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朵拉
朵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5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荒城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

荒城之中,

以一种绝望的姿势

踩在孤单的鞋子上走路...

 

 

博友们

失火的天堂

蝴蝶风铃梦

一个人的下雨天

Gone

炫舞的炫色心情

炫舞

檐下听雨

狗宝宝

亲爱的HH为未来宝宝写的博客

高远

旅法艺术家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5-06 05:37)
标签:

辞职

廉价

智慧

健康

出卖

情感

分类: 碎片

    别了我的乌托邦。
    自此,再不会为了这份可怜的工作而廉价出卖我的智慧与健康。

 

    海市蜃楼,总会有消失的一天。
    所以,我们都不要再给彼此机会了好吗?我尊敬的老总。

 

    凌晨,写了辞职信,通篇的废话,有用的就两个字——辞职。

发了定时邮件,早上8:40,我的老总们会收到它。

 

    这一次是真的了,再也不会为三两句美丽的谎言又灰溜溜地

滚回自己的座位。我说过的,我可以不计较金钱得失,可是我不

能再继续廉价出卖我的智慧,同时还得搭上健康和尊严。

 

    因此,我选择滚蛋。
    选择做一个前途渺茫穷困潦倒生死未卜的失业女中年。

 

    当然,也许未必这么糟糕。
    海阔天空,至少我还能够自由地飞翔。


朵拉
安?好?
2009.05.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05:03)

[一。如常]

    如果我很久不写字。要么我很安好。
    要么抑郁到无法写字。

 

    你看到的,我有两个多月没在这里写字。
    也许我很安好。
    也许我很抑郁。

 

    这个世界只有一种人最冷酷最无情。
    那就是死去的人。


    比如外婆。我抱着她僵冷如蜡像般的身体哭着喊她,她依然可以

那么无动于衷,紧闭着双眼心安理得地沉睡。

 

    一副与这凡尘俗世再无瓜葛的超凡模样。

 

    外婆死了,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和花开花谢一样,人生也不过如此。
    一切道理我都知晓。
    所以,如果你认为我是因为她的离去而郁郁寡欢,那么你错了。

 

    我只是,把她慎重地放在记忆里最最重要的位置。
    永生不忘。

 

    我在外婆临走的时候拉着她的手,答应她会好好生活。
    我企图以一个老少女的姿态,过一种健康而明亮的生活。

 

    我很安好。
    办了健身卡,买了健身的行头装了很大一包。
    日益腐朽的身体,迟钝的大脑。最终连健身操也不会跳。

 

    我只去了五次。
    我有些沮丧。
    我从来都是一个不懂得坚持的人。

 

    唯一坚持的,是继续做一个单身非贵族女中年。
    继续为非作歹地伤害着周围每一个爱我的人。   
   
[二。咖啡淡了]

 

    我笑了。我哭了。
    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坐上出租车,我开始有些难过。

 

    我有一万年不曾见到过你。
    某日再见时,才发现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你。

 

    圆滑的,世故的,庸俗的,开始有些中年发福的你,请问你是谁?

 

    我弄丢了一段想象中自以为美好的回忆。

    或许我是不是患了失忆症?还是一切都只是臆想?多年前的那段

快乐和悲伤的时光,其实从来不曾存在。
    年轻的他带着孩子气的纯真和我相对坐在温暖咖啡馆里,玻璃窗上

有浓浓的雾,窗外是寒雨纷飞的冬夜。
    灯光幽暗,咖啡很香。

 

    我沉寂。我东张西望。
    你休想从我的脸上挖掘出任何线索。

 

    咖啡无味。冰淇淋丧失香甜。
    我们都失散在岁月的长河里。

 

    不是我们。
    是你。以及我。

 

    我钻进出租车。我说再见。
    抱歉,其实我再也不想见。
   
[三。无常]

 

    风信子的花期过了,还会有很多花陆续绽放。
    一个人死了,还会有很多人陆续出生。

 

    一直很少去思考生与死的哲学,或者说,我从来都不曾懂得。在很

长的年月里,我的浅薄和懒惰令我丧失对生命的热忱与激情。

 

    一时安好,一时抑郁。
    不定期。无规律。
    喜普妙吞进腹中令人反胃。
    可是它能让我勉强维持正常的工作。

 

    睡觉。醒来。工作。走路。吃饭。MP3。购物。养花。
    对着电脑发呆。偶尔玩点不用动脑筋的休闲小游戏。与人有一搭无一

搭地说话。

 

    这就是生活。那么无味。
   
    打字多么令人疲倦。
    说话也是。
    思考也是。
    呼吸也是。

 

    在网上发起投票。我说,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做什么?
    原来,这个世界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不想再有来生。

 

    我适合做一具安静的尸体。

 

[四。忠告]

 

    请,不要以为是爱,或者是喜欢。
    请保护好你自己。
    请不要把你宝贵的时间浪费给一个自由不安的灵魂。


    好男子理应得到好女子的关爱。

 

    请接受我善意的忠告。请不要纵容我的自私自利。
    请让这只放逐太久的野兽继续孤立无援地自生自灭。

 

[五。凌乱]

 

    天黑,闭眼。
    天明,封心。

 

    这是座腐朽的城市。
    居住其中。我习惯它的气味。

 

    拒绝陌生人。拒绝世故。
    拒绝批评。拒绝游戏。


    不知所措。
    伪装镇定。


朵拉。
安。好。
2009.4.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8 02:29)
标签:

情感

分类: 碎片

    2009年1月22日。11:50。这个早上天空晴朗。
    指尖渐渐感觉不到外婆脉搏的跳动。

    最后一次为她穿好衣裳。
    最后一次整理她的头发。
    最后一次清洗她清秀的面孔。
    最后一次拥抱她枯萎的身体。
    最后一次......
    一切都只是最后一次。
    
    她一生善良。天使会来接她。
    爱你。天长地久。永垂不朽。
    外婆,来世,还做你的外孙女。 

                                  ----2009.2.23 朵拉

 

(最后的那些日子里,最后的一点点纪念。外婆终究没能熬过第98个年头。)

1、吻你,我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会越来越少,
   亲爱的,多希望你还能叫出我的名字,还能一直紧握着我的手。

 


2、外婆,你要一直坚强,你知道,最爱你的人是我......

 

3、2009年1月18日,第八天没有进食了,人们传说这是她在净身。
此时她的身体洁净如初生。用针管强迫推入蔬菜汁进她嘴里,不
知道她还能熬多久。我知道她已经够坚强。

 

4、我们家的女人,没有一个能赶得上外婆美丽的外表和高贵的气质。
七十几岁的照片,依然能够看出她的美丽面孔,轮廓清晰分明,鼻梁
挺直,她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女。

 

5、外婆个子很高,虽然是小脚,行走却非常挺拔精神。八十年
代的外婆,虽然头发已经全部白了,依然神采飞扬。

 

6、老屋门前的外婆,笑容那么慈祥。

7、这双脚,承载了多少辛酸的过往。

 

8、这个美丽可爱的女人,我会永远记住她的音容笑貌。

 

9、握不住的生命......

 

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光颓败]

路卡: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十年前还在等待迎接千禧年的到来,很快,千禧年都过去九年了。这些日子,发现自己又长出很多白发,多到已经无力去一根一根拔除。眼袋越来越深了,每次照出来的照片都惨不忍睹,人在荒芜的时光里居住,衰老是那么迅速的事情。1月16日又快要到了,我们认识第16年了,那个阳光灿烂的少年的你,和任性单纯的少女的我,离记忆越来越远。我想,还是应该给你写封信,一年写一封,不算太勤,我不再活在回忆里,但我也不必去刻意遗忘。

 

    2008年,这个国度经历了许多灾难,天堂上一定很热闹,我想,你应该不会太孤独。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好的转变,相反,好象越来越糟糕,工作依然忙碌着,依然没有升职加薪的机会,前些日子累到快死,进医院,借机把加班时间补休回来,那个当初处心积虑把我调到这边来的老总竟然没良心地说,如果你的病好不起来,索性不要上班请长病假得了。真让人心寒哪,为了一个破工作熬到进医院,最后却换来这样一句话,想要把电话一扔洒脱走人,可是想到金融危机,我还是妥协了,毕竟我只是个平凡小女子,我需要靠自己去维持以后的生活,买漂亮的衣服。路卡,要是你在,你肯定会说:别干了,来,我养你。

 

    呵呵,这话其实依然还会有人对我说,可是我那么没有勇气去相信任何人,天生不是养尊处优的命,还是不要侥幸的好。

 

[外婆]

路卡:

    这些天,我有一周基本没有在夜里睡过觉。外婆愈发不好了,寂寞的夜里,她在床上虚弱而痛苦地呻吟,我只能每隔一小时为她翻一下身。白天工作,都是妈妈在照顾她,夜晚实在不忍心看妈妈再反复起来折腾。

 

    天越来越冷,这几天外婆非常不乖,不停地打被子,她的痛苦只有她一个人承受,我握住她冰冷浸骨的枯瘦的手,不断地给她盖被子。有时候轻轻走到她床边,看她一动不动,我就会害怕她是不是走了,把手放进她的手心,她的手指微弱地动一下,我才会安下心来。

 

    她有时候不大能够识别人了,我每次用发梢轻轻地扫一下她的脸,她才知道是我。每日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外婆的生命一点一点褪色,象一只即将燃尽的蜡烛,那微弱的烛火随时可能熄灭,路卡,我的心里很疼。

 

    路卡,你在天堂,不求你保佑我平安快乐,但求你能保佑外婆,让她少承受一点痛苦。

 

[12月15日,你在天堂,我在天堂的隔壁——医院]

路卡:

    医院是弥漫着死亡与痛苦气味的地方,12月15日那天,我又一次进去。那天疼痛折磨我整整一个上午,我以为休息一下会好一点,而几小时后,万般无奈之下,我拔了微澜的电话,我已经无法象去年那样,把自己拖去医院,挂号,交费,取药,楼上楼下反复地跑。很快微澜两口子驱车到家门口,把我弄到医院,为我在医院里跑进跑出。路卡,我没有让父母知道,我已经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心,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我说我很困,然后关上房间门,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疼痛,某些时刻我以为我会就此死掉。直到深夜父母休息,再次进到医院里。

 

    那段时间,常常有人送我去医院,或突出其来地寻到输液中心来陪我,心里是存着感激的,只是内心,依然孤独。

 

    我的血管不够饱满,每次都会被护士多扎几针才能找到血管,最起初很怕疼,然后就习惯了,麻木地看着尖细的针头在我的皮肤底下钻来钻去找血管。无论白挨多少针,我还是固执地坚持只用左手输液,由着护士们在有限的区域寻找扎针的位置。这样,我的右手可以用来写字。

 

    一个人输液的那些时间,我内心平静地在纸上给你说着我的种种感受,那些字就留在本子上,没必要再发出来了。

 

[关于圣诞节]

路卡:

    2002年的平安夜那天,有个年轻的男孩请我吃饭,点了一桌子的菜,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把礼物和男孩扔在丰盛的餐桌前,说了声对不起便跑去见一个人。那天,下了一场好大的雪,那个电话里约我的人带我看了一场叫《英雄》的电影,然后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踩着地上的积雪走路把我送到家,那是一种令人绝望的温暖,我知道,他曾经允诺我的明天,不会再有了。

 

    这是我多年来对圣诞节唯一清晰的回忆,2002年以后,关于圣诞节的回忆,基本成了空白。我总是说我对这种舶来的节日没有兴趣,事实上,那不过是酸葡萄心理罢了。

 

    这个圣诞节皮皮带我去吃圣诞大餐,我烤了许多生蚝和扇贝,吃得很过瘾。我喜欢跟皮皮和大猪两个人一块玩耍,虽然他们总说我长得那么丑还享受美女待遇,几个人没事相互斗嘴开涮,却也开心轻松,没有压力。

 

    平安夜,我给自己买了一副银色没有表情的面具和一个木质钢琴音乐盒作礼物,象个购物逛似的在商场里买节日打折商品,接受别人送我的礼物,参加聚会,放焰火......看上去安排得那么丰富,而焰火熄灭,原来一切还是那么空洞,不会在记忆里留下任何痕迹。

 

    深夜的时候,带着没有表情的面具,反复聆听木质音乐盒干净清澈的声音,整个世界变得宁静空灵,路卡,我学会享受这种寂寞。

 

[关于感情]

路卡:

    这是我最不喜欢提及的话题,也是最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为此烦恼的事情。

 

    有一天遇到一个曾经的追求者,他在网上问候我近况,然后告诉我他又搬了新家了,换了新车,升了官,还有了儿子做了爸爸。我说恭喜恭喜。他说你也要加油啊,人生如此,随缘就好。

 

    淡淡地道了晚安,笑笑。这是个顾家好男人,那年我拒绝他的时候,他曾说,你会后悔的。这么多年过去,他果然是风声水起越过越滋润,只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没有什么令我后悔的。

 

    路卡,我在逐日老去,身边依然有一些追求者,可是我不再相信所谓天长地久永垂不朽,而这是我内心深处一直想要的东西。这些年来,不断有一些人想要闯入我的生活或内心,他们诚恳,或是居心叵测,或是玩世不恭,对我而言,都懒得去判断了,心中某扇门若关上,还会害怕伤害吗?

 

    有个男人说他的目的就是一心想要娶我,用一生呵护我,永远不离不弃。延续我父母对我的宠爱,不让我受委屈。他说,只要我心里没有爱上别的人,他就不会放弃,会一如既往地对我。他还说如果我遇到更好的人,他也不会恨我,他说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法则......

 

    路卡你瞧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番话啊,我相信他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他不明白,我已经爱无能,这些年来,我错失过太多的好男人,我不想亏欠别人的感情,更害怕我的冷漠薄凉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更多的时候,不是对别人没有信心,而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

 

    没有信心这样一个我,能够值得别人用一生来爱惜。

 

    感情和婚姻都是一场没有机会反悔的赌注,我没有那么多的筹码去搏。永恒原本就是一个镜花水月的愿望,不如孤独一生,至少不会丢失自己。

 

[还有还有......]

路卡:

    我愈发庸俗和自私自利,口袋里有点钱就上街买漂亮衣服来武装我丑陋空虚的躯壳,在家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人越来越懒惰,懒得不喜欢思考,不思进取,甚至不想打字。可是心里又有好多的话想说。

 

    8月的时候,我所在的公司总部周年庆搞了个征文比赛,实在找不到什么东西可写,我就把和你的故事搬了出来,因为总觉得与公司之间有着某种奇妙的缘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我也不会委屈求全坚持留到现在,当然,这种征文我不得不违心地写上一些虚情假意的话去粉饰一番。后来那篇文章得了个一等奖,据说打动了很多人,路卡,请原谅我的虚伪,在这个谎言世界里,我学会言不由衷。

    我发现自己对网络的依赖越来越大了,工作不忙了,依然每天超长时间对着电脑,宁愿整晚整晚地发呆也不愿躺下睡觉,皮皮说有一种管小孩上网的软件,装上它可以控制上网时间,我请他远程帮我装了一个,明天开始,周日到周四,每晚到了2:00就会强制关机,开机密码只有皮皮知道,我自己是无法打开电脑的。这样比较好,以后晚上就算不想睡觉,我也可以躺床上看看书,写写字,我好象很多年都不看书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把古筝搬房间里来,重新开始练习——可能有些扰民。

 

    妞猪生了个漂亮的儿子,每次一抱着他我就爱不释手。身边的朋友大都结婚生子,或者谈着甜蜜的恋爱,象我这样依然孤身一人的,已经很少很少,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向往和期待了呢?我让妈妈那么失望,我又真的不想勉强自己。

 

    有一回我在大十字地下通道看到路捷和小意了,小俩口有说有笑地走着,我躲在一边没跟他们打招呼。这一两年,过春节都没有去探望你的父母,他们的生日也没打电话问候。路捷小意的孩子快一岁还是快两岁,我不大记得清了,只记得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那天出生的,从来没有去看过,心里惦记着,时间长了不联系,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啊路卡,时间是治愈任何伤口的良药。你的父母,你知道我内心是关心挂念着的,我的存在只能带给他们更多关于对你的回忆和思念,我想,还是就这样,把他们放在心里就好,不要去打扰他们的清宁了,如果可以,真希望他们能够把你彻底忘记。

 

    很久很久没去墓园看你了,也不知道那些花草长得怎样,由着它们自生自灭吧,原谅我的薄情,在岁月的长河里,你也不过就只是回忆中一个零落的符号,能够记起,却对我麻木的神经起不到任何刺激作用。我只是,孤独的时候,把你想象成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因为死去的人不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任何伤害和波澜,所以,你,最值得信任。

 

    或许某一天想明白了,我会找一个人认认真真地谈场恋爱,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生这样的愿望,也不知道将来走入我生活的那个人,他会是谁。

 

    就这样吧,路卡,我又不想打字了,我会好好的,继续俗气地活着,寻找自己喜欢的方式,在这纷扰的世界随波逐流,一生,很快就会过去。

 

    祝
    安。好。

 

                                             朵拉2009.0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1 05:09)
标签:

杂谈

分类: 碎片
[1。] 

    皮皮说:今年你貌似比去年快乐。 
    我想,真相或许会令人失望。 
    更多的时候,不快乐,又能如何? 

    某日某君为情所困,万般苦恼中他问我,公平吗? 
    我说,公平,对你最公平。因为你一开始就知道她是怎么样的女人,
而且很多人也提醒过你,你坚持,一意孤行。所以,任何结果,都只能你自
己来承担。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公平的:你伤害A,你又被B所伤害,B又被C伤害,
A又伤害C,如同交换跳圆圈舞。 

    快乐与不快乐,都是自找的。 
    快乐在很多时候的确由不得自己,而不快乐,则是咎由自取。 
    若是追溯不快乐的缘由,大多都取决于自己的某个决择。很多路,
都是自己选择的,比如工作,比如生活,再比如某件事,某个人,或是某段
感情......最后若是觉得不快乐了,那是怨不得谁的,要怨的话,不如自己
撑嘴,活该你受。 

    想清楚这一点,于是,我越来越貌似安祥。 
    如若不然,我该找谁去为我的不快乐击鼓鸣冤呼天抢地顿足捶胸? 

    我说过的,我把尘埃涂在伤口上,你就看不到它浓灼而壮烈地腐烂。 
    所以你们,怎么可能知道伤口溃烂的程度?

[2。] 

    春天种在房间的风信子,花开过后,将它们全部移到窗台上,风吹
雨打任其自生自灭。 
    冬天快要来了,意外地发现一些花盆里,风信子又开始发芽,于是
重新培了土,将蒙尘的小花盆擦洗干净,放置到写字台的花架上。 

    顺手打理了一下窗台的植物,看到牵牛花结籽了,桂花还在开放,
黑天鹅依然茁壮成长,鸢尾的叶子还是那么茂盛,红掌养在水里,健康依旧,
植物们总是能给我带来喜悦和宁静...... 

    在淘宝又买了很多风信子的种球,增加了一些漂亮小花盆,我渴望
春天的时候,它们全部在我的房间盛放,蓝的,白的,紫的,粉的,世界在
那一刻才是最美好的。 

    明年春天,或许,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3。] 

    好多生活的琐事我都想记下来。 
    比如有一日,我死乞百赖地找皮皮骗了一瓶香水送我。房间里的香
水不下十种,都是自己送自己。作为一个香水迷,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礼
物,我感到有些沮丧。于是闹着皮皮送我,他把钱打到我的支付宝上,我自
己到淘宝选了一瓶,然后我对他说:嗯,我帮你买的礼物我很满意。仅管和
礼物有本质上的区别,依然很满足。 

    还有某几日,到郊外呼吸新鲜空气。 
    蓝天很蓝。白云很远。 
    野毛栗藏在丰满的刺球里。 
    火棘成熟了,山野有片片眩目的红。     
    山风吹起来的时候,漫山遍野的巴茅草飘逸地舞蹈...... 

    这一切都是我所喜欢的,仅管我的皮肤总是在这些美好的时候出现
过敏这样的不适状况。
    
[4。] 

    工作依旧繁忙。 
    昼夜颠倒。 
    就这么折腾吧,若真能累得死人,也算是一种合理的解脱。


朵拉
安。好。
2008.11.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身体,终于给我予惩罚。 

    婚宴很热闹,台上新人郎才女貌,人们举杯祝福,分享这份喜悦。
起身,然后倒地,腹中空无一物,依然徒劳地呕吐。 

    从小区门口到二楼的家中,是一场艰难地长途跋涉,一路走,一
路停顿。手机拿在手上,电话在不停地响,没有更多的力气抬起手臂接听...... 

    家里的浴缸那么温暖,有爸爸提前放满的热水,绿色的沐浴盐融
化在水里,象深不可测的森林等待我的覆没。又是几天几夜没有好好睡上
一觉了,此时,我只想把自己埋在水里,渴望就此长睡不醒。 

    脸深深地沉进水里,头发象海藻浮在水面上,我闻到死亡的味道,
内心深处有一种快感。隔着水岸,听到手机在遥远的地方不停地响,昏迷
之前我企图去想起什么人什么事,可是我却找不到具体的可以让我思念让
我渴望的人。 

    将一切过往幻化成残缺的电影胶片。 
    幻想。意识流。从中找寻生命的完美。 

    水冷了,身体凉了。 
    亲爱的,沉下去,你就终于可以是一只妖了。

朵拉
安。好。
2008.11.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1 18:44)


[1。] 

   “我之所以感觉痛苦,那是因为现实离我太近了,而我离现实太远了。” 
    这是很早以前我在博客里就说过话。 

    现在,现实离我越来越近,我离现实越来越远。 
    然而我越来越感觉不到痛苦了。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它在表明,我对生活越来越麻木了。 
    痛苦和快乐,都是激情的表现,可是我在渐渐丧失它们。 
  

[2。] 

    一周的休假结束,又一次失信于自己,灰溜溜地滚回办公室,左角,靠窗的座位。 

    继续回到周而复始地忙碌中。状态渐渐恢复,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加班,工作进度
因休假而延误,还得自己来追赶补救。     
    一周,一共睡过两次觉,不知道是享受这种工作状态,还是享受自虐。 
             
    金融危机导致失业的人多了,社会治安愈发紧张,每天凌晨回家,也不知道什么
时候会走霉运。 
    公司总部成立了工会,每个子公司推选了代表,投票,选举,成为工会一员,能
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性格,并不适合扮演这种理应热情的角色。 

    依然每天都在为工作的问题和老总拍桌争执,想想老总对自己也算不错,总是在
纵容我的小性子,其实该知足,该安份守纪,专心做好原本就很喜欢的这份工作。 
    不断调整状态和心态,积极认真地工作,和同事团结友爱。 

    窗外,四周林立的高楼遮住了视线。 
    楼下,车水马龙,黑白斑马线,人们行色匆匆地穿梭迂回。 
     
    生活是自己选的,没有什么值得抱怨。 
    死亡之前,活着,尽力就行。

朵拉
安。好。
2008.11.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9 05:14)

[1。]

     我发誓这真是一件又荒谬又好笑的事情,等等,我先笑个痛快。
     真的很好笑哦,我眼泪都笑出来了,就差没有笑背过气去。


     你是不是好奇了?可是我偏不告诉你。

 

     我朵拉讨厌和蠢人打交道,却在某日发现镜子里有个人,她居然长了颗驴的脑袋!
     我忽略了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人,叫贱人。
     他们混迹在自以为是的人群里,一不小心就会上演一出闹剧。

 

     我要一个人偷着笑,闲着就把这事翻出来笑。
     百笑不厌。
     一百年不变。
    
[2。]

     强行请假,真TM解气呀,终于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

     把请假条递给上司,他说请这么多天假,得老总批准。
     我冷漠地说,那你去申请吧。
     转身走人。
    
     于是开始天昏地暗地睡懒觉,上网聊天,干自己喜欢干的勾当。
     我把那些该死的工作抛到九霄云外,逍遥得象个得道升天的神仙。

 

     我在世界金融危机的时候决定辞职,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姿态。

 

     允许你们说她笨说她不理智。
     她就是要,辞职。

 

[3。]

     下雨天逛街,没有带伞,雨透过帽子淋湿我的头发。

     香水化妆品漂亮衣服,我是俗人,这一切世俗的物质都是我所喜好。


     我把漂亮衣服试在身上,开始动摇辞职的决心——成为失业女中年后,这一切行为都将是一种可耻的奢侈,真的可以洒脱面对吗?   

 

     雨那么大,我在雨中穿过一个商场又一个商场,从一个出口走进另一个入口。

     象一头困兽,迷失在那些雷同的出口与入口之间,无处逃逸。


朵拉
安。好。
2008.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2 23:13)
        换了QQ名字,浅浅,最早上网时用的名字。
        浅浅。才疏学浅的浅。
        浅薄的浅。
        情深缘浅的浅。
        那个时候,他们都亲切地叫我浅浅。
        连老爸老妈也跟着叫:浅浅。
        浅浅,多温暖。

        QQ头像换上24岁的样子。
        宝石蓝的天空,白色的云朵。
        我背着纯白的天使的翅膀,眼里对未来充满幻想。
        那么年轻。那么纯洁。

        翻看老照片。
        21岁生日,路卡带我去花溪烧烤。
        照片上,他一边烧烤一边抬头傻傻地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说朵拉,以后每年的生日我都陪你过。
        烟雾袅绕,我闻到烧烤网上土豆散发出的香味。
    
        还有一张,身边已是另一个人,他握着我的手。
        他有高高的鼻梁,深刻的双眼皮,他明亮的眼睛里透着桀傲不驯。
        身后一排美丽的女子笑容明媚,多年过去,她们大多早已为人妻,为人母。
        台下围着一群人,他们拍手祝福,一起有节奏地喊:浅浅!浅浅!
    
        我在2008年的11月2日凌晨的时候,把QQ换成“浅浅”这个名字。
        清理了很多人,让那些陌生的头像整齐地排在黑名单里。
        我把QQ头像换上24岁的样子,想象自己回到青春年少的模样。
        没有眼袋,没有黑眼圈,没有暗藏的白发,没有苍白颓败的皮肤。
        收到很多很多的祝福,很感动,谢谢你们,我的朋友。

        我知道,有的渴望只能藏在心里,有的祝福永远无法索取。
        我在凌晨的时候,轻声说:生日快乐,自己......

        2008年11月2日,我一个人在阴霾的街头游走。
        没有期待,没有目的。
        我的耳朵反复有一些声音在回响——
        "朵拉,以后每年的生日我都陪你过。"
        "浅浅!浅浅!"
        ......
        我塞上耳机,MP3的音乐淹没了那些遥远的声音......

朵拉
生日快乐。
2008.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碎片
    走霉运的一个月。
    月初,手机掉出租车上。
    月底,笔记本电脑掉在安顺的出租车上。
    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平日里下了出租车都有回头看一眼的习惯,可巧这两次都没看。

    这些日子以来,工作状态极差,老总极度不满。前一日还因此闹得很不愉快。
    熬了一个晚上赶方案,凌晨五点回家,收拾行李。
    天亮出差,匆匆赶往安顺。
    昏昏沉沉,极度疲倦。
    一心想着把安顺的活动做完就辞职,去他大爷的工作,说什么我也不干了。

    从活动现场出来,提着行李和笔记本坐出租车去酒店,手里还有下一个项目的文件要赶,虽说打算好辞职,还是想尽量在走前把自己该干的活干好。
    下车,找司机要了票,和同事进酒店。订好房间,提行李,就这一刻,才突然意识到笔记本不在手上了。
    脑袋里突然就一阵眩晕,里面那么多重要紧急的文件,那么多日日夜夜苦熬出来的文件,它们说不见,就不见了。
    打了无数电话,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疲惫无助,濒临崩溃,找不到足够支撑自己的力量。
    那么多的文件,那么仓促的时间,我该如何补救?

    公司老大打电话过来,态度冷静,语调温和,他说掉了也没办法,现在能做的,就是清理一下掉的文件,尽量赶时间补回来,把后面的工作尽量做好。
    满心的内疚和理亏,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我无法离开这里。

    一个人在酒店的房间里躺着,等待同事做完手里的工作把电脑借给我。已经是一天一夜未合眼,可是这个时候,又困又乏,却无法安睡,满脑子都是那些失落的文件,那些凌乱的文字,那台黑色的IBM笔记本电脑。

    此时,深夜,手里需要赶的文件象座大山一样重重地压在心头。
    该如何一字不漏地将它们重新复制?

    这没完没了的堆积,没有结束的时候。
    想要就此停泊,时间不允许,现实不允许,责任不允许。
    活该啊,你这猪头朵拉。活该你这么不小心,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扛,没有人可以拯救你。
    
    真想就地猝死,再也睁不开眼睛。
    谁说死亡不是一种解脱呢?

朵拉
安?好?
2008.10.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暗夜
公告
朵拉:11月2日零时
于蝎子星座不幸坠落
畏光、畏人、畏情
敏感、消极、自卑
精神自虐,与世无争
在极度厌倦中苟延残喘
渴望一场理直气壮的死亡
留下一具尚感未老去的尸体
倘若拥抱不能永垂不朽
请原谅我的拒绝或逃离

 
 
我把我的快乐与悲哀,挂在这里展览
请不要挑逗我的孤
时钟
幸福是一场半途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