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董占永
董占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5,759
  • 关注人气:1,3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董占永,1979年生,鄢陵县只乐镇顺羊村人,住南坞镇南坞村。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许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自费出版长篇纪实文学《岭南无雪》,在《许昌日报》《许昌晨报》《黄河黄土黄种人》《原野》《民生》等报刊发过几篇长长短短的文字。获奖三次,得茶杯、电水壶各一,另一次,连个茶杯也没给。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图一:水管冻了,用热水浇,浇了三壶,一滴水也没下来,就没办法了。

        又下雪,算是找到点儿冬天的感觉。

        许昌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李永先把我拉到了“许昌女子摄友群”,里头美女摄影爱好者不少,也有许昌摄影界的男大咖在其中。他们发图片,互相评论优劣成败,也很热闹。我不懂,就不发言,更不发照片。今天李老师发了两张照片,我忍不住也说了摄影这玩意儿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个受罪活儿不是真爱不可能长期坚持所以我不打算投入进去学习就打算拍些农村照片自己快乐就行的话。我又说,这大概就是我的照相与您的摄影的区别吧!李老师一如既往地鼓励我,她的话不无道理,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我若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2 17:54)


    图一:这个有点儿清冷的傍晚,在南坞村西的这间小屋里坐着,听着广播里一个叫一个人听的节目里女主持人平静地说一个带着淡淡伤感的情感故事,写一个叫“春色如旧”的水一般的女子。

        不记得认识“春色如旧”多少年。

        也不记得因何就开始交流成了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在山那边”是我的老乡,之前不认识。他黑龙江上大学,又跑到上海打拼,应该是经历过辛酸和不易,之后终于在那里寻得一方栖身之地。他在上海看了我的文字和照片,那年带着妻儿返乡,就来了南坞村。他的孩子没有学会家乡话,他的爱人说一口带着江浙水乡味儿的软软普通话,看着很是温馨和睦的一家人。我们一家三口在村东的饭馆里招待他们一家三口,还开了啤酒豪饮了一番,他的脸很红,我也喝亢奋起来。酒罢,说软软普通话的他的爱人竟然跟我抢着付账,我哪里肯依,但她同样态度坚定,说“在山那边”在上海时就跟她无数遍念叨,要请我吃饭。争来争去,最后竟然还是让她出了整钱,我出了个零头儿。

        上海应该也是下雪的,但“在山那边”十余天前还是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听说孔子是个大高个儿,有些个闲得无聊的人推算孔先生得有一米九多。看很多地方的孔子像,大鼻子大眼大嘴大头大胡子,年轻时候儿应该是个身宽体胖很威猛的汉子。

         大个子一般都不受欺负。

         但悲催的是孔先生的一生好像基本上都是受欺负的。

         他心里可能不是很开心。

         所以他发明了中国的“中庸”,说是不偏不倚不“左倾”也不“右倾”,但有时候也会被人用作装糊涂玩虚伪。

         孔先生的梦里都是往当官的台阶上爬,可惜经历了太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发觉书丢后,心里默默窝火。

       前些年,办公室里堆着近百本书,后来发现有丢的,没在意,再后来,特别喜欢读的书丢了,把气从喉咙眼生吞进了肚子。再再后来,又丢,脑袋冒火,清空了办公室的书,全搬家里。

       想读哪本了,就拿着,不至于一堆书谁想拿就拿。

       丢多了书,但有几本还耿耿于怀。

      《鄢陵县地名志》,网上卖360元一本,当时正有博友向我求赠一本,没舍得买下来,过了三天,想买下来送他,再去看,就那一本,被人买走了。办公室放了一本,但不舍得送给朋友。悄无声息地有人给我拿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天冷了,有点儿冻手。

      像是磨道里的驴儿,转啊转啊,很多圈后,前方还是一个又一个的圈,总也看不见尽头儿在何方。

      微信上见了一幅书法,大概内容是“参加过扶贫要像上过战场一样有自豪感”,一个国家领导人的署名,搜了搜,网上没见,也许是杜撰的。

      我也参加了脱贫攻坚,只是还没找到点滴的自豪感。

      微信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新买的薄袄,脱了,免得爬梯子干活儿时弄脏了。

         果然,活儿干完,裤子、毛衣上弄得到处都是土。

         电工请假了,又担心耽误了几天的活儿不干受批评,就自己爬上去了。

         没有带电作业的胆量,想让门卫老彭在一楼控制器那儿调试开关,但老彭也请了假,周末院子里的人多在村里,就让老彭的爱人在一楼照看着——正干活儿呢,谁一高兴把电推上了,那我就不用劳动和财政部门批准,一哆嗦直接停发工资了。

         女人家没接触过电,我一再交代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周日可以休息一天,很高兴。

         领导来电话,说,拍些照片。

         高兴的心情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拍照片就算是加班,我也可以趁机拍点儿自己想拍的照片。

         孩子整天守着村西的这间小屋和村外的学校,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也可以借助这难得的一天,带孩子出去走走。他也太久没有出过这个村子了。

          自行车擦拭一番,出发了,像笼里的鸟,关久了,哪怕出来走几步,也觉得心情舒展不少。

          临近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2003年,来到陌生的南坞村,一住,已十四年余。

        笑过,痛过,从二十四岁到三十八岁,一生最美好的年龄,我留与了南坞村。

        从懵懂稚嫩,到逐渐学会懂得保护自己少受伤害,将至中年,似在转瞬。

        十数年,于个人来说,自然会有很多的故事。

        岁月洗涤,往事大多只会模糊,直至最终消散,像从不曾发生过一般飘远。却总有那么一件两件也许并不算重要的事情,牢牢印刻于心间,时不时地要触动一下回忆的琴弦,在胸中荡起一丝丝的涟漪,淡淡,却清晰。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今夜,我在拖地。

          身上有了汗,脱了外套,趴在四楼窗台看着依然一片静寂的南坞村深秋夜色,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天佑兄调走了。

          小宋也调走了。

          又剩了我一个人独守。

          2007年初,我二十八岁,进了办公室。

          在这间屋子里守着,转眼已近满满的十一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