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想dreamlike
孟想dreamlik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285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第一首诗


《第一首诗》

孟想著

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
QQ:138798700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孟想/浙江温州
Dreamlike/WenZhouChina
QQ/138798700
MT/13857798700
M/mengxiangshushu@hotmail.com
我是AB型白羊座

    AB型白羊座具有真诚的灵魂、冷静的判断、上进的精神、劳动的身躯、公正无私的操守、追求大我之行动模式——“领导欲”则为其最鲜明的表征。由于深具领袖特质,他总是一边发号施令,一边勇往前行,有用之不竭的前进魄力,有永不妥协的拓荒精神,常是一枝独秀、独揽大权的。

    AB型白羊座越登上人生事业的高峰,越达到旁人不可取代的声望,他的精力越旺盛,责任心越是表露无疑。AB型白羊座在这竞争日益激烈的现实社会,占有相当优势的地位,但绝大多数极度缺乏服从之精神。

    摒弃主观的批判意识,积极培养客观的态度,加强自我反省能力,方能成为强者中的强者。

公告
博客是个垃圾
 
博客是一个垃圾场/人是制造垃圾的高手//所有的垃圾/都将回到垃圾的垃圾场
我的其他博客

我的天涯

开博时间2004年3月15日。

我的大旗

曾经的精英博客。

我的博联社

我很喜欢博联社。

脚下与足迹

中部置业

房地产·专业市场开发

葡萄美酒

法国波尔多系列葡萄酒

西堡红酒

1000多个品牌。

人和至上智业联盟

品牌策划·创意设计·媒体发布·影视广告·出版发行·演艺展会

浙福集团

开发·地产·运输·酒店·投资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小心轻放的城市

日常生活琐记

生猛海鲜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葡萄美酒

博文
标签:

杂谈

“情人”“武媚娘”及其它

 

2015214日,腊月廿六,大年已近。这一天,一大拨中国人倾心于“西俗东侵”的情人节,却鲜有人倾注于——啊,再过四天就是除夕啦!啊,再过五天就是春节啦!

新年已不新鲜,也并不具有多少特殊意义。这时代早变了,热情不见,人心麻木,也不奇怪。但是,“情人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节日”呢?其实,一大拨过情人节的中国人,也是不甚了了。至少,这个“节日”,已经被中国人的欢乐心态,过得无比娱乐,而且完全“本土化”,好像在酒吧大口唧唧炒螺丝,与原来人家的“情人节”,本质上已是大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情人”的本义,已是严重变质。——媒体公开报道过每个“情人节”之后的一两个月,是中国医院的“人流”高峰,就是血淋淋的实例。

“情人”,原是多么温情美好。“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人家过情人节,这个“情人”本来就是我们的“爱人”。但在这个变异的时代,“情人”基本已沦为“二奶”和“小三”,与中国人亲自毁掉的“小姐”等原来温馨美好的词一样,已变得龌龊、肮脏和邪恶。

可是今天,翻看我的微信朋友圈,我突然发现“情人”二字还是无比纯洁和充满了人间的无邪情感。因为今天,至少有20位以上年轻母亲在朋友圈“晒”出了她与“小情人”过“情人节”的图文——啊!这个情人节就和我的小情人一起过啦!啊!我和我的小情人一起情人节,浪漫吧!不用解释,微信朋友都能明白,这里的年轻母亲所“晒”的“小情人”,其实都是自己的儿子,年龄从幼儿园幼儿到高中生不等,也有个别已经是大学生了。

这使我“世事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的麻木神经,不由五味杂陈。首先,我想到了多年前被禁播的一则广告。——面对“儿子”的童言无忌:“妈妈,我长大了要娶你!”扮演母亲角色的蒋雯丽,弯下腰来笑着答问:“那你爸爸怎么办呢?”这则明显有悖伦理的广告,曾招致猛烈批评。接着,我突然想起一眼也没看过据说近期颇受热议的电视剧“武媚娘”。这是三位皇帝的故事。三位皇帝原是一家三口,一女两男,先是大男(父亲)当皇帝,女人当皇后(妃子);再是小男(儿子)当皇帝,女人当皇后,最后是女人自己当皇帝。剧情是不是与王昭君出塞后的床笫史如出一辙,只有猜测,不敢确定。最后,恍惚中我再想起最近的几则新闻。其中一则是——妻子生了三胎女儿后,丈夫说生不起,不要再生了。但是妻子说,我就是要生,看看你上辈子到底有多少情人。还有几则,不忍提起了。

新闻也行,广告也好,电视剧也罢,这三者之事似乎并无关联,却有一个共同的疑问:精神上的无意识“不伦”,与肉体上的实际“侵犯”,是否同样罪不可原?面对被不断颠覆的文明和总在溃堤的道德底线,人类是返朴归真了,还是越来越开化了?

我觉得这并非小事。

 

                                        2015214日,温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28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4.0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4.02,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清明将至,博客迎接》。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07,121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生命·生活

从《卑鄙的我》到《神偷奶爸》

 

2004年的第一个周末,到龙泉访友,饭饱酒足茶三巡之后,夜宿酒店,从电频道上看了《卑鄙的我》。这是动画大片啊。我不由想起了从没带他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三岁小孩,我的儿子。

巧得很,几乎在我这么想的同时,妻子微信让我获悉,这一天她带儿子第一次去电影院看了《森林战士》。也是动画大片啊。

以前只在电视、电脑和手机上自己找动画片看的儿子,自从第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再说到去看电影,兴致就非常高。这新年的第二个周末,妻子说一家人一起去看《神偷奶爸》。到电影院,我一看海报,原来主角就是已经熟悉的格鲁。本来纠结着一堆事务的心,顿时喜出望外,安静无比。

电影频道上《卑鄙的我》是台湾译制版,本土化的翻译,有点嗲的、不时夹着闽南语的配音腔调,让来自200年前祖籍闽南、对母语充满崇敬和深情的我,倍感亲切。据节目主持人唠叨,《卑鄙的我》没有大陆的译制版,流通的都是“水货”,在香港还被译为《坏蛋奖门人》、《偷天换“月”》、《我很贱》、《Baby的我》。第2部大陆直接引进,并被译为《神偷奶爸》,不能排除迎合大陆观众口味之嫌。在翻译上,格鲁大叫脸部造型如屁股的间谍头子为“摸不得屁股”,也足够本土化。

“眼见为实”,我只把第一部称为《卑鄙的我》,第二部称为《神偷奶爸》。

“卑鄙的我”,其实是多么谦虚的自称;“大坏蛋”,是恶狠狠的骂人的还是娇嗔呢?反正,“偷月亮”的格鲁已成为奶爸。在看《神偷奶爸》时,儿子全神贯注;我握住儿子的小手,剧情紧张时刻,他的小手心都出汗了。那么,在儿子看来,格鲁的军队——那些可爱的黄色胶囊机器人,那些“小黄人”在被大坏蛋猛爷变成“小紫人”时,是不是也让他想起《喜羊羊与灰太狼·牛气冲天》里的白牛黑牛?在我看来,在剧情技术处理上,简直是“心有灵犀”之作。(还是谁先借鉴或抄袭了谁?)只是,相比之下,“小黄人”变“小紫人”比起“黑白牛”之变,各方面都要高超许多。从中国教育中有着“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讲究角度思考,《神偷奶爸》洋溢着的教化、温情,显然也站在了中国动画“巨制”《喜羊羊与灰太狼》与《熊出没》的正面。在我看来,后者能够让孩子获得的“教育”,是彻底的对“暴力对拼”的“模仿”与天然的“滋长”。2013年发生了小伙伴效仿《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灰太狼,把小的伙伴绑起来当烤羊的悲剧,就是有力的案例。每日“吸纳”《熊出没》除了“暴力还是暴力”的极端无聊弱智的剧情,一些还在幼儿园里的孩子,也是屡屡暴力相向。这些都是证明,都有案例,并且伟大的央视也已“有所意识”,作了“必要的”一二次批评。

格鲁收养的三位女儿,分别是中国的孩子,日本的孩子,韩国的孩子吗?除了迎合中国观众,还可以作更多的解读和分析。的确,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假如动画里的角色也是有基因的,我建议好事者去做一做DNA

《神偷奶爸》末尾,格鲁与露西147次约会后俩举行了婚礼,正式成为夫妻。格鲁收养的三个女儿中最小的女儿艾格尼丝也表达了对自己的新妈妈最真诚的情感。故事非常中国戏剧式的圆满结束。可是,在结束之前,一个小紫人冲了出来,吓的全场人们满地跑。这小紫人卖的又是什么葫芦?这是为第三部埋下伏笔。

显然,我们还有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1 15:35)
分类: 文笔·文学

余晖。或:前夕

 

 

大自然界的余晖

何逊晨色

白日半西山

赏心悦目

 

只是尘埃,在空气里

纷纷扬起,悄然埋伏

玻璃窗失去了抗争力

多么像被岁月蒙住的眼睛

以为看透了整个世界

感觉却依然如此模糊

 

赶在第四个太阳下山之前

风光早不是新的发现

 

方向清晰的傍晚,或前夕

一明一暗的绿地上

草与草们无比接近

多么像被尘埃蒙住的眼睛

真切地看见了,明日珠露

将带来新的发现,或光芒

 

                          20138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笔·文学

癸巳年七月十九晚,京杭运河畔香积寺西侧水天坊,与吴玄、董树荣边用餐边谈天说地侃大山

 

 

人事全非。告别了又一个十年

一条飞来飞去的鱼

已经成为无法目睹的标本

在铜质的香积寺

鱼的绝响与万籁俱静

唯闻董树荣感叹——

香积寺,香积成灰,还是成佛?

 

吴玄来了。时过五年

这是第二次三人会

吴玄是一个看起来很轻的人,男人

与十年前,与五年前,在我看来,并无质变

吴玄却说: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

我认真端详:老头子头上的短发,乌黑坚挺

足以支撑未来的那一大片晴天

 

稍后,东君在三人会微信发布上留言——

代向玄公问好

哦!原来是玄公啊

那么,就老头子吧,老一点吧

你老他老我也老了啊!这都无妨

人生,不就是冲着老一点来的?

 

这一会吃聊,浪费了三个人生各自两个多小时

其实也就是一桌子杭帮菜,鱼肉时蔬

一边吃,一边聊,一边各自还要看一下各自手机

 

电视屏幕上,新闻喧嚣

“济南审判”重重复复,正当时

我们偶尔抬眼看一看,听一听,其实视而不见

 

                          20138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笔·文学

癸巳年七月十九晚,京杭运河畔香积寺西侧水天坊,与吴玄、董树荣边用餐边谈天说地侃大山

 

 

人事全非。告别了又一个十年

一条飞来飞去的鱼

已经成为无法目睹的标本

在铜质的香积寺

鱼的绝响与万籁俱静

唯闻董树荣感叹——

香积寺,香积成灰,还是成佛?

 

吴玄来了。时过五年

这是第二次三人会

吴玄是一个看起来很轻的人,男人

与十年前,与五年前,在我看来,并无质变

吴玄却说: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

我认真端详:老头子头上的短发,乌黑坚挺

足以支撑未来的那一大片晴天

 

稍后,东君在三人会微信发布上留言——

代向玄公问好

哦!原来是玄公啊

那么,就老头子吧,老一点吧

你老他老我也老了啊!这都无妨

人生,不就是冲着老一点来的?

 

这一会吃聊,浪费了三个人生各自两个多小时

其实也就是一桌子杭帮菜,鱼肉时蔬

一边吃,一边聊,一边各自还要看一下各自手机

 

电视屏幕上,新闻喧嚣

“济南审判”重重复复,正当时

我们偶尔抬眼看一看,听一听,其实视而不见

 

                          20138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美人·美品
多才多艺的泽崤兄,书法也自成一体,绝品。
原文地址:魏碑新技术表现2作者:夏泽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生命·生活
强大,开阔,比如海,这样的胸怀,与时间无关,与生命体验无关,往往与生俱来,绝然而立。而在浩荡的时间里,生命中的成长、年龄,是何其微少!
原文地址:相关性,或者大海作者:徐齐

   现在的生活基本上是这个样子:中午十一点睁开眼睛。花半小时回味一下梦境。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一点钟在图书馆出现。与图书管理员作微笑状。挑一本书坐下。换一个姿势的时候看表,五点一刻。哼小曲去食堂。吃饭。哼小曲回图书馆。重新拿起那本书。感觉还没有换过一个姿势,铃便响,图书管理员吆喝:“回去啦——”。出图书馆。回宿舍。上网。写点东西。睡觉。
  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平静。充实。淡淡的快乐。“激情”这个词,我日渐陌生。
  还算享受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的那个过程。踩着被树影剪得碎碎的昏黄的灯光,看看那些路边小摊,卖小吃的、做美甲的、卖衣服的、卖小饰品的,一路过去全都是这些店,全没一点高等学府的样,但是这些已经全与我无关。这些数十年如一日的卖家和这些流连于小店的女生们,全都与我无关。有时,我也漫不经心地打量与我擦肩而过的女生,有姿色的,没姿色的,媚媚的,讷讷的,看一眼,走过,便再也全无印象。已经懒得再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们了,记得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在电话里候似乎用过“庸俗”这个词,但现在什么都已经懒得说了。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看到这一切,我对这个学校和这个城市便失去了呼唤。我从那个海边的城市走来,沾满了海的气息,那个海和崇高有关,和自由有关,和广博有关,和爱有关。然而来到这里,这个自称为“海派”的城市,我感受不到任何关于海的品质。这个名叫“上海”的城市把名字里的“海”弄丢了,把诗意弄丢了,把爱和理想弄丢了。一群城市工蚁堆砌着一个黄金铸成的城市,仅此而已。我走路,我幻灭,我在寒风里微微地张着嘴,像是在劝谕自己抑或是在吞吐着虚无。
  只有看到宿舍区门口那个卖粥的小女孩,眼神才从散焦中渐渐恢复。已经半个多月了,这个小女孩就一直站在我们宿舍区的门口,站在一大缸粥的后面。连中年保安都被寒风逼进了传达室,这个小女孩依旧站在门口,卖着一块五角一碗的粥,有时是红枣糯米粥,有时是皮蛋瘦肉粥,料总是很足。我只要看到她,不管饿或不饿都要买上一碗。她弯下身打粥的那一刻很美,仿佛是在向一片蔚蓝的大海俯下身去。没错,这就是一片大海,这是一个少女在无数个甘于寂寞的夜晚煮的粥,便至少要比混浊的黄浦江要深。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剪着平平的刘海,刘海下面一双水水的眼睛,粉嫩嫩的皮肤,穿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干净整洁,一幅邻家小妹的样子。我问她你是学生吧。她说是。什么学校?在闸北那边的一个学校读大专。
  她把粥盛好,端给我。抬起头说,你昨天也来买过粥吧?
  我说是。
  找给你八块五?
  对阿,我给的是十块钱。
  我回家发现多了一张五十块,我想应该是你的。
  是吗,可我印象中递给你的是一张十块。
  你想想看……
  好像还是十块……
  那你回去看看钱包,少了的话就来我这拿啊。
  我回到宿舍,打开钱包,把这几天花的钱算了一遍,核对,果然是少了三四十块。
  有点不想下去拿钱,我发现自己其实很乐意用五十块钱买她一碗粥。
  但最后还是下楼了。我笑笑,应该是我弄错的…….你就还我三十吧,另外十块你留着,算你的辛苦费。
  她笑笑,把三十块钱从腰包里取出,递给我。
  我问一个晚上能赚多少钱。她说赚不了多少钱,一二十块。那为什么还卖粥,难道是体验生活?她笑笑,说,好玩呗。我试图摆脱学新闻的人问问题的那种锋利,但难免还是问,你卖粥主要是为赚钱还是玩。她说赚钱,这回没有笑。唔,我沉默。
  我让她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她说,哦,那好吧。
  我说,以后有好的兼职,我会给你打电话。对了,你学什么专业。她说英语。我说上外的生活区里贴着很多兼职广告啊,你可以去看看。她怯生生地说,那些是针对你们学校的吧,我,那个,我的英语学的不好。我告诉她有些兼职不要求英语好坏,有大学四级水平就行。她说,那好丫,谢谢你。很高兴的样子。
  我转身,走进宿舍楼,空气里飘来海的气息,很微弱,却真的来自大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记录·记念
当王小几回归王孝稽时,他的文字愈显成熟了。

 “分量:深的声音”

——悼念诗人高崎

王孝稽

 

 

谁也料想不到这是终结性的声音。

他的声音,有关他的声音,有关他作品分量的声音,就像法布尔《昆虫记》里茅螽们,在小林子的最偏僻的地方发出的信号,到处遍布。这种信号,在他的文本里多处出现。一是,他用《深的声音》作为长诗集《洗礼以来》的后记题目;二是,他以《分量:深的声音》为题,在新浪开通博客;三是,他将多年来陆续积累的评论家、诗人、作家对他写作的评论汇编结集,取名《分量:深的声音》。

一直反对创作“从众化”的他,不知把这个“深的声音”,藏到“小林子”哪些“枝末”?他“一意孤行”地往“深处”挖掘。“它可能凸现个人心灵图腾的绝对幻化”(高崎《洗礼以来》后记),也可能化作云雾直上升腾。

然而,有个声音竟然来自天堂杭州,告诉我,高崎先生猝然离世。这是个没有任何预设的声音,如一块巨石落入深海。大家始料未及,心中无限悲凉,痛惜一个敏锐的思维就此断裂,痛惜一个伟大的诗歌之梦就此终止。就在他离世的前几日,他为了一考生的成绩查分之事,跟我来回通话几番,他的声音依旧那样响亮。非常遗憾,这竟成了我和他的最后一次通话,而我却没有丝毫的觉察。

近期,我在挑选、整理他新浪博客上的诗歌时,发现他开通两年多时间的新浪博客,数量惊人,每个月发表或转载数十篇诗歌或散文,而且部分文章还写下了自我推介语。在他的博客上,他的最后一个诗作,是定稿于201336日的《昆虫记》。“左岸七人赏诗会”推介了这首《昆虫记》:

 

我们已经被最细的昆虫打败

我们是狙击手,是船长,是灵与肉蜿蜒的道路

我们无理由从骄傲长出了胡子

昆虫的生命类似它的金色足迹

以无声的脚印走过无声的道路

 

它们高抬着鼻头,办完婚事,吃草,吃大米和流年之劫

它们恩爱交加,如同暴风雨合力浇顶

仿佛是辛辛那提最大幸福的一个投影

它们的母亲同样怕事,嗫嚅,同样气冲斗牛

每一条瓦槽也都是它们苦苦修缮的隐秘

没有一个王递给它们一枚硬币

 

巧合的是,多次推介法布尔的传世佳作《昆虫记》的他,也以《昆虫记》为名写就一首短诗,却成了他的收官之作。对于这首《昆虫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他最初想表达的寓意,我们已无从得知。“我们已经被最细的昆虫打败/我们是狙击手,是船长,是灵与肉蜿蜒的道路”,其实,他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早就有了征兆和抗击。三年前,他骑着电动自行车的路上,已经有了一次突然的“晕厥”,扑倒在地。可是这一切,他不愿被外人知晓。如同这首诗中“最细的昆虫”,“仿佛是辛辛那提最大幸福的一个投影”,“每一条瓦槽也都是它们苦苦修缮的隐秘”。这个深藏的秘密,只有他本人知晓。我隐隐约约读出,这首诗歌精神指向,跟他的身体状况和内心封闭承压有关。有一种意志在说,“我们是狙击手”,走在一条“灵与肉蜿蜒的道路”上“搏斗疾病”、“搏斗现实”。预感到即将被“打败”了,“狙击手”已没有勇气说出要“消灭这一切”。

高崎先生,是位触摸诗歌理想的诗人。他不仅写好自己的诗歌和散文,而且有意要把自己的写作经验传递给年轻的一代。早年,我曾多次抱着稿子到他家里拜访,请教诗艺。他敏锐的眼睛,上下扫描一遍,随即拿起笔在稿子上划改,并讲解其中的技巧。如今回想起,那是一段甚是温馨的日子。

十年前,我在政府机关的车库二楼上班,参与撰写一部志书。那时,他经常光顾我的办公室,在那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聊人生、聊诗歌。期间,我阅读了他的大量作品,与他做了一次访谈,发现他的作品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基本遵从着某种语言的惯性和无比冷隽的词语操力展开叙述。为此,他的诗歌呈现出的内在质地是喧嚣的、巨响的、征服的、挣扎的、冲击的、蜕变的,对命运,对环境,对人生,都是如此。他说,诗,是他的本能和一生所向的极致。的确,他用他的睿智,完成一个个极致的神性的作品。

 

没有冬天的地方,珍视暴雪的到来

我每次把一些亲切的雪米

埋伏到第二年的夏天

做着刻骨的梦幻,在炎热如歌的故乡

知道吗,亲爱的,我瞻仰上帝的容量,也瞻仰雪

瞻仰

被公牛粗暴吃过的

花草,及其精神,及其粪土。也瞻仰

灾难:一如用光,去堵住

银河的种种伤口

——高崎《南方》

 

今天阅读这首诗歌,我领受到无限的震撼与冲击。他避开了大众眼皮底下的南方,从“没有冬天的地方,珍视暴雪的到来”切入,去瞻仰南方的“雪米”、瞻仰“上帝的容量”、瞻仰被啃过的“花草”,甚至瞻仰“灾难”。这些,都是南方的“稀缺物”。包括最后并非源自现实的方式:“……用光,去堵住/银河的种种伤口”,而释放出的能量却是无比巨大。这就是作者笔下的不可复制的“南方”。

他是极其推崇地方诗歌群体的。2004年,他和我共同策划在诗歌论坛上推出了数十位地方诗人作品。他推介说:“让中国诗界从这一系列文本中鉴阅到苍南诗群在诗创作上的追求、丰富与艺术内质的品位,准确地作出自己中肯的反馈与评定。”一群羽翼尚未丰满的地方年轻诗人,以他为杆,围绕在他的左右。但很少有人能体会,他之前的十八年的生命黄金时期,一直蛰居乡下,独自一人生活,独自一人写作。那种坚守与修炼,其中的孤寂与清贫,常人难以想象。唯独作品填补了他的空寂和微薄的月色。

 

吊脚楼有诗句忍不住飘下来

这沉郁的意境也折腾一个个怀乡人

月色微薄。无论什么动物的步音都有脆度

绝望时,连仇人的影子也没有才更沮丧

——高崎《春夜》

 

不知这首《春夜》,他作于何时。诗中一种令人心寒的气息:“连仇人的影子也没有才更沮丧”的“绝望”,久久堵塞我们的心头。在河流缓缓流动的“春夜”里,却有如此的“绝望”气息。谁也难以掩盖这一切,何况是一位“怀乡人”。但“吊脚楼”仍旧“有诗句忍不住飘下来”,这就是诗人修炼的成果。诗人都有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一只鸟开始鸣叫意味什么向世界发布/一只鸟开始停下来意味什么使翅膀冻结”(高崎《清楚》)。

 

向东是大海,是水,是矫情的或态度无聊的水。

连子弹都击不穿的液态纸质。

那些开阔,丝绸般飞扬;具有无数条地平线的蚁穴。

水下有天花板,时尚,洞窟,王,成千上万的祝词。

还有,蓝绿色的大气!泡沫是这个国家的礼花。

一批灵魂持续深入大海,千里迢迢的灵魂呵,

将大海作为婚床、马屁与三角洲,

它们那么的袅袅,呼应体质,仿佛飓风呼应传说。

哦,多么可怕。这片沃土在哪里?这片情绪波动的神性何在?

它,低卑地蠕动在我家乡的方位:向东!向东

——高崎《向东是大海》

 

向东是方位,向东是大海,向东是水、蚁穴、大气、祝词和灵魂,向东是他的精神指向。“向东是大海”,体现一种自信,一种立于中国南部广袤大地上挑战惊涛骇浪的自信。不管“这片沃土在哪里?这片情绪波动的神性何在?”它都没有离开诗人的视线,“低卑地蠕动”在“家乡的方位:向东。”可这一切,已化作云烟,升腾到天国。“……蛇足狂舞,让你靠近无味的尸首/死亡不可畏。可颤抖的是/灵魂被尸首的温度折磨得已经荡漾”(高崎《石像》)。石像有何寓意?诗人在等待坚固无比的石像,“走上桥梁……耸直高大的衣领”。高度和风度已经呈现,灵魂已经“荡漾”。除了这些,我们再也领略不到他的新的思维。

他在世时,很是重视文学界的“良知与中肯的声音”。请允许我,把他自己摘录的这段文字抄录在这里:

当代文学界对高崎写作的评价是:高崎始终置身于领跑中国现代诗的第一集团内(王燕生);高崎追求语言的绝对价值(西川);在他那天才式的联翩的浮想中感到了诗意追逐的快乐;倾泻着令我们感到陌生的美丽。(谢冕);他的诗,指向一种存在之诗’”(王家新);许多学者与诗人以艾吕雅、阿拉贡等法国诗人比照高崎,而我们却从高崎诗中一种先锋派绘画式的语句中触摸到了美国诗人阿什贝里的火焰意象学;高崎的诗正在体现一种真正的大气。他的书引起阅读震撼(沈泽宜)。

这是阅读过他文本的作家诗人给予他至高的赞誉。对于他的写作成就,在这里已毋庸多说。

他是抱着梦想大树一直向上攀爬的诗人。多年前,他说他的梦想,不是鲁迅文学奖,而是走上瑞典斯德哥尔摩颁奖台。可这一切终结在他的“深的声音”里:“莫言获诺奖之前,就有国内外的评论家以为,中国的诗歌写得比小说好,于是,盛传中国杰出的诗人被诺奖提名的迹象,并非空穴来风。另外,诺奖的评判原则是,获奖者以作品为本。中国出类拔萃的诗歌已有这一担当。”

艾略特说:“很深的声音是听不见的,但只要你在听,你就是这个声音。”

这个“深的声音”,已在无限高度的星空萦绕。

高崎先生,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今天是诗人刘德吾三周年忌日,近三年来稀有写诗的我,草就一首,并附上刘德吾罹难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前夕所作一首,怀念故人。

 

 

刘德吾三周年忌日祭

 

 

破记录的高温

罗罩浙南闽北,抵达历史顶点

可是,我心里分明感觉到无限凄凉

 

三年前的那个夜晚,暴雨倾盆

倾倒在由闽往浙的高速上

倾覆了一辆满载的大巴车

 

刘德吾,你啊就这样带着大量的下半生

与多少未曾面世的诗情

不辞而别!眼高手低的人从此目瞪口呆

 

三年来,无论阴晴圆缺

月亮上的村庄照样生息

太阳照样在大地上升起

 

只是,前夜老友们相聚

一不小心,又聊到了你

为什么口口声声依旧说——

 

刘德吾的离开,我当时难以接受

至今都不能接受?有老友说多想痛哭一场

我却想,沉默又何尝不是金贵的怀念

 

                       2013725日·温州

 

 

怀念诗人刘德吾

 

 

清明将近,在海风吹拂的故乡

一不小心,又想起了诗人刘德吾

 

刘德吾!现在想来,这三个字

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名字

他能够让我常常想念,也不仅仅

他是一位诗人,一位英年早逝的诗人

 

阳光下,沿着横阳支江

穿过曾经婆娑的水竹林

仿佛可以回到诗意的阵地

月亮上的村庄,通家桥

那些鸟鸣声渐渐依然清脆

春天依然旺盛,春意盎然

在诗人广阔的笑容里

这个世界的奥秘和传奇

逐渐舒展开来,在更加广阔的原野

如繁花开遍,铺满山谷

 

这一刻,特别怀念逝去的一切

时光掠夺了过去,也掠夺了未来

苦涩也好,欢愉也罢

在时光里重新漫游吧

那些以诗歌的名义

让灵魂到处游荡的日子

饮酒,戏水,或者哈哈大笑

都沉浸在潮湿的空气

侵入内心,成为这人生的一部分

 

环绕着海岸线,从时光走向时光

从风景走向风景

诗人刘德吾,他曾经是一位兼职导游

带领着无数个组团

从海边走向海边,从山下走向山上

 

时间远去,时间依然很近

时间最终滞留在2010725

诗人刘德吾,在他自己的旅途中

在一堆诗稿中,再也不想回来了

 

刘德吾带走了自己的躯体

留下的,是灵魂深处的吟唱

诗歌,在春天盛放

仿佛香火,终究在人间延续

这是不是诗人所追求和意愿

满山花草,没有答案

 

清明时节,春风万里

吹过去的,都是云烟

 

                     写于刘德吾逝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前夕,2011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