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北周仕华
湖北周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56
  • 关注人气:4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邀约

    本博文字作品除注明转贴外均为原创,欢迎纸媒选稿、文友荐稿、编辑约稿!约稿邮箱:zsh535@126.com

周仕华诗集

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四川美术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黄河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博主自擂

    周仕华,男,19744月出生于湖北宣恩。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五届高研班结业。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04年始文学创作,在《日报》《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山西文学》《芳草》《辽河》《散文诗》等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出版诗集《守望心灵的月光》;散文集《诗意栖居》《何处觅乡愁》。作品多次被报刊转载或全国大赛中获奖。

作品抵达地

北京 浙江 天津 安徽 上海 

福建 重庆 江西香港 山东 

澳门 河南 内蒙古 湖北  

新疆 湖南 宁夏广东 西藏 

海南 广西 四川 河北 贵州

山西 云南 辽宁 陕西吉林 

甘肃 黑龙江 青海 江苏 台湾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作品用于教育

1、散文《红杜鹃》

入选《快捷语文·中学生每日一读(4):谢谢你走过我的生命》一书(20152月电力出版社出版);

2、散文《一树蝉鸣,生动一个盛夏》

安徽省当涂县2015年初中毕业班联考语文试卷;

3、散文《午夜听蛙》

浙江省嘉兴2010届高三二模试卷;

四川省新津县2010.5高三教学测试卷;

20105月山东省四市(区)高考语文模拟试题(B卷);

吉林省延吉市第一高级中学2010年高三第二次模拟考试;

2011年浙江省诸暨市三都中学高三语文模拟试卷

湖北省楚星教研所2011届高三10月联考语文试题(湖南);

山东省德州市跃华学校2012-2013学年高二10月月考语文试题。

4、散文《秋风扁豆花》

2013年江苏省南京市联合体中考语文第二次模拟考试试卷;

安徽省淮北市2013届九年级五校联考(一)试题;

2017年江苏省中考二模语文试题。

5、散文《老家的梦花树》

2013年第10期《疯狂作文·初中版》“美文鲜读”栏目转载;

2013-2014学年安徽省七年级语文上学期十校联考期中考试试卷;

河北石家庄市2014年语文中考记叙文阅读训练;

安徽省蚌埠市三校(六中、新城实验、慕远)2016-2017学年七年级语文上学期期中联;

北京师范大学蚌埠附属学校2017-2018学年七年级上学期第一次月考语文试题。

6、散文《自然之美》

山西省《中学生学习报》初二阅读材料;

7、散文《雨中蝉鸣》

2015届高考语文(二轮复习)课件:专题十一《叙议说明各有体文章特征要鲜明》(全国)范文;

8、散文《鸳鸯峡》

被《创新作文·初中版》2015年第8期“阅读·大课间”栏目转载;

四川省自贡市富顺第三中学校2016-2017学年八年级上学期第一次学月语文试卷。

博友链接

刘漪瑾博客

自家才女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7-02-16 16:17)
分类: 文讯


我的文学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拿出手机扫一扫进行关注!
       微信公众号为:zsh865968618  公众号名为:指尖上的微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20 11:17)
分类: 散文


云与烟,时刻在我的脑中激荡。往事如云烟,烟云散去再回首,盘点经过时光之筛而留下的究竟是什么?或许很模糊,更多的是说不出一二,而这,正是大多数如草木般的人生。

苍天在上,白云在上,“浮云游子意”、“孤云独去闲”。更有人说,神马都是浮云。闲云野鹤、白云苍狗、云卷云舒,仿佛都不是大地上的事情,却诉尽时光里的风云际会,云谲波诡。云,有多么高大上,多么不接地气,多么心浮气躁,多么狂傲不拘。古人早就看得很清楚,很明晰,很透彻,没有根的云,四海为家,哪里的云都是一样。云,既可以遮住毒辣的阳光,又可能带来骤雨倾盆。云的脸,是说变就变,让人难以预料。谁敢说,没有见过云?云就在头顶飘着,看得见却不容易摸着,倒是事实。

看惯了云,人们开始向往和怀念烟。烟火气,炊烟,承载的是底层人普通的生活,打发的是低处的时光。云总在漂泊,没有故乡,就像我一样,故乡一年比一年荒芜,慢慢地快要回不去了。即便回去了,也不再是童年的故乡。云不是那朵云,烟也不是那缕烟。往事很不可靠,就像云烟一样,是用来回忆的,想要抓住,又模糊成一团,什么都没有。正如童年,惟有一些依稀的片断,还残留在故乡的某一个角落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流行一首歌,叫《故乡的云》,当时我是十来岁,听着歌,却不懂什么叫乡愁。更不知,游子的创伤与云有什么关系。后来,读了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里的句子:“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似乎才对云这个意象,有了某种开悟。云在外漂泊,烟落地生根。云漂泊久了,自然思念留在故乡大地的烟。诗意的发现,让我很惊喜,更勾起我对故乡,对童年时光的些许记忆。

有一个镜头,特别清晰。故乡的老屋在一处山堡上,四周绿树环合,远处层峦叠嶂,天边的云在山尖流浪、徘徊、踌躇。或一丝一缕,或合抱成团,或堆积成山,远远的,与老屋遥相呼应。

儿时,留在家里的时候,从日头偏西,就开始盼望在外劳动的父母回来。越是期盼,时光越是拉得老长。直到夕阳把天边的云彩染红,企盼才稍微切近一点儿。三十年前的故乡,孩子都是盼大的,日升盼日落,月起盼天明。尤其是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弟弟,陪他们玩耍,除了玩俯拾即是的泥土,没有别的什么可以打发无聊的时光。西天云霞镀金的时候,自然就想父母早些回来,在老屋里升起一缕炊烟,来慰藉早已辘辘的饥肠。这时候,夕阳是一个表盘,而云是流动的指针,晚霞是定好的闹钟。时常在漫长的等待中感觉时光过得太慢,心里完全没有要珍惜时间的概念。时间过去了,父母回家了,炊烟袅袅了,云又不知何时隐进了漆黑的夜幕里,与我失联。

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年,云常在,依然在天边流浪,一点都没变。而烟,似乎却见得少了。故乡的许多老屋,因为长久得不到烟的青睐,而腐烂变质,甚至倾颓、坍塌。四十几户人家的村落,逐渐人烟稀少。云是云,是闲得住,也跑得快的云。咱故乡的云,一溜烟跑到了他乡,就成了别人故乡的云。云没有丁点儿伤感,习惯了漂泊,哪里都是故乡,都是家。而烟不一样,故乡的烟,跑到了别处,就有了不同的味道,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气质,不同的内涵。自从第一缕烟从故乡上空升起,就注定了故乡烟的品质,谁也无法改变。

回到故乡去,一幢幢瓦屋还在。青灰色的土瓦,是乡村的鳞片,在时光这条长河里,却载不走村庄这条大鱼。瓦片看惯了流云,从头顶飘过,也看惯了青烟,从屋梁上绕过。瓦片是云与烟忠实的见证者。

时常想,村子里常年漂泊在外的人,其实就是这云。而至今仍留在故乡土地上的乡亲父老,就是这烟。云飘着飘着,飘向了远方,不再思念故乡。不过,云始终没有根,改变不了漂泊的命运。还是烟接地气,聚人气,日日在村庄里老老实实地升起。烟就是烟,用不着羡慕高高在上的云。云就是云,却偶尔也为故乡的烟惆怅和伤怀。云与烟,既是天上地下,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怎么也剪不断。

回家站在故乡厚实的土地上,望云去云来,感觉自己也是一片故乡的云。回到城里,又经常念想故乡的烟,故乡固有的味道。土豆、玉米、红苕、腊肉……故乡土生土长的一切,都是火烧的够嚼,烟熏的够味。把故乡的食物拿进城,不管怎么烹调,也吃不出那一份原始,那一份真切。以前总是想不明白,现在慢慢地知晓,是少了一片烟火。食物可以拿走,而故乡特有的烟火气,是搬不动,移不开的,怪只怪童年对于故乡的记忆太顽固。

云是云,烟是烟。云改不了飘走的属性,烟也换不脱依恋的本质。缅怀三十年前故乡的云,牵挂如今故乡的烟。每一个有故乡的人,心中沉淀的往事啊,其实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真如云烟般飘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20 11:04)
分类: 散文

 

 老屋前后的栀子花,少说也有三十年了吧。栀子花栽种的时候,父亲与我现在一般年龄——四十岁上下。男儿四十一枝花,父亲正是在如花的年龄栽种了这几百棵栀子花。身为农民,未识文断字,栽种栀子花应是父亲发自内心的欢喜。

老屋的周围,是肥沃的熟地。玉米洋芋,蔬菜瓜果,一年四季土地没有空过。那个时候,没有经济来源,要用钱,得到山上去找野生药材,然后拿到乡里的供销社去卖。野生的药材毕竟不多,找的人却不少,而且收入不稳定,极靠不住。父亲没有上过学,一心只想他的孩子能多读书,识得一些字,改变祖祖辈辈在贫瘠土地里刨食的悲苦命运。

栀子花是比较靠谱的,从不捉弄人。夏日芬芳,秋日挂果,毫不含糊。父亲栽种栀子花,是为了栀子果,是为了能有一些固定的收入,是为了能在秋季开学的时候家里不要那么拮据。栽了栀子花,就等于拥有了栀子果,有了栀子果,就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从花到果,从果到钱,得有一个孕育的过程,一个辛勤劳作的过程。在地里劳动,日晒雨淋,肩挑背扛,父亲都不怕,怕就怕老天欺人,风不调雨不顺,辛苦大半年却没有好收成。好在栀子花,不挑年景,不择土壤,开花挂果一气呵成。

夏天,栀子花如期开放,一脉清香绕着老屋,老屋虽家徒四壁,然有栀子花氤氲。在栀子花香里,寒窗苦读,琅琅读书声把夏日的酷暑扫得一干二净。没想到栀子花也如我一样,含着花苞,吐着花蕊,绽着花瓣,一样都不马虎。阳光照得花瓣呈半透明状,如白蝴蝶的羽翼,仿佛有生命在蠢蠢欲动。片片花瓣又如玉指,轻轻上扬,捧起金色的阳光、朦胧的月色。栀子花的美往往不动声色,不事张扬,不铺张,更不浪费,是一种素雅质朴的美,一种不饰雕琢的美,一种省略了脂粉、抹去了艳妆的美。

不管栀子花在老屋周围如何施展它的香与美,父亲始终无动于衷。他认为,开花是你的本分,挂果是你的职责,本分所在,职责所系,何必大惊小怪。就像他一样,风里雨里,泥里土里,从没有过怨言,唯愿孩儿们多读书,有一个好收成。可是,父亲脸上也常有愁云,不像栀子花,老是蓄满阳光。他愁一家人的吃穿,愁几个孩子的学费,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用。20世纪80年代的偏远乡村,有几家不为生计犯愁呢?何止是我父亲。

夏末初秋,栀子花卸去繁华,落尽馨香,失去光芒。开花是热闹的,挂果却是寂寞的,或是孤独的。耐不住寂寞,守不住孤独,就挂不了一个丰硕的果、一个实诚的果。栀子花深知其道,一到挂果的时节,就沉默了,在太阳底下一声不吭。栀子果是栀子花的孩子,栀子花吐尽了芳菲,最终才把一个金黄的果子举在枝头。栀子果便是一个大大的香包,是花开过后大地给予的奖赏。

熟透的栀子果呈铁红色,在秋阳的照耀下楚楚动人。一个个剪下来,放到太阳底下晒干便可以出售。因采摘简便,价钱也行,往往得到农人们的青睐。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为许多家庭解决过燃眉之急。

栀子花不急不躁地生长,父亲从一个中年汉子变成了古稀老人,栀子花却依旧年轻着自己的年轻,全然不知岁月易逝。这就是栀子花的脾性,开就开得过瘾,香就香个痛快,一切都在阳光下摆着,不遮不掩。靠栀子果卖钱养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父亲仍然让栀子花固守原来的土地。只是栀子花年年开,却很少有人去注意;栀子果呢,挂在枝头无人收,由红变黄,由黄变黑,零落地下,化作春泥。

草木一春,栀子花都努力地遵循自然规律,哪怕沦为山中孤独的守望者,仍旧岁岁年年花相似、果相同,没有半点沮丧与落魄。

无人看管的栀子花一年不如一年,开始在杂草丛中挣扎。岁月中的老屋,与栀子花一样,也逐渐成了孤独者。去年过春节,专门去看了屋后的栀子花,花已尽,叶已枯,果已残,于我就像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栀子花滋养过我,用它的花香;栀子花养育过我,用它的果实。它不必记得,也不图回报。不过,栀子花有栀子花的忧伤。

某天,出于好奇,我与父亲谈起了栀子花。“人啊,一辈子太快了,一晃就是几十年,活不出什么名堂!” 沉默半晌的父亲,发出了感慨。说这话时,父亲的眼里分明噙着泪水。“你两个弟弟离家这么远,过年也不回来看看。我和你妈都老了,是一年不如一年啊。”他有些抽泣、哽咽。我不敢劝阻,怕又戳到他的痛处。孰知,父亲不说了,放声痛哭起来。

生平第一次看到老泪纵横的父亲。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父亲在他的儿女面前从不掉泪。可是今天,盛了大半辈子的痛楚,却訇然决堤。

人世沧桑,草木枯荣。不禁感叹:一个成熟的栀子果,都曾有一朵芬芳纯粹的栀子花。而再光鲜靓丽的栀子花,却未必都能结出一个厚实的栀子果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认识彼岸花,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之前,在老家姚家坡的田埂地边,多次与彼岸花照面,却因我的无知,竟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更别说短暂的寒暄。

诗意的花,悲情的花,浪漫的花,在俗世里却没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岂不可惜。花有花语,彼岸花也有自己的小心事。彼岸花开花不长叶,长叶花已凋,花与叶永世不得相见。花与叶,分属两岸,中间是否也隔着天河?哪怕是七月七日,中国的情人节之夜,彼岸花与叶之间,也没能有一道鹊桥。花与叶之间没有爱情,连见面都不可能,爱又缘何而生?唯有绵绵无尽的思念与绝望,深藏在彼岸花脆弱的心里。

彼岸花,如一首宫怨诗,写在大地之上,无声无息。“雨露由来一点恩,争能遍布及千门?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青春靓丽的宫女,却要老死宫中,和彼岸花是不是该同病相怜呢?宫女们,怨的是封建的礼教,而彼岸花怨的是自然的法则。礼教可改,自然难违,彼岸花注定继续无爱一生。

印象中,彼岸花喜生田埂上的浅草丛中。绿中一点红或一点白,非常引人注目。若是一大片,可就热闹了。好似绿毯上绣着一圈圈花朵,熙熙攘攘,挤眉弄眼,忍俊不禁呢。有人说,花朵是大自然的微笑,一点儿不假。片片花瓣,不正是美人上扬的嘴角吗?还有水嫩的茎,该是她纤纤的素手吧。茎和花,哪一样都特别惹人怜。

朵朵孤独的花,花茎脆生生的,花冠似一把巨型太阳伞,把阳光缓缓撑开。白花、纯洁、无瑕,是彼岸花通透的品质。白花和红花,犹如一对双胞胎姐妹,于不远处观望、呼应、心有灵犀。颜色虽不同,姐妹的命运却惊人相似,均与绿叶无缘。俗话说,好花也需绿叶衬。彼岸花却与绿叶有缘无分,不知老天为什么要这般狠心?丝毫不知怜香惜玉,让这么漂亮妖娆的花儿,竟也孤独终老!

童稚时,常掐一朵彼岸花在手,却从不懂得花的忧伤。

如今,知晓了花的忧伤,却不能常到野外去掐一朵彼岸花。品一品花语,嗅一嗅花香,该多好。细想,竟有许多年没见过野生的彼岸花了。几年前,去神农架林区采风,见到盛开的红色彼岸花,让我不禁突然忆及故乡白色的彼岸花来,那终日藏身山野人未识的清纯公主,此刻,她是不是也正在田边地头,不知愁怨地怒放着美丽。

回到老家,给母亲描绘起彼岸花。母亲说,不就是老鸦蒜吗?是的,乡村里没有彼岸花,只有老鸦蒜。一样的花,一样悲惨的命运。乡村却不能给彼岸花一点点诗意,哪怕凄美得石破天惊也行。不懂浪漫的乡村,一样也不懂得彼岸花重重叠叠的忧伤。

一朵忧伤的花,氤氲在秋季里,盛开在蓝天白云之下,无端的纯洁着。是不是该为她写一首诗呢?佛经有语:“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千古悲情,已一语道破。惹再写诗,定是苍白无力。

故乡的原野上,生活着一群彼岸花。年年岁岁花相似,逐渐荒芜的乡村,是否能够守候花儿的惆怅,一生一世。

田野里,有打猪草的女子,从彼岸花身边走过。摘一朵捧在手心,或插在背篓口边,装饰一个下午的寂寞与单调。而更多的彼岸花,始终藏在草丛中,将脸上的忧伤深深地埋进眸子里,不忍直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白帝城,是诗的城,是历史的城。长江在这里画了个大大的顿号,便衍生出一段历史,延绵出几缕诗情。

李白的诗《早发白帝城》家喻户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多么愉悦,多么轻快。儿时,读着这首诗,感觉白帝城是多么遥不可及。它潜藏在唐诗里,更阻隔在群山万壑间。

白帝城,位于重庆奉节县境内。921日,我应邀参加了2018第二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歌节,有幸体悟了白帝城的古韵和诗情。

远眺,白帝城宛如一颗明珠,镶嵌在瞿塘峡口,长江北岸。四面环水的白帝城,是一座孤岛,却并没有笼罩着苍茫和孤独。白帝山上,层层叠叠的树木蓊郁苍翠,隐约露出亭台楼阁的飞檐翘角。走过横跨长江的风雨桥,仿佛跨越千年的历史长河,千年一瞬啊,无不感慨丛生,岁月的烟云何存?诗人们的足迹何在?过桥,山脚下是一个广场。一座诸葛亮的巨型雕像立刻吸引了我,鹅毛扇依然在手,目光睿智,表情凝重,犹有思绪万千。雕像背后是一块高大的长方形石碑,正面和背面分别书写着诸葛亮的《出师表》和《后出师表》,字迹雄浑有浩然之气。其中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写尽了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我不禁肃然起敬,立于雕像前良久。平素里,最喜看《三国演义》,三国的历史充满了纷争、计谋、厮杀,群雄逐鹿,尔虞我诈。把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演绎得淋漓尽致。原以为,白帝城只有诗,而来到此处,才知这里更多的是厚重的历史。是啊,诗也是历史,历史也是诗。白帝城,把诗和历史紧紧连接在了一起。

历代著名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黄庭坚、范成大、陆游等都曾登白帝,留下了大量诗篇。多么幸运且幸福的一座城!诗人已逝,大地永恒。岁月流转,江水不涸。人以文传,地以人传。白帝城,因历代文人墨客文采斐然的诗篇而诗意盎然。跫音犹在,诗人们的背影犹在,而我,一个后来的业余文学爱好者,能于白帝城头踏着诗人的足迹,觅得自然之景,寻得历史之魂,妙哉,快哉!

拾级而上,如履画廊,城墙斑驳,古韵犹存。不知不觉,已来到白帝庙前。古木参天,石狮矗立,碑刻如林。白帝庙始建于东汉,历经多次修缮、改建,遂成现在的模样。走进庙内,寻找时间的印记,一砖一瓦,都给人以厚重的历史感。时间埋藏了一切,亦成就了一切。置身庙中,不禁感慨万端,拂袖而去。

最值得流连的当是托孤堂,彩色雕塑的群像再现了三国时期刘备伐吴兵败,白帝城托孤的故事。重病不起的刘备正中仰卧,赵云、诸葛亮两边站立,众文臣武将分列两侧,情态不一,心思各异,栩栩如生。这是一个悲情的结局。一代枭雄,溘然消逝于历史的洪流之中。正如杨慎《临江仙》诗云: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如今,游人至此,顶多是发一番无端的感慨,少有沉思。历史早已尘封,任人评谈罢了。惟时光之箭,一刻也不停歇,明朝看今日,即已为历史。世事,就是如此奇妙。时耶?势耶?命耶?白帝城,不会给你答案。

长江之上,百舸竞渡,白帝城里,游人熙攘。深秋的白帝城,更富历史的沧桑感,林木虽葳蕤,红叶已染霜。若要知春日胜景,且看刘禹锡诗:白帝城头春草生,白盐山下蜀江清。南人上来歌一曲,北人陌上动乡情。自是别有一番情趣。

有诗,有历史,有风景,白帝城的深厚内涵和四时变幻无关。哪怕关山万重,江水浩渺,或沿江往来,或翻山越岭,相约白帝城,寻找诗和远方,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