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灰尘王朝
灰尘王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43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达芬奇画板
我的达芬奇画板
公告
喜欢无目的的自由散淡
 
 
灰尘语录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某个深夜偶读碰到一句“念尔零落逐寒风,徒有霜华无霜质”,深以为然。浮云是流走的天空最踏实的表象,和光同尘,入世之法。回想起前几周回乡休假,傍晚时奔跑在那条通往故乡的国道时,河床都已渐渐陌生,唯有夕阳青山相伴,水库蓄满秋天的倒影,一棵深入水里的树枯朽似败,注目为念。二十一公里的路如今看来只是一个新的起点,虽然在夜色笼罩下,我勉强地保持步调,手机早已没电,回到城里时,路灯倾泻而来,尘雾弥漫的道路和炊烟四起的村落都已远去。我老娘在路口等着我回家吃饭,满是担心的眼神,见到我后她终于露出了笑容。我老爸以为我出现了什么意外,四处向熟人询问路上有无见到他儿子云云。没有哪一种等待让我如此羞愧,却又那样无私,这或许就是亲情的不可替代性。父母或许即将开始第二次创业,起早贪黑地做点小生意,而这次发生的偶然性的波折带给他们太多障碍,很可能得重新开始,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还时时替我操心,甚为愧疚。相比于自怜自艾的某种无力,他们对生活的坚持一直是我汲取生命力量的源泉,想念在老家阳台的多个夜晚,冷风横荡,远处的山和小城的霓虹灯共同搭起黑夜的曲线,抬头一望的天空已为人类闪耀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坚信比谎言更是真理的敌人。——尼采  长桌方正,界限分明,每一个物体的表象奔走在你的意念之中。我轻轻拍死一只停留我脸庞上的蚊子,想起来了红白玫瑰的典故,此刻阳台上的茉莉花开了几朵,尽管在夜里开放,仍逃不过老衲法眼。公蚊子的寿命一般为三周内,在它能吸血前就耗尽了大半生了,现你眼前盘旋的它离自然死亡应该就剩下10天不到了。它们的轮回仓促绵延不绝,比它更强的是蟑螂,连核威慑对它们也基本无用。前两个晚上通宵过来了,居然还睡不着。这其间并不包括纠结于是否需要消灭床头附近的那瓶啤酒,它静静矗立,透过碧绿色的瓶底可以窥见好多沸腾的细菌,但这并不妨碍它的工具途径。通过胃,通过肠道,通过这座城市的下水道,通过海洋,通过空气,重新回到桌前。事实上,天快亮了,我还是假装找不到起子。留着一个念想,和靠着墙壁的时候,吸着空调喷出的冷风以为是幸福一样,委婉的打个冷战。而这些却无助睡眠,想来十分荒谬。抽风只会让你更加寒冷,因为你空无一物。 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我基本都要等到豆瓣电台播放到许巍的蓝莲花时,想到美好的自由,以上言说必然与兰花指无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读完《我爱问连岳2》,有句话印象特别深刻,从美德出发,而非美德的结果出发。恰恰我为自己的无趣开脱的一个借口便是,喜欢毫无目的的布朗运动。自嘲或许是弱者的自我保护。《独唱团》甫一上市就热销非常,在新世纪书店昨天还8折出售的,今天却9.5折,皆因这书太热销了,结账的时候店员说为啥这书这么好卖呢,我言之:我买这个就是为了研究这书为啥这么好卖!书里有篇蔡康永的《脏话到底脏在哪里》,有点意思,以前也思考过类似问题,中国人习惯用生殖器串联来完成对他人的侮辱,特别是对他人的母亲和祖宗颇为感兴趣的国骂,蔡认为是独立人格的缺失,在辱骂的指向上刻意固定为无法替代的第三方。斗争是一种逻辑,但隔空打物的逻辑也只有本土人民如此欢欣地受用至今。说无趣了吧,低俗了吧,其实大家都一样。 一大早寄送走了DX,祈祷多看团队能帮我彻底解决,感觉问题也不太大。下午送手机去大利嘉,琦琪手机店的人拿到大利嘉卖场2楼找人检修,结果说是手机的radio坏了,店里的人拿着我手机背后被刮花的外壳说事,怒而斥责,据说还要修两百多,当时就拒绝再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都这么沧桑了。昨晚小豪他妈见到我就说我老了,枉费我雪白带点乌黑的国产名牌白T恤衬托那张崎岖坎坷的脸部表情扭曲了下。曾经以为肌肉是脂肪的某种沉淀,曾经以为寂静中比我更深沉的是重复,午夜再暧昧地面上钞票也难以慷慨奔放地长出,无需密谋黑夜如渲染的浓墨,依旧如此铺张浪费,烧烤摊的女老板的10厘米高跟显然是防身利器,网吧里有清纯的小姐在书写电话号码百度人生诸多问题,晋安河旁尿意熏陶下琯尾街如港片里那些生涩的青春巷庙厮杀脉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传奇,手撕小龙虾不是为了检查它们的身体构造,你要在市井中提炼有趣,或者从傍晚那些层次不清的云朵中概括万物的种种折射,虽不敢言之为徒劳,但至少是在剥离蛋壳催化小鸡出世的清醒阶段。
20多分钟我在虚拟的鬼魂和追杀的情境假设中,爬上了鼓山传统意义上的中顶部,如果每一次攀登都意味着灵魂的某种升华的话,那么我觉得我已经接近神的高度了,如果我还不需要吃饭的话。作为一个谦虚的胖子,我有着稳固的脚步,始终记得要首先感谢国家,感谢隐藏在山坡中的无数魂灵,是你们构成了生物的多样性,让我如此坦然地接受自己存在的现实,而不至于孤独。俗人昭昭,我独昏昏。大多数晚眠的时光,我都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3 08:58)
标签:

杂谈

1.

我写过那么烂的文字,爱过那样的祖国,如今,连羞耻也不能回去摸一摸。 ——清平

铿锵得像大地上长出的钉子,事实里奔袭的荒诞。我们一度延伸在自我的幻想里,试图罔替彼此。无效的装饰,是沙哑的歌颂,帝国最不堪一击的挽歌。那些彷徨,是罪人的圆,西西里弗死循环的搬运革命,如在睡梦里高亢的叫床被命名为呐喊。

锤子砸向大地并不意味着大地新生,游戏里重复满血也不意味着青春永在。我们走在历史的路上,于是构成历史。满足于山的高度,谦卑地死亡,不能算自律的胜利。所有词句在剥落中褪下隐隐光芒,高力士给李白脱鞋也难以验证脚臭与诗歌辉煌的必然联系。

烈焰如花,燃烧得只剩下五彩缤纷。

 

2

我复吸了,这次失败是预料中的,比我想象中的要短暂许多,才4个月左右。但是我依旧厌恶香烟的味道,不过是习惯对自我的一种否定,哪怕是正确的事情。许久没有跑步了,因为手腕受伤的缘故,在慢跑中手臂必然要长久挥动,我怕汗水继续湿透伤口,难以早日愈合。这些是我假设的借口,尽管路线还没重新寻找,但想跑步的愿望不像以前那么急切了,那种能让大脑真空的办法之一,我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私人的尘土,公共的垃圾。这是并不重要的一年。”——北岛。
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对自己而言,去年是一个错乱而无亮点的一年。慵懒而缺乏进取,直到年底前才开始自我觉醒,也已经成功戒烟两个多月了,精神状态好于以往。从一年都没运动过一两次的我,到现在每周爬山两次左右,间隔还慢跑半个多小时以上,习惯于与人群交往。感觉自己变化挺大,我逐渐开始接纳新的自我。虽然有时候觉得工作也只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东西,毕竟牵制自由的东西久了,都会显得羁绊。但是把粮食当成一种宗教,也是无奈的事情。
我曾想通过停止写作来反思自己的过往,然而却收效寥寥,除了继续习惯晚睡外,对香烟的依赖逐渐消亡。对我而言,以一种习惯抑制另一种习惯,是新的开始,我努力尝试。戒烟第70天,我曾两次做噩梦自己被抽烟,冷汗淋漓。依赖工具能解决的问题一般都不是大问题,譬如金钱、脑白金等等路径依赖描述。爱寻找借口是失败者的惯常伎俩,所以我以为不看书是因为没有合适的阅读器,学不好英语是因为缺乏复读机的使用,我们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对登山者而言,攀登到顶方是最终目的,拐棍和装备并不是登山的必要条件。
上次在白云洞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终于把新一期的稿件组完了,每次都跟分娩似的焦虑,照例把桌子清理了下,出门,到车站得走一段盲肠似的长路。金鸡山附近的一家按摩店悄然关门,换成了大排档。我始终没明白,当年买黑车误入歧途,只是听人说金鸡山公园附近有卖二手车,我居然摸黑坐车坐到三八路九龙城附近,路过一片菜地(当时还联想不到偷菜这码事),野狗盘桓守候家园,我小心翼翼地走过每一段夜路,生怕侵扰别人的梦境。居然爬到天水园附近的陡坡,没有路灯,接着顺坡而下,迎接的是棉花一样的寂静,路过的车飘忽的灯光像鬼火一样。当时心理诧异,居然还有这么诡异的地方,没想到就是在坡底旁,和诸多默默无闻的建筑一样,金鸡山路23号,附着这曲线的底部悄然顶立。人算不如天算,一两年后我到了现在的杂志社,可以说人生是个巨大的杯具,容盛着喝不完的三聚氰胺。一转眼,做杂志三年有余,还是羞于谈论现实。上次回家,路过一个个小镇,真有在农村养猪的想法。

感觉自己越活越不靠谱,这一年抽的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多,我居然还是不知羞耻地虚胖,子曰肝中脂肪盛,顶上毛发衰。而如今,脂肪就算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也快成了我的爷了。

尴尬总是难以言说的真实,刚开始我怀疑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数学概念中,零与无穷小,是两个不等同的符号,正比如一个植物人和尸体并不能等同一样。虽然前者越来越接近于生命消亡,但心电图或者脑电波尚有活动迹象,是为活着的标识。树的消亡以倒下或者被砍伐为佐证,鸟的逝去必然以不能飞翔为另一论据,而概率的判断取决于重复的经验。
你抛过硬币么?一枚1块的硬币,假设抛过100次,都是正面。那么是否可以得出经验,101次也将是正面,这种小概率既然发生了100次,为什么101次就不可能是呢?心理活动再丰富,论据再充分,也没有动手来得可信。一不小心,101次,又是正面。接着需要102,103次……的重复试验。结论是每次的结果都是那么的忐忑不安,没有什么必然,事实是这个世界有个叫概率的宗教。不一定就是这其中的一种先验判断,今天上WC忘了洗手那么明天会下雨么,张主任如果今天吃了水煮活鱼会痔疮加重直接导致他明天发脾气么,崇祯这哥们要是当时不杀了袁崇焕今天中国是否会提早进入共产煮意呢,……这些带有条件假设的推理,就是传说中的条件概率,当然这里还没谈到寂寞这个话题,过几段我们再来讨论。
玩过骰子的朋友都知道,如果有一个人一连出现了几个六,那么其他人的赢面就小多了,但是可以修改游戏规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3 22:51)
标签:

杂谈

单位昨晚线路老化着火,还好及时发现,浓烟滚滚,社长第一个冲下去灭了火。我在黑暗里坐着,闻到了一股焦味,下楼凑了会热闹,确定没事后,在漆黑里点了根烟,好几次拿反了,还好没烧着眉毛。夜里风很大,寒风瑟瑟,没想到秋天这么不经用,即将进入冬天。自行车的车筐不知道给谁挤得成了菱形,作为一个健身器材,它必须和我这个无知的胖子对抗,真不容易,可惜封不了五大夫之类的。风还是很大,我甩开双手,一激灵差点被刮下去。夜里蚊子还是无比敬业,没办法半夜起来点了根蚊香,与此同时,一只蟑螂趴在吊灯上欣赏我的睡姿。可惜和它无法对话。老鼠依旧窜来窜去,我的夜生活总是如此丰富。梦境的了无新意是杯具的一种,大学宿舍的床上老是被一堆破书挤满,对面铺的老大总是在刻苦温书,一大早就奔去自习,老五和我纵论天下大势,楼道逼仄弥漫着晾晒衣服的潮湿霉味,还有臭袜子发酵的分子运动。风筝的上头是碧蓝无比的天空,文化广场有着帝都隐喻的龙脉之气,恐龙们的骨架等待被蒸熟,四光爷爷笑容淡然,尘土在鼻子的筛选下,每一条道路都通往一楼的机房,从遥远到梦境,我焦躁的青春期有着诸多的指代。
在龙的新书里,我又重温了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城市的一些隐秘潸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