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的签名签章书
个人资料
端木赐香三糊涂
端木赐香三糊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022
  • 关注人气:1,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问:看了你的书,好多读者感觉意外,没想到作者是女人。

端:绝对是女人,如假包换。在网上,也有好多人看了我的文章,想当然地把我当作男人。还有些人看我的书,看着看着看出了端倪,从字缝里发现我是女人,吓一跳。

问:说明这还是个男权社会?

端:我觉得,这跟我们的传统观念有关。传统观念认为,女性只能写些这儿疼那儿痒、哼哼叽叽、有病呻吟、无病撒娇的文章呢。其实,文字与思想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问:理论上是这样。可是现实中,大家都认同文如其人,此理在你身上是否行得通?

端:有些危险。好象钱钟书就认为,人格与文格不是一回事。我一进入文字,就象个仗剑侠女、公孙大娘一般,前几年甚至还有人叫我梅超风,认定我有啥阴爪功似的。可现实生活中,我更多的是个小女人,路只分左右,地不分东西南北;买菜不会算账,只会按要求给人钱。我老公就说了,要兴卖人,他早卖我多次了,但卖我也没有价值。他说,别人被卖,好歹还会帮人数钱,你这种人被卖,连帮人数钱都不会。废物一枚。有个老友听说了,替我辩护,说,哪里了,你不是废物,你是变废为宝好不。啧,都不是好人!

问: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8 15:47)
标签:

杂谈

​​


民间有很多生娃奇迹。比如我二姐在她婆家的弟媳妇,应该称二姐的妯娌吧,她生第一个娃的时候,就是上了上厕所,孩子就直接掉裤子里去袅,她提着裤子跑回屋,这娃就算生成了。相对于某些女人生娃的难产,这样生娃真是幸福——点个外卖你还得摁好多键的,这却是裤子里直接掉下一个娃。

我听到的最奇的生娃故事,都发在一个女人身上。是娘给我讲的,女主人公是邻家,张四的哩娘。

张四的哩娘,娘叫人大娘。张四的爹在水冶成记家(酱油)当掌柜。听张四的哩娘自己说,生第一胎是个闺女,叫张仙的。当时她吃了晚饭去粪堆边解手,就把孩子生下来了。她婆婆跑出来,抓开孩子,用自己的衣裳把孩子抱住,扯着脐带,就抱进屋里去袅。

第二胎也是闺女,叫张改的。当时家里正密的短工,让短工给锄地呢。管了短工早饭后,短工都去她家地里干活去袅。她则在家参空儿生孩子,生完后把孩子一包,就又去给短工做饭了。炒了菜,擀了面条,等短工回来吃午饭。

短工午饭时才听见炕上有奶娃哭,咦,这哪来的娃?她这才告诉人家刚才生娃了。短工们还是不敢相信:没有发现你身子变细哈。不还是原样么?

娘给我解释说,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民间借贷,也可以叫地下借贷。之所以叫地下,就是利息高到,中国法律都放弃保护它的地步了。所以,除非于欢这种出了人命的,否则政府向来睁只眼闭只眼,任尔自生自灭中。

中国与外国不同的是,小民百姓,甚至民间企业家,借钱都找不着银行的门,或者说,除了银行,还有两种独特的融资方式:

一种是亲朋好友之间互助共济式的借贷,就是你家办事了——所谓的办事,主要是两种,一种是娶媳妇儿,一种是盖房子。其它事项一是不花多少钱,二是构不成伟大事业之道德制高点,所以,借钱的一般张不开嘴,被借者也有不借的底气,唯有盖房娶媳这种农家的人生大事,亲朋好友不但没有拒的底气,甚至还要主动垂问,缺多少钱?我借你多少你就够了?这种借贷,一不打欠条,二没有利息。这家办事,其他所有家多少都会借点;那家办事,其他所有家也多少都会借点。这叫亲朋好友互助共济。你去乡下走走瞧了,这种互助共济方式,既体现亲情,又是客观生存条件导致的必须的抱团取暖战略。

一种是非亲朋好友之间高利息式的借贷,这种一般就不是办盖房娶媳没有经济收益的人伦之大事了,而是办厂,办企业,甚至金融集资之类与经济利益直接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朋友圈被惹爆了。愤怒,不平!

不消说,你知道我说的是啷个。

最先看到的是南方周末记者王瑞锋的报道《刺死辱母者》,里面很多雷点:于欢,22岁,其母苏银霞乃山东聊城冠县的民间企业家,因厂子经营问题,借某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135万元,月息10%。此后归还现金184万,以及一套价值70万的房屋抵债,还剩大约17万没有归还。于是对方各种催债、羞辱并殴打:指使手下拉屎然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脱下于欢鞋子然后捂在他母亲嘴上;将烟灰弹到苏银霞胸口;给母子两个放带色录像……名叫杜志浩的催债者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叫苏银霞去卖,一次一百,他给八十;逗狗儿一般,让于欢喊其爹;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侮辱苏银霞……

南方周末没有具体描述所谓的“极端手段”,但我读到这里已大感不妙,可能是不可描述,而且,正因为不可描述,也打到了这个儿子所能承受的极限。果不其然,随后我从唐映红的“晒爱思”公号中,看到了这个所谓的极端手段:“催债人员杜志浩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当着她儿子的面往苏银霞脸上蹭,令于欢濒临崩溃。”

但是,我还是不太敢确信。毕竟是私人公号,而不是媒体报道,所以我在微信群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是那种穷得往新中国脸上抹黑的家庭出生的孩子。解放前,我家穷;解放后,我家更穷。千万不要以为,新中国就是穷家孩子的天下了,你想错了,也忒多情了。表脸。

这穷也是有原因的。听娘说,当年的共产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三翻五次的拉大锯扯大锯中。就是说,这个打过来了,那个就跑了;那个又打过来了,就该这个跑了。他们都能跑,就老百姓没得跑,夹在中间很难受。娘说,共产党每次打过来,就分地主老财家的土地、房子、粮食、日杂物品,能分的都分。我问,那人家地主老财打回来呢?娘说,那就把东西都还人家呗。我问,那人家不打咱们吗?娘说,打什么,乡里乡亲的。就是人家难免说两句风凉话,拿了俺的东西咋不还俺啥的,弄得你奶奶脸红,不好意思呗。

弄了几次不好意思,所以有一次,再分地主家的房子,我奶奶硬不要。只要了一捆柴火,说柴火烧了人家回来也要不走了。真他娘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国军以后再也没有回来。于是我们家就一直住自己的茅草房了。

我对我家的茅草房很有印象,北三间一直做厨房,南两间一度是我和两位姐姐的闺房。贫穷真是惊心动魄,所以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贫穷是一种罪恶,它带来的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本来主题是北上广深的房价,但近来闯进眼睑的,却都是逃离北京。本来去年就诸多逃离北京的,但人家主题不是房价而是雾霾。

当然,逃离不会仅仅因为一个动机,但诸多动机中,还是有个主因的。最近这些哇哇大哭的官人,看意思都是跟北京的房价不对付。诸多不对付中,有的是买不起,有的明明有一套甚至两套了,房子一出手,也是千万的现金流了。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是诸多的不满意。

高中时我们常写的作文主题是:唯有不满,才是向上的动力。我觉得这个仅应该限制于对自己努力不够方面,而不是,对社会的抱怨方面。现在的北京,就屡屡躺枪,明明你们都把北京当婊子了,不管嫖资够不够,家伙坚挺不坚挺,都跑人家店里不是嫖一把,就是耍一回花枪,回过头来,再提溜着裤子骂婊子无情,没有拿私房钱补贴你两把,或者,深情款款的免费挽你留宿。

嫖资不够,弹药不足。别勉强自己好不?

不是每个有嫖心的人,都能把婊子嫖成自己女人的;

不是每个发起冲锋的人,都能攻占堡垒的;

不是每个弹药不继的人,都能在北京的炮楼上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房子兮住四环的。

嫖了一把,就算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本来就觉得,《我不是潘金莲》中的那个“潘金莲”有些不正常,现在可好,电影播出后,真的“潘金莲”出来了,而且,更不正常!

据《每日人物》报道,一群潘姓族人把冯小刚为首的诸多被告告上法庭,他们称“潘金莲”乃其先人,要为她恢复名誉……没想到法院还真有三陪般的游戏精神,居然立案受理了。


潘氏族人不满的是,冯小刚这部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的电影,讲述了一个叫李雪莲的女人,因为被丈夫骂是潘金莲,一状告了十年,她要对所有人声明:“我不是潘金莲”,并且电影开头还旁白了一句:“自宋朝到如今,人们都把不正经的女人称为潘金莲。”

在我们一般观众看来,这剧情没问题,台词更没问题,本来就是文艺嘛。由于各种体裁的《水浒》文本的传播,和武大郎、潘金莲、西门大官人三角狗血剧的家喻户晓,潘金莲确实已是一个文学母语,但也仅限于文学语境里,跟现实没有任何干系,怎么能惹恼姓潘的人呢?

简直是师出无名哈。潘金莲怎么能是你们的“先人”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手头现在有一本好书,我暗香袭人群的陈卓策划、熊卫民编著、东方出版社出版的《对于历史,科学家有话说:20世纪中国科学界的人和事》。里面收录的是十六位中国科技知识分子于耄耋之年对中国历史的集体发声。

之所以说它是好书,原因如下:

第一,懂历史的不见得懂科学,懂科学的不见得懂历史。俺群的熊老弟,难得的既有科学的出身,又有修史的训练,才使得这种书的出现成为可能。在此,向熊老弟致敬。

第二,光有熊老弟的一厢情愿还是不够的,更关键的是这些科学家憋了一肚子话,想说,想给熊老弟说,想公诸于世,风雨苍黄,五味杂陈,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尽在其中矣。这是历史的盛宴,思想的慈善,大功德一件。在此,向这些科学家致敬。
第三,陈卓与东方出版社的功德,也不可不提,这书里面还是有料的,看得我一惊三叹的,没有一定的良知与勇气,这书的出版乃是不可能的。在此,向出版方致敬。


早就想为这书写点啥了。但是,料太多嘛,整得我一时半会儿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3:50)
标签:

杂谈

​​

视频:讲几个段子哈

第一个段子,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被蛇引诱偷吃禁果的故事,如果发生在中国,会是个什么情形呢?最大的可能是,苹果还高挂在树上,但蛇却被亚当和夏娃烧烤着吃掉了。蛇在临终前只来得及说了一句:上帝啊……然后夏娃问亚当:亲爱的,上帝是个什么玩艺儿呢,好吃不好吃捏?亚当回答说:亲爱的,我想,烧烤一下,味道也应该不错的。

第二个段子,现在在北京买房子,相当于大清国末年的穷家孩子,从五岁一直犹豫到十八岁,犹豫了十三年之后,终于在十八岁这年,痛下决心,阉割进宫。可是,刚刚做了手术,辛亥革命一声炮响,有人在城门楼子上宣布,大清国完了,中华民国诞生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上午还没起床,就从手机里看到了两条信息:一条是《深圳晚报》的,《中学生骑车逆行撞奔驰遭索赔吓哭数万网友跟帖吵翻》;一条是《钱江晚报》的,《男孩溺水家长想放弃治疗医生急了:再给一天时间》。

咱先说第一条吧。第一条事理很清晰,就是中学生违规逆行,撞上了奔驰,车主的车有保险,要赔偿人家的话也就2000元钱。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数万网友吵啥哩?两派观点,一派认为,司机故意刁难孩子;另一派认为,这是给孩子正确的法制教育呢。

我自己的观点,凡事用法理情三个角度来解析就欧了。法的方面,司机无任何违法现象;理的方面,司机也没有任何无理之处;情的方面,一些网友可能是受了标题及新闻内容的误导,似乎孩子是被司机索赔吓哭的。对这种标题就有导向的新闻,及明显持有立场倾向的记者,我表示鄙视。他们更多的时候不是客观中立理性的报道,而是拉偏架的胡同大妈,或者,煽情的余含泪。看新闻,一定要堤防这种记者,并自觉的给其纠纠偏。

比如,中学生所谓的哭,更可能是被事故本身吓的。你就是不用赔钱,仅撞车本身,就是令任何人都惊悚的事情了;至于2000元,在深圳这样的城市,也不是什么吓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