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面瓜鱼
面瓜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94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本博客宗旨
     平常一颗心,不因人热;
      文章千古事,聊以自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生活纪实

题记:别怪我没带你发财。

 

“荣幸荣幸,请问你贵姓?”

“免贵姓王。”

“呵呵,我也姓王,原来是家门。贵庚多少?”

“我属龙。”

“呵呵,原来是家门大哥,我属猪。”

“呵呵,幸会幸会。”

“来,借我小姨妹家的酒,敬我家门大哥一口,以后请多关照。”

“不敢不敢,我不喝酒,大家随意表示一下吧。”

“看家门大哥,就不像割胶的人,在哪里高就啊?”

“就在农场机关工作,托属地改革的福,现在属于参公管理人员。”

“呵呵,那收入不低嘛,现在公职人员工资加得多。”

“马马虎虎,比前几年好多了。”

“家门大哥,我看你就是个好沟通的人。老弟手上有一个发财的项目,我和你聊一聊。

这是一个国家大战略,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富起来。

我专门研究经济很久了,赚钱的事交给我来办,你们只需办一张卡,有一部智能手机,建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16:27)
分类: 生活纪实


骑车在路上遇一美女,身材修长,服饰鲜艳,打一把小花伞。

美女见我,大声招呼:好久不见了。就招手叫我停下来。我停车靠近。

美女说:还给记得我?

我说:美女怎么不记得。记得记得。

美女又说:我叫什么名字,你说说看。

我一时语塞。说:名字确实记不得了。

美女哈哈一笑:以前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的。都记不得了?

我说:哦想起来了。

美女又说:我现在正要和朋友一起去吃饭。你和我一起去吧。

我说:我正要去另一个地方吃饭。

便逃也似的告别了美女。

逃的路上,自己一直在想:这个女的是谁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4 15:45)

       一晃很久没有管理自己的新浪博客了。

       这次回来看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感觉很有意思。

      物欲横流,让我们静不下心来写一点东西。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只耳(小人物素描系列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1 19:46)

你在天堂孤独吗?

 

我从宁洱回来的第二天,就听到一个让我难过的消息:涛涛死了。

涛涛的父亲也姓王,属地改革前,我在组干科工作,他父亲在下面的一个分场当组织干事,因此大家关系比较密切。后来我找的媳妇又与涛涛的父亲住一排房子,因此我们的交往又更多了一些,我因此也认识了同事的儿子。

涛涛他父亲生他生得有些晚,他死时还不满30岁。

涛涛是一个看起来长得很壮实的小伙子,说话有些腼腆,笑起来有些憨厚。

涛涛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从来不喝酒,很多的时候都是呆在家里。对人极有礼貌。属地管理改革后在关累分得一个岗位,就在那里割胶,一个星期左右骑摩托回父母家一次。我的家门同事经常和我说:“我家儿子太老实了,从来不会在外面惹事生非,一点不让我操心”。

涛涛去年12月2日才结婚,我当时去吃了喜酒。涛涛娶的媳妇是江城人。他媳妇也是个嘴巴甜的人,看见我总是阿叔阿叔的叫。

我在宁洱时,涛涛陪着新媳妇回在江城的岳父母家。1月16日晚和亲戚在一起吃饭。晚上十二点多,他媳妇喊他回屋睡觉。涛涛当时坐在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4 22:09)

一次在街上买了点傣族妇女的青菜,要4.4元,我当时没有角角钱,便和卖菜的傣族妇女说:零钱不有,就西(傣族人说4是“西)元了?

但傣族妇女坚决不同意,我就拿了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8 10:26)

我们农场某个分场的生产队有个中年女子张某,文笔很好。农场为了宣传自己,建立写新闻报道奖励制度,鼓励会写点东西的人为单位写宣传报道。

张某因此也被拉进了分场的业余通讯员队伍,她也确实不错,加入业余通讯员队伍的第一年,就发表了许多歌颂农场的通讯报道,并被评为优秀通讯员,并获得了一定的金钱奖励。

第二年,上级又给各单位下达了宣传报道任务。但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1 16:25)

 

那天我真的想逃跑。

那天我到一个单位,却遇到自己的一个同学正和他们队上的一群人喝酒。

于是非我让我和他们一起坐一坐。

我其实已经吃过了,并不想入伙。

但无奈盛情难却。

谁知一落坐,便有人喊我老师。

我一脸茫然。

其中一个人说:你不记得了,以前你教过我们两兄弟。

原来桌上有两个是兄弟。

我是半点也想不起来。

但我只好装着想起来的样子。

哼哼哈哈的打起了招呼。

其他人倒还客气。

我的同学也不太会喝酒。

但这两个家伙显得很兴奋。

一口一个老师,

然后频频举杯向我敬酒。

我说随意吧。

他们说多年未见老师了,怎么能随意?

我说既然我是老师,你们干杯我随意。

这两个家伙满脸的酒气。

仍然不依不饶。

其实我又不是不能喝。

那就喝吧。

这两个家伙就讲以前我教他们的情景。

说的时间是牛头不对马嘴。

我离开学校多少年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17:07)

 

今天早上起床起得很早。因为小子过完国庆要到外面去读书。

我们这地方小,到他所在的学校的直达客车只有两班。因此要早点去买票,否则就要到其他地方去转车,这样会增加许多的麻烦。

早上五点半钟起床,屋外正下着雨。海南下大暴雨,我们这里也不得安生了。

两人收好东西,便打着伞出门了。天是如此的黑,路灯却没有亮一盏。

家离小站并不远,只走了一半的路程。小子说:我忘记拿手机了。

小子要上学校。自然就把钥匙留在家中了。

我把自己的钥匙给他。说你自己去拿手机,我先去买票。

我冒雨黑行,小子转身回家去拿手机。

我到了小站。客车已经在了,但售票厅并没有人,也没有灯亮。我先把东西放到车上。自己躲在房檐下躲雨。

雨下得很大。

不时就有人来了,坐车的都有人送。

不久小子就到了。

他一开口,我就非常生气了。

他说:我忘记拿钥匙了。

我说:那几道门全锁了?

他说:全锁了。

我勃然大怒:混蛋,办的什么事。那我怎么办?

天依然的黑,雨依然的下。

售票厅的灯亮了。小子去买了票。

我说:你好好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