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悦读中国
悦读中国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488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9-19 11:13)
标签:

杂谈


  在韩国釜山女子大学讲授“茶文化学”的金吉子女士,由茶道名家范增平陪同,要和我谈“茶与诗”的问题。她说韩国的茶道重在“和、静”二字,而日本则着重在“和、敬、清、寂”四字,她问我:“中国的茶道中着重于什么思想呢?”

  我对茶道并不在行,既称为“道”,必然已超脱技艺实用的层次,而进入高远的思想境界。据我留心茶诗中强调的茶道思想,可分析为四种美感——

  因寂生慧。茶的外号,有叫“冷面草”的,有叫“清风使者”的。清冷与“寂”的境界很近,人在“寂”的时刻,思虑容易集中,容易有审美的观察力。《大学》中主张“定、静、安、虑、得”,用于茶道也是如此。西方诗人拜伦说:“平静的气氛是急性人的地狱。”那么饮茶正可以治愈毛躁焦虑,而带来平静的心境。

  所以古人喝茶不喜欢人多,认为“一个人喝可以得到茶的神味,两个人喝得到茶的趣味,三个人喝只得到茶的味道,七八个人喝只是分茶水来解渴罢了”。这道理与西方人喝酒相似:“请一个朋友喝酒,应把最好的酒奉献;若请两个朋友,就让他们喝二等的酒。”朋友多了就起哄,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8 11:07)
标签:

杂谈

  母亲在那个春天血压居高不下,我怀疑是故乡的寒冷气候使然,便劝她来哈尔滨住上一段时间,换换水土,她来了。说来也怪,她到的第二天,血压就降了下来,恢复正常。我眼见着她的气色一天天好起来,指甲透出玫瑰色的光泽。她在春光中恢复了健康,心境自然好了起来。她爱打扮了,喜欢吃了,爱玩了,甚至偶尔还会哼哼歌。每天她跟我出去散步,她看每一株花的眼神都是怜惜的。按理说,哈尔滨的水质和空气都不如故乡的,可她却如获新生,看来温暖是良药哇。

  白天,我看书的时候,母亲也会看书。她从我的书架上选了一摞书,有《红楼梦》《慈禧与我》等,摆在她的床头柜上。受父亲影响,她不止一次读过《红楼梦》,熟知哪个丫鬟是哪一府的,哪个小厮的主子又是谁。大约一周后,她把《红楼梦》放回去,对我说,后两卷她看得不细。母亲说《红楼梦》好看的还是前两卷,写的都是吃呀,喝呀,玩呀,耐看。而且,宝玉和黛玉那时还天真,哥哥妹妹斗嘴怄气是讨人喜欢的。到了后来,宝玉和宝钗一结婚,小说就不好看了。母亲对高鹗的续文尤其不能容忍,说写的人不懂趣味,硬写,把人都搞得那么惨,读来冷飕飕的。她对《红楼梦》的理解令我吃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郑渝川

《重拾交谈:走出永远在线的孤独》 [美]雪莉•特克尔   著 中信出版集团 2017.8

  你上一次与人促膝谈心是什么时候?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说话。这里的“说”,包括发短信,通过微博、微信、QQ等社交网络工具跟好友交流,还有就是发帖“灌水”。这个时代带给了人们如此多样的表达选择,但也造成了尴尬——而今已经非常普遍的现象是,我们在跟家人、朋友、同学在一起的时候,都对着自己的手机,相互之间的交谈却寥寥。

  雪莉·特克尔在其所著的《重拾交谈》一书中指出,而今的中年、青年人都应记得,远离交谈,“代表着逃避自己作为(孩子)良师益友的责任”;远离交谈,实际上就已经忘记了生活的本质,而成为了新技术、新设备的奴隶。这本书倡导重拾交谈,重新训练自己的说话和倾听,重新努力构建基于交流的亲密关系。

  重拾交谈,必须从重拾注意力开始。书中指出,而今,美国的成年人平均每6分半就查看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祝勇


  真正伟大的艺术家,都是制订规则的人,不是遵从规则的人。

  公元1082年四月初四,黄州的那场雨,是一场进入书法史的雨。

  诗人对雨往往格外敏感,这不仅因为雨本身就有奇幻性和音乐性,还因为雨把许多原本在一起的事物分开了,让人与人、人与事物拉开了距离。所以,当一个诗人面对烟雨迷茫,他一方面会惊叹于世界的宽大背景,另一方面又会感到脆弱和孤独。我的朋友张锐锋说:“雨使人观察事物有了一个伤心的捷径。”一个真正的诗人,绝不会对雨无动于衷。多年前我翻开诗人聂鲁达的回忆录,看到的一场南美洲的豪雨,自合恩角到边疆的天空,像是从南极泼洒下来的瀑布。聂鲁达说:“我就在这样的边疆——我的祖国蛮荒的西部——降生到世上,开始面对大地,面对诗歌和雨水。”

  四月初四这天是寒食节,在唐宋,一年的节气中,人们最重视寒食与重阳,不像我们今天,重视端阳与中秋。像许多传统节日一样,寒食节也是一个与历史相联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熊辉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正如美国新诗运动胜利的重要标志,在于成功地翻译了中国诗歌,中国新诗的开创者——五四新诗人们所谓的新诗形式,则大都是以优秀的译诗为蓝本建构起来的。译诗在百年中国新诗发展历程中,带给新诗的潜隐力量,在不同的诗人那里有着各自的发挥。

胡适对译诗的借力

  胡适是倡导并尝试创作新诗的先行者,也是借力翻译诗歌发动新诗革命的第一人。

  康奈尔大学位于纽约州东北部的五指湖区,那里山色秀美,清泉灵动,湖波熠熠,蔚蓝的天空缀满诗性的音符。在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胡适常和任叔永、杨杏佛以及来访的梅光迪等人讨论中国诗歌的变革问题。1915年夏天,众人泛舟凯约嘉湖,不想“小船打翻”事件让大家诗兴大发,而任叔永创作的《泛湖即事》诗成为胡适阐发新诗理论的突破口。毋庸置疑,梅光迪等留美人士当即反对胡适的白话诗主张,他们为此展开了长久的争论。1917年1月,胡适在《新青年》上发表《文学改良刍议》,借用美国意象派宣言提出“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肖峰

《五百年来王阳明》郦波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7.8

  王阳明在中国哲学史、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无需多言。以致良知、知行合一为代表的阳明学说,不仅在国内广为人知,还传播到日本、朝鲜,在近五百年的中国历史甚至东亚历史上影响深远。但阳明学说在我们的国家还远未体现出其应能发挥的影响力和感召力。阳明学说依旧有待于更进一步走入大众视野。

  《五百年来王阳明》正是一部面向大众读者、全面介绍王阳明生平及思想的著作。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主讲人郦波,运用通俗易懂的文字,梳理了王阳明传奇的人生经历,阐述了阳明学说的诞生历程和主要内容,向读者介绍了王阳明如何一步步地走向圣人之道。

  阳明学说在中日两国的迥然命运

  王阳明开创了震古烁今的学说体系,在明代中后期影响甚巨,整部《明儒学案》中记载的学者,大半是阳明学说的信仰者。

  相比在明代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11:20)
标签:

杂谈

范小青


  家是什么呢。

  对男人来说,家是什么,我不太清楚,恐怕也无法很明白。

  对女人来说,家是什么,每一个女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我想,家,也许应该是女人最放松自己的地方吧,是女人最没有负担的空间吧。

  女人在家里拍的照片常常比在别的什么风景如画的地方拍的照片更漂亮,虽然你照片的背景也许很简陋。更多的时候,女人在家里对一些事情作出的决定,要比在别的什么地方做出的决定更高明,更富有智慧。女人在家里随意哼出来的歌,比她在歌厅里唱出的声音更柔美;女人在家里对着穿衣镜试穿新买的时装,效果比在时装店试穿好得多;女人在家里接待来客,要比她在外面的交际场合大度得多,从容得多;女人在家里和朋友聊天,便能说会道起来;女人在家里做事情,也许比在外面做事情做得更完美更地道。在家里女人总能把自己的才华发挥得很好很好。

  在家里,女人不必把自己伪装起来,女人还自己以本来面目,你可以不化妆就走出卧室,可以蓬头垢面就吃早饭,可以不假思索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季羡林


  我是一个最枯燥乏味的人,枯燥到什么嗜好都没有。我自比是一棵只有枝干并无绿叶更无花朵的树。

  如果读书也能算是一个嗜好的话,我的唯一嗜好就是读书。

  我读的书可谓多而杂,经、史、子、集都涉猎过一点,但极肤浅,小学中学阶段,最爱读的是“闲书”(没有用的书),比如《彭公案》《施公案》《洪公传》《三侠五义》《小五义》《东周列国志》《说岳》《说唐》等等,读得如醉似痴。《红楼梦》等古典小说是以后才读的。读这样的书是好是坏呢?从我叔父眼中来看,是坏。但是,我却认为是好,至少在写作方面是有帮助的。

  至于哪几部书对我影响最大,几十年来我一贯认为是两位大师的著作:在德国是亨利希·吕德斯(HeinrichLders),我老师的老师;在中国是陈寅恪先生。两个人都是考据大师,方法缜密到神奇的程度。从中也可以看出我个人兴趣之所在。我禀性板滞,不喜欢玄之又玄的哲学。我喜欢能摸得着看得见的东西,而考据正合吾意。

  吕德斯是世界公认的梵学大师。研究范围颇广,对印度的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贾平凹

  院再小也要栽柳,柳必垂。晓起推窗如见仙人曳裙侍立,月升中天,又似仙人临镜梳发;蓬屋常伴仙人,不以门前未留小车辙印而憾。能明灭萤火,能观风行。三月生绒花,数朵过墙头,好静收过路女儿争捉之笑。

  吃酒只备小盅,小盅浅醉,能推开人事、生计、狗咬、索账之恼。能行乐,吟东坡“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以残墙补远山,以水盆盛太阳,敲之熟铜声。能嘿嘿笑,笑到无声时已袒胸睡卧柳下,小儿知趣,待半小时后以唾液蘸其双乳,凉透心臆即醒,自不误了上班。

  出游踏无名山水,省却门票,不看人亦不被人看。脚往哪儿,路往哪儿,喜瞧巉岩勾心斗角,倾听风前鸟叫声硬。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却更远了,遂吸清新空气,意尽而归。归来自有文章作,不会与他人同,既可再次意游,又可赚几个稿费,补回那一双龙须草鞋钱。

  读闲杂书,不必规矩,坐也可,站也可,卧也可。偶向墙根,水蚀斑驳,瞥一点而逮形象,即与书中人、物合,愈看愈肖。或听室外黄鹂,莺莺恰恰能辨鸟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贾平凹


  院再小也要栽柳,柳必垂。晓起推窗如见仙人曳裙侍立,月升中天,又似仙人临镜梳发;蓬屋常伴仙人,不以门前未留小车辙印而憾。能明灭萤火,能观风行。三月生绒花,数朵过墙头,好静收过路女儿争捉之笑。

  吃酒只备小盅,小盅浅醉,能推开人事、生计、狗咬、索账之恼。能行乐,吟东坡“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以残墙补远山,以水盆盛太阳,敲之熟铜声。能嘿嘿笑,笑到无声时已袒胸睡卧柳下,小儿知趣,待半小时后以唾液蘸其双乳,凉透心臆即醒,自不误了上班。

  出游踏无名山水,省却门票,不看人亦不被人看。脚往哪儿,路往哪儿,喜瞧巉岩勾心斗角,倾听风前鸟叫声硬。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却更远了,遂吸清新空气,意尽而归。归来自有文章作,不会与他人同,既可再次意游,又可赚几个稿费,补回那一双龙须草鞋钱。

  读闲杂书,不必规矩,坐也可,站也可,卧也可。偶向墙根,水蚀斑驳,瞥一点而逮形象,即与书中人、物合,愈看愈肖。或听室外黄鹂,莺莺恰恰能辨鸟语。

  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