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董占永
董占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3,937
  • 关注人气:1,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董占永,1979年生,鄢陵县只乐镇顺羊村人,住南坞镇南坞村。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许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自费出版长篇纪实文学《岭南无雪》,在《许昌日报》《许昌晨报》《黄河黄土黄种人》《原野》《民生》等报刊发过几篇长长短短的文字。获奖三次,得茶杯、电水壶各一,另一次,连个茶杯也没给。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图一:一个人走路,会有点儿孤单。

        野外的秋天,因为连绵不断的雨水,收获的喜悦少了许多,倒是增添了一丝惆怅。

        好不容易晴了一天,就出村走走,记录下这个秋天的风景。

        因为就在南坞村附近,地里干活儿的人不少都认识,不方便拿着相机走近拍图,只能隔着很远的距离偷偷拍两张人物,回家了把图片剪切掉一部分,这才有了这张唯一漏了脸儿的人物照片。

        要是风调雨顺,还可以上前跟人搭讪着顺便蹭拍几张人物照片,也好丰富博文的内容,但今年虽然算不上灾年,但收获的季节一个劲儿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没有上过大学,连高中也没上过,所以对大学和高中的生活状态一直都觉得有种遥远的神秘感。

               定居郑州的贾新波兄是鄢陵人,他和同他一样工作在郑州的鄢陵同乡们成立了一个爱心组织,名曰花都爱心助学基金会,新波兄任秘书长。学校开学后的九月,新波兄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要来鄢陵捐助学生,邀我前往拍图。我自然要去,一是愿意记录这群愿意为家乡教育事业奉献一片真诚的鄢陵游子的善行,二是我也愿意到校园里走走看看,虽然不能深入,拍几张校园的照片应该也能消除一点自己对高中生活的陌生感。

               上午在鄢陵一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村里下了一天雨,我在村西的这间瓦屋里。

               又晴了一天,我还在村西的这间瓦屋里。

               放了八天假,值班四天,剩下四天,就守着这间屋子。可以坐在门口,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看雨,看晴,幻想世界。从今天起,面朝菜园,留意果熟叶衰。

               城里大概也会有雨有晴,不同的是,城里人可能不会有一片菜园。夜里,城里的同学说,她来了鄢陵,甚至车过的地方离我这里只有几里地,我说,咋没跟我打电话,她说,我以为所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愿意做点儿自己想做的事。

        愿意听戏,今夜一遍又一遍地听了两段戏。

       一段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所唱。十岁的王泓翔是加拿大人,华裔,参加电视台的一个节目,唱了梅葆玖先生的《梨花颂》。舒缓的钢琴伴奏结束,孩子起腔唱出“梨花”二字,我突然浑身只起鸡皮疙瘩——天籁之声也许不过如此吧!要命的是,声音不说,他眼神中的平静真如一潭静水,是许多名家的眼中也难见到的。艺术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到达某个境界的,它更需要的是天赋,需要沉静下来默默前行。所谓天才不过是1%的灵感加上99%的努力,但往往那1%的灵感比那99%的努力更重要。听了这个孩子的唱,我突然觉得京剧是不会有危机的。

        一段,是一个叫瞿颖的女子所唱。瞿颖是个很有知名度的模特,参加一个戏曲节目,演唱了一个由歌曲改编的豫剧版《月亮代表我的心》,一个明星唱歌般唱豫剧,深深打动了我。豫剧这二十多年来越来越畸形,表演上越来越话剧化,唱腔则在不断尝试“改革”,改革,是在继承的基础上的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今天,要用文字挖掘一座坟墓。

         二十四岁,我来南坞村,那年是2003年。后来就听到了“国公墓”的神奇故事。

         当时感觉,能称“国公”,一定是大有来头的。

         就想弄清“国公”的前世今生。

         在南坞一带,“国公墓”的神秘故事在中老年群体中无人不知。

         鄢陵县南坞镇堤子营村北路西有个“国公墓”,附近十里八村的乡民都知道,不知道从哪朝哪代开始,哪户人家要办喜忧大典了,就可以在头一天来“国公墓”前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俩眼盯着屏幕上的照片,双手搁在键盘上,愣了二十分钟,我没敲出来一个字。

        有点儿无从下手。

         起身出屋,给今天刚回家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正在邻村的戏台前看戏,王红丽的河南省小皇后豫剧团。说是邻村,也是长途,邻村属漯河,俺村属许昌,赶紧挂了。

         进屋,看看电脑屏幕,还是这张照片,站那儿愣了片刻,脑子里依旧一片空白。

         脸盆里有半盆凉水,洗洗脸,精神好了点儿。

         出了办公楼,站在楼前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难得的是,终于有一点儿属于自己的时间,就骑着电动车出去走走,拍下来几张照片,算是这个周末的一丝慰藉。

        在清流河河堤上看到大片即将成熟的黄豆地,就停下来拍照片,拍了几张,才发现河堤下有个老者正拿着铁锹忙着什么,就打个招呼,两个人说几句话。

         他家就在东边的石灵桥村,看看大片的土地,问他,你们村合地不少啊!他说,不多,村西河堤下的地有杨树湾村的,也有彭庄村的。我说,也不知道几百年前的老祖先们都是怎么划分土地的。他说,这个谁也说不清,可能那时候都是买的吧!

         闲聊几句,又拍两张豆地的照片,跟老先生道别,继续沿着河堤往西走了。&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郑州很大,我匆匆去过几趟。
       第一次去,坐了很长时间的公交车,漫无目的,突然看见了二七塔,觉得走得太远,害怕找不到回去的路,又按照来时的方向坐公家车折返。觉得郑州太大了,大得让人不放松。回到南坞村,找了张郑州的地图,发现自己仅仅是在郑州的西南角走了个小圈子。从那以后,再也无法想象这座城市到底有大多面积。第一次,还记住了在郑大一附院东侧隔一条很窄却很深的小河沟的对岸有一个一间房的小饭馆,在里头吃了份小碗烩面,发现烩面的味道真是特别好,跟我在乡下所吃的烩面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但价格太贵了,四块钱一碗儿,我没舍得再吃一碗。那是2004年
        第二次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对脾气了,咱就来,不对脾气,那就见面打个招呼然后各走各的路,或者谁不理谁也各走各的路。
       遇见了对脾气的人。
       就喝了俩小时茶。
       虽然不懂茶。
       现在想想,味儿稍浓,只顾说话,也没觉出香,应该是铁观音,因为喝茶的地方二楼招牌上好像有铁观音几个字。一楼大厅古色古香,灯光有点儿暗,很有品茶的意境,到处都是仿古式的家具,装修最少也得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吧!服务的姑娘高挑个儿,五官很好看,长这么好,工资肯定不低。从好看的服务员到那种一时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环境来看,开茶馆儿的老板怎么想都是特别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在钟王村,没看见几个人,除了无处不在疯了一般滋生的野草,村头流动液化气上门服务的现场算是唯一有点儿人气儿的景象。
        要是被镇政府安监站的逮到,这家伙的生意估计就赔光了。
        ——要是不上门服务,没有了这些打游击的流动加气点,群众的生活确实也不方便。这是个两难的现状:一拳打死,正规机构网点不能像移动信号塔那样实现全覆盖;不打死,又有安全隐患,真出了事儿,基本上人命关天,不光受伤害的家庭受不了,地方政府一群有连带责任的领导也受不了
         非法加气点能在高压态势下继续存活,就说明人家有存在的空间。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空间,即便不合理的。不合理的在,就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