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董占永
董占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5,435
  • 关注人气:1,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董占永,1979年生,鄢陵县只乐镇顺羊村人,住南坞镇南坞村。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许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自费出版长篇纪实文学《岭南无雪》,在《许昌日报》《许昌晨报》《黄河黄土黄种人》《原野》《民生》等报刊发过几篇长长短短的文字。获奖三次,得茶杯、电水壶各一,另一次,连个茶杯也没给。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图一:知道博物馆不收费。
        拉着孩子到许昌博物馆,在入口处看到有人往右侧一个窗口停靠,再走近些,看到了一个精致的机器,上边有身份证的字样——明白了,进入博物馆得用这个机器扫描身份证。
        看看门外的保安和门口的几个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某一刻,想了一下,跟值班人员说说,看能不能进去。
        心里有点儿怯。
        拉着孩子的手,走了。
        烈日炙烤下,孩子抬头看我,说,跟保安说说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文峰塔曾寄托了四百零二年前那位叫作郑振光的许州知州无限的期颐。
        郑振光早已不知安眠何处,他倡导所建的这座风水宝塔坚强地存活了下来。
        文峰塔脚下,是文峰广场。
        文峰广场地下,有地下商场,商场的西部,是书店。
        夜里的许昌很美,穿过喧嚣的夜市和广场上铺天盖地的广场舞队伍,带孩子到地下书城。
        地下商场原本只占一半面积的书店,现在吞并了整个地下商场。
        地下书城的西北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许都大剧院的台阶很多,也高,爬上去,觉出这硕大建筑物的气势恢宏。
        玻璃门半开,有个木桌斜挡着,里头或坐或站几个男男女女。
        我说,有演出没有?
        一群人看着我,和我身边的孩子。
        一个男人说,没有。
        我说,这两天有没有?
        他说,周五、周六有。但没有孩子看的演出,是戏。
        我说,哪个团?
        他说,桑派。
        我说,万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读杂志的时候,又看到了吴天君的名字,他一头白发很是扎眼。
        上次到郑州,是带着孩子去看望在那里学习的刘老师。那时候,吴天君是郑州市长,很具影响力。后来,他当上郑州市委书记,成了省委常委,再后来,他成了省委政法委书记,再后来,就进了监狱。
        快四十岁了,我这个河南人去省城好像是三次,记住的是在公交车上永远也走不到头儿的城市道路,记住的是刚从郑州师专变成郑州师院的那个大院子里一个叫天鹅湖的水塘里游弋的两只大鹅,记住的还有这个叫吴天君的人,他的名字起得好,看一眼就能记住。可惜,天未佑天君,昨日还为人前尊,今日已成阶下囚。
        杂志上说了吴天君的前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都说玩物丧志,我还是喜欢玩。
        但有些“”不是你想玩就能玩的。这两天一直在看微信里一个朋友发出来的照片和视频,这家伙在郑州,跟我一样,喜欢听戏看戏。微信里,他动不动就是参加各类戏曲活动、观看各种戏曲演出的照片,昨天晚上,这家伙在河南人民会堂看天津京剧院和河南省京剧艺术中心的折子戏专场,《锁麟囊》《挑滑车》《野猪林》《遇皇后》,新买的单反,图片精美,贴出来看得我瞬间就有了羡慕嫉妒恨的微妙心理活动。图片是戏曲人物,如果是美食,相信我的口水是一定要流出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电话那头她的声音似曾相识。
        她说,她是电视台谁谁谁。
        我想起了她,十多年前,她当记者,经常下乡,有次忘了什么原因,还到我家吃过一次饭。后来,在电视屏幕上看到她坐在正中间,成了主持人,就留意她的说话,声音少点磁性,但普通话没有问题。当了主持人,下乡就少,也极少见她。偶尔一次展会上看见她,正跟一群人围着说什么,对着话筒,匆匆间她往外扫了一眼,距离不远,也不近,看见了,都没打招呼,各忙各的了。这之后,再见她,就只有电视上。
        她说,看了博客里我写的画画的农村老先生,对这位老先生的故事很感兴趣。
        十来天过去,昨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年轻帅气的徐给我打电话时,是去年的夏末。
        他们的团队录制一个河南地名历史文化的系列电视片,邀我参与。
        我那时很忙,他们就先录制其它镜头,一直等到国庆节前,我才有了空闲。他们说需要我参与录制三天,我说我只有一天时间,于是他们调整自己的工作计划,编导摄像集中一起,用一整天时间录制了需要我出现的镜头。我没有车,他们来南坞村接我,中午吃饭,我要结账,他们坚决不让,让我很是过意不去。
         他们前后可能在鄢陵录制了七八天,最后剪辑出了一个八分钟的片子。
         带他们走了一天鄢陵,我知道了敬业的电视人的太多辛苦。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南坞村西五里,是一座桥,桥叫红旗桥,桥头处有一夜市。
         学车的地方就在桥头。
         两年前报名考驾照,第一关是理论考试,看了几天书,去考了。第一关考过,就开始练车,工作一忙,耽误了,去年生了女儿,又放了一年。刘老师放了暑假,我工作上的一些事务也得以解脱,前几天开始去练车。每天下午提前做饭,早早吃了饭,六点去,开几把,回家。今天孩子抱着刘老师不放,她做不成饭。练车还是要坚持的,我说,不做饭了,在桥上吃。孩子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日子不容易,为工作琐事缠身,已觉困乏,但这些天看到一些朋友的状况,知道了应该珍惜拥有。这世上万事如意的人也许有,但应该不常见。
       一个同学宫颈癌,正化疗,微信里总能看到她露出的笑脸和静静等待化疗时坐在小凳上的平静,但我无法想象她内心的波澜。她不容易。
       一个朋友在郑州打拼多年,今年选择考取特岗教师,年龄刚好在底线之上,也就是说,她只有一次机会,没有重来的可能。白天工作,下班了学习备考,焦头烂额的同时,又牵挂家里病中的父亲。她今天发了篇博文,题目叫《生活没有倒下去的理由》。她不容易。
       一个亲戚算是事业有成,在南方某个城市定居,把儿女接去,去年聚会时,说起育儿,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一:认识东旺已十年有余。 

       他娶的是刘老师的表妹,按亲戚论,我是他表姐夫,所以他依照鄢陵习俗叫我哥。他可能比我小两岁,但看起来似乎比我要大一些,他有浓密的胡子茬儿。他最初喊我哥,我有点儿不适应,时间久了,也坦然接受了。

         第一次见他还有些印象,坐在一起吃饭,我和他挨着,他不多说话,席间倒是显得我这个本来并不算外向的人话很多。那时,只知道他在内蒙古,从事的是机械行业。我是学了四年机械制造专业科班出身,按说初识的两个人并肩坐在席前会交流很多关于车床之类的话,但也就是提了提,没再往下多说。我喝酒不行,他身宽体胖很壮实,但酒量也不好。他抽烟,我也抽几根儿。饭后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