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裙随风舞
长裙随风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2,535
  • 关注人气:2,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我有一个法国朋友,独身,住在瑞士的小村里,白天在城里上班,住了八年,跟邻居都不大熟,因为大家除了打个招呼以外,都不愿意再进一步去增进关系,这种隔离感也正是这个朋友所需要的,宁静地像是在月球。

他最近想回到法国了,因为发生了一件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

在一个寒夜,他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他匆匆开门,看到他的邻居,捂着脸,穿着T恤,对他说,我的妻子要生产了,可是我的车发动不起来了,你能帮助我吗?医院有35公里。

我的朋友二话不说,连鞋也没换,抓了件大衣套在睡衣外,火速跟着邻居去接妻子。

邻居的妻子已经开始剧烈的阵痛,羊水已经破了,他和邻居两人把她抬到后座,慌忙间还落了一只拖鞋在车外,他也没去拾,赤着脚开车。

进了城,他模糊记得医院在马路的左边,可是左边似乎是禁止转的,要绕到前方的转盘,半夜三更,一个人都没有,他压根就没思考,紧急之际,他一个急转弯就进了单行线,开到了医院门口。

他把邻居和妻子送进急症室后离开,并嘱咐邻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8 23:26)
标签:

情感

黄小姐是台湾新竹人,她前夫是法国人,结婚十年,他们不用手机,家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话,不过他们也不是完全的阿米什人,要联系他们还是能通过电子邮件,而他们上网的时间也很有限,和他们约好外出,我们是一定不能爽约,必定按照既定的时间地点前往,否则他们会一直在那里等,安安静静,不慌不忙。

黄小姐为他们的孩子选择了一个离家有一百公里的私立幼儿园,每天她丈夫开一个半小时的车送孩子去上学,然后他慢悠悠步行到学校附近的咖啡馆,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他很投入,周遭行驶的汽车、行人的脚步声,鸟鸣,远处的音乐,这些市声对他毫无影响,他是一个程序编写员,他当初申请这样的工作方式,十分坚决,他要顾及孩子的教育,这是头一等的大事件。

他工作到下午四点,关闭电脑,去接小孩放学,他和孩子在汽车里交流一天的心得,他问得极为细致,他问孩子:你中午吃得什么?是青色的豆子还是黄色的豆子?你的老师讲的什么故事,结局是什么,有多少孩子提问?你做了什么运动?你快乐吗?你最高兴的是什么事情?你和哪个小朋友交流过?你们说了什么?你开心吗?然后他向孩子解释他的一天,他完成了多少工作,他明天将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2 20:55)

Maiko真名叫石田本樱,在大阪的一家银行干了20年的财务分析,她攒钱旅行,看过30多个国家后,决定辞职,离职的最后一个星期,她找茬把所有她讨厌的同事都骂了一遍,她诅咒她的上司:你的脑袋应该被地铁门夹住。

她的上司试图保持教养,愣了三秒,往她头上泼了一杯水。她抹净脸上的水珠,转身握起杯子砸了过去。上司闪到一边,抱着头,其他一屋子人呆呆看着玻璃杯碎成一片残渣。

那年她44岁。

一直想写Maiko的故事,算来已认识五六年了,她在49岁生日的清晨,脚上套着木笈,坐在马赛老港边的铸铁长椅上,细白的脸迎着海风,眯着眼,哼着她故乡大阪的民谣,停顿片刻,她说:我都快50岁了,真不可思议。

Maiko 定居法国后给自己取了意为舞伎的别名,在一家高档饭店做日式早点,她是唯一一个每月愿意花一半工资买一双特质好鞋的人,虽然她常常穿着2欧元的打折t恤和破洞牛仔裤,这并不影响她的良好衣着品位。

Maiko 是个美丽的女人。她有过好几个比她小十岁以上的男朋友,这些男人外貌英俊,温和大方,否则她看不上。她被爱慕,男人钟情于她,意欲求婚,可她皆淡淡的,一直拒绝。

外人看她是个清高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玛莉安说去参加游行,她拿出后备箱的黄马甲,套在大衣上,她太苗条了,一点都不臃肿。

她是中学老师,教拉丁文,秀美的她喜欢粗糙的东西,比如捏的东倒西歪的陶器,所以她喜欢街头黄马甲们搭的倾斜的木头房子,那些人喝着咖啡,堵住十字路口,说服过往的人穿黄马甲,说服所有人让总统马克龙下台,他们在马克龙的头像上涂满了颜料,把他当成公敌。

我犹豫了半天对她说不想和她一起去,她对我的拒绝感到失望。玛莉安曾经住在巴黎中心的老房子里,她家不远处是圣心教堂,她的纯收入是2870元,她每年要交差不多3000元的税,比如收入税,住房税,垃圾税,地产税,加上巴黎冬天阴霾的天气,她觉得此生不应该如此度过,所以她选择了普罗旺斯来改变,虽然一样的苛捐杂税,至少日子里多了一些太阳。

她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一群热爱戏剧的人排舞台剧,她觉得我的外籍口音很有特色,安排我在一出小戏里演一个无辜样的怨妇,虽然这个角色严重违背我的性格本质,我凑合着完成了任务,她觉得极其惊艳,从此我们紧密来往,在我这方面,我喜欢被她赞美的感觉,纯粹是虚荣的缘故,此外,就没有此外了,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6 19:22)
人世间的富贵总是在轮回,因为掌控人生实属不易,即使出身高贵。

所以,德. 巴吉伦伯爵的后代一方面放不下骄傲和自尊,一方面又不得已面对经济的窘境,他们在精神上孤独桀骜,而在每日的账单面前,沮丧而卑微,他们常常围坐一起,赞美着先祖的伟大,哀叹着自己的没落。那种不甘与挣扎,显得他们与世俗分外格格不入。

德. 巴吉伦先生说起自己的先祖,感叹道,他们的荣耀与富足完全与我们隔离了,我们活得如此艰辛,实在是自找苦吃。

他们可以把这个城堡卖掉,住在现代商业包围的居民区,融入平常的百姓人家,过着一刀一叉卷起意面的日常生活,周末在海边野餐,谈论新鲜牡蛎的价格,嘲笑总统的小孩腔,渐渐遗忘祖上的荣光,在柴米油盐中消耗一部分空洞的理想,安然享乐平常人家的怡然自得。

他们偏不,他们守着这幢有76间卧室的城堡,他们守着城堡旁祖先建的私家教堂,他们不厌其烦地向人们讲述祖上爱惜佃农,爱护战时的败将,他们把家徽挂在最显眼处,他们的酒窖依然有五十年前的红酒,餐厅挂着每一时期的伯爵画像,他们说着旧时贵族腔的法语,雪白的餐布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22:10)

梅缇斯先生的昵称叫嘟嘟,身体肥肥的,酒糟鼻子,曾经一头好看的金发渐渐变白,他走在路上,看见熟人,爱瞪大双眼,惊呼一声,好久不见呐,我的兄弟,然后搂住对方,热烈地想把心都掏出来给人家,让人觉得是久别重逢。其实人家昨天刚在咖啡馆和他一起喝了九毛五分钱的黑咖啡,他唠叨说,早就跟你说过应该和我吃早餐嘛,我们一人四个可颂面包,吃完了你在回去剪树枝,你那老婆,小美人啊,肯定化好妆等你亲她呐。


人家的小美人老婆和嘟嘟一样肥,她的早餐也许是茴香酒加奶酪薄饼,她见到嘟嘟也会拍拍打打,笑声震天响。


嘟嘟常去肉店买牛排,他的退休金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21:54)
标签:

杂谈


不久前,我的朋友布丽吉特来我家喝茶,她竟然是骑马来的,穿着绷得紧紧的褐色马裤,一双沾满了泥浆的马靴,挽着乱发,像一个女侠一样,站在我面前,她扭动腰肢跟我笑道,后面跟了一大串汽车慢慢挪,我也没办法,我的马就是那么慢啊。

我们把她的白马系在樱桃树上,她摸着马背,兴奋地说,我先生送了我一个生日礼物,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惊讶道,你那个小气鬼先生呀? 送什么?一支老祖母用过的钢笔?旧货市场弄来的老唱片?哦,要么是自己用烂泥捏了一个咖啡杯?

她先生的吝啬众人皆知,请我们吃饭,他从河里钓了四条小鱼,放在烧烤炉里烤熟,让我们就着一根长面包吃,吃完了大家似乎还是饥肠辘辘,他抱歉一笑道“稍微饿一点呢,是可以保持大脑清醒的'。

他这样与众不同,他的老婆更加与众不同,这是没办法拒绝的魅力吧,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他们俩。

布丽吉特和他先生都是小学老师,两个人生在巴黎北部,他们为了躲避北面的寒冷和数不尽的阴天,跑到普罗旺斯定居,他们买了一幢历史五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07:57)
   有了其他喜欢的事情,忘记此地的精神家园,今日登陆,如遇老友,经久不见,感慨不已。

   喜欢上了一些年少时痛恨的事情,比如运动,这件事让我受益匪浅,并将持续终生。喜欢上了政论新闻,为了一个左派观点,可以和我先生争执到天明。喜欢上了摇滚,它绝不是虚伪的音乐。

  我依然没有能够把自己完善起来,和小孩子吵闹,和我的先生赌气,唠叨得很。

  又见识了好多人与事,依然看不分明,思索起来,一把年纪,依然自恋,这可如何是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