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夫特
夫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1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桐阴里

情感

分类: 诗词新韵

我无法回答。视线沿着手指

划过的痕迹伸向远方,拨动的

是不是爱最绚丽的回响?

爱是沉重得让人窒息的负荷

沉重得有点不堪承受地疼痛

就像从冰冷的寒风中摆脱出来的

月光令人心悸,或者说,更加

难以触摸。爱,究竟是什么?

当月光从遥远的天边走来,爱

便成了不落的星辰,游弋的

不是星空里的云彩,是穿透夜幕

渴望对视的眼神。你循着

江水抑或海水湿透的黄昏走来,

走进桐荫里的怀抱,有什么比

拥裹着的夜色更加温暖?没有!

因为爱,是石级上移动的脚步

以及穿越时空的喁喁私语

爱就是在大街上,旁若无人

地拥抱,一切为此摒住了呼吸

爱是无视所有阳光透视的热吻

是从背后,为你轻轻地系上腰带

是弯腰为你拭去衣角的灰尘

是所有街灯聚焦的牵手,是散落

在夜市里两个重叠的身影,是你

眼神里的温柔,让我深深地

将你揽入怀中。爱,变成了幻觉

交织着欢乐与痛苦,仿佛在电话的

这一头,又远在电话的那一头

桂花树的清香从巷道远处延伸

穿透夜色,架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将韩寒和余秋雨这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不知道,只知道这两个都是知名的上海文人。文人首先是人,说他们都是上海人其实是有些不确的。韩寒是地道的上海人,余秋雨却是浙江余姚人,只是多年寄居上海而变成了上海人。这变成的上海人却比地道的上海人来得地道。不久前,余秋雨从上海市政府手里接过一块烫金招牌就是明证。

了解韩寒并不是因为他的《三重门》,说实话,他的《三重门》我没看过,而是因了他的一次凤凰卫视访谈,看了那次访谈,我才对韩寒发生了兴趣。在那次访谈里,我看到了这个余秋雨的后生晚辈疏于圆滑。接下来看他博客里一些三言两语的文字,恰恰是这些文字显示了一个偏离套路的韩寒。

关注余秋雨早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然,不是因为他那些风靡一时的文化大散文,而是因为余杰的一篇文章,严格说来,我是因为一个北大在校生余杰的文章才对余秋雨发生了兴趣。至今为止,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5 10:56)

 

如今长沙的白沙古井已建起了白沙公园,白沙古井坐落在公园门口,公园门口兀自立着三洞竟开的白色人造大理石坊,无须门票,任游人随意进出,不加阻拦。这竟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公园,在城市里,这种开放式公园是供市民茶余饭后休息、闲逛的场所。然而这种随便出入与闲逛却在一口涓流不息的古井幽泉旁边时有发生,或许正是训练市民散步的最佳场所。

 

白沙古井紧邻白沙路,路无疑沾了古井的便宜,但这白沙路的名字还真不怎么令人兴奋,便宜沾得有点儿茫然。白沙井,水底沉沙,但不息之长流能自濯清浊,大有见沙如见金的感慨。白沙路则不然,长沙数有火炉之称,盛夏来临,干旱起来望穿秋水也看不到半点雨滴。可以想见,这时的马路如果是沥青路还只是被头顶的太阳烤得烫脚,倘若真是一条尘土飞扬的白沙路,火辣辣的白沙就烫得满地找牙了。这当然是不大乐观的想法,凡事都要往好里想,只有时时往好里想才会觉得生活充满了诗意。

 

如果从右边新砌的石板路慢慢悠悠溜达上去,两旁常青的盘竹早已架起了一道竹天洞地,将你一路送上古井后盘龙山上的白沙亭,站在亭心,举目四盼,如果不顾山坡下体育中心的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5 10:52)

在长沙呆了些时日,出得门来,高楼林立,灯红酒绿,人来车往,整个心都被缠夹起来,窒息的感觉格外沉重,以至常常希望寻个清净的处所,将紧裹的心放达一下。传说中城北的开福寺就是这样一个令人神往的福地,可愿望总是挪不开脚步,一直萦绕在心头,仿佛缺少了应有的机缘。

 

我是一个随缘的人,不会刻意而为。开福寺,千古福地,总想不经意间将它揽入怀中,好好洗涤一番心中的尘垢。机缘巧合,今年6月上旬,应朋友约请,收拾了一部数码相机,顶着星城惯有的酷热来到了开福寺。开福寺在古城西北,扼湘江,踞新河,蛰伏在闹市丛中。放眼望去,不算高大且有点班驳的大理石坊面街而立,石坊正中的朱漆大门紧锁着,门旁两座石狮翘首浮望,外侧是一对憨态慈宁的石像,整个山门石坊与车水马龙的街道隔开了一条鸿沟,似有若无。

 

从左边一个剪票的小门进入,迎面耸立着一尊九龙盘桓的汉白玉观音佛,据说是前几年特意从缅甸请来,烈日下分外耀眼。仰望手执净瓶与杨柳枝的观世音菩萨,似有慈祥的佛光笼罩全身。站在干涸的莲池边,望见零零碎碎的硬币散落池底,格外醒目,池中的凿箕和扫帚仿佛随时准备打扫零落的硬币。这里自然是游人香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30 17:53)
标签:

口水

垃圾

文化

分类: 诗词新韵

题记:2006年9月7日晚与友人嬉笑而作

 

不战  不降  不和
舞一柄犀利的短剑
折去锋刃 剖向心尖
依然钝出了血洒丘壑
荒芜的原野静

听不到群狼的吆喝
只有一双精锐
凝视夜空幽魂狂舞
一点一点地做作

卑鄙穿上了霓裳
贱陋紧紧偎依着彩虹
将天空打扮成群蝇挥洒的村落
路从昊天而来 遍织荆棘
刺尖吮吸着血 狂笑高歌
只有野草在路边

不停地哆嗦

拨开迷雾的高贵
清洗泥沼中的圣洁
让夜空明月魂
梳理庸懒中的自我
吻一下宠儿猫眯
纯真自比有血的灵
更能振奋诗人的心魄
温柔的舌 远离了风雨余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6 16:34)
标签:

散文随笔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或许因为出生在六月,生性畏寒,很不喜欢冷漠的冬天,对冬天唯一的好感是江南偶尔有几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去年冬天终究是慷慨了一回,柔情似水的江南完全压抑在雪的怀抱,几乎喘不过气来,许多人便有了怨恨,我却嫌不够猛烈。经不起风雪拥抱的江南,是一个林黛玉式的江南,全然没有妙玉独立风雪的坚强。

 

    江南的雪转眼即逝,那一抹缱绻的记忆时时撩拨我的心口。对雪的回忆,总在快要淡忘的时候收拾起来。大雪来临,无暇思索,身心已然投入到她的怀抱,深深地呼吸,静静地聆听,悄悄地享受,以此抚慰寂寞的灵魂,进入超凡脱俗的境界。

 

    江南的雪无限温柔,温柔如山涧的小溪在心头流淌。沉浸于温柔,无须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写些无病呻吟的文字。将俗气的妄想借了她的风韵来抒发一番,只不过是无聊的看客而已,未曾有过对雪的品味和呵护,满是煽情的作秀。我曾经就仔细观察过,无聊的看客走在雪地里,很少顾及雪的感觉,放纵了欲望以后,便飞起一脚将跟前的雪踢得满地开花,丝毫不在乎肮脏的脚玷污了雪的灵魂。

 

    探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6 16:24)
标签:

诗词新韵

分类: 楹联集辑
醉亦痴,醒亦痴,风渐无声香满枝。悄然春又回。

爱依依,恨依依,花落花开无绝期。相思到几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6 16:35)
    在西班牙的神话故事里,贝亚特里斯从修道院里出走了十五年。她是替圣母玛利亚照看神坛的修女。贝亚特里斯出走前,在修道院里整整呆了十六年。她平凡得只剩下一个香炉,四盆紫罗兰,一块打满补丁的桌布和抹布。
   
    贝亚特里斯是个不错的姑娘,天真无邪,心灵手巧,惹人喜爱。她从小就在修道院里长大,看惯了祈祷的情景,听惯了虔诚的圣歌,闻惯了香火的气味,对圣母玛利亚几乎笃定了虔诚的信仰。在整个修道里,在所有的修女当中,她最听话,最没有争议,就像一块铺在圣母神坛前沿的白布,一尘不染。
 
    然而,她没能逃离牧师的诱惑。牧师用色迷迷的眼神,动听的声音,厚厚的嘴唇,让贝亚特里斯的思想开始沸腾,这个单纯无知的姑娘落入了牧师的魔掌,成了灵与肉的俘虏。跌入了灵肉的深渊,贝亚特里斯并未忘记训诫第六条所说的灵魂的第三个敌人,关于这一条,她和朝夕与共的修女们不知道背诵了多少遍,而且念念不忘。但是她无法理解训诫的真谛,甚至开始责备自己。
 
    贝亚特里斯与牧师不停地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9 10:53)
标签:

诗词新韵

分类: 诗词新韵
     
风寒未愈正缠绵
又惹沉疴卧枕边
试遍诗方三百味
偏无只字得心痊
 
     
握病春宵入梦难
移身尤觉枕衾寒
西窗过罢亭亭月
何故匆匆不问安
 
     
舒心未觉三餐好
入病方知一噎难
纵有名医施妙手
不如知己是红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