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北周仕华
湖北周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075
  • 关注人气:4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邀约

    本博文字作品除注明转贴外均为原创,欢迎纸媒选稿、文友荐稿、编辑约稿!约稿邮箱:zsh535@126.com

周仕华诗集

中国文化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四川美术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

周仕华散文集


  黄河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博主自擂

    周仕华,男,本名刘仕文,祖籍湖南。19744月,出生于湖北宣恩。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五届高研班结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在《人民日报》《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山西文学》《芳草》《辽河》《散文诗》《读者》等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出版诗集《守望心灵的月光》,散文集《诗意栖居》《何处觅乡愁》。作品多次被报刊转载或全国大赛中获奖。

作品抵达地

北京 浙江 天津 安徽 上海 

福建 重庆 江西香港 山东 

澳门 河南 内蒙古 湖北  

新疆 湖南 宁夏广东 西藏 

海南 广西 四川 河北 贵州

山西 云南 辽宁 陕西吉林 

甘肃 黑龙江 青海 江苏 台湾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作品用于教育

1、散文《红杜鹃》

入选《快捷语文·中学生每日一读(4):谢谢你走过我的生命》一书(20152月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

2、散文《一树蝉鸣,生动一个盛夏》

安徽省当涂县2015年初中毕业班联考语文试卷;

3、散文《午夜听蛙》

浙江省嘉兴2010届高三二模试卷;

20105月山东省四市(区)高考语文模拟试题(B卷);

吉林省延吉市第一高级中学2010年高三第二次模拟考试;

2011年浙江省诸暨市三都中学高三语文模拟试卷

湖北省楚星教研所2011届高三10月联考语文试题(湖南);

山东省德州市跃华学校2012-2013学年高二10月月考语文试题。

4、散文《秋风扁豆花》

2013年江苏省南京市联合体中考语文第二次模拟考试试卷;

安徽省淮北市2013届九年级五校联考(一)试题;

2017年江苏省中考二模语文试题。

5、散文《老家的梦花树》

2013年第10期《疯狂作文·初中版》“美文鲜读”栏目转载;

2013-2014学年安徽省七年级语文上学期十校联考期中考试试卷;

河北石家庄市2014年语文中考记叙文阅读训练;

安徽省蚌埠市三校(六中、新城实验、慕远)2016-2017学年七年级语文上学期期中联考试题;

北京师范大学蚌埠附属学校2017-2018学年七年级上学期第一次月考语文试题。

6、散文《自然之美》

山西省《中学生学习报》初二阅读材料;

7、散文《雨中蝉鸣》

2015届高考语文(二轮复习)课件:专题十一《叙议说明各有体文章特征要鲜明》(全国)范文;

8、散文《鸳鸯峡》

被《创新作文·初中版》2015年第8期“阅读·大课间”栏目转载;

四川省自贡市富顺第三中学校2016-2017学年八年级上学期第一次学月语文试卷。

博友链接

刘漪瑾博客

自家才女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7-02-16 16:17)
分类: 文讯


我的文学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拿出手机扫一扫进行关注!
       微信公众号为:zsh865968618  公众号名为:指尖上的微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全国优秀作文选:美文精粹》2017年第11期目录

我的心曾悲伤七次纪伯伦

喜讯

《全国优秀作文选》再次被评为江苏省十强社科期刊(1)

作家村

轮回的芦苇杜怀超 (4)

大地的语言阿来 (7)

旷野中的诱惑肖复兴 (12)

一块躺在海里的生铁刘汀 (16)

作家荐书(20)

名师室

萧红的翅膀徐飞 (21)

会走路的花毕亮 (23)

大山里的高贵薛保勤 (25)

乌龟和大雁宁新路 (27)

《生命中动情的美丽》祖钰博 (29)

故乡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路黎大杰 (30)

太平村的苏秦孙勇 (32)

世相

零非■(35)

一分之差葛取兵 (36)

亲情

父亲的功课李彦荣 (38)

渴望娘再喊我一声乳名尹希东 (40)

时光

玩泥巴刘庆邦 (42)

老去的匠人(三首)陈惠芳 (44)

物语

行走的稻草周仕华 (46)

茶壶丰满潘新日 (48)

经典

听潮的故事鲁彦 (50)

观暴不如听景——读鲁彦《听潮的故事》柳岸 (5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相传,李溪和诗人李白有关。或许,李溪千年的流波里,还潜藏着一段不为人知、扑朔迷离的故事呢。山,静默如斯。水,潺潺而逝。哪里还有诗人李白的踪迹?时间已将过往的一切,洗涮得了无印痕。李溪以前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人,比一条溪消逝得更早,更快,更没有痕迹。

前不久,我来到宣恩县高罗镇的李溪坪,触摸李溪的柔波,寻访李白的足迹。李溪坪,地如其名,群山环绕着一大片开阔地带。山中多草木,平畴多房屋。水田、旱地夹杂,柚园、菜园错落。山边一条小溪,静静流淌,千年的时光,小溪已经变得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溪水清澈,沙石毕现,浅滩泛白浪,深潭融翡翠。没人相信,这是一条见过世面,历经沧桑,古老而又年轻的溪流。

田地里,有许多人在干农活。见我们在溪边东张西望,不解地问:你们在找啥?

我忙答:听说李白到这溪边来过?

不晓得,没听讲过。我们这里七八十岁的人都不晓得呢!几个中年妇女嘻嘻哈哈从我跟前走过,留下一长串笑声。七八十岁,是她们眼里很年长的人了。而李白,远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遥望着李溪,她们又可否知晓?有热心人告诉我,对面凸起的小山堡上,就是太白祠的遗址。太白祠是后人为纪念李白而建,何时建成,何时毁没,已无据可考。遥望山堡,只见两棵松树并肩而立,绿得精神抖擞。

李白是否真的来过李溪?这条原本无名之水,是否因李白曾在溪水里濯足而得名?又问村头闲聊的人,这次都异口同声地说:来过!

一位老人接过话茬:他还在前面的大石块上下过棋呢。

是的,是的。还掉了一颗棋子呢,几年前被对门刘家捡到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同行的一位老文物工作者证实,他们所言非虚,刘家收藏的是一颗字旁的炮呢,他亲眼见过,刘家人不允许带走,当时只拍了照片。

李溪层石作为宣恩古八景之一,清末就写进了《宣恩县志》。而这个景点到底在哪里,却众说纷纭。寻找李溪层石的旧址,引起了我极大兴趣。李白有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云: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五溪之一的酉水之源,就在宣恩境内,离李溪这条毛细血管,唯咫尺之遥,不过十来里路,即使在交通不畅的古代,骑马或骑驴而来,应该也不过半天脚程。李白到李溪歇脚,得到淳朴好客的李溪人民热情款待,不是没有可能。

李溪无言,谁能告诉我李溪层石究竟何处?

经多处打探,最终从一位农民口中得知,李溪层石位于水山口约50米处的溪边,我兴奋地辟草踏路,辗转下河,急睹芳容。

溪中,巨石层叠,平坦如砥,展似书页。溪水千年的冲洗,流走了时光,古老了岁月,刷新了记忆。溪水如诗,穿越千载,可李白的足迹呢?早已被光阴悄悄收走。

再往里走,有一潭汪汪的水,嶙峋的石,葳蕤的草,相互映衬。潭上游,瀑流飞泻,绢绢如白绫,潺潺如歌声,让这个深若丈许的水潭,四季饱满,终年不涸。潭两岸高石耸立,犹如层层叠加而成,纹路清晰可辨。难道这就是历史的册页?石与石之间,有一尺左右的罅隙,形成一个断裂带,由于水潭阻隔,无法窥探到罅隙深处的秘密。无疑,这应为李溪层石之真迹。

山不易,村庄改,溪水长流。据传李白遭贬,流放夜郎,途经李溪,得百姓拥戴,于是歇脚山中月余,弈棋而乐,倾壶而醉。徘徊溪畔,把一腔惆怅融入水中,随水而逝。挽起裤腿坐于石上,濯足而叹,望月而思。遥想千年之前,诗人面对连绵的群山,不知何去何从,惟有静静的溪水,聆听他洞穿千载的忧思。

冬日的午后,阳光甚好,我独坐石上良久。愿水,也流走我的乡愁。可惜,我亦是匆匆过客,不可久留。斜阳余晖中,我踏着李白的足迹,听着李溪的涛声缓缓归去。把孤独的李溪,丢在身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年,是有味道的,需要细细咀嚼。在广大乡村,年味似乎比城里更显浓郁。

我的老家,就在乡村。乡村里的年味,从进入腊月起便开始升腾。一直要持续到翌年正月十五,闹完元宵,年味才渐渐散去。年,到底是什么味道,谁也说不清,因为在不同的人心中,年味是不一样的。

赶乡场

乡村的集镇,都有集中赶集的习惯,俗称赶场。平时逢集,生意惨淡,赶场的人还没有摆摊设点卖东西的人多。而一入冬,腊月临近,乡场便一下子热闹起来,弥漫着浓浓的年味。

摆摊设点的人,大都是从外地来的贩子。天不见亮,就把大包小包的东西运抵集市,然后在大桥的两侧一字儿排开。年关一到,这样的临时摊位便多起来。卖年画、对联、中国结,或水果、新鲜蔬菜、糍粑、甜酒之类。许多附近的农户,也把自家的农产品拿来,为常年在外务工的人们,丰富餐桌。

前些年,交通还不是十分便利。赶场都是就近,在人户相对集中的地方,都有集市,都逢场,都有赶转转场的生意客摆摊设点。这样,山村的年味,都集中在集市上,被纷至沓来的人带回家。而小时候的我,到集市上去,纯粹是为了玩,看看热闹,沾些年味回家。有时候,一天累得筋疲力尽,什么也没有买,空着两手回家,心里还是乐开了花。

坐车到集上去的人是少数,或老人小孩,或是背有农副产品、中药材去卖的村民。一般人,会选择走路。三五成群,有说有笑,仿佛脚下生风,也不觉得累,一会儿就到了人山人海的乡场上。

场上人挤人,说话声、叫卖声揉成一团,渗进年味里。寻到心仪的年货,便砍好价钱,成交,随手放进事先备好的背篓里。

小孩子对于赶乡场,别无所求,男孩子们最想要得到的是各式的烟花爆竹,女孩子们想要新衣或好吃的。过年了,只要是孩子们不过分的要求,大都能得到满足。

临近腊月,乡村的集市,人气指数总是很高。浓浓的年味,从四面八方涌来,挤满乡场的大街小巷。在一阵阵的吆喝声中,被赶乡场的人带回家。

杀年猪

在故乡,过年杀年猪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在儿时,杀年猪就像盛大的节日。是小孩子们最盼望的。喂在猪圈里肥到笨拙的猪,喘着粗气,连吃食都快要爬不起来。真是懒猪!可以出栏了。杀猪要请专业的屠夫,还要办屠宰税,不然是不能随便杀的。

我家养的猪,大都是谭屠夫杀的。谭屠夫身材高大,有一把好力气,杀猪是体力活,缺了力气不行。谭屠夫有一个专背杀猪工具的篾背篓,油光发亮的,里面装着杀猪刀、挂钩、砍刀、刮毛刀等。农历十、冬、腊三个月,是屠夫最忙的时节,走村串户杀年猪。

有年猪杀,才有过年的气氛。土家族喜欢熏制的腊肉,一大炕腊肉,悬于火坑之上,熏得黄金亮色。杀年猪要找一些壮劳力帮忙,还要邀请一些亲朋好友吃饭,大摆筳席。

天不见亮,就要烧一大锅开水,等屠夫到来,再由帮忙的劳力把猪从猪圈里拖出来,猪叫声响彻山谷。拉的拉,推的推,把猪抬上案板。猪断气时,还要炸鞭炮,以示庆祝。

孩子们最喜欢吃火烧的毛连(方言:猪胰脏),等屠夫把毛连取出,大家便迫不及待地拿走,撒上盐,放到炭火上烧烤,香气溢出,馋得直流口水。兄弟姊妹几个一阵狼吞虎咽。

最近几年,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回家过年也没有年猪杀,便少了些许年味。不过,总要到集市上或其他农家,买些猪肉,挂在炕上熏制腊肉,来弥补遗憾。

推豆腐

儿时,豆腐也是难得一吃的佳肴,非要到过年这样的时候,才吃得上一餐豆腐。豆子是自家种的,平时一般舍不得吃,留到逢年过节做豆腐。

黄豆一般是套种到玉米地里,省了土地,省了劳力,一举两得。记得小时候,家里种有两种黄豆,一种是白的,一种是黑的。黑豆子虽然颜色不好看,做的豆腐吃起来却格外香。

推豆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是体力活,更是技术活。能做好豆腐的农家妇女,被视为心灵手巧,受人尊重。村里哪家有个红白喜事,都会请去帮忙做豆腐,常常是帮忙两三天,从不收取报酬。

母亲是做豆腐的好手。听她说,自己做豆腐是无师自通,看到别人这样做,她也照着模仿,没想到做出的豆腐居然非常成功。

从我记事起,每逢过年母亲都会做豆腐,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块,然后用竹筛放平,熏在火炕上。团年的餐桌上,少不了美味的豆腐。

母亲做豆腐大都是在腊月二十四到二十八这几天,很少有例外。

做豆腐是很精细的活。先要选上好的饱满豆子,用水洗净,浸泡至鼓胀,再用石磨细细地推。把磨出的豆浆,用一块干净的纱布滤去豆渣,再将豆汁在一口大锅里煮沸。将刚煮沸的豆浆,舀进一口事先准备好的大木缸,放进石膏,再盖严实。不一会儿,就形成了豆腐花。把豆腐花放进铺了纱布的豆腐箱,滤去水,大约一两个小时,厚实的干豆腐就可以出箱。

据母亲讲,做豆腐的关键是放石膏。放石膏的多少,时机都要自己把握,因人而异。如果放得不合适,豆浆再多,也得不到多少干豆腐。掌握了这个窍门,母亲做豆腐从来没有失过手。

母亲还说,过年的豆腐必须做好,它象征着来年的吉祥如意呢!也不知这有没有依据,或许,只是对来年的一种祈祷和祝福吧。

打糍粑

不知道,打糍粑是哪个民族的习俗。从我记事起,乡里过年家家户户都会打糍粑,把团团圆圆的喜庆,拴在年尾。

老家有1亩多水田,大大小小的共6丘,父亲总是要腾出一丘来种糯米,为的就是过年打糍粑。打糍粑是一年一季,小孩子过年就盼望着有糍粑吃。人们拜年也离不开糍粑,故乡有句俗话:拜年,拜年,粑粑上前。拜年没有糍粑,便不成敬意。

打糍粑从立冬之日开始,一直延续到除夕前一天,往往要持续几个月。那段时间,人们见面问得最多的是,年办齐没?糍粑打了吗?打糍粑早已是年味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打糍粑是重体力活,经常要找劳动力帮忙。打好的糍粑,要做成圆溜溜大小一致的糍粑,也需要一定的技术。

做糍粑用的原料,除了糯米还有大米、小米、高粱、玉米等。将糯米用水浸泡,时间大致是一天一夜,然后与玉米粉或大米粉加水拌匀,再放到木甄里蒸熟。尔后,用糍粑锤将蒸熟的原料打碎,就可以趁热做糍粑了。做出的糍粑,用火烤,或用油煎,都是上好的美味。

十五六岁时,父亲就叫我与大哥抡锤打糍粑了。因为,找人打糍粑尽管是帮忙,却要带至少20个糍粑。物质匮乏的年月,哪怕一个糍粑也很难得,白送给别人还不如自己动手。打着糍粑,年味氤氲,累并快乐。

而现在,打糍粑已从乡村渐渐消逝。多数人嫌打糍粑麻烦,都从集市上买一些回家,尝尝鲜也便罢了。腊月,村庄里鲜有了打糍粑的声音。真想回到从前,家家户户打糍粑,热热闹闹办新年,把乡村的年味染得浓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文/周仕华

有人说:心诚石头也能开花。是的!

是谁的诚心,打动了大地,让宣恩县高罗镇板寮的鸡公船,盛开一大片石林。石林掩蔽在柚林中,硕果盈枝的柚子树,终挡不住石林的峻茂和奇秀。

驱车至板寮三组,于一幢吊脚楼前停下,下车顺小路上一个斜坡,就拐进一大片庄稼地,屋旁的石林顿时吸引了我。

一片精致的石柱、石笋、石峰,从地里长出来,被雨水洗刷得干净无尘。石林如剑似戟,又如几支巨笔,要在高远的蓝天上写下深情的信笺。缩微的山峰连绵着,高达丈许,几丈,直挺挺,光秃秃,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就寂寞地站到了这里,无从知晓。我被这一处盛开的石头惊呆了,伫足,注目,叹服于自然的神奇构想。

当我凝神于这处石峰时,同行的人早已进入柚林,发现了一大坡盛开的石头。每一块石头都精神抖擞,每一个石柱都壁立而生,每一个石峰都刀削斧斫,大伙儿孤独耸立,又互为呼应。石头们真正是出淤泥而不染,石为骨,泥为肉,组成一片有血有肉有筋骨的石林。自然的造型远比人工的雕琢要精美得多,艺术得多,大气得多,个个石头都相似,却绝不雷同。排列没有规律,却绝不失韵律。整个石林有好几亩地,一直延伸至山坡上的密林草窠中,遮蔽起来。好一块原生态的石林,没有丝毫人为的造作或破坏。

石林是幸运的,隔公路这么近,却能一直享有清静,躲进柚林成一统,没有被时光出卖,更没有要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欲望。偶尔有路人经过,惯看秋月春风的石林,依然我行我素,缄默不语。有大美而不言,方显石林之气质。

鄂西山区,石头到处都是,山峦到处都有,早已不足为奇。我却惊叹于这一片石林,它的精致、淡定、纯美、永恒,恰如一片上天种植的花草,四季常绽,永不凋敝。石块层层叠叠,纹路清晰,石峰断崖峭拔,舒放自如。阳光照过来,鸟儿飞过来,虫子爬上来……一切都是这般宁静,这般自然,这般从容。似乎一切才刚刚发生,又似乎一切都从未发生过,旷古的宁静把一切都掩埋在滚滚红尘之中。石头与草木一起生长,与流泉一起生长。只不过石头的意志太坚定了,从不移步,真心实意地守望着大地,围起一道时光的栅栏,直到地老天荒。

石头不知是哪一天脱掉了泥土的衣裳,裸露出大地,将自己的肌肤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光天化日之下,甚至于拒绝任何草木的掩蔽。内心真实的石头,开出真诚的花朵,才这般生动而淡定。我穿梭于石林之中,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特别兴奋。摄影家们纷纷举起手中的相机,选择自己的画面。而我,唯静静地欣赏,才对得起这一片不染纤尘的静谧。从不同的角度看,石林均有不同的画面,都是这般完整、清晰、雅致、和谐。人在石林中,仿佛与世隔绝,而脚下的土地告诉我,这里不是世外桃源,土地刚刚平整过,有的已种上了蔬菜。蔬菜挤在石林的罅隙中生存,捡到一丝漏掉的阳光,来恣意伸展它的绿,蓬勃它的生命。菜应该是公路坎上吊脚楼里的主人种的,吊脚楼习惯了车来车往,喧嚣闹腾,却让这些一岁一枯荣的蔬菜,独占了山中无垠的宁静。

我们或久久地徘徊流连于石林之中,体验自然的静谧,或盘坐于石林干净的石块之上,试图与石林对话,感受石林的心跳和体温。石林各具情态,思想不绝,画面不止,无论从哪个位置看,都是一幅绝伦的长卷。有的如驼峰兀立,有的如剑指蓝天,有的如万马奔腾,有的如群狼呼啸,有的如岛礁盘踞,有的如宫殿排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石林们演绎不出。或似弯弯的月牙,或似淡淡的假山,或似幢幢的高楼,精妙的布局,让人找不到恰当的形容词。

走出石林,突然一个念头浮上心间:这里为何叫鸡公船?如今,公鸡何在,船儿何存?带着好奇,我们找到吊脚楼的主人,欲解开疑云。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把我们带到了公路坎外,指着一处高凸的石墙说:鸡公船原来就在这里,前几年由于修路,那块像船一样的石头,被搞工程的人用挖掘机移到了路坎里边。我急切地找到了那块石头,长约丈许,宽可容两人并排站立,状如舢板小船,被弃置于路边的杂草丛中。站立于石头上仔细端详。

据传,这条石船的船头上,从前有一只石公鸡,公鸡天天向着太阳引亢高歌,唤醒黎明,头还能如向日葵般随着太阳转动呢。是谁乘舟漂泊至此?在生命的尽头,把船搁浅于时光深处,化为一块巨石,留给后人一个梦幻,一份念想。或许,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故事,不必当真。如今,这里唯留下一块硬生生的石头,被人弃之如敝履。幸好,山坡上收藏有一片如隐士般高洁、淡泊、神秘的石林,弥补了鸡公船被破坏的些许遗憾。

一片石头绽放的茂盛花海,一个关于石头的民间传说,在流逝的光阴里慢慢沉淀,却永不老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