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11-26 17:11)
标签:

it

《我们在2000年相识,to M.》
她扮演一个佛教徒
脑顶开出了花,在昨天下午
烧水的时候

在一根头发上
打3百个结
她有时这么想
也这么做

电台,在播放
过时艺人的
热门歌曲,星期二

厨房外
机能衰退的酷孩
在沙滩扫雷
脖子缠着电线
准备好了
随时能通电


《柴油》
看着,但不看见
说了,却又不负责
野兽在原地搏斗
鸟不在飞过的任何地方


《2015年11月23日,雪后,晴》(外二首)
一头鸟从地面跳上树枝,路上
推自行车的人她有一条蓝色的大围巾
雪后的天空,空了许多,从太阳发出的
最新的光,穿过天空照落下来
近处是一块荒地
远处还是天空
11:35分~47分,我站在窗前
喝喝水,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5 23:42)
标签:

杂谈

《1986年,对雨的记忆》
通过雨,主要通过落雨的声音
我记起一个人:1986年,她在一个雨天出门
不知道去哪,出去后,院子里的雨越来越大
我坐在门口喝水、看雨,听听雨
落在地上的那种声音
雨的种类数不清多,严格来说
落过多少场雨就有多少种雨,哪怕一场雨
它也分前、中、后:前雨来的急,中雨时间长
后雨,一般要停的慢些
有时又不是,突然也就停了
只有落雨的声音常年不变
那是雨,落到地上成为水的声音
有时我有2种想法:是不是每场雨都有人见过
2、要是见过,是不是每一场雨都有人记得


《2015年9月22日,雨
推开窗,遇见灰鸟。》
考虑到出于对秋天的共同偏好
1987年以来,我不止一次、2次、100次设想
那大概会是在一个秋天的早晨
天下着雨,就像这个早晨
你从看不见的地方飞来,落在显眼的屋顶
而我,因为昨晚睡的不好
肚子有点着凉
灰鸟,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2 06:32)
标签:

杂谈

《安排》
05:34分,醒来,在一个雨天
追会儿梦,趁它还没散开。它像梦
又不是很像,很轻,浅浅的,就这样
俗话说:在没有光之前,某尊
一直在黑暗中沉思。
用火苗点上一支,呼吸
呼和吸
呼气,之后吸气
之后呼气,没有错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这一切”,什么意思
它有什么意思
安排什么毛
这一切,hello,有人在吗
醒来,在05:55分
东八区
起床去窗前站会儿
一些植物(杨树、银杏、
草什么的)没有云、秋天
几辆车和天空
(空荡荡的,正在下雨)
雨在下,天(什么东西)
空荡荡的
很空,荡荡的
什么意思
秋天
秋天什么?
??(OF)
就这样吧
去钓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3 18:09)
标签:

杂谈

《沥青》
           For Little Ryan 
           
要下雨了,下午3:23分,有风
我关掉飞车游戏,走去阳台望气。你(1岁)
是加拿大男孩,目前住在酒仙桥后沙峪公寓3楼
202#(中国,你老爹家)。你不是中国人,这里的
大部分东西与你无关:关于这个,我们留着以后再说
快要下雨了,天上破了一个洞,不知怎么搞的
风水不好,还是什么,最近,天空总在漏气
鸟也飞失不少,我劝你老爹多换点美元,他说再等等吧
算了,他是个反应极慢的金牛,而你是狮子,狮子末
搞定他!只是世界暂时还不属于你们。在下雨了
今天周末,等雨停,我得去整理这个月的诗,要是
不停,不会,是雨,它总会有停的时候,雨么,一般
是这样的,这是经验。雨在下,我正看着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2 12:29)
标签:

杂谈

《在世上》            
你今天为什么这么伤感?Jimmy
你今天才3岁零4天,还有那么几小时
你躺在阳台不动,不说话,陪我抽烟(你睡着了吗?)
我为你放着《嗨,犹大》,还是《嘿,裘》
什么的,感觉还没你老。

《踩到一个影子,它动了2下》
我想写一首诗
我正在写
我想写一首
关于桃子的诗
正好,我的手上
握着一只桃子
我边走边吃
一边在手记里输字
是不是有些奇怪
桃子还没吃完
我就想回家

《最高指示》
在一片乌云下
女的说,等会儿会下雨吗
等了一会儿,男的说:
不知道。
6、70年了
当地的最高指示照旧:
饿了,就要吃饭。


《3岁,for Jimmy》
今天有雨,雨不小,天空阴沉
天有时会下雨,有时晴或雪,有时有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5 22:25)
标签:

杂谈

《喝酒,给而戈、杨黎》
我当然不喝,嫌麻烦,人也累
你(杨黎)也不喝,戒酒,什么因为爱情
而戈那必须喝点,没理由不喝,话也多
对饮成3人,时空,在这会儿还算得上问题
谁说了算,也不重要,基本没重要的事
除了诗。我们是诗人(骄傲的),说什么、
怎么说,它都是诗。不说也是。不说
(无语或沉默),抵得上以往写的全部
11点不到,就地解散,在一个
老龄化世纪,谁埋单都行

《1964年3月6日》
01:50,醒来
看2条微信
(碟中谍5海报;2、
一支创业洗脑广告什么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
来阳台抽会儿烟
看看群芳南路上的路灯
室外温度23,微雾
回卧室取手机(Jimmy的枕头
掉在地上)
回烟台(阳台)
抽完烟
想会儿诗
坐在海浪上
再歇会儿

《诗,for Jimmy》
          “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30 21:18)
标签:

杂谈

《2015年4月》

1、声音
有个声音我还记得在4月,它是一部夜火车
慢吞吞开过,一个坏人会突然想起的声音
它小(音量或形状),慢(它的移动)
神秘(它有多神秘?),它很难保存
声音怎么保存,不能(也许可以,我不知道)
它大于1 3(这有点过了。比一般的风轻
这就太过了)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有点突然。

2、风
4月的风比较随意
我叫它停,它没听见
我叫它快些走
它不但没有听见
还反过来告诉我说伙计,你他妈的
你已经被工作搞得没个性啦
我能说什么,告诉它实话
其实诗人呢,他首先是诗人,其次
才是人?

3、成熟
以我现有的奔跑能力,射出银河
大约需要3万亿个一生
算上中途不停留

4、浇水
我们(我和小虚)
聊到一个新西兰人
还有佛陀
来到人们的村庄,大概还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1 01:01)
标签:

育儿

《一朵花减去一朵花,等于还没有来》
有时候我总觉得天上有一颗雨,要下还没下
我抬头看天,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5 15:27)
119 小区路上 夜晚
五个人走在路上。大象和面条走在最前面。后面是飞机头,硬座,巫师走在一起。走了几步。后面有人喊:喂。
路灯下,看不太清楚两个的面孔。其中一个是老板的儿子。他们手上都捏着一柄小刀。
五个人停了一下。
硬座:想干嘛?!
对面两个人没有说话,但挺冷静,而且气势汹汹。
硬座把两个啤酒瓶慢慢放到地面上。飞机头站着。
两人,一人朝飞机头冲过来,另一人朝硬座过来。但飞机头和硬座似乎都没看到他们手上捏着刀子。
最先上来的是朝飞机头的人。飞机头正准备用脚揣过去,一只手在腰上摸着什么。但刀已到了腰部的衣服上。

画外音:等等。

定格。
字:飞机头和他的仿真手枪。

120 客厅内 白天
飞机头从沙发上站起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我出去一下。说完,走出客厅。

121 马路边邮筒边上 白天
飞机头把信封塞进邮筒。信封上粘着打印纸条,上面有寄往文学杂志社的地址。
飞机头拍了拍邮筒,走开。

122 马路上 白天
飞机头在牛仔裤袋里摸烟。
取出一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5 15:26)
88 马路上 清晨
青年B已上了车,挥手。
飞机头和硬座也向他挥手表示再见。
出租车开出。
两人晃荡着往回走。
飞机头踢飞路边的易拉罐:天气不错。
我说你最难过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硬座:难过?
飞机头:就是难以渡过。比方说像昨天晚上,他们应该发条被子给我们。
硬座:忘了。不过,你说难过,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女人。她跟了我6年,我们含辛茹苦,相汝以沫,你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可是有一天,她突然不见了,消失了。1个星期后,她打电话给我,说,我在美国。在旧金山。说实在,你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当时的确有那么一点点难过。这个女人不错。
飞机头笑:女人是祸水。
硬座笑:嗯,我们现在干什么?喝点么?

89 院子里 白天
硬座和飞机头笑着走进院子,两人手上都提着半瓶啤酒,很明显他们是一路喝回来的。
飞机头:他要去射击他的女人?
硬座:是,他背着一把猎枪,有人问他了:嗨,旧,你干嘛呢?
   这逼肯定喝多了,说:我这不去射击我的女人么。问他的人说:扯淡,你还不如来酒吧喝一点。旧就说了,算了吧。这很急,我得去墨西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张羞
张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17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