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oan是美玉呀
Joan是美玉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1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旅行日记

/王巧琳(转载请标明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0/31

 

看书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段话。 

--大公司的职场生涯,像乘坐一台公交车。

--我们知道它有起点有终点,却无法预知沿途的经历。

--有的人行程长,有的人行程短。

--有的人很从容,可以欣赏窗外的景色;有些人很窘迫,总处于推搡和拥挤之中。

--然而,与悬挂在车门上随时可能掉下午的人相比,似乎又感到欣慰。

--获得舒适与优雅,座位是必不可少的机会,因此总被人们争抢。

--有的人很幸运,一上车就能落座;有的人很倒霉,即使全车的人都坐下了,他还站着。

--有时别处的作为不断空出来,唯独身边这个毫无动静。

--而当你下定决心走向别处,刚才那个座位的人却正好离开。

--为了坐上为保住座位,有的人漠视良心,甚至伤害他人。

--有的人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将到手的座位让给他人。

--有的人用了种种的方式,经历了长长的等待,终于可以坐下。

--但这时他已经到站了。

--下车的一刻,他回顾车厢,也许会为区区一个座位而感慨,自以为大彻大悟。其实即使重新来过,他依然会争抢,因为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之若素

 

      他颠簸十多个小时的车程,从S城回到X城,推开门,一片空荡。忘记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忘记她离开带走了什么东西,只知,在这个曾经生活十多年的房子里,再也找不到有关她曾停留过的痕迹。光洁的地面,干净的窗帘,一尘不染的家具用着白布包裹着,一切都像十多年刚搬进这里的情景。放下行李,忍着心里的空洞,一点一点揭开白布,让家具呈现在眼前,如此干净。干净的趴在地上,仔细的寻找,也找不到她的片刻痕迹,哪怕是一根落发。

      也许唯一留下来了,就是曾经她离去前写给自己的字:爱已凉,何须问。

      她走的很决绝,也很干净。他从来不信,女子对待感情的背叛会如此的刚烈,没有回头亦没有挽留,所以,也不曾会回头。而她,在他的面前,赤裸裸的上演着一场没有纠缠,没有歇斯底里争吵的妥协,高傲的带走她所有有关的东西,也包括回忆。

       简单的六个字,轻易的断绝了他和她所有的过往和牵扯。他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之若素

 

 

下雨了降温了,对于畏寒的我来说,这种天气我其实比较喜欢,不会热,也并不会很冷。
我可以穿着我喜欢的外套,里面套着我爱穿的裙子,然后去江边一个人走路,吹风,或者捡一些鹅卵石拿回家放进鱼缸里,让那几条金鱼们玩耍。

我居住的地方在商圈里面,面积不大但是温馨。东西不多但却五脏俱全。
里面有我最爱的泰迪熊及一些毛绒玩具。酷热的夏天我还喜欢抱着它们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
在家里的时候永远都是身着抹胸裙再穿着厚实或者衬衣的外套。越来越怕冷,一点点的凉意都让我发抖。除了吃饭之外我几乎都不会流汗了。噢,还有跑步的时候。

室友是一对姐妹,但是妹妹都比我大六岁。所以,不要看我在这个家里是最高最大个,但是我的年龄却最小 。
对于在家族中最大的我,作为姐姐的我。很少可以说从未有被称为妹妹的时候。所以,我可以安之若素的享受着她们的关爱以及宠溺 。

早上的时候会起来用砂锅熬上半锅麦片粥,那种砂锅是从自己家里面带的,年份许久,但是却健康 。是出去那些朴实的双手烧制出来的 。 然后去跑步,顺表去超市买些东西回家,一个小时的时间,粥也会好了。

重庆人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却又处处听见我梦回千里的乡音。

我在这个城市里成长,却离开它只身前外两千多公里以外的他城。

 

一个人的海滨城市,一个人的南方榕城。最后是一群人的故乡。

只是我,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愚笨。不知道是我太过于任性还是怎样,你看看我,这几年来的我。

从我离开学校开始,离开父母的羽翼下开始。我无一不受伤,不管是怀揣着梦想的实习,抑或者是绝望低谷的奔赴,还是,这一次的归乡 。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究竟失去了什么究竟还剩下什么。在珠海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黄小菲,在福州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今天,在重庆,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当我哭着跑出那个小区的时候我坐在台阶上想到的人,却再也不是我能够找的人。或许现在的我有些悲哀,或许是我永远都学不乖。同样的事情可以发生三次,同样的感受同样的难过与绝望可以经历三次。难道我真的已经无坚不摧了是吗?

可是啊,为什么我现在,却难过的快要死掉了呢?

 

我应该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9 11:05)

 

 

唔,上次回家过来的时候,跟黄小菲一起从她家步行走到涵江火车站乘动车上福州。

我说我上次帮别人买面膜的时候看中了一款屈臣氏的保湿乳,水水的感觉很好用。

想要买下来,可是怕自己买下来不会去用,只因我本身就是一个特别懒的人,能够不动手就会不动,也从不会往自己脸上身上抹什么东西,就连一些润肤霜以及最普通的大宝都懒得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9 14:43)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爱过这样的男人。
起初,他善解人意、幽默风趣、大方、才华横溢,望着你的时候,那眼神直指你的心脏,让你喘不过气来,让你激动的觉得遇到了绝世才子。于是,小肉体恨不得抛开一切,立马投入到那个烟花肆意的世界里,心里想着,为这样的男子熬红豆,一起把世间风景都看透那是多么销魂的事。
他们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对方觉得自己就是散落在人间的绝世佳人,而他们是知音、是伯乐,是慧眼识珠。

我是这样被爱过的。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勇敢的一次飞蛾扑火。天天在心里想沈从文的那句:在最恰当的时候遇到了最恰当的人。

好景不长。
不断的争吵、辩论。
把自己从一个乐观、开明、大方的人,变成一个敏感、卑微、神经质的人。

为什么呢?
后来,我离开了他,离开了那个城市,脑子里一直盘旋不断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再后来,我想,他更适合找个普通的女子,为他洗衣做饭,用崇拜的眼光望着他,而他不用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智商。因为在爱情里,他是一个阴谋论者。

一个永远双边主义,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对方都只能按照他所想所思去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之若素

晚上九点多,同事的男朋友下来的时候看到我在看书,抢走我的书看了封面说还以为你在看课本,原来是看小说。然后我说是我朋友写的,然后他就特惊讶的说你朋友会写书?

我很郁闷的说,难道我的朋友就不会写书。我自己都还会写呢。然后拿起旁边我同事看的杂志说这里面就有我的。

他说,哟小姑娘,长江后浪推前浪吖!于是我便回他说那不好意思,你这个前浪就要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烦恼的时候,总是想说心中的话,但一旦真的要说的时候,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自己一个弱点,还是大家心理的一个通病。

 

我是一个不善于与人沟通的人,也不是一个善于倾诉的人,我只是在心中有一个理念,我现在的所做所为,终有一天会让你理解,但这样真的很难,很难。


     也许有些事情,永远都无法让人体会到你做的一切是有原因,永远也无法得到理解。

朋友,曾经这样劝过,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淡忘的,但这样的一个过程,是多么漫长,让人在时间等待中慢慢煎熬。

 

这样的劝说平时在心中也是这样的想的,但在生活中体验的时候却真的痛苦,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是的,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不是吗?!


  也许时间过去的久了,曾经的所有都变成乌有.

 

连绵的阴雨变成的晴空,随着这样一个环境的转变,心情怎能无恙。

 

心胸再放的开阔一点,包容量再增大一点,宽恕再宽恕一次。

 

这样还能有多少不愉快呢,只是一味的在乎自己的感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3 13:16)
黑色的瞳仁是忧郁的钥匙,目光向着远方,迷惑的却是过去。是你的舞步将迷惘带给了我,为我清澈的眼睛覆上一层黑纱,我的整个世界都在对你的注视下失却了光泽。于是,我的少年时代终结在春天,又错过了夏的挽留,第一次只剩下虚幻的秋日和肃杀的冬季。在第一片黄叶从枝端摇摆着飘落时,我知道我长大了。  

  

    我到底应该感谢你把我从年少的迟钝中唤醒,还是埋怨你打破了我少年时美好的梦?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因为你就是那么轻柔的一阵风,就是那么轻柔地淌过我的心田,便改变了我一生的路。我的坐标从此就成了你,黑色是你给我的烙印,我因为无知和轻狂而被俘虏,快乐终于散场了。  

  

    今天我不由得要去回忆那相逢的瞬间。是命运的网络将天涯海角拉到了一起,让你和我成为这悲伤故事中的主角。性格决定我们的命运,你的洒脱与我的无奈注定了这是场失败的演出。我明明知道感情会被寒流覆没,又忍不住你的诱惑,我这生活在水里的鱼偶然露出水面张望却看到你流泪起舞,那是天上飞鸟孤独的泪。鱼儿吐出泡泡安慰鸟儿的悲伤,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