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悦读中国
悦读中国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772
  • 关注人气: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4-10 11:11)
标签:

杂谈

​​

老舍


  我有个很大的毛病:读书不求甚解。

  从前看过的书,十之八九都不记得;我每每归过于记忆力不强,其实是因为阅读时马马虎虎,自然随看随忘。这叫我吃了亏——光翻动了书页,而没吸收到应得的营养,好似把好食品用凉水冲下去,没有细细咀嚼。因此,有人问我读过某部好书没有,我虽读过,也不敢点头,怕人家追问下去,无辞以答。这是个毛病,应当矫正!丢脸倒是小事,白费了时光实在可惜!

  矫正之法有二:一曰随读随作笔记。这不仅大有助于记忆,而且是自己考试自己,看看到底有何心得。我曾这么办过,确有好处。不管自己的了解正确与否,意见成熟与否,反正写过笔记必得到较深的印象。及至日子长了,读书多了,再翻翻旧笔记看一看,就能发现昔非而今是,看法不同,有了进步。可惜,我没有坚持下去,所以有许多读过的著作都忘得一干二净。既然忘掉,当然说不上什么心得与收获,浪费了时间!

  第二个办法是:读了一本文艺作品,或同一作家的几本作品,最好找些有关于这些作品的研究、评论等著述来读。也应读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1:11)
标签:

杂谈

​​

老舍


  我有个很大的毛病:读书不求甚解。

  从前看过的书,十之八九都不记得;我每每归过于记忆力不强,其实是因为阅读时马马虎虎,自然随看随忘。这叫我吃了亏——光翻动了书页,而没吸收到应得的营养,好似把好食品用凉水冲下去,没有细细咀嚼。因此,有人问我读过某部好书没有,我虽读过,也不敢点头,怕人家追问下去,无辞以答。这是个毛病,应当矫正!丢脸倒是小事,白费了时光实在可惜!

  矫正之法有二:一曰随读随作笔记。这不仅大有助于记忆,而且是自己考试自己,看看到底有何心得。我曾这么办过,确有好处。不管自己的了解正确与否,意见成熟与否,反正写过笔记必得到较深的印象。及至日子长了,读书多了,再翻翻旧笔记看一看,就能发现昔非而今是,看法不同,有了进步。可惜,我没有坚持下去,所以有许多读过的著作都忘得一干二净。既然忘掉,当然说不上什么心得与收获,浪费了时间!

  第二个办法是:读了一本文艺作品,或同一作家的几本作品,最好找些有关于这些作品的研究、评论等著述来读。也应读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5:42)
标签:

杂谈

​​

严文井


  如果一个人有了“知识”这样一个概念,并且认识了自己知识贫乏的现状,他就可能去寻求、靠近知识。相反,如果他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他就会远离知识,在他自以为是在前进的时候,走着倒退的路。当我明白了自己读书非常少的时候,我就产生了求学的强烈愿望。当我知道了世界上书籍数目如何庞大的时候,我又产生了分辨好坏,选择好书的愿望。

  教科书不过是古往今来的各种书籍当中的一小部分,你不得不尊敬它们,但不必害怕它们,更不要被它们捆住手脚。为此,我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没能考进大学,我并不认为自己不好学。

  如果我在思考一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答,我就去向古代的智者和当代的求索者求教,按照一个明显的目的,我打开了一本又一本书。

  有的书给了我许多启发,有的书令我失望。即使在那些令我失望的书面前,我还是感觉有收获。那就是:道路没有完毕,还得继续走下去。

  书籍默不作声,带着神秘的笑容等待着我们。当你打开任何一本书籍的时候,马上你就会听到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吴建民


  四年前,我离开了外交学院,结束了在外交学院的工作。那一天,我还在会见客人。三年前,我从外交部退休。一个人的生命是短促的,回首往事,我走上外交这条路,有很大的偶然性。1955年,原本小学、初中成绩平平的我,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数理化、语文、外文都很好,临近毕业的时候,我想考北大物理系。后来有一天班主任跟我讲,说北京外国语学院到我们这里来招生,你去考北京外国语学院吧。

  那个时候我学外语不大开心啊,我觉得从1949年到1955年的电影,上面做翻译的都不是好人。但班主任的威信非常高,要我去学外语,于是我就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学院。我们班学法语的四十多人,最后进外交部的就五六个人,我很幸运地进了外交部。

  我回顾这段历史,想与大家分享的是什么呢?就是人生在十七八岁、十八九岁、二十岁上下的阶段,是否会思考一辈子如何度过?可以为自己,可以为家庭,也可以为一个更大的目标?

  在我年轻的时候,两本小说对我影响很大:一个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个是《普通一兵》。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6:11)
标签:

杂谈

​​

[美]米歇尔·渥克

《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 [美]米歇尔·渥克 著 中信出版集团 2017.2

  2001年秋天,格伦·莱伯哈特时任戴纳基公司的首席风险防控官。戴纳基能源公司当时正计划购入一家能源贸易公司。这家公司的股票价格在最近几周已经跌了80%,在能源市场引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恐慌。戴纳基公司的董事长和CEO查理斯·沃森很了解这家公司(或者说是自认为很了解),计划低价购入该公司的能源销售,稳定能源市场,整合两家公司的贸易能力,避免如果这家公司破产给自己带来的冲击。这不仅仅是一次扮演救世主的机会,而且还可以从中牟利。

  莱伯哈特是一个直率而且严肃的得克萨斯人,在石油天然气贸易领域有17年的从业经验。他曾经是一名风险顾问,现如今其综合身家达420亿美元,掌控的范围包括贸易、发电、能源及相关的保险和信贷风险等。他曾经帮助戴纳基公司从加利福尼亚能源危机和“9·11”恐怖袭击造成的困境中走出来。此外,他创立了一个动态工具提供实时的风控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1:07)
标签:

杂谈

​​

杨绛


  读书钻研学问,当然得下苦功夫。为应考试、为写论文、为求学位,大概都得苦读。陶渊明好读书,如果他生于当今之世,要去考大学,或考研究院,或考什么“托福”,难免会有些困难吧?我只愁他政治经济学不能及格呢,这还不是因为他“不求甚解”。

  我曾挨过几下“棍子”,说我读书“追求精神享受”。我当时只好低头认罪。我也承认自己确实不是苦读。不过,“乐在其中”不等于追求享受。这话可为知者言,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觉得读书好比串门儿——“隐身”的串门儿。要参见钦佩的老师或拜谒有名的学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见,也不怕搅扰主人。翻开书面就闯进大门,翻过几页就升堂入室;而且可以经常去,时刻去,如果不得要领,还可以不辞而别,或者干脆另找高明,和他对质。不问我们要拜见的主人住在国内国外,不问他属于现代古代,不问他什么专业,不问他讲正经大道理或是聊天说笑,都可以挨近前去听个足够。我们可以恭恭敬敬旁听孔门弟子追述夫子的遗言,也不妨淘气地笑问“言必称‘亦曰仁义而已矣’的孟夫子”,他如果生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1 12:50)
标签:

杂谈

​​


周汝昌

  我是带着自愧的心情写下这个题目的。因为这好像我就是个读书治学的人了,其实却不是那么回事;而来访的问学之士每每以此为题而下问,以为我可以谈些心得经验,这就使我深感惭愧。我若和真正读书治学的前辈相比,那就简直差得太远、太不够格了。这读书治学得讲真的,怎么冒充得了呢?只有不知愧怍为何物者才敢冒充什么学者。

  然而又因我常问而不答,人又说是“谦虚”,甚则疑为不肯待人以诚。这么一来,只好姑且就我们一辈人的水准来“卑之无甚高论”一回,聊备参采吧。

  理一理平生的“脾性”,也有几个特点,或许能从中看到一些问题与得失利弊。第一是我读大学时所走的路子。大学时我读的是西语系(今日外文系),因此强烈感到中西文化的差异,这使我明白:了解与研究自己的(即中华的)一切,必须尊重自己的特点、特色,而绝不可以盲目地引用一些洋的模式来硬套,否则,那将会是一个极危险的歪曲或消灭自己的做法。外来的、新鲜的、好的(正确的),应该借鉴,而借鉴绝不能与硬搬划上等号,不然,“借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6:12)
标签:

杂谈

​​

汪政

《人民的名义》周梅森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7.1

  历时八年,六易其稿,周梅森终于在新年到来之际为读者奉献出了他的又一部政治小说《人民的名义》。对这部新作,可以言说者甚多。我以为它首先为我们如何提高主旋律文学作品的创作水平提供了丰富、新颖而有效的经验。毋庸讳言,我们的主旋律文学创作确实不太尽如人意,许多生活中非常感人的人与故事一旦搬进了文学作品便味同嚼蜡,许多被民众共同关注令人振奋的重大主题到了文学作品中一下子失去了原有的重量、魅力与深度。时间一长,读者对主旋律文学创作似乎越来越失去耐心和信心,既不叫好,更不叫座。

  问题出在哪里?其实很简单。关键是我们的许多作家没有将主旋律文学作品作为文学来对待。不管主题如何重大,题材如何重要,都要按照文学的规律来创作,不管哪一类作品,只有具备了文学的优秀品质,它才会得到读者的喜爱,从这个意义上说,主旋律并不享有非审美的豁免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1:08)
标签:

杂谈

​​

程孟辉


  母亲走了,享年82岁。母亲走的时候,正值天气阴晴交替,虽说已是中秋时节,但江南平原的上空,风雨乍起,并随之伴有一声惊雷巨响。据说,这是吉祥之兆:母亲升天了。尽管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出于对母亲的爱戴和怀念,内心深处还真希望她能升入天堂,因为,我宁愿相信有来世。这样,她可以继续做我的母亲,我也继续可以当她的儿子。

  我的母亲,一生平凡,既没有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也没有建树起轰轰烈烈的伟业。她和所有天底下的母亲一样,慈爱、温柔、勤劳、善良、正义和坚韧,似乎天下女性所具有的美德和天性,在她身上都有折射和体现。其实,我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记得17岁那年,我应征入伍,去了海军东海舰队当了一名航空兵。“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我,哪知母亲这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惆怅和牵挂。参军两年后的一天,我因故回家,当时那种归心似箭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回家的路上,我简直就像一个童真的小孩儿,载欣载奔,恨不得一步就跨入家门,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母亲。母子两年多不见,我第一次看到了爬在母亲额头上的白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0 16:00)
标签:

杂谈

​​

林清玄

《心无挂碍无有恐惧》林清玄 著 江苏凤凰文化出版社 2017.3

  我喜欢黄昏的时候在红砖道上散步,因为不管什么天气,黄昏的光总让人感到特别安静,能较深刻省思自己与城市共同的心灵。但那种安静只是心情的,只要心情一离开木棉或者杜鹃或者菩提树,一回头,人声车声哗然醒来,那时候就能感受到城市某些令人忧心的品质。

  这种品质使我们在吵闹的车流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寞;在奔逐的人群与闪亮的霓虹灯里,我们更深地体会了孤独;在美丽的玻璃帷幕明亮的反光中,看清了这个大城冷漠的质地。

  居住在这个大城,我时常思索着怎样来注视这个城,怎样找到它的美,或者风情,或者温柔,或者什么都可以。

  有一天我散步累了,坐在建国南路口,就看见这样的场景,疾驰的摩托车撞上左转的货车,因挤压而碎裂的铁与玻璃,和着人体撕伤的血泪,正好喷溅在我最喜欢的一小片金盏花的花圃上。然后刺耳的警笛与救护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