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采蓝

采蓝画话

分类: 水墨间

 



 

2006年春天注册新浪微博,用的眉题是:若醉若醒。

时光辗转,一转瞬的言语间,就少了似是而非的游移与拿捏,有了中年的况味与淡然。文字的直白与坦诚,铺洒开来,其间的那条路,苦乐自知。

或许,没有在长夜里深醉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吧。

击缶而歌,当浮一大白。

于是,又醉了一次。

弥生丫头问我,一斤二两,喝的什么酒啊?

我悄悄说,芝华士,吐了一夜。

……

夜来的时候,曲终人散。画案周遭,宁静如水。

研磨,起笔说:不可不醉,不可大醉。他们像是早就等在哪儿,只等着门一开,就这样落脚,坐下,并喊一声,布茶来。只是,一个醉字已落座,另一个,还在门脚直愣愣的站着。好玩儿。

与前一段时期不同,现在的笔下,喜欢给主人公画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28 08:45)



 

因为生命中类似的精神密码,

总有一种遇见,像是梦想的必然抵达。

 

 

1.

接到鱼头的邀约时,我正在京郊的四合院里仰望皇都蓝。

天如深海,触手可及,呼吸的张合间成全的,是独与天地往来的沉醉。

 

鱼家小巴说:

我们在寻找一颗春天里的樱桃树,

蝴蝶的翅膀,牵动着一缕缕微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03 17:30)
标签:

蒋勋

玉兰儿

采蓝画话

分类: 悦读

挚友玉兰突然要我找一篇像样一点的文字给她,惭愧的是,这大半年的光景,一次次想着要好好写字,一次次想起恩师那句“千万不要荒废这支笔”,却还是在时光的流转,柴米油盐的忙碌里,近乎荒芜了这片园子。玉兰要得急,我一时半会儿写不出来,翻出来的笔记本,差点儿密码都想不起来,还好博客设置了自动登录,晒在这里,一是方便玉兰儿取用,另一方面,算2017的一个开始。

不管怎样,我也喜欢蒋勋,喜欢自己收录在《采蓝画话》中的这一篇“蒋勋的声音”

 

备注:本人尚存有少量印刷精美的散文茶画集 《采蓝画话》,加快递56元一本,需要者请留言。谢谢。

 

 

【那些人】

                      蒋勋的声音

 

    蒋勋的声音,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7日 星期三 晴

 

《扬子晚报》上说,未来一周都是晴天。太好。

睡足十小时,整个人轻松很多。左手食指靠近手掌肿痛,痒。仔细想想,没有外伤,恍然觉得可能多少和痛风有关。戒酒数日,注意嘌呤高的食物,观察看看。这次急性发作是吃蟹,喝黄酒后。

早上过早后时间不到8点,掌柜的说散个步吧,一下就把车子开到了太湖边,好美。

 

这一部分笔记,更多的偏重于生活的细碎。上一篇回复博友巢巢的评论时说,你一定很喜欢张充和,因为你们有许多共同之处,爱生活,爱孩子。这也是我越发喜欢她的因由所在,她不是高冷的,不是触不可及的,不是为了所谓的“事业”舍弃了家庭,孩子和感情的。这样的人,弥足珍贵。如果说上苍真真的偏爱她,我更愿意说,她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昆曲

一曲微茫

张充和

贵州

分类: 悦读

读书笔记:《一曲微茫》 之四

 

2016124日 星期天 晴   丙申年冬月初六

1961、62两年,是充和,宗和姐弟两通信最为密集的时期。个人喜好原因,书信中大量提及戏曲的部分,都略过了。侧重的仍然是字画与生活细节的点滴。

 

1961——1962

报纸上说今天夜里开始要降温了,那么现在是降温前金黄色的午后。小睡片刻,泡了一位新浪微博上认识的弟弟(完蛋,现在连名字也想不起)寄来的酸梅汤。他竟然跑到河南去开工厂,然后又是各种吐槽,好玩儿。

所谓地域歧视,或许也有根基的,关于河南人那些不说了,因为的确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兄弟姐妹在那里。我相信任何地方都有正负两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晴  丙申年冬月初五

 

读书笔记:《一曲微茫》 之三

博客上的文字倒腾到微信上之后,所有的标注和不同的字体全都大同了。很容易混淆原著和我叽歪的段落。这篇开始,括号内,为采蓝随记。

 

1959——1961

 

20)P113昆曲我也不敢开口,从以元三个月起,我一哼,他就伤心,现在还是一样。徐樱说或许是哪个昆曲鬼来投胎,记得小龙几个月只是哭“都只为相思萦绕”一曲,但不久也就停了,以元听另外怨伤感叹之曲(不管是哪种文字)都要伤心流泪,岂不怪哉。

 

(小孩子的世界比大人广袤得多。这是我现在的认知。天眼未闭合是一回事,还有一重应该是他们自有本来的与这个世界之外交流的方式。外甥君君小时候是听不得我唱摇篮曲的,一听必哼哼唧唧,然后大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一曲微茫

张宗和

张充和

分类: 悦读

2016年12月2日  周五丙申年冬月初四

 

早起用甜酒,麦片,枸杞加了一个鸡蛋煮了甜羹。电饼铛热了母亲做的千层饼(姐姐用顺丰寄来,快递花了60元。冻在冷冻室,随吃随热)。然后出门,还是今朝馄饨明朝面。他吃鸡蛋面,我躲在车里晒太阳。车窗前的景致无比熟悉,树,路,天空,店面,都有色调,引人怀想。那年四月,第一次来,站在马路对面的酒店旁,有点恍惚,找不到方向。

那会儿,真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呵呵。

 

3 1954——1957

10P57 宗和说京戏《断桥》之许仙:许仙的动摇性没有表现出来,又怕又爱,又信又不信,这一些复杂的心情全都没有了,本来是一个很复杂、矛盾很多很有戏的戏,现在却把它简单化庸俗化了,主题思想倒是很明显,反封建。但是没有戏了。

 

偶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11 29  星期二 丁山 (丙申年十一月初一)

 

1.

又一轮晴好。《扬子晚报》上说可以晴上一周。

免不了回想,或者瞻望。一切有阳光的色彩和味道,还有心情。

前两天去了上海,专程去看他的一个朋友。70后,同龄人,月初脑溢血后已经20多天,一直没有醒来。其实,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感受的深浅与友好的亲疏成正比。人生过了大半之后,每天目睹耳闻都是各种病痛纷扰,永远的离别越来越多,豁达与沉重往往比肩入梦。

我们该怎样的活?怎样的对待身边人?

感叹太多,多到根本不想说。

 

2

289点,还在跟娟子吃豆花油条,就接到心雅微信说:我到了。

大吃一惊,赶紧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后来整理图片时才发现,好大的雨啊 

                          牌匾上这几个字,还最最喜欢这个“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还是碎碎念。

    

雨一直下。

从18号,到现在,从诸暨到丁山。

那会儿,站在高铁的连接处。8号车厢,弄不清车头还是车尾。中途上来的穿蓝白相间校服的小伙子,16、7岁模样。先是理所当然的要求换位子靠窗坐,我让给他,他坐下看看窗外,表示很舒服,却连一句谢谢都不说。一会儿又开始站起来看头顶的电视,自言自语……一举一动,还有浓厚的体味都让人很不喜欢。

可是我隐隐的担心,那是个有点问题的孩子。

 

站着看窗外,稻田,青山,细瘦或者丰茂的树,隐约脸上有微微的凉风。让人想起“凉风有信”。这一路……长兴,湖州,德清,杭州东……想不到两年之后,竟然可以这么快的时间抵达。玉兰说,到了杭州就告诉我,离诸暨很近。又一会儿,收到玉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7,922
  • 关注人气:1,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永远的三毛》

   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本人散文随笔《谁家的女儿在天涯——永远的三毛》已于4月面世。深深感谢已经购书的诸多博友的厚爱。该书在当当网、亚马逊购书网、京东商城及北京西单书店、各城市实体书店有售,需要签名的博友可直接留言给我。(建议博友们在百度上对比价格购买)

   此书写于去年初夏至深秋,用心,真心,也伤心。

   与此书相关联的心路痕迹可在本人博文目录中输入“三毛”找寻。网购的网友希望在购书平台上留下你们的宝贵意见。

   本书主要章节有:撒哈拉的海 石头上的花  谁家的女儿  在天涯

   深谢各位博友抬爱!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