要看另一部新加坡电影的却被人拉去聊了半天等到酷儿卡拉OK才是真热闹,尤其失恋的Doris主席。后来跟Farrah被逼唱了一首Baby One More Time我因为喝酒所以一直没开麦克风。两点钟散场又跟Charlotte去了私人趴体,满屋子大麻香烟,太吵后来警察也来了。赶紧回家。
    4月7日,吃到了香喷喷的印尼菜做午餐。下午阴雨连绵,晚上看了《西山》并且参与做了研讨会嘉宾,不过竟然紧张好多东西讲得不好,是最近这么多发言最不理想的一次。随后一起看了西山乐队的牛逼表演。结束后跟Joe去趴体到凌晨四点,非要自己骑车回家,结果迷失阿姆,直到五点钟在连绵阴雨中找到家门。
    4月8日,因为前晚睡得太少看电影一直打瞌睡还没Doris抓到了。不过影片其实很好看而且我也看懂了。晚上闭幕影片印尼喜剧看得在场印尼人很开心,我们其他人稍稍有点局外。闭幕大家合影拥抱很不舍。
    4月9日,本想骑自行车逛逛遇上大雨之后屋子里看email后来下决心坐车去梵高博物馆,因为复活节假期竟然20分钟排队都进不去。吃了个热狗走路到剧场在门口发呆忽然遇到Doris姐妹。帮我搬家、还车。然后去她们家派对。吃中餐看电视。电视口音太重我完全不入戏。晚饭后节目是很令人期待的抽大麻,结果连试了好几次不得要领完全没感觉,想学坏都没天分啊!
    4月10日,幸亏头天没抽出感觉了,这天去莱顿大学汉学院讲座,还是特别理智清醒地分享了故事和观点,晚上泰国菜吃得欢欣,跟Anne老师和她学生们聊得太有意思了。饭后出发去鹿特丹,火车上听着音乐看着小说做过站……瑟瑟地在海牙等了半个小时,到达鹿特丹在候车大厅又看了一个小时小说然后被收留。
    4月11日,跟大皮猴去看风车,逛鹿特丹见识了一栋栋奇特建筑,吃了苏里南菜酒吧里喝几杯。
    4月12日,鉴于大家都说柏林太多好玩的,决心在家将工作完成之后好好在柏林玩耍。午饭去附近一个中东餐厅吃了烤鱼。晚上见到了在Cinemasia做志愿者的Pepijn,还有大皮猴一起去海牙看海,晚饭,行走唐人街,逛同志酒吧。几个嗑了药的荷兰美妞跟我们跳舞实在太给力了。凌晨三点回到家。
    4月13日,起床坐车去柏林,荷兰的铁路换乘复杂差点又被送回鹿特丹。到德国境内路上睡得一塌糊涂,可是有人偏偏因为定了座位一再把我弄醒,于是醒来看小说。晃荡到柏林小说也看完了。见到了facebook上一直沟通的Musk Ming。晚上去他家一起做了中餐。
    4月14日,Ming带我逛了柏林市区,博登伯格门,大教堂,当然还有亚历山大广场。下午去做了放映交流,一些有意思的问题,还有五十多欧元的筹款。晚上跟印尼朋友逛街吃饭,竟然在街上遇到丹麦的中国朋友王宇跟蒙古朋友Suki,是世界太小还是柏林太大?困惑着吃了晚饭,趁他们开始嗑药之前回家。
    4月15日,一个重要申请的截止,早上起来把申请书提交了,下午想出去玩,但据说周日什么店都不开门,于是干脆躺下睡到4点钟,吃了饭出门发现果然街上死寂一片。晚上放映的时候竟然来了很多人。大家很认真看电影提问,结束之后还一起喝酒。一位刚来德国的日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2 17:57)
    两周之内第四次来香港机场了,这次转机要等十几个小时。所以有时间处理一下邮件,顺便也写一写最近的思想汇报。
    两周前在网上看到关于张献民老师关于“女导演不够努力”的言论,愤怒地回应了一下。后来情势扭转到令人困惑的境况,观点鲜明的女权主义学者们,学问高深的张老师,提出质疑的小刚,总爱反问的崔子……我承认我确实知识浅薄,只好闭嘴好好学习。我觉得张老师提出的一个问题起码是值得思考的:关于所谓“主流”是否存在,“中心”是否我们自己建构起来的,而我们的不满到底是因为真正反对“中心”还是因为我们抱怨没有进入“中心”……(以上为转述理解,非原话)。如果真的是有野心想要进入“中心”,那应该勇敢地承认才是;万一我们是“中心”了,我们会否像某党一样掌握权力而施暴?要么我们实践主动的自我“边缘”拒绝主流,可我们现在很多事情看上去就是在向主流靠拢嘛!所我还得再继续给力反思。
    在曼彻斯特的放映会上,本来以为通常会问的问题,结果一个都没问。尽是一些深奥的电影学术理论。书怡特别提出来,我们一边拍摄影片一边组织活动,这样的身份到底如何定位?例如《新前门大街》这部影片确实比较复杂,它作为一个倡导活动,我用镜头纪录下来并且剪辑,就是一部关于活动的纪录片嘛;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活动本身才是艺术品,这个行为艺术的载体包括各类图片、报道,还有我的影像。而这个作品的作者不是我,而是活动的策划者们(我只是一个扛摄像机的)。这部短片确实有一些在艺术展上作为录像艺术参展的经验,由此我也思考“同志影像活动家”到底应该怎么做。第二天,Lisa跟我说,我们的文本类比政府的主旋律电影有着共通性,那就是思想渗透的手段。也就是说我们没有用更客观的方式呈现对于话题本身,这种角度需要反思。想想觉得很有道理。
    在曼城的最后一天晚上,晚饭只吃了一包蔬菜和一盒蓝莓就去喝酒,结果才几杯下午就醉得不醒人事,好笑的是吐出来的东西全是蓝莓颜色的,把大家吓了一跳。据说我喝酒之后还又骂人又唱歌,丝毫不输那天来我家闹事的晴子啊。于是第二天扛着疼痛的脑袋都在想自己的宽容心,同情心,将心比心……反思反思,反思乃人生一大乐事。
    末了大家来围观一下这位在大笨钟下卖萌的大叔是谁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3 22:27)
标签:

杂谈

    人家说“秀恩爱死得快”就是有道理,前阵子每天微博秀自己做的菜,虽然重点不在于秀恩爱,但也无形之中在展示我们的家庭生活。于是秀恩爱的人往往沉溺在其中不知道自己的关系到底有什么问题,就在头天两人还相约去特佳游泳,悠唐看浓浓的《爱》,26号日晚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
    某柱最甜腻的闺蜜晴子来我们家吃饭,我在家里把脏乱的碗筷洗干净,这路痴女孩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某柱回家反而给我脸色看。小猫阉割的事情埋怨我,素面筋过期也埋怨我,后来晴子带了一些肉来做,结果某柱斜睨着看我说:“干嘛对他这么好?”我知道这晚餐不是什么善局,所以跟晴子笑笑闹闹吃完赶紧回自己房间工作了。
    大约晚上九点半,听见客厅里晴子开始放声哭泣。开门听见说抱怨自己没钱没男人,想必是心事重重(前不久我还帮她介绍男朋友呢),欲上前安慰呢,被某柱拒绝。
    晚上十点半,某柱敲我门,说晴子有话要跟我说。由于口齿含糊很多词语听不懂是什么,但大致先是在表示喜欢某柱(不清楚是哪种喜欢),然后是在骂某柱:“坡坡这么好个人你都不珍惜,你看他多上进啊?”“你干嘛还嫌弃他,我讨厌你这样的人了,这么挑剔!”……我听着对话实在无趣,于是关上门继续工作。
    晚上十二点,已经hold不住了,不止在客厅里大吼,而且捶桌子敲地板唱歌演戏……开门:“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吵到邻居,但是已经吵到我了。”晴子开始抱歉小声,反而某柱在跟我争吵:“关你什么事,你已经关门了,吵到你不能戴上耳机么?”OK,识相关上门继续工作了。
    凌晨一点,敲我门。不想开,于是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好的。”于是就这样同意了。对方发了一条微博:“I'm so happy that he finally set me free”
    后来的几天,我一直睡书房,先是他找我说话,我没有热情;我后来才他知道他第二天把微博上的话删掉,并且发誓戒酒,于是找他说话,却吃闭门羹。总之我们就是没有对话空间……
    直到某天又有对话约会的时间,晚上在餐厅吃饭终于聊到了敏感话题,关于他如何看待那天的醉酒事件。结果他的看法令我诧异,他没有觉得晴子当时的做法不应该,反而依旧坚持是我自私没有同情心。晴子是一个喝醉了并且内心直白的人,应该把情绪发泄出来,而我应该理解她。这个观点对我二十六年来的世界观都是一个挑战……
    于是对方抛出一系列的质问性质的表达“我们现在分手跟不分手其实没差别了”“我看重我的这些朋友远高于你,你要是让我做选择我一定选他们”“你如果有什么其他好的选择赶紧去找吧”“你以为你在做的这些事情真的是在帮助别人?你为了你自己而已”。不得不承认这些话的杀伤力。好久才缓过神来。
    我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思自己的行为,可能我人生真的遵守了太多规则,而不能理解别人的冲动情绪。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尝试更开放的态度中和偏执,中和急功近利。感谢大家给我上的课,让我有机会看到自己可以改善的空间。不过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更自然的方式面对自己的亲密关系。
    接下来要离开北京开始将近两个月的旅行,让我们静静地看一下这样感情的行走线路。不要惊扰到它。
    顺便预告,我目前的旅程大致如下:3月17日,香港-19日,伦敦-21日,曼城斯特-26日,香港-4月1日,广州-4月3日阿姆斯特丹-4月10日鹿特丹-4月13日柏林-4月19日都灵-4月26日阿姆斯特丹-4月28日广州-5月1日南宁-5月7日北京。求路上偶遇。
    最后送给大家一首杨乃文的《放轻点》用来点题,这首歌是《爱》的主题曲,片子也很好看啊,虽然不太认同里面的价值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4 22:19)
标签:

杂谈

    今天在微博上经人提醒才想起来自己真的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上博客一看,竟然已经四个月没有更新了。话说现在微博、微信好流行,大家好久不见在微博上挂着好像每天都见;可一旦见了面就各自玩微博彼此不说话,非常后现代。不知道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
    今年下半年其实可以说的事情太多了,且看这辗转的行程8月-11月:北京-广州-香港-马尼拉-白滩-马尼拉-香港-广州-北京-洛杉矶-长滩-洛杉矶-蒙特雷-圣何塞-洛杉矶-长滩-蒂华纳-长滩-洛杉矶-北京-上海-北京-哥本哈根-奥尔堡-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哥德堡-哥本哈根-北京-深圳-香港-深圳-重庆-成都-北京……无论是影展、开会、拍摄,都遇上好多奇人轶事。可是每个月也就在北京待一周,以致于某柱说我们又回复了当年异地恋的状态。
    既然不能完整地写下来,那就得见朋友聊一聊,好知道自己都在想什么。上个月跟大学同学聚会一次,感慨自己置身编剧圈真是插不进话。同学们有的开宝马,有的已经买了房子,有的已经登记结婚,有的说写了四年的民国电视剧一出门就恍惚觉得自己“穿越”了……他们大多还能凑在一起写剧本,三天一小聚,十天一大聚,感觉是不是有点像还没有毕业一样?
    倒是以前许久未联系的朋友,忽然打我电话让我帮他的杂志组稿,做同志电影专题。加上手上关于同性恋亲友会的纪录片,酷儿影展的策展工作,点杂志的专栏还有营销工作,还有其它赚零花钱的零散工作……实在令人咂舌。倒也没耽误跟朋友们的聚会,昨晚上花一个小时时间烧了四个菜,家里存着世界各地带来的酒精饮料。喝到畅快。只是朋友的圈子一直在变,本来只是缓慢地移动着,回望一下,有些朋友真的好久未见,也好久没有联络了。特别是我知道有些朋友只看博客不懂微博的,我也很想你们。如有空的话,请关注一下我的微博:http://weibo.com/fanpopo
    最后忙得忘记了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获得了香港同志影展的玲珑大奖,主要表彰我对同志社区的贡献。我是这个奖目前唯一的非香港籍也是最年轻的获奖人http://hklgff.hk/award.html 小图一张,以资证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1 23:49)
标签:

杂谈

    2005年的时候,我还在上学的时候认识一个美国留学生,总是仿佛觉得中国人帮助他是应该的。带他去买碟,借给他书⋯⋯后来非让我给他介绍表演系的同学。我不清楚他的目的所以没同意,后来他就说如果不介绍书就不还我了。那是一套价值300多元的《电影大辞典》,于是找了一位表演系的同学才摆平。后来再也没见他。
    2009年夏天,我的室友带一个美国网友在家里暂住,这人特别不客气地到我房间里开空调乘凉,并且经常忘记关闭。经过一再提醒不改,被我要求搬出去,走之前他竟然还理直气壮地对我发怒。
    2010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从派对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一个嗝。旁边一个法国人忽然语气严肃地说:“你们中国人怎么这么爱打嗝?我受够了!”尴尬的气氛中,另一位朋友问他:“那你怎么避免打嗝呢?”他答说:“我们欧洲人从来不打嗝!”我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下次打嗝的时候直接被噎死。
    2011年4月,经朋友介绍一个想在中国拍同志纪录片的西班牙人,汉语水平很有限,英语还不如我。约她来一个活动看一下,等了很久都不见踪影,收到一条愤怒的带脏话的短信,骂这个地方太难找了。我呸!你怎么不去屎啊?
    就在前两天我们组织的一个派对上,有两拨总计二十多个外国人来闹事,无非为了五十元一张的入场门票!这些人个个都打扮得光鲜靓丽呢,大约都是京城的派对达人。但那副无赖嘴脸,丑陋的心灵到底穿的是什么衣服呢?
    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好坏美丑,我写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想说“傻逼无国界”这个道理,贱货烂人越来越多,而且往往都掩盖在衣冠楚楚的外表下面!恶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4 15:47)
标签:

杂谈

    拥堵的北京城,上了一辆公交车,售票员大妈照惯例嚷嚷买票。一对母女从她面前经过,没有刷卡。于是大妈上前指着她们说:“为什么不买票?没听见我叫你们吗?”年轻母亲沉默了一阵,忽然抬头看着她大声说:“我们是上访的!”售票员怔了一下,但继续讲理说:“上访就不买票吗?没这个道理!”母亲再也撑不住了。指着女儿的裤腿说:“她!还是个学生,十岁被冤枉关进监牢,打得身上没一块好肉。”这时我注意到年轻女孩憔悴的脸,和身上的伤痕。“她现在十三岁,我们一家人享受过国家什么待遇?坏人还在那里贪污腐败,没人管。我们这些可怜人也没人问。赔的钱也被拦走了。这个政府到底是不是人民的?”售票员不再争辩,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年轻母亲不依不饶:“我爷爷是抗日老兵,后来连珍宝岛战役都打过。我们这些人却遭这样的罪,国家难道还要从我们一家三口可怜人身上赚钱?⋯⋯”一车人都沉默了。母亲如泣如诉,女儿却也依然面无表情。一位老太太小声说:“找他们去!”却被旁边的老大爷嘘止住。我也在沉默中下了车。
    又及今天看到的一个视频:同志父母在餐厅被人歧视,你会站出来说话吗?3分45秒处的那封信非常令人感动。而片尾提到在大都市的纽约反而形成的鲜明对比也让我们反思。这些年来,我们父母教的,自己学的,都是沉默。沉默的目的是为了避免麻烦,是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几天我才领悟到,当我们自己还有看到别人受压制的时候应该说出来,当遭受欺负的时候应该反抗。
    前阵子我们的酷儿影展又遭到了政府的打压。好在我们惊险中把影展办出来了。这些天本来应该好好想自己过着忙碌拮据的生活有时还遭到别人的误解或者欺负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想想⋯⋯也没什么好想的。
    再一种沉默就是⋯⋯某柱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怎么跟我说话了,偶尔的沟通通常都是三个字“没兴趣”“不知道”之类的。说这是冷暴力吧,对方不赞同。不管这是什么名头,我觉得自己对于这样的格局忍受够了,也因为想要还给对方应有的宁静生活,我要搬家一个人住了。需要1500元/月以下的北京东城或朝阳四环内的单间,若有任何信息请不要吝啬地微博私信或者博客纸条传递给我。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7 01:04)
标签:

杂谈

    这几天一直试图找时间写一篇声泪俱下的信来表达我对这段感情的珍惜和重视结果只打出来题目上的三个字然后想偷懒翻出来林觉民的《与妻书》给他读一读可是觉得自己离人家那种境界还好远虽然做得不过是份内的工作但扪心自问真的是把对方忽视了可是话说任何一种忙碌的工作都可能导致关系的裂痕可是这怎么办难道只有不工作了才能把感情挽回也不是这个道理恐怕不得不承认我们还有其他很多问题和矛盾如果因为工作而失去了他我会后悔一辈子可是如果他不支持我的理想而离开岂不更加遗憾于是即使忙碌的工作中想到这样的烦恼有时也会黯然伤神……
    一口气读下来,是不是感觉……好累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