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北周仕华
湖北周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469
  • 关注人气:4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邀约

    本博文字作品除注明转贴外均为原创,欢迎纸媒选稿、文友荐稿、编辑约稿!约稿邮箱:zsh535@126.com

周仕华诗集

中国文化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四川美术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黄河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博主自擂

    周仕华,男,19744月出生于湖北宣恩。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五届高研班结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在《人民日报》《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山西文学》《芳草》《辽河》《散文诗》《读者》等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出版诗集《守望心灵的月光》,散文集《诗意栖居》《何处觅乡愁》。作品多次被报刊转载或全国大赛中获奖。

作品抵达地

北京 浙江 天津 安徽 上海 

福建 重庆 江西香港 山东 

澳门 河南 内蒙古 湖北  

新疆 湖南 宁夏广东 西藏 

海南 广西 四川 河北 贵州

山西 云南 辽宁 陕西吉林 

甘肃 黑龙江 青海 江苏 台湾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作品用于教育

1、散文《红杜鹃》

入选《快捷语文·中学生每日一读(4):谢谢你走过我的生命》一书(20152月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

2、散文《一树蝉鸣,生动一个盛夏》

安徽省当涂县2015年初中毕业班联考语文试卷;

3、散文《午夜听蛙》

浙江省嘉兴2010届高三二模试卷;

20105月山东省四市(区)高考语文模拟试题(B卷);

吉林省延吉市第一高级中学2010年高三第二次模拟考试;

2011年浙江省诸暨市三都中学高三语文模拟试卷

湖北省楚星教研所2011届高三10月联考语文试题(湖南);

山东省德州市跃华学校2012-2013学年高二10月月考语文试题。

4、散文《秋风扁豆花》

2013年江苏省南京市联合体中考语文第二次模拟考试试卷;

安徽省淮北市2013届九年级五校联考(一)试题;

2017年江苏省中考二模语文试题。

5、散文《老家的梦花树》

2013年第10期《疯狂作文·初中版》“美文鲜读”栏目转载;

2013-2014学年安徽省七年级语文上学期十校联考期中考试试卷;

河北石家庄市2014年语文中考记叙文阅读训练;

安徽省蚌埠市三校(六中、新城实验、慕远)2016-2017学年七年级语文上学期期中联考试题;

北京师范大学蚌埠附属学校2017-2018学年七年级上学期第一次月考语文试题。

6、散文《自然之美》

山西省《中学生学习报》初二阅读材料;

7、散文《雨中蝉鸣》

2015届高考语文(二轮复习)课件:专题十一《叙议说明各有体文章特征要鲜明》(全国)范文;

8、散文《鸳鸯峡》

被《创新作文·初中版》2015年第8期“阅读·大课间”栏目转载;

四川省自贡市富顺第三中学校2016-2017学年八年级上学期第一次学月语文试卷。

博友链接

刘漪瑾博客

自家才女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7-02-16 16:17)
分类: 文讯


我的文学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拿出手机扫一扫进行关注!
       微信公众号为:zsh865968618  公众号名为:指尖上的微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瓦片、村庄、父辈们都老了。不老的只有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有轮回不变的岁月。

老家在姚家坡,山坡、沟涧、树林,为村民的栖居共同提供着微薄的营养。瓦房坐落在山堡上,土坳里,溪沟侧,石窠中,隔溪相望,隔岭呼应。稍平坦的地方,也有小小的院落,三五户人家的房子檐搭檐,屋连屋,局促在一起。山高谷深,地广人少,注定了交通不畅、信息闭塞、与世隔绝,更注定了贫穷、落后、愚昧。

村子里,起屋造房与娶妻生子一样,都是人生中的大事。

屋是木屋,而天盖往往是杉树皮和丝茅草,土瓦却是稀罕物。老家对门有一面山坡名叫瓦场湾,想必是早年建过瓦场,而我却从没见过那里有瓦窑,更没有见到过一块瓦片。小时候,瓦场湾到处都是玉米地,而现在是一堵荒坡,并无人烟。不知道父亲对瓦场湾的来历是否知晓,我从来没有向他询问过。倒是在姚家坡的半山腰上和龙家湾的大路边,有几个破旧的废弃瓦窑,终日黑洞洞的,如峥嵘岁月空洞的眼窝,叫人琢磨不透。

做瓦、烧瓦、捡瓦的人,当地都统统地称为瓦匠,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子里多是人才稀缺,供不应求。而这几样手艺人,却无一例外地与我家均颇有渊源。姐夫做的瓦坯,结实耐烧,大小匀称,厚薄适中,十里八乡,远近闻名。堂叔是出名的烧瓦人,烧出的成瓦破损少,成色好,乡亲们多有称赞。而父亲捡瓦的技艺更是声名远播,不仅在本村,而且在外乡、外县都多有人请他去捡瓦。经他捡修过的瓦屋,主人若是不放心,可经几场大雨后再付工钱,父亲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往往是滴水不漏,主人便把钱乖乖地送上门来。

堂叔住在姚家坡,离我家老屋不远。堂叔精明能干,可是成分不好,父亲是大地主,土改的时候遭到镇压。后来,他娶了一个瓦匠的女儿为妻,跟老丈人学得了一手烧瓦绝技。烧瓦可不简单,从起初的上窑,到三天三夜煅烧火候的把握,最后的闭窑放水冷却,都有特别的讲究,稍有疏忽,辛辛苦苦劳累了几个月的工夫全都白费。可见,烧瓦人干系重大。烧瓦匠的待遇也很高,派头十足。不过,堂叔的技艺却很少派上用场。正值壮年的时候生产队还在搞大集体,那年月要想填饱肚子就得靠努力挣工分,以求秋收后分得更多的粮食以养家糊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老家实行分户单干,堂叔搁置多年的手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据说,为了烧瓦,堂叔出过好几次远门。也曾把赚到的钱粮,多次送回家去,逗婶婶开心,为儿女们添新衣、交学费,过了几年丰衣足食的日子,邻里好不嫉妒眼红。

好景不长。有一次,堂叔出门好几个月才回家。有的说堂叔在外面有了相好,被小妖精迷住了,钱也花得精光,没有脸回来。有的说堂叔的手艺失败了,几窑瓦都没有烧成器,陪了不少钱。有的说堂叔做起了别的营生,不再烧瓦,对土里土气的瓦片产生了厌恶。各种传言,像鸟雀一样飞进村庄,飞入大家的耳朵里,传来传去就传出了很多花样和版本。

堂叔回来了。从此不再给人烧瓦,老老实实地侍弄起自家的田地,庄稼长得倒殷实,日子却过得干瘪。同样是与泥土打交道,收成却天壤之别。可是,堂叔却只字不提烧瓦的事,似乎他从来就不曾学过这门手艺。与烧瓦匠的诀别,很彻底,很干净,很利落,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凛然。重新沦为庄稼汉的堂叔,平时没什么特别,惟到了过年烧香燃纸祭祖的时候,方才显现出些许端倪。他一定要单独给师傅烧纸敬香,且火坑里的柴火,三天三夜不准熄灭。在故乡,有“三十的火,十五的灯”的说法,也就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要把柴火烧得旺旺的,一夜不灭,意味着来年红红火火。快过年了,堂叔把事先捆好的干柴,从山里背回来,放进柴屋里。谁也不允许动他的柴禾,直到大年三年夜幕降临之前,才虔诚地把柴锯好,堆放在火坑一旁的角落里,以便夜里随时添加。

好多年过去了,不知堂叔是否还保持着这一风俗,我回家过年时也从未向别人打听过。只是坐在瓦屋里,围炉夜谈的时候,偶尔想起堂叔。算起来,堂叔早已年过花甲,该是儿孙满堂,享享清福的时候了。

前年回家过年,听母亲说,自从堂婶病逝后,堂叔就进了城,独自带孙子孙女们上学,过年也没有回来。进了城的堂叔,冬天取暖都是电炉,是否习惯。有一次上街,看到堂叔,说起他的近况,他只说在送孙辈们读书,一切安好。一日,从小学旁路过,见学校周围有许多瓦房,全租给外地进城送学生读书的人居住。堂叔是否就租住在这一带,我没有打听。我想应该是,这些与城里的高楼大厦相比,早已过时的瓦屋,租费便宜,更何况对于堂叔来说,也有火坑,冬天可以生火取暖。至少,雨天的时候,还可以听听雨打瓦片的声音,从细碎的声响里,找回一去不复返的岁月绝唱。

姐夫呢,在给我家做瓦时我还是一个蓬头稚子,一天躲着玩泥巴。而他却能把泥巴玩得溜溜转,尔后将一排排土瓦堆放在屋檐底下,层层叠叠,码起一座座高墙。趁他不在,也悄悄玩过他的泥刀、转盘、瓦桶,终是不得要领,烂泥扶不上墙。

我家的四间老屋,两间盖瓦,稀稀拉拉,两间盖杉树皮,严严实实。瓦片虽稀,结实耐用,树皮虽密,却易腐烂。买瓦很贵,且瓦场离家甚远,搬运又全靠人工肩挑背驼,父亲也是有心无力。十几年来,凡遇大雨,老屋到处渗漏,哪怕是大半夜,也得全家齐动员,动用家里的盆盆罐罐,接住漏下来的雨水。雨声滴滴答答,叮叮当当,踢踢踏踏,噼噼啪啪,奏响嘈杂的小夜曲,我却在这雨的交响里熟睡如泥。当时,不知我已过不惑之年的父母,是否也可以在雨声中安睡?

母亲跟父亲商量:“还是自己做瓦吧,长期这样下去不行,房子非烂掉不可……”

父亲只是叹气,他知道做瓦的辛苦,更知道我家附近的泥土并不适合做瓦,含沙量太重。做土瓦必须纯泥土,不能含一粒沙子。而我家所有分到的土地,没有一块是纯泥地,别人家的土地,都得种庄稼,怎么会让我们家拿来做土瓦?况且这样的泥地离家都很远,自己做瓦很不现实。父亲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终日忧叹。母亲也毫无办法,眼看自己辛辛苦苦修造的房子,开始发霉,有的檩条上已生了蘑菇,也只有干着急。

是姐夫,从小就在做瓦行当摸爬滚打,见多识广的姐夫,大胆地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何不用淘泥试试,或许能成。

饱受雨天房屋漏雨之苦的父亲,没有犹疑,决定采用姐夫的办法,哪怕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老屋旁是一块坡地,父亲在上下相隔两丈多远的地方,各挖出一块平地,置一口泥塘。上面的泥塘专门用来淘洗含沙的泥土,将泥浆由水沟放入下面的泥塘中沉淀。沉淀下来的泥,很细腻,没有沙子,经人工或黄牛踩黏后,便可以做瓦坯。瓦场办起来了,姐夫的这一创举,引来不少乡亲啧啧的赞叹声。孩提时的我,更是为姐夫的聪明才智所折服。

从开春一直忙到夏末,直到秋初第一窑瓦才烧制出来。烧制的土瓦,成色并不理想,可比起杉树皮和茅草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老屋换上了土瓦,有青灰色的泥土爬上屋顶遮风挡雨,日子安宁了许多。瓦片在岁月中老去,刻上了时间的痕迹。无迹可寻的时间因了瓦片而具体,而显形,瓦片犹似破旧的书页,记载下时光流逝的匆匆脚步。老屋真的老了,长了青苔的瓦片,便是它苍苍的胡须。

曾经年轻气盛的姐夫,如今也已年过五旬,早就不干做瓦的营生了,跟随打工大潮辗转于广东、浙江、福建等地。姐夫除了会做瓦,别无他能,到外地也只能是进厂做苦力或者帮老板养养花除除草之类。没想到,当年做瓦时意气风华的姐夫,面对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无片瓦可觅的繁华都市竟也变得一筹莫展。

近几年,老家到处都建起了小洋楼,瓦屋在风雨飘摇中荒圮、颓唐、坍塌、消失,不可一世的土瓦又重新回归泥土,悄无声息。

出生在一个手艺盛行时代的父亲,受到老家“养儿不学艺,挑断撮箕系”说法的影响,早年就跟堂伯父学了捡瓦的手艺,走村串户,很是风光了十几年。我小时候,乡村几乎全是瓦屋,盖得再好的瓦屋,两三年也得捡修一次,不然就会因漏雨而无法居住,这给父亲的手艺带来了无限商机。

可是,瓦屋里住的不都是有钱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两元一天的工钱,父亲有时候还得给人赊账,账讨不回来的时候常有,尽管供吃管喝,可一大家人要吃要穿要用,并不是一个人在外混生活。且捡瓦的活儿还择天气,雨天不能做,算下来,哪怕出门个十天半月,甚至几个月不归家,也挣不了多少钱。母亲时常埋怨,怎么不学点儿天晴下雨都能干的手艺,出门在外,整天阴雨连绵真是急死人。父亲何尝不急啊,到我们兄弟们都正上学的时候,他已年届半百,又没有文化,改弦易辙另学手艺何其之难,只得盼望天天都能阳光普照,青天白云。

捡瓦是高空作业,是在屋顶上讨饭吃。脚下不能打滑,时刻都得小心翼翼。这正契合了父亲树叶掉下来都怕打破脑壳的性格,随时都需陪着谨慎。夏天阳光毒辣,父亲就戴一顶旧草帽,肩上搭一条湿毛巾,却并不十分管用。拿他自己的话说,晒得整个人像焙干鱼似的。若是做包工还好,可以自由调节支配时间,早上天刚见亮就上屋,中午可以多休息一会儿,日头偏西再继续做,直到天色擦黑才下屋来,三天的活两天就干完了,这样可以多挣些钱,老板也少供些冤枉饭,皆大欢喜。我刚参加工作时,单位有好几栋木房,捡瓦的活儿全揽给了父亲。单位的房子很讲究,飞檐垛脊,分水瓦合龙,考验的不仅仅是技术,更有艺术的成分。父亲也豪不含糊,捡了大半辈子瓦,跑了许多地方,也算是见多识广。瓦檐垛得结实,飞檐翘得艺术,做到了实用和美观的最佳结合。

将近有十年父亲没有上屋捡瓦了吧。一是年纪大了,腿脚已不利索。二是我们兄弟几人经常打电话叮嘱,不许他再上屋去。前年,自家的房子漏雨,父亲曾上屋捡过一次瓦,他虽带有几个徒弟,但他对徒弟们都很不放心,非要自己亲自上屋不可。可是,捡过瓦的房子原先漏的地方是堵住了,不漏的地方却又漏了起来。从未出过差错的父亲,在自家的房子上失手了。此后,他再也没有提过要上屋捡瓦的事。

村子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已出门打工。几年下来,洋房子多了起来,哪怕有人再盖瓦房,天盖也是用光彩照人的琉璃瓦,或耐用实惠的石棉瓦,土瓦已识趣地悄悄从村庄退场。父亲捡瓦的手艺,这回恐怕真的是要失传了。

堂叔、姐夫、父亲都是故乡村子里土生土长的瓦片,于岁月的流逝中渐渐老去,时光无痕,惟有瓦片记着几代人的苦楚、辛酸和情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讯

目    录

小素材漂流记
曹文轩:好作文离不开“折腾”/叶子姐姐
素材大**
●新闻热素材
历经“八十一难”留人间一份厚礼——86版《西游记》及人物热素材巧用
六年拍一部电视剧
一部西游,三个“唐僧”
一台摄影机拍出的“五毛**
改编出的师徒情
我的恩师——杨洁导演(节选)/章金莱(六小龄童)
●写人·人物素描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键词”
“书虫”老爸/李东睿
论颜值/周欣好
“孔雀”每天都开屏/叶宸钰
我弟是个臭脚大仙/俞奕婧
●状物·生活传真机
每一只小狗。都拥有感人肺腑的力量
我会一直等你回家
我的使命就是让你幸福
给六只狗宝宝的一封信/曾我佳慧
●绘景·趣眼看世界
做个加法,让乡村的夏夜丰富多彩
乡村月夜(节选)
午夜听蛙(节选)/周仕华
天上的星星(节选)/贾平凹
乡村夜景/杨畅
●读图·光影图素材
学会感恩身边的“理所当然”——寻找平凡背后的写作素材
地下25年的坚守
不会吐丝的“蜘蛛侠”
音乐喷泉的美丽背后/顾浩钶
经典素材馆
●名著满书架
哈维的“变形计”——《勇敢的船长》素材解析
《勇敢的船长》第9章(节选)/吉卜林
跳崖的白颊黑雁/赵盛基
《勇敢的船长》第3章(节选)/吉卜林
在逆境中寻求真正的成长—读《勇敢的船长》有感/罗岑
●国学正当时
诗经小课堂之“跟着《河广》学修辞”
国风·卫风·河广
蜜蜂飞到“五行园”/史昀卿
如此表舅/吴不可
我的探索梦/程晋
名师开讲啦
●课本巧技法
擦亮作文的“眼睛”——让习作拥有一个别致的题目
“番茄太阳”(缩写)/卫宣利
一本“漫画书”/朱灏凌
风会记得那株辣椒苗/张欣蔚
共同的秘密/刘宇霖
●写作隐藏术
写作隐藏术之“民居建筑找找看”
各具特色的居民(节选)
恩施民居——吊脚楼(节选)/顾祥明
吊脚楼(节选)/李清明
客家围龙屋/邓秋鸣
作文三级跳
●习作“范”批改
小小核桃/李柔羲
哑巴老李/周虞涵
都市夜景/卢江坤
●考场小秘籍
选材ing,你准备好了吗?
瞳孔的发现/潘奕成
外卖时代/张馨彦
素材趣多多
●漫画趣作文
你是一个遵守规则的人吗?——关于“规则”的漫画小素材
“这样做,是不符合规则的。”
让校规来看守哈佛
遵守规则,从每一个人做起/马胤龙
●童言Q萌语
童言Q萌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全国优秀作文选:美文精粹》2017年第11期目录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纪伯伦

喜讯

《全国优秀作文选》再次被评为江苏省十强社科期刊(1)

作家村

轮回的芦苇杜怀超 (4)

大地的语言阿来 (7)

旷野中的诱惑肖复兴 (12)

一块躺在海里的生铁刘汀 (16)

作家荐书(20)

名师室

萧红的翅膀徐飞 (21)

会走路的花毕亮 (23)

大山里的高贵薛保勤 (25)

乌龟和大雁宁新路 (27)

《生命中动情的美丽》祖钰博 (29)

故乡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路黎大杰 (30)

太平村的苏秦孙勇 (32)

世相

零非■(35)

一分之差葛取兵 (36)

亲情

父亲的功课李彦荣 (38)

渴望娘再喊我一声乳名尹希东 (40)

时光

玩泥巴刘庆邦 (42)

老去的匠人(三首)陈惠芳 (44)

物语

行走的稻草周仕华 (46)

茶壶丰满潘新日 (48)

经典

听潮的故事鲁彦 (50)

观暴不如听景——读鲁彦《听潮的故事》柳岸 (5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相传,李溪和诗人李白有关。或许,李溪千年的流波里,还潜藏着一段不为人知、扑朔迷离的故事呢。山,静默如斯。水,潺潺而逝。哪里还有诗人李白的踪迹?时间已将过往的一切,洗涮得了无印痕。李溪以前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人,比一条溪消逝得更早,更快,更没有痕迹。

前不久,我来到宣恩县高罗镇的李溪坪,触摸李溪的柔波,寻访李白的足迹。李溪坪,地如其名,群山环绕着一大片开阔地带。山中多草木,平畴多房屋。水田、旱地夹杂,柚园、菜园错落。山边一条小溪,静静流淌,千年的时光,小溪已经变得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溪水清澈,沙石毕现,浅滩泛白浪,深潭融翡翠。没人相信,这是一条见过世面,历经沧桑,古老而又年轻的溪流。

田地里,有许多人在干农活。见我们在溪边东张西望,不解地问:你们在找啥?

我忙答:听说李白到这溪边来过?

不晓得,没听讲过。我们这里七八十岁的人都不晓得呢!几个中年妇女嘻嘻哈哈从我跟前走过,留下一长串笑声。七八十岁,是她们眼里很年长的人了。而李白,远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遥望着李溪,她们又可否知晓?有热心人告诉我,对面凸起的小山堡上,就是太白祠的遗址。太白祠是后人为纪念李白而建,何时建成,何时毁没,已无据可考。遥望山堡,只见两棵松树并肩而立,绿得精神抖擞。

李白是否真的来过李溪?这条原本无名之水,是否因李白曾在溪水里濯足而得名?又问村头闲聊的人,这次都异口同声地说:来过!

一位老人接过话茬:他还在前面的大石块上下过棋呢。

是的,是的。还掉了一颗棋子呢,几年前被对门刘家捡到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同行的一位老文物工作者证实,他们所言非虚,刘家收藏的是一颗字旁的炮呢,他亲眼见过,刘家人不允许带走,当时只拍了照片。

李溪层石作为宣恩古八景之一,清末就写进了《宣恩县志》。而这个景点到底在哪里,却众说纷纭。寻找李溪层石的旧址,引起了我极大兴趣。李白有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云: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五溪之一的酉水之源,就在宣恩境内,离李溪这条毛细血管,唯咫尺之遥,不过十来里路,即使在交通不畅的古代,骑马或骑驴而来,应该也不过半天脚程。李白到李溪歇脚,得到淳朴好客的李溪人民热情款待,不是没有可能。

李溪无言,谁能告诉我李溪层石究竟何处?

经多处打探,最终从一位农民口中得知,李溪层石位于水山口约50米处的溪边,我兴奋地辟草踏路,辗转下河,急睹芳容。

溪中,巨石层叠,平坦如砥,展似书页。溪水千年的冲洗,流走了时光,古老了岁月,刷新了记忆。溪水如诗,穿越千载,可李白的足迹呢?早已被光阴悄悄收走。

再往里走,有一潭汪汪的水,嶙峋的石,葳蕤的草,相互映衬。潭上游,瀑流飞泻,绢绢如白绫,潺潺如歌声,让这个深若丈许的水潭,四季饱满,终年不涸。潭两岸高石耸立,犹如层层叠加而成,纹路清晰可辨。难道这就是历史的册页?石与石之间,有一尺左右的罅隙,形成一个断裂带,由于水潭阻隔,无法窥探到罅隙深处的秘密。无疑,这应为李溪层石之真迹。

山不易,村庄改,溪水长流。据传李白遭贬,流放夜郎,途经李溪,得百姓拥戴,于是歇脚山中月余,弈棋而乐,倾壶而醉。徘徊溪畔,把一腔惆怅融入水中,随水而逝。挽起裤腿坐于石上,濯足而叹,望月而思。遥想千年之前,诗人面对连绵的群山,不知何去何从,惟有静静的溪水,聆听他洞穿千载的忧思。

冬日的午后,阳光甚好,我独坐石上良久。愿水,也流走我的乡愁。可惜,我亦是匆匆过客,不可久留。斜阳余晖中,我踏着李白的足迹,听着李溪的涛声缓缓归去。把孤独的李溪,丢在身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