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山
方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013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12-11 21:10)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_序言
喜欢对《石头记》作寓言式的解读。一则寓言,通常是为了阐明某个道理的。在我看来,品读《石头记》,便是为了明得其中的“事体情理”。

此书亦名“风月宝鉴”。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

正面是“红颜”(虚花,可照应“水月庵”),背面是“枯骨”(落花,可照应“馒头庵”)。正面是“幻”,背面是“警”。一面“可卿”(令人愉悦),一面“惊卿”(令人警醒)。所谓情身,不过幻影,却是借鉴、警示之意。那秦钟(谐“情种”),字“鲸卿”(谐“惊卿”),便是要惊醒梦中之人,以此为鉴,引以为戒。

临走前,那道人强调:“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4 09:19)
宝钗是“绝色的人物”(见第49回)。“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见第8回)“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见第28回)。

书中两次提到了“脸若银盆”。对此,有的读者解读为“大脸”,从而质疑宝钗的美貌。

“杂碎轻云白锦鳞,十分圆月湿银盆。锦鳞散尽银盆在,依旧青天无点痕。”(宋杨万里《同子文、材翁、子直、萧巨、济中元夜东园望》)“是时长安新晴九陌浄,月光烂烂升银盆。”(清郑燮《送陈坤秀才入都》)在这些诗文中,均以“银盆”喻“圆月”。

《金瓶梅》中,吴月娘是“面如银盆,眼如杏子,举止温柔,持重寡言”(见第9回);“粉妆玉琢银盆脸,蝉髻鸦鬟楚岫云”(见第21回);“面如满月”,“唇若红莲”(见第29回)。这里,“面如银盆”和“面如满月”,形容的是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0 15:12)
凤姐道:“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见第45回)

这段话常被看作李纨有钱的证据。看似有理,其实不然。凤姐的算法,是有水分的。她所算的,是这些主子奴才一年所有的收入(月钱、租子及年例)。难道,这些钱都是李纨一个人的?把贾兰的收入,算在她那里也就罢了。那些奴才的收入,也被李纨侵吞了不成?宝玉的房里,就有十六个丫鬟及若干婆子。若按凤姐的算法,那宝玉的收入该是多少呢?哪有这样算账的呢?

晴雯死时,“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见第78回)。可见,宝玉的大丫鬟还是挺有钱的。按她的月钱,一年也不过几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0 23:02)
凤姐向贾环道:“你也是个没气性的!时常说给你:要吃,要喝,要顽,要笑,只爱同那一个姐姐妹妹哥哥嫂子顽,就同那个顽。你不听我的话,反叫这些人教的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见第20回)脂批道:“借人发脱,好阿凤!好口齿!句句正言正礼,赵姨安得不抿翅低头,静听发挥?批至此,不禁一大白又一大白矣!”

凤姐的这一番话,回目中点明是“正言”,脂批也连声叫好。莺儿和贾环的风波,便是很好的例证。究竟是贾环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还是莺儿瞧不起贾环的出身、藐视欺负他?书里写得很清楚。

“宝钗素习看他亦如宝玉,并没他意”。在宝钗这里,并没有因为贾环的庶出身份而区别对待。而贾环呢,接连输了几盘,便有些着急。于是,便有了耍赖之事。莺儿不服:“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9:04)
凤姐叹道:“你那里知道,虽然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别说庶出,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挑庶正误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庶正的得了去。”(见第55回)

在凤姐嘴里,那等只挑正庶的,是“轻狂人”。她欣赏探春,瞧不上贾环。“真真一个娘肚子里跑出这个天悬地隔的两个人来,我想到这里就不伏。”显然,凤姐看人时,主要看重的是对方的个人条件。假如个人条件优秀的话,就算是个丫鬟,也要比一般的小姐还强呢。如探春、鸳鸯等人,凤姐并不会因其庶出或丫鬟的身份而瞧不起她们。

在我看来,若要看书中人物对待贫富的态度,岫烟就是最好的试金石。凤姐待岫烟好,是因着她的“温厚可疼”,并不嫌她“家贫命苦”,倒是“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见第49回)。类似地,薛姨妈是看中了岫烟的“端雅稳重”,也不嫌她“家道贫寒”,还认为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21:31)
      朱熹云:“溺爱者不明,贪得者无厌,是则偏之为害,而家之所以不齐也。”(见《四书集注·大学章句》)在朱子看来,溺爱不明,贪得无厌,都是不利于齐家的。

1 溺爱者:王夫人

      “进门见了王夫人,不过规规矩矩说了几句,便命人除去抹额,脱了袍服,拉了靴子,便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王夫人便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宝玉也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长道短的。”(见第25回)脂批云:“慈母娇儿写尽矣。”

      王夫人骂金钏:“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见第30回)作为慈母,很容易溺爱不明。她认为,儿子是被那些丫鬟给“教坏”的。她撵丫鬟,只是希望她们远离宝玉、以免造成不良的影响。她是“宽仁慈厚”的人,虽然极其嫌恶她们,却也没想要她们的命。至于金钏自杀,晴雯病死,应在她的意料之外。

      金钏的罪名之一,便是教宝玉去拿贾环和彩云(见第30回)。宝玉则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宝玉遭笞,晴雯被逐,是书里的两大事件。

(1)宝玉遭笞。先有琪官事件,后有贾环的进谗。于是,贾政暴怒:“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见第33回)贾政错把宝玉当作淫魔色鬼,故有苦打之事。他为人端方,秉承宽柔待下的祖风,不容许生出这等暴殄轻生的祸患来。若把丫鬟视若草芥,没准态度还能和缓一些。

(2)晴雯被逐。先有“绣春囊”事件,后有王善保家的进谗。王夫人一见晴雯,也是大怒:“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见第74回)王夫人错把晴雯当作狐狸精,故有撵人之举。她溺爱不明。一旦儿子出现了问题,就认定是别人教坏的。于是,很容易归罪于宝玉身边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5 23:08)
“宝钗回头笑道:‘有什么谢处。你只劝他好生静养,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蒙侧批:的确真心。】不必惊动老太太、太太众人,倘或吹到老爷耳朵里,虽然彼时不怎么样,将来对景,终是要吃亏的。【蒙侧批:要紧。】’”(见第34回)

宝玉挨打,与琪官金钏有关。琪官之事,焙茗怀疑是薛蟠说的;而金钏之事,则是贾环说的。关于薛蟠之疑,宝钗当场进行了点评。然而,却未论及贾环之事。随后,袭人送她出去时,便如此嘱她。在脂批看来,这话很是“要紧”。

宝钗此言何意?以我的理解,指的便是贾环之事。假如这事闹到老太太、太太那里,恐怕是连赵姨娘都要一起骂的。由此,赵姨娘的积怨愈深。她又多嘴多舌,好在贾政面前搬弄是非。到头来,恐怕还是宝玉吃亏。既然如此,还是不要闹将出来,自己注意防避即可。后来,王夫人问及贾环之事,袭人一口咬定说不知道,大约便是这个缘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3 17:45)
提到遭馋,一般都会联想到晴雯。谁能想到,霸王一般的凤姐,也会遭遇馋毁。

“邢夫人自为要鸳鸯之后讨了没意思,后来见贾母越发冷淡了他,凤姐的体面反胜自己,且前日南安太妃来了,要见他姊妹,贾母又只令探春出来,迎春竟似有如无,自己心内早已怨忿不乐,只是使不出来。”(见第71回)邢夫人被贾母冷淡,而迎春又不被贾母重视,凤姐的体面反胜于己,心中颇感怨忿。

“又值这一干小人在侧,他们心内嫉妒挟怨之事不敢施展,便背地里造言生事,调拨主人。先不过是告那边的奴才,后来渐次告到凤姐‘只哄着老太太喜欢了他好就中作威作福,辖治着琏二爷,调唆二太太,把这边的正经太太倒不放在心上。’后来又告到王夫人,说:‘老太太不喜欢太太,都是二太太和琏二奶奶调唆的。’邢夫人纵是铁心铜胆的人,妇女家终不免生些嫌隙之心,近日因此着实恶绝凤姐。”(见第71回)于是,邢夫人当着人给凤姐没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6 14:28)
四方郡王的姓名,书中仅给出了两位:北王姓“水”,东王姓“木”;北王名“溶”(水旁),东王名“莳”(草头)。北方属“水”,东方属“木”。二王的姓名,与相应的方位属性是一致的。

再说薛林。薛宝钗是雪里金簪,林黛玉是林中玉带。以姓而论,薛宝钗是“水”姑娘,林黛玉是“木”姑娘。薛林二姝,似可照应水木二王。金对玉(名),水对木(姓)。只可惜,读者往往关注“金玉”,却很少留意“水木”。所谓的“金克木”,是以宝钗之名对黛玉之姓,从而忽视了二姝姓名的对称与工整。以五行生克的角度看,二者的关系是“水生木”。

四方之中,以北为尊;五行之中,以水为贵。这是此书的倾向。而在四方礼玉中,也仅点出了北方之璜。说到“水”,男有北静王,女有薛宝钗。北王姓“水”,宝钗姓“雪”。北王是四王之首,宝钗是群芳之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4:03)
“探春正要剪自己的凤凰,见天上也有一个凤凰,因道:‘这也不知是谁家的。’众人皆笑说:‘且别剪你的,看他倒象要来绞的样儿。’说着,只见那凤凰渐逼近来,遂与这凤凰绞在一处。众人方要往下收线,那一家也要收线,正不开交,又见一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带响鞭,在半天如钟鸣一般,也逼近来。众人笑道:‘这一个也来绞了。且别收,让他三个绞在一处倒有趣呢。’说着,那喜字果然与这两个凤凰绞在一处。三下齐收乱顿,谁知线都断了,那三个风筝飘飘摇摇都去了。”(见第70回)

这一场景,似乎预示了探春的婚事。另一个凤凰,就是那位王爷的象征。说到凤凰,乃是汉族的图腾。由此推测,那位王爷当不是外族的。这场空中婚礼,倒也热闹有趣。在探春的花签上,有一句诗:“日边红杏倚云栽”,并注道:“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见第63回)对此,众人立马想到元春。那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似乎也意味着这是一件“非常喜事”,堪比元春的封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