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人小小罗
易人小小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1-20 23:45)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用四川话写过博客了,今天感觉到位了,用四川话在博客上复述一个八年前听别人摆起过的一个故事,整个故事的情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依稀记得个大概,不能给大家摆巴适的说安逸的,那就将个烂就的说吧。

    这一切源自于今晚我和常道士在家忽而嗨哟打PS,而法人代表在旁边一针一线的缝扣子……

    很久很久以前,民航这个行当还很瓦塔,飞行员过着穷捞饿下的日子,袜子缝三年补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吃饭吃食堂,结婚还要打报告,某个飞行员A就在这个时候出道了,工作了,结婚了。

    九几年的时候,民航大发展了,飞行员待遇也改革了,A也放机长了,放教员了,在单位上也吃得到皮了,说话有分量了,逐渐的,衣服破了也不穿了,甩了换就是了,吃饭也不吃食堂了,结婚了不用打报告了。改革开放后的妹妹们也就开放了,不乏完美主义的以为来挛一挛的了,很自然,很顺理成章的就遵循了英雄本色(英雄本来就好色)这条科学规律了,妹儿长得又巴适,又年轻又美貌,又能赶上时代的潮流,又懂事,又能干,连打个屁都是香的,技术又娴熟,瞬间就让自己年轻了何止十岁!顿时晚上称王,白天扶墙的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9 03:52)
标签:

杂谈

本博文仅纪念逝去的生龙活虎的岁月,以及对当前社会新氛围的思考,而对于发展中的屌丝一路经历过来的所谓宾馆的发展的些许感悟,或许你也有察觉……

 

     今天和我们家领导上街购置一些生活必须品,偶然间发现各式各样的快捷酒店犹如雨后春笋般串起每个大街小巷,犹如严打前的商务会所,每隔几十米都会涌现出来一家,甚至一条巷子里都会有好几家,也许是近几年没有关心这些了,于是就选择性失明了。

    早些年,和大学女朋友在航校周围经过无数次探寻并扎根无数个春宵,基于那时年轻,家里不能住,小宾馆看上去简单平常,但情趣就在于每天午夜伴着邻居的炮声睡下,早晨在隔壁的呻吟声中醒来,在这种环境,干点啥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一切变得那么的顺理成章,连调情的氛围都省了。

    于此相对的是所谓的五星级。曾有机会入住类似房间。推门进去,富丽堂皇,酷似朝圣,所有设施高贵冰冷得毫无人气。或许对于高富帅并可公款吃喝的大亨来说,带个秘书来这个地方,花个几大千睡在这样的酒店深夜谈工作,实在是个身份的象征。但是就实际出发,用来装逼是再合适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小娴说:我最害怕的事,是我最终没有嫁给你。 

刘若英结婚了,嫁的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9 23:53)
标签:

杂谈

这一刻,本人25年的人生演绎落下帷幕,正式迈出第26年的步伐,蓦然回首,前25年,我似乎做了很多事情,但似乎我又什么都没有做,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好像变得很有智慧的样子,从纯净的原点绕了一圈我还是在纯净的原点,似乎这25年来我拥有了很多,到最后却什么也没有拥有。

从小我有一个伟大的志愿,就是要当一名科学家,后来,我发现自己很幼稚,我除了学了科学主义发展观之外任何和科学挂钩的东西都没有学,再后来,我想成为一个心理学家,但偏偏却被一个心理学生给医了个底朝天。这让我想起一个朋友说他这二十多年来的理想:小学时理想是当街机店老板,中学时理想是当网吧老板,大学时理想是当宾馆老板,工作了理想是当洗浴中心老板。原来人的理想是在不断的变化,我的变化率过快,而这位朋友好歹也围绕着一个老板而展开,于是乎,我的行为速度始终跟不上理想的变化速度,直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小泽畅的妈妈在一天下午给我讲了很多很多,我渐渐开始沉淀,沉淀我这前25年到底干了些什么,或许犹如一根针的落地一般悄无声息,再犹如飞入宇宙的尘埃一般瞬间灰飞烟灭,而正确的人生需要25年的沉淀,再靠后五年的前进为三十而立建立坚实的基础,此时,所谓的生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9 13:05)
标签:

杂谈

最近的睡眠日益恶劣化,平均每两三个小时就要醒来一次,而且每次醒来必须娱乐至死方才可入眠,就这样不停的折腾反复无数次后我早已不知哪些情节发生在梦里,而哪些情节是残酷的现实,或者写的这个篇博文也只是在梦中而已,当我一觉醒来,再打开博客,发现其实我并没有发表任何博文。

在一个梦中,我们全组人员到了布拉格,在布拉格过了个中秋,一大群人在布拉格街头,找了个中餐馆子围在一桌觥筹交错。陡然发现这是一个很畸形的事情,一群中国人到捷克去过中秋,然后回到国内却过圣诞。而国人在国内却很难得有人考虑过个中秋,特别是我们这一代,其实我们这一代,中秋端午很容易错过,如果没有万众期待的一周长假连国庆五一都会错过,但圣诞节是万万不会错过,在这佛教为主,且这绝大多数没有烟囱的家庭的国家里,不知圣诞老人是如何能让我们这一代人印象深刻的,纵然嫦娥是美女,也不敌大家对老头的期盼,而我每次圣诞在街头看到那些圣诞老人,就只想把他塞进国产化工厂的烟囱里。而真正的国产中秋节街头却没有一个嫦娥在那里散发月饼。

梦醒来,我躺在家中的卧室中,我住的是次卧,当然主卧是父母的,其实我挺喜欢次卧的,并不是我一直住次卧的原因,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4 16:20)
标签:

杂谈

    很久很久以前,玉林中学初中部附近有个蛋烘糕摊摊,一个大爷推起车车在那用搅合,我那年经常去吃;很久很久以前,玉林小学出门右转拐角处有个卖搅搅糖的,一个大叔在那转糖饼,我那年经常去吃;很久很久以前,玉林北路有个锅盔店,老板拿个擀面杖把锅盔打得个崩啊崩的,我那年经常去吃;很久很久以前,春熙路上无数人挑着扁担在那卖豆花,我那年经常去吃……

    不知不觉,经济发展了,城市规划,城市形象建设的步伐日益加快了,城管阵容日益强大了,大家争先恐后的为城市形象建设添砖加瓦了,蛋烘糕不见了,搅搅糖不见了,糖饼不见了,锅盔不见了,豆花不见了,冰粉儿不见了,我们童年的回忆也不见了。

    再后来,锦里打造出来了,宽窄巷子出现了,那些尘封多年的记忆若隐若现,却已经不是那个感觉了。

    相传锅盔,那是需要在揉面时将面团高高抛起,重重落下,发出刚中带柔,柔中带刚,铿锵有力的声音,再结合擀面杖有节奏的敲打声,先煎后烤,而如今,不见的,不是味道,而是那个声音,那个土灶,那个红砖黑瓦,那个回忆;每当看电影时,吃到的爆米花,却始吃出不出童年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盼望着,盼望着,文件来了,加薪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职工的工资也要涨起来了,大家都高兴的欢呼起来了。标准悄悄地从官员口里漏出来,嫩嫩的,绿绿的。网络上,电视里,瞧去,一大叠满是钞票。 人事、教育、财政,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齐声吆喝着赶趟儿。标准高得吓死人,标准低的也死吓人,标准没准儿的更是吓死人。言辞里总带着点猫腻味儿,闭上眼,我们仿佛已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最有钱的人、最NB的人!成千成百的职工嗡嗡地闹着,大小的精英争来吵去。加薪的标准遍地都: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全国各地,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待遇不低于公务员”,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话里带来些慈祥的疼爱的气息,混着橙汁味儿,还有各种小道消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职工们将希望安在百元大钞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飞涨的物价纠结着。自行车上的汽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5 01:25)
标签:

杂谈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徘徊与累与废得边缘,每天工作完已经累得无力干任何事实,在微博里摆点塞话就此休息,或者看部电影睡觉,连呼吸都觉得疲惫,也无力在继续奋斗,继续进取。我今天看了一个人的微博上写的:理想就像内裤一样,不必见人就给别人展示,不展示别人也不会以为你挂的空档! 我现在都不晓得我到底有没有穿内裤了,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既茫远又贴近,伸手触摸犹如镜花水月,在漫长的未来不可控的生涯里,我将扮演啥子角色?

真的很累,不知道是因为累导致的废,还是因为废而盲从,而累,我们通常都形容这种情况叫没有头的苍蝇,但是我时常想到的是没有头的苍蝇到底是否还能不能活?

未来的几年,我到底将何去何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9 15:26)
标签:

杂谈

其实我觉得我首先应该检讨一下自己的是整个2010年只有七篇博文,平均下来每两个月一篇,不过没关系,因为仅仅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去年年末的幽怨,转眼今年年末却发现2010其实很辉煌。

 

Jan :和我的党羽亲密合作演绎了一出华丽,在霓虹灯的璀璨下,耗尽内力的倾心之作在掌声中完美谢幕,夜了,累了,醉了,就想哭……

Feb : 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ICAO4老是不过已经压抑太久,导致去年整年心情都低迷,但是二月二龙抬头了……老子过了……就此拨云见日……

Mar :关于意大利,我一直都有两个心愿,一是到威尼斯,而是到佛罗伦萨,飞了那么久了一直与其失之交臂,在轮回中徘徊,本月偶遇潇洒的常江,一拍即合,一撮而就,潺潺之流水汇成威尼斯流域,数着你的回忆尽是繁华和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2 14:05)
标签:

杂谈

本博文希望美女绕行,丑鬼不绕行;小妹儿绕行,母母不绕行;丑男绕行,帅哥不绕行

 

最近闭关修炼,我把自己关起来只留下一个阳台,每天对着那厚厚的纸张难免抓狂,闲来无聊便翻阅起Q友的空间,当然,那么多好友,没得必要挨到看日志,毫无疑问的就只有从照片下手,阅人无数后……

 

昨天早晨我听了下广播,轩老师说的其实女人的衰老并不是那种缓慢的,一天一天的慢慢变老的那种,而是呈阶梯状,25岁一个阶梯,35岁一个阶梯,就在各个人的生物周期的那么几天,那么几夜,煞那间失去自己的容颜,甚至还会有人第二天起床来一照镜子:“安!我咋个那么老了那么多喃!昨天我还是多漂亮的得嘛!”我如常态,一笑而过。

十几个小时后我渐渐开始信了……晚上和美杜莎聊了一会儿,谈到了自己的迟暮,再看昔日相片……就只是一年前,一年前的她依然年轻貌美,在生活习惯和规律完全没有变化的今年,她已经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不断的向妇联靠拢……亲爱的美杜莎苦笑,叹息,用最后那一丝残留的倔强再强调了一次自己还是美少女,已然说得有气无力了……

十多个小时又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