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2-23 11:51)

横店横店

 

   明清宫跑马场,夕阳西下,无有瘦马,花红柳绿的人在天涯。

 

    这个是横店的明清宫,不是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1 19:44)

数字盲“忙”数字

    伍迪艾伦说,在比佛利山……他们从不扔垃圾,他们把它变成了电视剧。

    我决定不跟这死老头一般见识,只带着一腔热血踏进横店,投入到想象中的火热生活里。

    然而,之后,直到有一天,我站在横店最繁华的万盛街,被一辆直冲过来的摩托车吓得魂飞魄散之际,才开始对近来的生活产生了一系列的反思。

    首先,作为一个数字盲,我竟然在一堆数字里沉浮了两个多月,重新开始学习数数,从个位开始,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四个零,很多个零,最后我还是不能如同专业人士一般,一眼就能看出来加了很多零的数字应该怎么念,我得一个一个一个慢慢地,用拇指小心翼翼划过每一个弯里曲拐的数字,满头大汗到达终点后,还是纳闷,这一串数字中间为什么还要加上逗号,后来我自己理解为,这跟写字一样,你得在中间加上停顿,有个抑扬顿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6 22:32)

回 

    04年,我们搬进了另一个房子里,那时沁狗狗9岁,多数时候咱俩单独在家,她表
现出很勇敢的样子,自己住在楼下,偶尔会穿过长长的楼梯和走廊,来到我的房间,在睡前跟我说几句话,之后又独自回去,从不害怕。

    05年,我离开沁狗狗,她和外婆这个房子里住了一年。期间,孩儿给我写了一封信,并没有发出去,后来是小姨给收着,五年后我才看到,沁狗狗独自经历了那段困惑期,或许害怕,可是从来不说,我是个粗疏的母亲,为此我很羞愧。

    08年,我们跟这个房子告别,拍了一些照片,沁狗狗坚持不让我拍她,只是独自在厨房门口站了会儿,我偷拍了张照片,并抢在出门之前拍到一个晃动身影。

     我至今没有问过沁狗狗,为什么在离开的时候不回头,但刚才在电话中,孩儿说,她还记得我把这组照片取名为《回眸》。今年没法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6 14:24)

籍贯:街道

 




    少女时代的珍妮弗·康纳利有种超凡脱俗的美,在《美国往事》中,她叫黛布拉,是少年面条心上的女神,两人都是纽约布鲁克林贫民区长大的孩子,面条作为一名街头混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9 22:33)

春风沉醉的夜晚

   作为一群热爱泡吧、读书、旅游、看电影,并从事一项为人民服务的通俗艺术工作的人来说,天天吃盒饭似乎跟生活产生了令人沮丧的距离,为改善这一状况,我们沿着首都北面的某条马路走了一个正方形,寻找一顿没有地沟油味道的午餐。

    我们首先在十字路口前后左右张望了数十秒钟,视觉经验告诉我们说,左边这条道的尽头有许多花花绿绿的招牌,走过去就会是一片商店。沿着这条沙土路步行,我们越来越靠近理想中的美食店,但扑入眼帘的招牌着实让我们大失所望,它们上面一一地印着“足浴”的字样,招牌下面有群人围成个圈正在赌牌,转眼看去还有一个理发师傅,举着剪子立在墙根下给人推头发。前面是片工地,如火如荼的建设让北京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工地,于是我们决定穿越这片工地,继续寻找食物。

    走完正方形的第一条边,进入第二条边以后,我们发现来到了想象中的福地,虽然左边的街道还是像某个县城里的繁华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伊萨克·迪内森:上帝爱开玩笑

  

  

   “我在非洲有一个农场,就在贡嘎山下。”

    这是伊萨克·迪内森 (1885—1963)在《走出非洲》里写下的第一句话,这本书被认为是她的自传体小说。

    伊萨克·迪内森不需要想象力,她本身的经历就足够丰富和生动了。伊萨克·迪内森的世界充满了故事、事件、偶然和奇异的发生,这一切都等待着被她自己讲述出来。其实,伊萨克·迪内森从来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4 12:27)

做个梦再回家

    剧组是个小江湖,龙蛇混杂,这里有游侠,有妖怪,有混混,还有梦游症患者。人在江湖,名声最打紧,总之好名声胜过坏名声,坏名声胜过没名声,于是专门有人负责帮你名扬天下,叫公关或者推手,花样相当繁多,比如打官司,打口水战,制造绯闻,自爆隐私,搭顺风车上位,抄袭与偷拍,隐退与复出等等,实在没啥可说的了,不妨露露点,用以保证适量的热度和适当的出现频率,总之,在江湖里没人愿意被遗忘。

    男孩子在一家著名的剧组宾馆当服务员,刚满16岁,长得眉清目秀,左耳戴着一只银色的小耳环,他说他们老家在河南,兄弟两个,由于妈妈非常喜欢女孩子,从小就给他穿花衣服留长头发,刚来北京时,他就是一副女孩子的打扮。目前,男孩急于在剧组找份活,遇到新的剧组入住,他总是十分兴奋,眼里闪着荧荧的光,急切地询问人家:“我可以跟着你们剧组吗?”可当人家询问他想在剧组干什么时,男孩说想当演员,于是男孩无一例地外遭到拒绝,这个时候,他难过得低下头,迅速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2 22:38)

 

一次漫长的旅行

     出门一周,终于逮住机会发张图,拖着这么大的箱子,当然是做漫长地旅行,时间及事件都不很确定,好歹算是又一次转身,拍照做个纪念,未完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3 17:44)

记忆丢失

    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它在鱼缸里不停地游来游去,游到哪儿都是陌生的,看到哪里都是新鲜的,永不厌倦。

    我的前世是不是一只金鱼呢?给沁狗狗开家长会,学校门口遇到一位女人,笑颜如花,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能肯定,这是一张熟人的脸,我热情地回应,心下却相当迟疑,这个女人,究竟是我小学的同学呢,还是初中的同学,或者是我哪个同学的邻居,我不能确定。 

    发生这种事情不止一次了,沁狗狗提醒我,她经常在陪我逛街的时候,遇到某个人,我在跟人家一阵寒暄之后,总说不明白这人究竟是谁,我们的时间曾经在什么时候有过交结,那是什么样的场景,我们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我陷入惶恐之中,还很忧伤,在我漫长的一生当中,会认识多少人啊,会跟多少人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啊,可是,到最后我竟然大多数都记不得了。昨天,有个故交告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吉皮乌斯:迈向真正的爱

    在俄罗斯文学史上,季娜伊达·吉皮乌斯是个无法绕开的人物,她深深眷念着故土,却颠沛流离,去国离乡整整25年,在她的诗中,俄罗斯“泛着银光的田野”、“长满苔藓的山谷”以及“深陷泥淖的森林”如梦似幻,在梦中,她请求上帝,让她再看一眼她“亲爱的俄罗斯”。

    吉皮乌斯之于俄罗斯,无疑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作为诗人的先锋性和对政治的保守性,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和冲突,使得她在俄国“十月革命”到来时手足无措,她所理解的革命是精神上的革命,是属于宗教层次上的革命,所以,直面革命的暴力血腥,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之凡·之凡
之凡·之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6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