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董占永
董占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0,887
  • 关注人气:1,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董占永,1979年生,鄢陵县只乐镇顺羊村人,住南坞镇南坞村。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许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自费出版长篇纪实文学《岭南无雪》,在《许昌日报》《许昌晨报》《黄河黄土黄种人》《原野》《民生》等报刊发过几篇长长短短的文字。获奖三次,得茶杯、电水壶各一,另一次,连个茶杯也没给。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图一:孔子装了一肚子学问,后人说他是中国的圣人,孔家也成了中国两千多年来唯一的贵族。
        学问自成一家,自然会有许多紧紧追随的粉丝群。
        粉丝们跟着孔子当官、徒步旅行,也在不停的当官、旅行中不停地学习。
        后来,就有了孔门“七十二贤”。
        后来,就有了孔门“十哲”。
        “贤”和“哲”们都很了不起,搁现在,估计都要被人叫作大师的。
        “七十二贤”里头有个叫卜商的。
        “十哲”里头也有个叫卜商的。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许昌市农场往北走,六里地是许昌县蒋李集镇。
        又忘了,去年北京那边批准许昌县变成了建安区。
        区也罢,县也好,对蒋李集这原本并不算偏远的所在似乎没啥影响。
        蒋李集村离许昌城区只有不足十公里的路程。
        但蒋李集在我这个鄢陵人的心目中跟很远的陈曹、灵井、小召等乡镇似乎没啥区别,甚至一度觉得蒋李集是个离许昌很远的普通小镇。
        蒋李集的宣传工作不好。除了曾经听闻过的一个从东北搬来的兵工厂,说起蒋李集,想不出其它。
        年初的时候,郑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心平气和地出南坞村。
        耷拉着脑袋回来。
        早上四点多爬起来,七点多到了许昌城南一个叫春天的驾校。
        中午的日头很毒,晒得头懵。
        出来耷拉脑袋,因为没及格。
        早上在半路喝了半碗粥,吃了个鸡蛋,饿到中午,也饿过站了,加之这毒日头和让人兴奋不起来的考试成绩,就不想吃饭。转念想了想,要是饿坏了,很容易生病,要生病了,头疼浑身瘫软的,多难受啊!真要生病了,镇政府党政办最起码得有三两天手忙脚乱,为了党的事业,得吃饭!
         这才吃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第一次见他,是二十二年前的冬天。

        我考到许昌农机校,刚上了半年,连《机械制图》之类的基础理论还没接触。

        寒假回村里,堂兄和嫂子生了他。

        嫂子很虚弱,盖着厚厚的被子,他也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我掀开被子看他,一个胖嘟嘟的婴儿。

        堂兄和嫂子给他起名叫帅。

        我第一次在襁褓中见他,他闭着眼不看人,大头娃娃一个。

        婴孩时的他并不帅……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最近听京剧,主要是程派张火丁的《锁麟囊》《白蛇传》。

        越听越喜欢,越看越觉得美。

        规规矩矩,继承传统,升华自己,不去哗众取宠,这才是戏。

        就想起自己曾经跟人交流过的对河南戏曲的两个不敢苟同的所谓的改革。

        一个是省内某名角改编了一出传统戏,舞台上的人物设计在我看来是混乱的,加之编剧的唱词不伦不类,我就在博客里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曾想还被该剧团的演员看到,可能是传到了名角那里,就通过我一个郑州的戏友给我递话,算不上恐吓,但话是不中听的。好在我的南坞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陌生又神秘的你时隔数年之后,又出现。

        满满两箱书,一家人蹲在地上翻看到了中午时分。孩子妈妈看着书,与我猜测着神秘的你。

        附了封信,称我为兄,对你的了解就又多了一点,你是八零后,因为我是79年生。你不会是九零后,九零后不会有这么广泛且深入的阅读。你应该不会是跟我处在一个阶层,你的阅读方向、你的购买能力,于我来说都是高大上的。

         要是一本书,或是两本书,会觉得应该说声谢谢。

         拆开箱子的那一刻,有点儿发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5 11:24)


     图一:早上是洗了脸的,还梳了梳头。

        可能是脸没洗净,或者是她看出来我没刷牙。

        当我拿着大信封递过去的时候,一说是印刷品,她说,不能寄。

        一脸的不开心。

        我说,寄了十几年了,咋现在不能寄了?

        我说,没有邮票?

        她说,有。

        我指指他身后墙上的价目表,说,你先学学你们的业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3 16:44)


     图一:清癯秀美的广根法师某日在老张桥村弥陀寺院中与一信众开示,为一博友邂逅,拍一背影照贴出。博友说广根法师法相庄严,他应该是见到了法师的庄严正面法相。我记住的,是广根法师开示的一段话。

       人人都有佛性,本来都是阿弥陀佛,只是大多数人沾染尘缘,遮盖了自己的佛性,迷失了自我。就像新的衣服,沾染了灰尘,脏了,看不清原来的花型和色彩了。怎么办?洗一洗,把灰尘洗去,露出衣服原来的样子。人学佛,就是把自己的本真露出来,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拍这张照片是2010年9月,地点是君山先生在鄢陵南关的家,那时,他已过年过五旬,我则三十有一。

       第一次联系,是在2003年冬天,我用的是单位院子角落里破旧的磁卡电话机。

       第一次见面,是在2004年农历正月十八。那时,县委办公地还在鄢陵老城逼仄的东街路南,一栋破旧的四层老楼,院内、楼上整洁有序,接待室老式的沙发罩着淡绿色的布套,虽老旧,看着却颇具气势。

        那时,君山先生是鄢陵县文联主席。

        那时,我在离城五十里的南坞乡政府计生办负责早上开门晚上关门清扫院落。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落了点儿勉强算得上是水的零星雨滴。

        穿的是短袖衬衫。

        要出门,有风,担心凉,就随手在衬衫外边套了件棉袄。

        不打招呼,没有预约,骑上电车去了。

        三四里路,用不了十分钟。

        没有大门,电车在堂屋门口停下。

        他在床上坐,听收音机。

        到的时候,下午四点多。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