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悄
方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843
  • 关注人气: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著有随笔集《往事流沙》,诗集《长长短短的心事》《半世闲人》。即将出版随笔集《不出门斋絮语》《热伤风》,曾任《诗歌报月刊》副主编,现任《情诗季刊》执行主编。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01 10: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文/方悄

       许久没去新.浪.网打理自己的博客了,前不久偶尔登录一看,可说吃惊不小,因为我的博文有132篇已被管理者转为“私密博文”,就是只能自己写来自己看了,还有一些文章被直接删除了,删除时没有通知我,也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所以究竟删除了多少篇,我也不清楚。我仔细想了想,我曾经授权给管理者,把我的博文删除或转为“私密博文”吗?似乎没有,也许我曾在梦中给他们托梦授权,醒来忘记了。但不论其动机如何,这种不取报酬纯粹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令人钦佩的,特别是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我又仔细回想了那些被删除的文章,是否涉黄涉赌涉毒涉暴呢?似乎也没有!只是对现实的些许关注和琐屑的看法。这让我悟到了现实是不可关注的,更不可说的,于是就学习那些“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围观者,只看热闹,不说话。比如近年关于北大教授温儒敏主编的高中语文教材,温教授自认为他这套书可以增加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1:49)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远洲兄:
         《青年诗人》无锡改稿会一别,荏苒二十四载,无缘再会。近日有幸拜读你的高论,深有同感。时论是禁止的,连文学也是只许给君王唱赞歌,不准为苍生说人话。所以我已不读近年的文学作品了,小说多是梦话,散文多是废话,诗歌多是醉话。众人皆狂欢于厉害了我的国,而我莫名的忧伤,也许是患了精神的洁癖症吧。李白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我等原非圣贤,不知何故也有寂寞。圣贤可以饮酒留名,我等凡夫,纵然天天泡在酒缸里,也是生无人知,死无人念。但酒毕竟是个好东西,曹操是懂酒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李白却颇不赞同,说“举杯消愁愁更愁”。可证那些饮酒留名的贤者其实也是很愁闷的,已经很为虚名所累了,不如学施耐庵:“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但酒确实是个好东西,那半醉半醒之间的陶然,是那些在利害得失面前始终头脑清醒者所不解的。清醒由他清醒,我等酒徒何妨醉眼朦胧,诵读古人书,退回旧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有人说要想获得新知识就要去看古旧书,近日翻看鲁迅的《伪自由书》(这书名很有意思),其中有《赌咒》一文,对于“男盗女娼”的解释让我很开眼界:
    “至于男盗和女娼,那是非但无害,而且有益:男盗——可以多刮几层地皮,女娼——可以多弄几个‘裙带官儿’的位置。  
    我的老朋友说:你这个‘盗’和‘娼’的解释都不是古义。我回答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盗也摩登,娼也摩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1:46)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许久许久没说过话了,只看无聊的电视剧打发无聊的时光,因为想说的话不可说,可说的话不想说。
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不知怎么在近几十年改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这一改非同小可。在顾炎武的语境里,“国家”指政权,一个政权的灭亡,老百姓是不负任何责任的,一改之后,一个政权要灭亡了,老百姓要尽责,要起来保护它,虽然在太平无事时,政权之事,老百姓是插不进一句嘴的,这就形成了只有责任而没有权利。中国读书人经常口头上说是不关心国家(政权)兴亡的,即所谓“莫谈国事”是也,有些人是出于利益考量,有些人是无奈的慨叹,因为一切建言,如果不符合当权者的口味,要么不鸟你,要么禁言,甚至受打压。一个正常的体制,应该人人关心政治,美国有个政治家说过,如果人民都不关心政治,政客就会变成吃人的狼。鲁迅曾感叹“城头变幻大王旗”,如果城头永远是同一面大王旗会不会更好呢?恐怕未必!恐怕公开能说的只有“吾皇万岁万万岁”一句话了,最多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叹息一声“呜呼”,就像《新五代史》的每篇开头一样。民国的文化之发达,可以媲美战国时的诸子百家,不都是来于“城头变幻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方悄的随笔
 

近日看一部曾经很红后又变为很黑的纪录片,其中一段话让我感动,抄录如下,作为波诡云谲的时代见证吧:

“当法律不能保护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它最终也保护不了一个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白骨,曾经把动乱的惨烈和时代的悲剧揭示得无以复加,然而动乱的根源却不是他个人的命运所能揭示的。这是一个民族的整体悲剧。如果中国的社会结构不更新,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以至观念不现代化,谁能保证悲剧不重演呢?

腐败的制度所导致的必然失败,并不能靠技术来挽救。……汤因比说:外部敌人的最大作用只能在一个社会自杀还没有断气的时候,给它最后一击。……”——摘自《河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最近给我大中华添堵的事不少,先是有那吃里扒外的留学马里兰大学的杨舒平,后又有耶鲁校长施密德特撰文《中国大学是文明史的笑话》,我对这篇文章的总体评价是诚如曹雪芹所说“满纸荒唐言”,“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先来看他胡说了些什么:

“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的腐败”。

“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们参加一些我们的会议,我们基本是出于礼貌,他们不获礼遇”。“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5 23:14)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近日留美女大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的一篇演讲,引起轩然大波,被中国的爱国家们和移民美国的美籍华侨爱国家门骂得个狗血喷头,上升到抹黑中国的高度。

我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只想怯怯的问一下:不过夸了几句美国,说了几句中国的不是,有这么上纲上线,恨不得食肉寝皮的必要吗?王朔针对抹黑论有一段妙解:如果阁下面白如玉,类似潘安宋玉,别人就算把臭狗屎扔过来,抹得黑吗?白本就是白嘛,即便被抹黑了,洗把脸,终归还是白。没这点自信,算什么大丈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6 11:55)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李卓吾说:“学问岂因大官长乎?学问若因大官长,则孔孟当不敢开口矣。”

 知堂评曰:“李卓老天下快人,破口说出,此古今大官们乃一时失色。”

 方悄说:古之官员脸皮比较薄,或许会失色,面对孔孟,至少要装出谦卑;今之官员脸皮特别厚,绝对不会失色,老子天下第一,孔孟算个鸟。官员藐视做学问的人,自己却偏要装出有学问的样子,或附庸风雅,吟诗作赋,亘古如斯,于今为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方悄的随笔


刘浏同学《与方悄忆当年》读后

刘浏的诗与记,让我梦回1994年。当时我们是北师大作家班的同学同乡同室,还一同参加了诗刊社《青年诗人》无锡改稿会。犹记我当年那毕业纪念册上,老师们将我的名字“方悄”嵌入题字中,当时甚觉有趣且受鼓舞,王燕生老师的题字是“方才悄无声息,情怀已满万家”,而今王老师的墓木已拱,而我还是当年那样“悄无声息”;邹敬之老师的题字是“悄悄的想,大胆的写”,邹老师从一个诗人华丽转身成著名剧作家,他编写的《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等,借古说今,惟肖惟妙,几乎是家喻户晓,而我还是“悄悄的想”,红极之老毕尚且因言获罪,卑微如我,“避席畏闻文字狱”,“大胆的写”岂敢岂敢哉!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摸了必找死;皇帝的实情说不得,说了必遭殃。因我不懂小说,听莫言先生的讲课更是不知所云,所以就没请他题字,谁知他后来竟会获得诺贝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思绪碎片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最近网上流传着《2017年知青春晚》视频,不少人把它吹得神乎其神,有说超过央视春晚百倍的,有说甩开央视春晚几十条街的。央视春晚的状况是王小二拜年——一年不如一年,我是奉行眼不见心不烦主义的。这台知青春晚真的好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吗?于是我急忙打开观看,看后感想如何?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只想问几个问题:为什么知青们要或走后门或卖身回城?为什么知青们下乡了,全国人民依然饥寒交迫?为什么老邓一句“让孩子们回来吧”,知青们及其父母欣喜若狂?如果让台上这群亢奋者给自己的后代做选择:一个是读书升学,一个是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有多少人会选择后者?是这群亢奋者得了集体失忆症,或是存心美化血泪苦难,歌颂强权的胡作非为?焚书坑儒的惨剧真的不会再上演了吗?用自己塑造的神将自己毁灭的噩梦真的不会再做了吗?这是真的真的吗?周作人评“文起八代之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