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松绿儿软烟罗
松绿儿软烟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09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朋友们~

蔡大人

俺时常膜拜一下的蔡大人

顿淮

亲耐的顿顿老师

奇古的BLOG

才子阿才子~~~

帅帅的BLOG

亲耐的帅帅~~一辈子的哥们~~

管管的BLOG

我家gg,哈哈哈,不要混淆

陈夏兰的BLOG

我俩不是平辈....

my little sister

最宝贝的妹妹

rico anita

脖子阿

臭蛋

后桌的臭蛋~

马珣

亲耐得桌桌~

落叶

小宝贝美女

故园无此声

小柔too~

图片播放器
好玩的地方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1-02 04:54)
标签:

杂谈

想了半天,还是打算把09年总结写在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盘,中立的地盘,不带个人感情偏向的地盘。。if it is possible..

=======================我是开始回忆的分割线====================================

2009年,现在想起来,就两件大事。一件是quanlify,一件是感情。其他的小心理小感情已经不记得了,因为这两件大事实在是都冲击很大。。

一月: 从销魂的florida双人游归来,不情不愿的进入了新学期。还是教L113,不过这学期的学生比上一年的好多了,比较聪明得多。

二月:准备committee meeting. 处在无限之克隆的时期。从日志的角度看,我应该是又陷入了对自己的生活不满的情况:don't know where this is going.还是那样,觉得过的日子,不是自己想要的,而且自己也没有作出任何改变的努力。期间作了些妖,做元宵,做蛋挞,玩非主流,情人节去K歌,给自己,素,卓买了玫瑰花。去看了IUCSSA的倒霉晚会,发了一堆牢骚。子傲回国。看了2009 America's ballroom challenge.

三月:赶实验结果,lab meeting. 中间貌似蛮经常出去娱乐的,去griffy lake,去动物园。春暖花开,满校园照相。lab meeting之后其实就开始放羊了,学期就算是结束了= = 开始幺蛾子,先后乱考了古代妆容,古代化妆品,古代首饰等等内容。

四月:完全不记得做什么了。应该就是上淘宝,买东西,想去哪里玩。。

=======================================================================================
写到这里,发现回忆下面的事,对我来说,很困难。很难不伤心。很难不内疚。甚至愧疚会压过幸福的感情。很难忍住‘对不起’这三个字。我知道说出来还是很虚伪。还是对不起。想通过翻看聊天记录回想过去是怎么过的,发现自己连翻的勇气都没有。
=======================================================================================
五月:回国。猪流感越闹越严重。去天津。签证。回家。

六月:苏杭,回家,去山西,回美国。

======================================================================================
写不下去了,呵呵。我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不知道自己会被自己的愧疚纠缠到什么时候。我对未来的幸福还是不确定。先发这么多,想明白了接着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凌晨一点在实验室,果然疯狂了起来,就像是游泳了游过了一千米,跑步跑了好多圈之后,就没有感觉了,反而有种异常的兴奋,再加上估计身体在凌晨分泌或者缺少的某些激素,整个人就诡异的high起来。

----做完实验室一点多,关电脑,装包,正好爱泡里面shuffle到了《闷》。突然发现过了12点,我在实验台前也没有心情八字胯了,换成不费力气的乱摇,貌似还是王菲的狂野加强版,加上乱甩一头乱发。

拎着包包,一边在simon hall的明亮走廊里大声嚎歌,一边故意用凉鞋在地板上弄出很大的啪啪声响,一边接着狂野的甩头。貌似又年轻了好几岁。

不知道是受某个人的影响,还是最近的心情原因,所有的歌词都有了意义,然后发现这样很费神。对号入座的感觉很爽,也很纠结。爽的是有人帮说出心中所想,纠结的是每首歌唱得都不一样呢。

“谁说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唯一结局就是无止境的等
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
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难道真没有别的剧本
怪不得能动不动就说到永恒
谁说爱人就该爱他的灵魂
否则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诚恳
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
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我真想有那么单纯
不可能 难道真没有别的可能
这怎么成
我不要安稳
我不要牺牲
别希望我会爱到满身伤痕
我不怕沉沦
一切随兴不能 ”

谁来教育教育我,到底有没有别的可能??

----回家shuffle到了在纽约地铁里买的一张CD, 一个不忧伤也不愤青的大叔,弹着我此生听过最美的乐曲。可能是空旷的车站和我夜晚游荡的心情,让那吉他声变得更美,也可能正是因为只是随便拨出的几个音符,更加摄人心魂。买回来的CD已经没了当时一瞬的感动,可能因为都是名曲,可能因为匠气十足。听过就算了。

----又shuffle到了枪花,rocket queen。记得就在之前感叹为毛此专辑这么多女人呻吟声时,得知这首歌中间的呻吟是录音时rose童鞋和女友实战声音。。真是囧啊。有了摇滚,一切都看着没有理由也可以是正确的。


在实验台前八字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困了,睡。想念。

老胡不要命了,居然说我脸上最近豆豆太多,皑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1 13:2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记
晚上看了iu的春节联欢晚会,又到了心里貌似堆满了想法不知道急切的渴望着什么的状态。

主持人两个中文的还好,那个英文的简直就是扯淡,是个中国人就比她英文好。
唱歌的第一个也是搞笑,都是气声,没用嗓子。之后就是我偶像了,还是唱得那么好。

一个什么舞狮的,只有一个狮在台上走。。后来又上来一只奶牛。。

小品还不错,不过是抄袭网上的。

相声逗哏的一般,捧哏的是个女生,相当不错。

街舞不错。小提琴comedy非常好。大叔的民谣也很好,都是真功夫。

之后是朗诵,还是我偶像。在这时已经非常想走了,因为不想听关于地震的事情,没得伤心。

最后是合唱,大中国。

整场晚会实在是一般,音响的声音不够大,以至于全场都很冷。
观众们实在是不很给面子,不捧场,我是第一个拿手机当荧光棒的,偶像还向我挥挥手,非常开心。

=====跑题了~我不是想说这个晚会的质量。=============

就是回来之后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这么说太不厚道,但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如果我主持,绝对不会比他们差,站在台上起码是落落大方,不会忘词。
如果我说相声,不会比那个逗哏的差。
如果我来做这台晚会,气氛肯定比这场热烈。

我经历过很多场舞团的专场演出,几场?四场?不记得了。
哪一场的灯光,音响不比这一场好?哪一场的节目质量不比这一场高?

然后不免有些怨愤,如果我真的什么都可以,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

在第一个抽奖环节跑了出来,在外面闲逛,不知道为什么从来就对冷场的晚会特别受不了,一点都呆不下去,有点惨不忍睹的感觉,比我自己出丑都难受。

----------------------------------------------------------
我曾经拥有一个舞台。所以见不得面前有失败的舞台。
就算是个光芒四射的舞台,还是会想念。

好吧已经很久了,我还是这个样子。

脑子里没有什么想法了,但是回来耳机里一直放的是信,为什么呢?
因为信的歌都是最歇斯底里的感情。

我已经不能跳舞,只能用声音发泄了。

---------------------------------------------

最近的心很乱。好吧我的心没怎么静过。
我还是在挣扎,怎么样也不想妥协,对现实妥协。
现实是怎么样呢?

“有时劝自己说不管现在的生 活怎样,多年以后回头看看,都会怀念现在的日子吧,毕竟年轻只有一次,热血只有一次。对的选择错的决定,将来瞧瞧也许都是浮云。也许我是需要有人时不时督 促一下,拿鞭子赶着走的类型,惰性太大了,可是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学习一点都不苦,根据先苦后甜的原则,在可预见的未来应该也甜不到哪儿 去…

      说来说去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好吧,我有点晕,but where is my happiness?”、


一个发小的日志,exactly the same as me, 一年之前的我。


下面有个同学劝,是这样说的:

“我去年这个时候状态和你一样。每隔段时间还会在深夜莫名的大哭一场。“学习一点都不苦”,我倒覚得是表面上不苦,内心承受的压力更大,那一种很强烈的 depress的感觉。“惰性太大”其实是这个时候在寻找,寻找该做什么。而忽然主要任务由学习变成研究,更加增加这个时候的迷失感和压抑感,虽然我们可 能一直认为自己做好了这个准备。我覚得我们习惯高效的工作学习,习惯很强悍的工作后看到立干见影的成果。这种感觉加强了读phd时的失败感……
覚 得说了很多没什么实用的话。不过,焦阳,放心,过了段时间随着自己越来越投入手头的项目,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科研学术交流环境,真得会越来越喜欢当时的生活 状态。我覚得不用特别care自己的“堕性",每天花很多时间和各种各样的人讨论各种各样的事物,看各种各样的书、电影、网站,听各种各样的 seminar...这些其实都在给自己增加研究、生活经历。虽然看上去,一切进展很慢,但是某一天会发现进展突然来了,一切顺其自然的加快了起来。加 油!!相信你!!”


前半段很好,看来应该是大家的共同状态。

后面的就。。。“每天花很多时间和各种各样的人讨论各种各样的事物,看各种各样的书、电影、网站,听各种各样的 seminar...这些其实都在给自己增加研究、生活经历”

这样,这个同学认为这样的生活是正确的,但是我为什么认为这样才是妥协??

但是貌似我们除了这些,确实什么也不能做了。

这句话我第一眼看的时候,感到深深的无奈。第二眼看发现,我先这些都做不到。我没有跟人交流,我习惯对新的东西说no, 我其实是一个no girl; 我看的书太不够,虫虫给我推荐的一个我都没有看,我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听seminar我更是走神。


怎么样呢?我既不能安于现在的生活,不能安心科研,但是我又没有足够改变的勇气,不能完全跳出。


所以现在的状态就是,科研若即若离,半上心不上心,真的有些对不起卡尔;自己向往的科学以外的自由生活,已完全没有任何迹象。

只剩一个游离的我,一事无成,一事不专。

好像什么都能做,其实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我真的不想安于seminar,书籍,电影,跟人聊天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是我只知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

连子傲都走了,回国了。

周三大雪封校的下午,刚要出门,接到了从底特律机场打来的电话。

子傲要走了,回国。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一直往下掉,止都止不住。不想让电话那一面的人听到,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他听出来了没有,一直在问我没事吧。我开口说话的时候都很正常,就是说的很少,一直都是他在说。

子傲对于我来说是很特别的朋友:很难想象,第一次见面,只有两天,很多人一起逛了底特律,送我上飞机的时候他也来了;第二次见面,是纽约之行。

见到子傲我才相信见了两次面的人可以做真正的朋友,交心的朋友。世界观,身上的凛然正气,还有对祖国深深的热爱,让我共鸣的一塌糊涂。

可惜他要回去了。其实为他高兴,他可以回到自己归属的地方,自由的寻觅自己想追求的东西。

为什么我会哭呢?可能是觉得又孤独了一分吧。由于境遇的相同而惺惺相惜,但是已经改变了,不知道他在国内,我在国外,还是不是能像以前一样共鸣了。我很珍惜他这个朋友,可是已经有些自私了。

子傲说的我都能了解,他说他知道他这么说很没有立场,因为我不是他,所处的境遇也不一样,但是他还是希望我可以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我又怎能不了解呢?

同时又为他这一分劝戒更加珍惜这个朋友。

见面还是能见的,但是我就怕在北京见面的时候,就没有之前的感觉了。在美国这个鬼地方,是不是什么都显得那么珍贵?


------------------------------------------------------------------

很晚了,有点昏了。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想的,但是都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不记得了。不过无非都是一样的。

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但是现在,我要买一个书架,上面放着满满的书。

我是一个那样害怕停滞的人,恐惧。我害怕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我害怕没有进步的灵魂。我害怕地域的局限延伸到思想的禁锢,我甚至害怕两个人的温暖让人沉溺,因为那样根本意识不到外面的变化。

每个人回国都在说,国内现在变化太快了;我在害怕,我跟不上,真的。素说我们是提前进入退休生活。

我害怕每周固定的一天出去买菜,固定的一天洗衣服,固定的一天看电影;

我用尽全力打破我生活里的陈规,我竭力的让自己每天都有变化,我在泡泡浴的时候手里拿一本菊与刀。

我任由心底深深的渴望淹没自己,我支持这些渴望让我作出的行动。


抱怨完了,接着生活。

多读书,多看电影,多写东西,say yes,好好做实验。

看,现在,我除了妥协,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我还会继续寻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每天:读一首诗词,写下来。
      吃维生素片。
      多自己做菜。
      少吃甜的和淀粉。多吃水果蔬菜。
      多锻炼,多跳舞,多听不同的音乐。
      多读书。
      多尝试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认真做实验。


在2009年,

我要思考。我要多自省。要有真正内心的强大。
我要热爱生命。
我要热爱美食,热爱舞蹈,多看电影,多写感受。
我要多交朋友。

总之,我要过的幸福,要有梦想,要享受生活,要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1 05:4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记
打上一段神奇的被我关了页面。。

好吧我这里还没有到2009。所以现在是2008最后一天。写个总结。
话说这个总结构思了很久,主题是沉重的,反思的。结果出去玩了一趟之后都忘了。顺着写好了。

今天阳光明媚。吃了顿日本饭,开车颠颠的去买了被pourhouse的咖啡。本来想买latte,后来一想,买杯甜的好了,就改成了焦糖玛琪朵。

回来坐到实验室,电脑前, 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背景音乐。可能是这一年太复杂了吧。

一月:新学期开始。中期参加了系里中国学生的面试。
      在玲玲的实验室rotate.生活没什么激情,没什么实验,没什么课,看看美剧,寻找着可以做的事情,寻找可以让自己投入的事情,开始在体育馆跳hiphop, 继续对舞团的想念。发觉自己开始失忆。

二月:过了一个停电的大年夜。
      开始打台球。
      开始学习close embrace tango.历时六周,经过反思最后证明这东西不是我想要的。
      开始反思自己的失忆以及生活的平淡。渴望摆脱可见的轨迹,还有心灵的无助。开始恐惧自己将会遗忘自己真实的一切。
      被星一个电话唤醒了一些,希望灿烂的生活。
      艳照门,有幸在天涯上第一时间目睹。下到了全集。

三月:思念南开的花开。
      在现在的实验室rotate.
      作了一系列诡异的梦。梦见了小朱,舞伴,小野的妈妈。。。
      春假纽约行,有个好旅伴。

四月:发生了巴黎事件。参加布鲁明顿华人集会。本人最政治,最愤青的一个月。跟全球华人并肩战斗。
      听了auditorium的Jazz演奏会。陶醉,想念。
      正式卖身。
      在屯子里闲逛拍照。一个人享受春日。

五月:回国,青岛旅行,北京游玩,洪洞探亲,天津访友,大庆。
      四川地震,举国哀伤。震时在山西,全天跟踪报道。舞伴家里也受灾。惦念。

六月:回美国。
      开始全面克隆。
      校园很安静,没什么人。生活很单调,所以开始注意妆容,发型,衣着搭配,并开始每天疯狂自拍。
      同时发掘各种娱乐,继续读书,庆余年进入高潮。
      开始缝纫,疯狂坐公车买布料,网购缝纫机。

七月:继续克隆,校园继续安静,继续疯狂寻找自我娱乐项目。
      缝纫完成钱包,iopd套,纸巾抽。小件疯狂告一段落。
      上海IDSF.继续怨念我的舞蹈。
      自己在家喝小酒,暑假很寂寥,一切都像是凝滞了。

八月:暑假的末尾。给卓做了围裙。
      赴美一周年。
      七夕继续个人优良传统,穿的很fancy的自己出去吃fancy dinner.
      奥运盛事,在叔叔家看开幕式,聚餐,穿旗袍。
      跟踪奥运。
      和万哲去芝加哥游玩,去湖边,去outlet.

九月:开学,开始AI.
      组织迎新生梦露湖party. 被人华丽的推下水了。
      买到了我的小车车。
      想念舞团一周年,又大哭了一场。
      中秋第一次去了四川吃饭。
      生活还是比较繁忙的,实验都没怎么好好做,主要在教课和上课。很久不发癫写深度日志了。

十月-十一月:进入全年最被驴踢的两个月。有点着魔的嫌疑。大脑进水,小脑缺弦。回头一想,更像是为了矫情而矫情,嫌自己的生活实在太平淡想出个折磨自己的事情做。一句话总结,自虐。细节还记得很清楚,不过倒是希望自己忘了这系列狗血的事情。
      曾用很逻辑的思维写过几张纸,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生活的绚烂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俩字,戏剧。

    十月初去six flag玩。
    十月中期跟江哥max卓去威斯康辛露营,玩得非常好,心情很舒畅。
    十月中旬到十月末很久街的一段时间。曾经以为事情已经完结。
    万圣节,很潇洒得出去玩。紧接着一系列高强度的课业过去,帅帅来访。

    课业的空闲以及一系列的事情导致了心灵上的极度纠结,生不如死的一段时间。
    开始疯狂制作娣儿的舞裙,11月22日完成。
    感恩节大半夜去outlet购物,之后睡醒了接着购物,花了很多钱。
    节日气氛渐渐变浓,渐渐有了幸福的感觉。在11月末事情终于过去了。

    课业上,完成了grant proposal, 以及若干个微生物考试。

    总之,纠结的两个月。不知道每年一度的10月抽风明年还会不会有。但愿不会了。

十二月: 刘志鹏去世。无尽的怀念。其实至今仍是不能相信,尤其在拿起毕业照的那一瞬间。
         萨克奇会见达赖。
         阴历生日,去finch吃饭。没有邀请某小孩。
         与朋友们联系,发了很多贺卡。
        
         学期结束,经过一系列的纠结,最后跟素去florida disney旅行。


这一年,说平淡,其实暗流涌动。这一年是来到美国真正面临心灵上考验的一年。孤独,思念,选择,寻觅,寻找热爱,怀念过去。这一年,从各种方面我都经历了严峻的考验。

课业上,若干个presentation, grant proposal, 本科生考试,自己的课题。自己在专业上还是有所成长的。

爱好上,只在年初跳了一点舞,之后完全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舞蹈活动。在九月份那一场大哭之后,好像想念都少了很多,我很害怕。
        缝纫是以前从来没开发过的,从小钱包一直走到舞裙,我自己也很佩服自己。缝纫确实很累,不过成果还是喜人的,不知道以后还会继续么。

思想上,基本没有什么进步。上半年还好,起码有对国际政治的思考。尤其下半年,过着混沌的生活,没有自省,混乱的思想状态,完全丧失了清醒。我的希望是2009年可以更清醒,每天都要思考,都要反省,都要进步。不能再重复的沉浸在一些歧路上了。

社交上,做得很不好,圈子过小,使得自己眼界狭窄,生活受限,而且只要有一点事情,小圈子就会承受毁灭性的打击。在新的一年要开阔社交范围,不能再在生化憋死了。在年终的时候给朋友们发了贺卡,非常好。

这一年我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自我,这样的环境之下我失去了自我,将扭曲当成了生活的主题。

我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应该像以前一样,意气风发,不可抵挡的,课业上应该是得心应手,生活上不说万事顺意,起码应该是丰富多彩,不应该是乏善可陈的。我应该有很多朋友,我应该是快乐的,幸福的。

我应该是像以前一样光芒四射,顶天立地的女子。我应该是有梦想,有追求,有着挚爱的人,有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人。

真正的强大来自于内心,新的一年,我要坚强起来。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从2009年的开始,我要改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暧昧这个东西,真的太毒品了,让人如痴如醉,但一定会引起更大的欲望,伤人伤身。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212742.s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12:2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记
谁能知道夜晚的美丽呢。

几天的心情激荡,貌似也快到了尾声。我还是挺过来了。有些厌倦自己这样,像是一个悬浮的灵魂,冷笑着看着人世间的躯体正在经历的一切,更要俯下身,在它耳边呢喃着故事的结局。

我已经知道结局的,呵呵,笑自己何必做文艺青年状。。

不知道自己是挺过来了,还是正在挣扎着想挺过来。

终于给自己写了一首词。向来都是给别人写的。
写完了才发现不老押韵的。。。



清平乐·秋问


晓寒成阵
娇红吹满地
霜叶几时醉秋寒
最是相思无羁

为谁特意梅妆
恁得来还自去
只得一杯浊酒
可知多少愁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8 14:34)
标签:

杂谈

无端沉浸在苦涩的思念之中。

具体是什么,我无法分辨。


我沉浸在许巍的歌声中,我甚至开始听eternal autumn。我怀疑自己用音乐制造了一个虚幻的过去的bubble, 藏在里面,忘记时间,任凭眼泪的喷涌,用一个夜晚的时间,凭吊过去已经不可触摸的一切。

我用自己结结实实的撞在无法承载的回忆之上。

fields of gold.
葬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记
晚上八点10分出的lab, 八点四十吃上的饭,吃了半个小时滚回家,在沙发上窝到10点半,终于有力气爬起来洗澡了。。


新学期就这样热火朝天的开始了,labor day 是周一,放假, 整个实验室去湖边玩了一大圈,穿着T恤短裤就都下水了。。。在阳光下晒了俩小时都没干,汗。 老板烤得牛肉真是天下无双,皑皑。。。

周二,也就是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也是我成为人民教师的第一天。。。早上起来做ppt 备课,惊闻木有projector...转而做handout,搞了三小页,印了20多份,订了老半天。。下午assist一个lab,晚上主持一个lab,真是销魂的一天。。


我 是晚上这个session的head AI,负责这个班的所有事宜,讲实验,组织讨论,等等。话说此班的时间非常的xx,5:45-8:45pm....AI和孩子们都吃不上饭,一屋子面有菜 色的人面面相觑,我和我的助手AI还能坚持walk around解答问题,已经上了一天课的孩子们已经连举手的力气都快没了。。。

话说刚开始讲的时候确实有些紧张,自己blahblahblah说个不停,下面的童鞋们瞪着眼睛瞅我,一言不发。。。还好hand out 做得比较明白,大家没有问个不停..

第 一堂课讲咋用枪,然后做个标准曲线。感觉我们班的孩子们都比较聪明了,几个量程的枪什么时候该用什么很快就可以明白,虽然经常有扎错枪头或者双手持枪的诡 异姿势...总比阿洋他们班的一个孩子直接把枪管杵在液面下面吸要好很多。。。难为那个孩子怎么做出那么标准的曲线的。。。  貌似20微升的枪大家都很容易搞错的样子。 我下午assist的lab孩子们经常搞不懂1ml到底是多少ul,晚上上课前我就直接写黑板上鸟,果然没有人问拉。。。

真是觉得俺们班的孩子们都挺聪明的,我大二的时候还不知道excel咋用呢。。。孩子们今天都能做标准曲线拉,trendline阿都会做了,我很欣慰啊。。


其实实验都不很囧了,最囧的是一个插曲。。话说实验途中,我站在讲台后面扫视全场,看大家忙碌实验,忽然有个穿着dress(deep v)的mm,走到讲台前,双手支在讲台上,当我正在揣测她有啥子企图的时候,她把脸凑过来说...

“I really need to go to the lady's room, xxxxxxx(大概解释了一些为啥一定得去,不去不成),Can I go? ”


我石化两秒。。。

“Yeah, sure, sure, just go...”

此女飘出门去,我转头问Mellisa,“Are they supposed to ask for my permittion before going to the restrooms??”

Mellisa说:“这孩子估计是刚上大学,还没从高中缓过来呢。。”

哎呀呀。。。真是无语啊。。顿时非常有高中班主任的感觉。。。



整个实验大约作了两个小时,大家都饿得没力气了。。。

我也强撑着走到土耳其馆子,唯一的信念就是我的羊肉饭。。。


总体来说头一堂课上得还好,没有脱口而出什么不开说的事情。。再接再励~~~

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真是心中百般滋味,可惜自己文笔不好,写不出心中感受。窃书评区一文,作者是皓齿明眸,真是说尽了我心中所想。


《庆余年成经典只是早或晚的问题》

“从一开始到直到现在,猫大还没让我们失望过,为什么不选择继续信任呢?

   没人看到现在还能够离开,庆已经至少是我,也许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有人说庆余年现在是鸡肋,弃之可惜,我不赞同.我反而感觉庆象是鸦片,是在为了那一刻的飘飘欲仙,而痛苦等待一天的时间.

   别在这么苛求庆余年完美了,这不是好事,毕竟完美的事情都是改出来的.猫大至少还有40年的时间把庆余年变成完美的事物.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代经典的雏形.高度决定视野,想想当你年老时,你会骄傲地告诉你孙子,当时你爷爷我可是看着庆余年一点一点完美起来的.”


我像众多书友一样,沉浸在老猫的文字中无法自拔,自甘堕落,而且引以为傲。猫大这个人,也是个假不正经的文学青年。掩盖在那肥胖的得瑟的外表下的是真正血性而且温情的汉子。



ps,在章尾猫大又开始挖大坑...看来若若以后的老公人选十分扑朔,要不今天干啥白说了一句小闲闲看贺宗纬那么不爽...坑阿坑阿。这样不好,不好。。。

对哦对哦,什么叫范闲带着嫁妆到北齐去??小皇帝的yy么。。。皑皑。。

还有范淑宁,猫大你清穿了吧??还同时穿金枝欲孽和平清。。。书评区有大能怀疑平清的作者是猫嫂,which我觉得很可能,因为平清中详细记载的冰灯制作过程和松花江的渊源实在是很可疑。。。嗯嗯,我要去平清的书评区打探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