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子
新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710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子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12-31 20:48)

12月31日  PM 8:48    留下的是夜

 

岁末,想起写点什么。不总结,不憧憬,因为不停转动的地球早已将我们的棱角磨的如卵石。

 

曾经很喜欢在这一天目送夕阳落下,那是一种留恋,或是期待。直到晚餐后,才恍然,2012的最后一颗太阳已滑落,留下的是夜,它性感而呼吸着。

 

感谢。

 

新子,记于周一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11 23:26)
标签:

杂谈

    2月11日     PM 11:26    夜色弥涂,璨影瑰然。

 

    夜色弥涂,璨影瑰然。

 

    当我走过,即是走过,因为岁月,岁月催人。

 

    如果某一天,某个你遇到我,请让我们相视而过,不语,因为我想做淡然的水,更是为了保护藏于心底的那杯水。

 

    一年未博后的今天,我很好,我们很好。

 

    新子,记于周五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2-12 19:06)

    2月12日   PM 7:06    尽管我不舍岁月的流漓

 

    窗外,-19℃的青年大街。

 

    路人们裹的像只熊猫,忙着回家,忙着生活。生活本就是一杯Mocha,自然饮尝,才会俘到巧克力积淀下的甜香。

 

    昨天也是同样,璐璐原来的计划单上被我抹去的只剩下Sheraton小聚。简单而精致是我一贯的倾爱,昨天也不例外,尽管那是我25岁的生日。

 

    上周从北京接回了曦曦,加上睿妮两口儿、彤姐两口儿、老刘两口儿、玲子两口儿、璐璐和茉莉,聚升暖逸,聚起思迹。

 

    拥抱我的25岁后,如果说自己正在老去,那么我的“老去”则是欣然的“老去”。我收获了幸福,曾经不懈追寻的幸福;我收获了态度,淡然逸致的生活态度;我收获了资本,让自己继续“老去”的资本。

 

    所以,我甘愿“老去”,尽管我不舍岁月的流漓。

 

    新子,记于周五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2-24 09:06)

    1224日  AM 9:06    这座城市的平安夜也将与我无关

 

    此刻的沈城上空,无云淡絮。

 

    刚刚走出会议室,部署完年末最后几天的工作,Outlook里的日程同步给璐璐,我的六天休假也随即开始。

 

    我不认为这时候休假是湾鳄手袋级的奢侈,相反觉的让自己有时间去思考、去整理就如一份莫大的情感保单,而这份保单是无形的,亦是无价的。

 

    索性留在办公室,写下2009的最后一篇日志。

 

    还有不到5个小时,国航的班机将飞离桃仙机场。这座城市的平安夜也将与我无关,无论是太原街的喧嚣,还是卓展的流霓,或是Sheraton的主题晚会。

 

    这样悄然的改变起居地和生活方式,也并未给自己带来多少愉悦,其实我本来就是愉悦的。我的愉悦可以是一段并不从容的二人世界里的对白,也可以是一场等待与被等待的异地恋曲,还可以是早起拨开窗帘那一刻的青年大街。

 

    总之,这个平安夜无醉。

 

    新子,记于周四的沈阳,北站CBD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0-06 21:53)

    106  PM 9:53    彤姐和我将呼吸在一个新的时季,一个茜姐不在的时季。

 

    晚餐,天妇罗和小拼盘。

 

    油炸的东西不好,我自己知道。而这段日子更像拼盘,琐碎却滋味。这会儿,璐璐正在北京回沈的末班机上,今天霏儿大婚,璐璐全权代表,代表我们。

 

    这会儿,写下博,近三个月未写的博。

 

    两只喜羊羊

 

    剩下的两天假期后,彤姐和我将呼吸在一个新的时季,一个茜姐不在的时季。茜姐回北京休产假,空下的Executive Officer职位被我推给了彤姐。

 

    残酷的现实面前,彤姐和我就像待烤的喜羊羊,“烤”人更“烤”验。我们自始自终就是内容部的黄金搭挡,如今离了谁都会影响对方的工作,关键是这种默契协作在我们的职业中属于陈列级的宝贵。

 

    至于我的理由,简单又复杂。接茜姐的班儿我还尚需磨励,这不是我亲爱的内容部,大局观上,也许彤姐比我更适合。

 

    期待的过程

 

    说到适合,深秋的度假更适合我,没有人群的熙嚷,更无车流的纷扰,只有心灵的畅悦。所以这个黄金周我留在沈阳,除了照着茜姐的私房宝典“攻读”厨房艺术,也为了上月末发烧后的不适来恢复身心。

 

    那些天病倒后,我对“幸福”的概念转然而念,不是猫吃鱼,不是狗吃肉,更非奥特曼打小怪兽,而是鲜活的自己。

 

    我可以期待下周和彤姐向Janus秋季述职的精彩结语,也可以期待未来能有个邻居家一样可爱的女儿,但我更期待的是生活的过程。

 

    现在就是,我很好。

 

    新子,记于周二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7-11 23:06)

    711日  PM 11:06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拥抱并祝福这个懂得经营生活和婚姻的小女人。

 

    白天的雨,洗褪了街巷的燥热。

 

    转眼而至,上次写博还是在多情五月,一个若干心絮聚织的春夏更迭时。而今的我,漫漫涂绘生活之余,更多了份弥藏许久的淡然。

 

    菊子和杯子

 

    下午在茜姐家吃的饭,主角是即将移民的菊子。菊子明天离沈,后天从首都国际直飞戴高乐机场。

 

    我们都不清楚,再见菊子会在何时,是我们巴黎淘货的间歇,还是菊子思乡而返的停留,谁也不知道。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拥抱并祝福这个懂得经营生活和婚姻的小女人。

 

    小女人送了她亲手绣的小猪毕加给我。茜姐说,十字绣是个很考验耐心的东西。而让我称叹的是,平日里菊子“疯”起来像钱小样一般没心没肺,但会时不时的弄出些可爱的东西送给大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她的骨子里好似充盈着对生活的无限热度,那是一种纯粹的热度,同我们一样的热度。

 

    我送给菊子的是一套Starbucks纪念版,她曾表示非常喜欢这对儿杯子。不过那时,我坚持用璐璐的私房菜抹杀了她的“奢求”。现在,杯子易主,很快将和它的主人一同呼吸Champs Elysees的空气,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

 

    和菊子同样,新婚不久的妮儿,北京三里屯又盘了家酒吧的老刘,还有每晚从北站CBD驶出十多分钟就可倒在床上的我,我们都已开始各自新的生活。

 

    一段时间以来,即便我有充裕的私人安排,也很少再坐到电脑前。白天的办公室,我已足够多的面对着冰冷的屏幕。走出办公室,内容部大办公区的同仁们亦是如此。我时常告诉自己,事业不是我的全部。如果连闲暇发呆的时间都觉的“奢侈”,那就是五味生活中的鱼干“咸”,即便在旁人看来那是芒果“甜”。

 

    现在的我,跟着茜姐学会了做带层次的面包,没事儿的时候自己烘。而青年大街的灯火也早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时切着面包俯视它,有时叫上小友碰杯它,有时独自一人穿梭它。

 

    穿梭之余,慢慢发觉,我已将一份记忆封藏在属于我的盒子里。对于这份记忆,我的唯一态度,除了淡然,还是淡然,再没什么了,再没。

 

    新子,记于周六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4-07 20:57)
标签:

杂谈

    47日  PM 8:57    夏天,就要到了。

 

    这些日子,草长莺飞,暖得很快。

 

    一直打算着出游度假,从去年秋推到了现在。现在的我,除了家人,似乎情感上再没什么牵系。就像和菲菲说过的,过了这个夏天,再去考虑自己。

 

    曾经预想着,得到今天的一切,我会欣慰。现在拥有了,却没有,一点儿也没有,心里平静得像碗水,连波纹都没有的一碗水。

 

    这个月末,我将离开这座城市,邂逅久违的七天长假,属于自己的长假。

 

    这个长假,调整自己,祝愿自己。

 

    新子,记于周二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2-18 21:16)
标签:

杂谈

    218日  PM 9:16    又长了一岁,我和我们正在变老。琳琳说过,稻子熟了才弯腰。

 

    上周那场酣畅的雪,如似逆转的时针,将沈城从早春又拽回了隆冬。没有了暖逸而散的温婉,映于阳光下的银白,随处可见。

 

    半个月没有来这儿,愈感光阴年华就像捧在手里的沙子,流漓不止。

 

    为自己

 

    午后,和茜姐从辽宁电视台办事儿出来,正要赶回公司。接到电话,彤姐“终于”撑不住了,发烧的厉害,上午被劝了几次,还是“投降”了。“投降”,这个2009我也有过,也许包括我在内,很多人早已悄然把“健康”的标签远远贴在了诸如“睿智”、“勤奋”等等之上。我们需要一个好身体,为自己,更是为了下一份早餐,下一个微笑。

 

    宝贵

 

    微笑,给工作,更是给工作中变故的小细节。这样一来,彤姐的专题大片就由我接手。只身来到喜来登和模特Rae、摄影师小诗会合,为专题拍片。看过题案,不由得感叹和彤姐之间的默契,我们的思维能够如此灵犀,这在职场的搭档中着实很宝贵。彤姐,你要早点好起来。

 

    生日 & 感谢

 

    七天前的211日,我迎来了24岁生日。

 

    感谢爸妈;

    感谢茜姐(尤其是茜姐为我做的主题蛋糕)、彤姐、维桐、欧阳姐;

    感谢Janus

    感谢我的内容部大团队及其他部门的同仁;

    感谢倪老师、芥末同学、妮儿、小金子、可儿;

    感谢宁姐、营姐、波斯猫、琳琳、罗罗;

    感谢妹妹莹儿;

    感谢菲菲、妍、海儿;

    感谢北京的老刘、东子、刘姐、小暖;

    感谢北京外联董董、上海外联晨儿;

    感谢LiLi姐、蕾蕾、俊霏、茉莫、秦朵;

    感谢,来自于心底需要感谢的所有人。

    。。。

 

    新子,记于周三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1-22 19:36)
标签:

杂谈

    122日  PM 7:36    回家的路上,很想拿着铁锹堆个雪人儿。

 

    逸致的纯白,铺遍街巷,有的地方可以淹没我的脚踝。纷纷扬扬的雪花酣畅的融进沈城,它涂改了这座城市的主色调,它抢在三天后的春节前预释了那句话,“瑞雪兆丰年”。

 

    昨天下午,航班落地桃仙机场的一刻,我在心底深深的呼吸了一次。这一次呼吸,也许是近三个月来最畅慰的一次,尽管现在的我依然百感交集。

 

    喜悦掩藏下的平常心

 

    和投资人Janus签定了备忘录,可以说是这个春节前茜姐和我带给团队的最为实惠的一份礼物。我们不要鲜花,亦不要掌声,我们只要骄傲的走出这个IT传媒界的冬天,我们只要在金融危机下扭转融资局面的现实个例,我们只要得到认可与支持,欣然足矣。

 

    暂别内容部

 

    Janus的投资要在年后一次性注入,签署协议的地点在安排在万豪酒店。仅这两件事儿,就够我们忙上一阵子。这些天的财务部和行政部,将紧张而高速的运转,茜姐留在北京过年,我自然要重点奔忙在这两个部门。再说到内容部的摊子,除了劳驾彤姐,还是感谢。

 

    这个世界上,我要感谢的人很多,由衷感谢。感谢。

 

    新子,记于周四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10-08 20:12)
标签:

杂谈

    108日  PM 8:12    都说这个季节总会让人感伤,我不知道。

 

    无味的灰白,涂尽了晨空。离开家门的我走在沥湿的路面,觉的很冷。直至内容部小会前,切换手机模式时才留意到今天,108日,寒露。

 

    其实早在九月,我的心里就念起了“天气预报”,心态就已发生了“寒露”效应,揣摩着,准备着。虽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不到路边卖茶叶蛋的大爷,可它却波及到吃茶叶蛋的很多人,其中包括我和北站CBD的同仁们。

 

    上周末和茜姐一行,48小时的北京停留,只有三件事儿——和投资人商议、参加一个IT讲会和看望三里屯享受幸福小日子的老刘。

 

    等待,我们都在等

 

    两杯白水,仅此。不用Mocha或是Machiatto,茜姐和我都很清醒,投资人就是我们的“渣打”,我们的“银行”。

 

    因为金融危机,现在这座“银行”的资金套的套,赔的赔,早先洽好为我们二次融资的方案只好暂缓。政府的救市方案尚未明朗,面对实实在在的金钱,都在观望,都在等待。

 

    我不想等,但也要等。既然卷入了这场世界游戏,就要遵守它的规则。它不管我是23岁,还是32岁。

 

    一溜烟儿

 

    也不是什么规则都要遵守。海淀的一个IT讲会本来就是我们行程的临时安排,再加上茜姐难得回京一趟,还要和老公密会,我们索性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溜烟儿闪人。

 

    三里屯的久违

 

    只身一人来到三里屯看望老刘。一个半月前的上司如今打理自己的酒吧同样细致入微,更未想到的是,刘亲自调了杯芝华士薄雾给我,恰巧我也是第一次喝这款,尽管没有口味标尺,但我知道一定错不了,因为吧里很多客人也都喝着他调的酒。

 

    不知从何时起,不怎么喝酒的我,开始试着邂逅五味,但不醉。而这个十月,秋风瑟拂的沈阳,心絮纷繁,纷繁似醉。

 

    新子,记于周三的夜沈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