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季向日葵
冬季向日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812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拍了这个图,发在朋友圈:“抑郁蓝。天气好的令人伤心”。有人评论:“你看,月亮在向你表白”。评论的人没见过也不熟,但我记住了这句话,很可爱啊。


『赛百味是属治愈系的』


今天傍晚我叫了外卖,对,是说过减肥,但是我就是叫了外卖。赛百味的4寸金枪鱼三明治和6寸意大利香辣三明治,为什么我要叫2个?是为了凑满减啊,单独点一个9.9元,一个18元,满25-10元,怎么说,我都应该叫两个。小一点的明天早上吃咯?每次下单时,都是这么想。可最后我全部都吃完了,先吃了大的又吃了小的。其实,也算不上很饿,就是突然很想吃东西。赛百味,嗯,少油,清淡,蔬菜多,即使名字听着有很诱人的肉,吃起来还是淡出个鸟来。赛百味,就跟现在我的生活一样。新鲜的,少肉的。

吃赛百味让人有满足感,还少了罪恶感,毕竟很清淡啊?吃完,我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一下都没有站,一种堕落的感觉。不饿了。


『周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


别多想,这两个字不只是等于那两个字。由于我的工作极其有规律,是的,每个周四我们固定开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的微课。这种周期会让时间快于平常数倍,以至于让我想起多年前,形容跟某人相处的句子,一年似一天,你想不起发生过什么,因为每天都很像啊。这不是吐槽,也不是赞美,这就是客观描述。

大部分的工作日,我都极少出门,每天只见到同事。但是周五,我可能会回天津,也可能跟朋友见面,这是我周期中的一个变数。如果哪个周五晚上只是在住处待着,我便会觉得这一周,啊,这一周,竟然就这样过了,不无遗憾。

周末呢?可能以前我的周末经常出现宅一天,睡懒觉看剧的情况。现在,我尽量在避免。一定要出去“浪”。不管是否有人作伴,一定要出去。所以,我可以自己去沙漠去798去慕田峪长城,可以自己去吃饭看电影,因为这让我感觉愉悦。周末,就一定要做自己觉得快乐的事儿。

『信任是很难修复的』


人跟人的关系,真的很奇怪,你会很信任很信任一个人,突然你又会不再信任。而为什么不断交?有很多时候,人跟人就是处于信任与信任的边缘。你很难找到那个百分百值得信任的人。

读初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有一位女同学,特别爱看各种言情小说,还喜欢写日记,她会把这些东西交给我保存,因为她不住校,她不敢拿回家。她的日记,我当然是一个字也没有偷看过。此后,在不同阶段也有过各种类似的事情。很享受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而我,值得被信任。

生活、工作,你会遇到各种人,对方可能并不知道,TA曾经被那样信任,又被那样放弃,并且是那样难以弥补。我是摩羯座,说星座很幼稚,但是个偷懒的好办法,这样,可以为各种行为做合理解释,嗯,不爱吵不爱闹,但我就是把你打入冷宫,这样很摩羯。

『会做饭是很有魔力的』


这里不是说吃,是说“做”。有一次,我做了恰到好处的咖喱鸡肉土豆;又有一次,我做了有点辣的酸菜鱼;还有一次,我做了不油腻的香辣鸡腿。一气呵成,很好吃,吃过的餐厅少,所以,大言不惭,比我吃过的任何一家餐厅的都好吃。那种感觉,怎么说,感觉掌控了世界呢。原来那么容易,原来我可以做到,原来我这么厉害。会给你注入力量,你不怕了。

我并不经常做饭。是。我确实并不经常做饭。偶尔做几次,是有新鲜感,经常做是会累。我要的就是“我会做”这个感觉。对,就够了。




这幅画被命名为《风很大》。是我画的,我不会画画,就是那天晚上很想画,就画了。如果我是你的老师,就可能会问你:请问画家想要表达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0 00:11)

决定北漂后的初期,时不时就会写一篇自己定义为“日记”实际上不是每天都更新的文字,标题都是两个字。那时,在豆瓣日记写,继而去新浪微博长微博发,最后将微博的图片发到微信朋友圈。是,每个环节都有更好的方式替代,如果你只是注意到“载体”。其实就是要这样走一遍的。
说要转型,便就跳下去了。整个状态和人,都不一样了。数次想写,数次放下。即使是现在,写到这里,还是没想好要写什么,虽然标题是一下子就蹦出来的,就固定在那了。其实,是不会勉强自己做命题作文的。好在汉字博大精深,两个字,可以解读千万次,所以也不会说自己跑题。你喜欢怎么说。
周一至周四,是“苦行僧”,基本除了同事,不会见人,也极少出行。周末,回天津,从一周一次,到两周一次,到可能会三周一次,比如本周。说起来,偶尔也挂念家里的花花草草。想来也是好笑,卧室飘窗上几盆,由于疏于“精心照料”,上次和上上次见时都比往常天天相伴更旺,不知算运气好,还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比较慢。水培的,有些很好,有些不那么好,好在都活着。也枯了两盆,没扔,每次回去,都还是会浇点水,大概要有了新绿植替代,这状况才有变化吧。
人有时候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倒是更不会狂泻。一点一点,从脑袋里摘。写到这里,打了个喷嚏,去穿了羽绒服。都春天了,暖了几天,又突然冷了,不要不服。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经常反复确定日子有没有记错。多,挤。少,薄。闹,冷。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可以确定的是,不想写任何一件具体的事情,大概是被朋友圈透支了,也可能是现在的背景乐原因,总之,不会出现某天某地某人某事这样的记录。
现在的状态,似平地上的行人输送带,在走,在动,不够敏感的话,就感觉不到变化。不要做过多解读,这不对应任何具体事件。只是一个形容词。没有自动扶梯那么直接的上行下行触感,自然也不用提什么直梯。在平地上,又不一样。人有时候比较可悲,想说什么,又不说什么。所以,这什么也不是。 周六,路过楼下的花苞,小小的淡粉色,有阳光,那天没穿羽绒服。拿出手机,试拍了约五个角度八张照片,没有一张可以留下,不好。算了。其实,都已经拟好朋友圈要发的文字。记着。等花开。春天,是北方最美的季节,只有感激。天气就像若即若离的朋友,有时候是惊喜,有时候是不想见到。 会想起《蚁人》,谢谢,请不要联想到蚁族。变的很小很小很小很小很小,又听得到所有,有呼唤,有挣扎,有无奈,有一搏,蚁人很幸运。不知道去拯救世界的那位阿姨在下一部会不会有后来。不解释。就是那些瞬间,久久难忘。
实不相瞒,写到这里,背景乐是《东邪西毒》的《天地孤影任我行》。没什么了。不要纠结这曲子中的孤,并不是想要被这样理解。干脆不要说话。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期待去见沙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5 00:51)
此时此刻啊,是2015年12月14日,终于结束一个月的“颠沛流离”,在北京住了下来,不过呢,在发布这篇日记时,会是12月15日。说起来巧,虽不是有意为之,就是那样的合宜,11月15晚从天津来京的,像是坐一趟同城地铁而已,就开始了新征途。

这一个月,似乎比往常的一个月要长的多的多。住了2个酒店,换了2个区,从朝阳到海淀。竟然还跟小我N岁的新同事H童鞋(他去过多次)第一次体验了权X城沐浴连锁店,强调名字不是为了做广告,本来想说洗浴中心的,怕被想多。其实就是一楼女宾区洗洗澡蒸蒸桑拿,可以按摩啊搓澡啊,都女的,二楼吃东西,以及大厅休息,可以留宿,热闹的。住那是为了方便处理些新租房子的事情。其实,竟然蛮方便的,大概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酒店外的其中一个备选是那吧,也是之前由于不了解带来的心理抗拒。

这一个月,对自己各方面都不算很满意的。具体而言?就不具体了吧。假装没有看到这几句好吗?为什么不删,我怕我忘了这样想过。

其实,在酝酿写篇给自己的情绪流小总结时,是天翻地覆的内容涌来,手落在键盘上,又深思熟虑没那么畅快。果真是,并不够客观。

说起入住新住所,前期找房子也是费周折,终于选定后,又是一波三折,13号搬东西由于多种原因不够顺利,但14号就什么都解决了,感谢物业的N先生,Z小姐,房东W先生,也感谢我自己和伙伴H,至于支撑我们做所有事情的Z自不必多说,应该还有L(不是我多年前写过的L)。写到这,觉得新入驻的第一晚,就熬夜,并不是很对得起我们前期的努力啊。就好,就好,就去睡。

给弟弟打过几个电话,发过几条微信,一遍又一遍,记得我的绿植,飘窗上,电视柜上,厨房冰箱上,进门鞋柜上,洗手间洗手盆右边,洗衣机右边的架子上……浇水,要喷叶子,要注入水,那盆枯了的薄荷,也要浇一杯子水,一定不要忘记。其实,只是12天没回了。担心。

认识了些有趣的人,也疏离了些人,疏离不代表遗忘,只是因为忐忑。所有的人和事都觉得遥远。时而远,时而近,人人都有想回去的片段,又怕眼前分崩离析。我觉得自己,总归是个理性的人,会愿意,尽量努力去过好现在。

认真,再认真一点。工作,生活,都需要再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7 19:48)
清早八点半,去漫咖啡跟Z及新加入的伙伴F开会,也算是最后一天来此报到吧,明天就搬去中关村一带。来得早,正门不开,轻车熟路,侧门而入。一抬头,满眼闪亮,暖而惊喜,圣诞树及各种圣诞小元素,真好,节日将至。店内空间蛮大,气氛可谓磅礴而甜蜜,嗲而不腻~顺便一提,去漫咖啡不想喝咖啡就喝红茶吧,一杯一壶,耐泡,多次后色泽仍润。

周一往往是最忙的,这吃饭间隙,竟是不饿的,所以啊,写写当歇歇,清清情绪。昨半夜突发念想,想剪个类似迅哥儿新发型那种,学名Pixie hair,自行搜图~今早又理性了,这头发要是剪了,不想看人的时候用什么遮脸啊?脸肥了用什么挡着啊?留着留着罢。偶尔是有点厌倦现在发型。也曾购入一顶红色短发,想象中戴上似个小精灵,sei知道,由于葵姐头发太多,这假发戴上呐,整个是一只大头怪阿姨,老的那种……颇伤感。

北京干净了四天,天蓝光暖的,今又复归生无可恋天,甚是无奈。想起门罗奶奶的一本书《逃离》,不要被名字欺骗了,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对这书的感觉,特别难以分享,偶尔想与人说说,也是不知谁看过,谁又明白。一点都不矫情,北方寒冬冻住的冰柱一般,水做的,晶莹剔透,实则锋利着呢。

这几日,走在路上,常想,这北京生活的人民群众,真是勇猛,穿好少,好羡慕,我就是怕冷。

而中关村又是个什么地方呢。我们可能去,也可能在附近,这周会确定下来。“中关村”,这仨字,有一股难掩的药味,说不上是治病的还是毒药,全在你是不是有病。备个注:此“有病”非贬义啊。别乱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3 00:46)
最近每次都忙到12点,这倒不是说我工作有多努力,倒是可以理解为白天没有合理分配时间。一种特别不好的状态,夜夜过1点,甚至过2点才睡,真的是要对身体大人表示抱歉,抱歉,抱歉,没有好好款待你。可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搞定……所以,要调整,调整,调整。

又说,上次看电影还是11月14号,在天津时自个儿去看的《007幽灵党》,接下来就很难去看一场电影了,哪怕在家里,是完全没时间吗?这个,不置可否吧。突然陷入了奇怪的状态,一方面很enjoy这种适度的“自由”,又发现是真正失去了“自由”。真是子当了鱼才知鱼之乐不乐啊。你问我乐不乐啊?啊,人家是不会回答这种问题的。
Too young, too naive.

北京的第三周,眼瞅着要满月。对对对,是每个周末都回去天津啦。但心理上觉得已经在北京开始飘荡了嘛。这是我在这个酒店住的第三个房间,三周都不是同一个,这是一个病句。一次在这一层的头,一次在这一层的尾,还有一次在另一层的中间。所以,你即使要假装,也没办法当成“家”。

去超市买了六包装的抽纸,以及例行1.5L的水,及酸奶、面包,带回酒店。有时一个人待着,很想吃点什么零食,可是逛来逛去,竟然没有想吃的,想想以前也是爱过各种垃圾的,人太能克制自己的欲望也是无聊,其实都随手拿起了一包饼干,又不费吹灰之力就放下了,并没有那么想为它破例。

信息轰炸,每天看很多很多很多东西,速看,快想,又新鲜又疲惫,好在仍然有热情有渴望,快快的成长,改变,说了是要改变就是要改变。人人都会质疑自己,但是路,走上去了,就继续走着,再尽一点力,再投入一些。像珍惜生无可恋天后的大晴天一样珍惜“热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8 00:41)
我的薄荷枯死了,这次是真的。松一口气,终于。又遗憾,又安心。

刚把它带到家里,满心欢喜,拍了好些照片,在阳光下,绿的很有希望,真的很开心。次日上班回家发现它憔悴了,奄奄一息,又是朋友圈又是微博问怎么了,朋友们说是薄荷爱喝水,所以是我记错了卖花阿姨的话或者她说错了,浇水后,它神奇的恢复了,又是惊喜,那么快复苏。

有了薄荷,想试着做一杯Mojito。去超市买冰格,买苏打水,买玻璃杯,没有纯朗姆酒,买了那种预调的,回家试调,效果确实一般,青柠也没买到,买的黄柠檬,好在最终效果图片还是点赞者数。又说要备齐,由于家附近超市有限,最方便是网购,于是分别买朗姆酒,买青柠,还买了捣棒、开瓶器等等。酒到的时候,来例假了,不能喝酒,青柠到了,工具到了,又突然降温冷的很,暖气到来之前,北方人才知道的感觉。

后来,暖气来了,所有的所有的都齐备了,可以随时调一杯Mojito了吧。可是,我去北京啦!一周后……回家第一件事是浇水,它看起来虚弱的很又似乎还有一丝生机,我满心期待,并没有上次的惊喜,但还是有个别绿着的。周一,我又回北京啦。周五我又回天津啦。薄荷君,你好吗?浇水时轻轻碰触到,叶子落了一地板,我知道,没用了,可还是浇了水……

10月11号,5元钱一盆的薄荷,跟我产生这样紧密的关系,11月27日,我知道,失去了,即便你们说薄荷的生命力很强也许会活回来,此时此刻,在这样温暖的地暖氛围中,我还是悲观的相信它已经变成干叶干枝,不会回来了。没有动它,就这样时不时看着,就放在我很容易看到的位置。它就这样继续跟我且同在吧。

想想这47天,怎么就没有真的调一杯理想中的Mojito呢。我是可以再去买一盆,只是那一盆不是这一盆。也并不是伤心,只是想,为什么我没有去做,就这么错过了,真是可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4 18:51)
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想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北上广集齐两枚,差上海。好像回到了22岁,一切是新鲜的,而我也有热情。只是想用力些。时有至亲好友,曰:“何必折腾”?又或“真能折腾”。我都回,有乐趣呀。一些状态,不经历不足以还原。所以,就这样吧。

-8℃~-2℃,北方是真的入冬了。看新闻和朋友圈,贵广州已然多次入冬失败,要是放在2年前,我大概也穿着夏裙在摇摆。温暖,是非常美和善意的感觉,甚至炎热。不过,人是矛盾的。大雪过后的次日,阳光洒来是会令人忍不住微笑的,充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就是昨天,11月份的第一次晴。

以前在天津喜欢强调“一个人”,如此如此。现在即使一个人也很有力量,也不需要进行强调,好吧,这一行读起来还是在强调。然而,并不完全一样的。有很多人不明白,“一个人”不仅仅是指物理上的独自,它包含的东西非常多,就是即使一条夜路上有好多个“一个人”平行行走,有的人会说“我们”,而我可能还是会说“我”。这里要配个微信表情,表示把自己绕晕了……喂,在说什么啊?

我是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的,地铁的起点入睡,并非终点的到达站自然醒来,旁边的人大概觉得好突兀,这个熟睡的人如何做到梦中准时清醒,睡着睡着直直的走出去。不排除没睡熟这个真实情况吧。要强调的是“气氛”“气氛”“气氛”,所以,不要那么认真好吗?一天,就是起床坐车坐地铁睡觉上班下班坐地铁睡觉坐车回家熬夜睡觉,那是“正常”的生活啊,我知道非常正常,换个城市也可能循环,但换一下我就是坚信会有不一样,至少风景和色彩有区别。

我妈喜欢说,“别人不也都这样吗”。即使我是别人眼中的“别人”,但在自己眼里我就是我啊,不是别人。我们有过两次沟通,一次是去北京前,很友好很理解,一次是昨晚,我走在由于没及时扫雪冻住的路面上,手指冰凉,“就是很担心你啊。为什么要去北京呢。在天津不挺好的。别人也都这样过的。” 我说我闷,她说,“都这样啊。过日子就是这样的。” 可是,不想,这样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0 11:22)
本计划今天与XR姑娘去知春路看房子,Z发来语音说下大雪,问我出发没,在此之前也发了些工作相关的细节。提着行李去退房,一部分酒店存放,行李箱随身带,今晚回天津。在大堂打电话给Z,交谈有点激烈。外面雪真大,可是路面不白,脏脏的都化了。

我需要明确的是去知春路看哪些房子,没有目的让人很抓狂,他说的是先去附近看看,再找中介。这样的大雪天,拖着行李箱,只是去看看,不能想象。挂了电话。他又打过来,沟通好了,不去了,我说,你告诉我就是要在这个附近,让我去主导解决就可以,中间细节我会来解决。会提前查好,用街景查看大概,聊了价位,才会去看,而且一定是有几个备选的,有计划性的去看。后来他说,这事就交给我了,我的思路对云云。好吧。做事的方式不同而已,只是认为这样高效,大家多磨合。

记得有个朋友开玩笑说我是“抖S”,我说怎会,自己明明“抖M”,其说喜欢控制把控的人就是啊。额,并没想去控制,只是,事情分配给俩人,要么她主导,要么我主导,不然就会无序状态啊,没法执行。

说起来,写这样的日记发在微信朋友圈时,是屏蔽了Z及工作相关的同事的,所以,共同朋友看看就好。昨天就告诉他了,由于现在是同事,所以,有些朋友圈会屏蔽他。光明正大的告知。在这样的环境里,忍不住会想随意写点,有时是工作时间写,有时是休息时间写,但是用了工作时间的又在深夜补回去了。所以没什么好诟病的。

由于退了房,也改了外出计划,所以,又去咖啡馆工作。连续多天坐过的老位置有人了,拉着行李箱环视周围好久,熟悉的地方被占据,颇有几秒钟的选择障碍,选定了玻璃窗边,视野极好,路过的人想的话是可以看到你的电脑桌面的,你也可以看到他们,窗边略有风,身体左侧微感凉意。叫了一杯白巧克力摩卡,甜腻,大雪天有争执的早晨需要来一杯治愈。到了十一点,雪基本不下了,押金100元的酒店大伞,似乎可以走之前去退掉了,昨儿还说着大雨去躲,小雨去淋,谁想会来一场雪呢。

期间我的美女高中同学杨杨发来微信,聊了几句,约好下周找时间见。怀念大家一起艺考的日子。认识十几年了,见面让人期待。年龄大了,对老朋友的感觉非同寻常。写到这里,环视周遭,咖啡馆里外,熟悉又陌生,待了几天有一点熟悉感,又好像看到每个人身上罩着一层薄膜,很近,又很远。

周末回家度过,还没订票,朋友说,周末北京天津的票要提前订呢。京津两地跑的人是真的很多吧,邻居中就不少。双城记,又有多少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9 12:31)
11月的第19个“生无可恋”天,今天出门没穿令人凹凸有致的连衣裙,而是高领毛衣黑裤黑羽绒服白鞋不戴围巾,走起路来轻盈的很。八点半要去咖啡馆跟Z探讨今日工作,顺便总结下之前的。推开酒店的门,微微细雨,真棒,没带伞,嗯,从天津家里出行前,特意看了眼鞋柜上的三把伞,我想还是不要带了,下大雨就去避雨,下小雨就淋一下也没什么。

沟通好工作,十点钟样,去庆丰包子吃早餐,牛肉大葱1两加玉米渣粥。九点左右点的咖啡,没有喝一口,空腹不喝咖啡的,对店员说,我去吃早餐一会回,咖啡不要给收了,装着电脑的包包请帮忙先保存。所以,那个时间吃过早餐,中午并不饿了,倒是省事。又,关于工作的探讨,发现问题快速改进就是,知易行难,还是要做,要做,要做。自知自己的优缺点,不停的完善,迭代。

咖啡馆里好几波在谈事,更多的是一个人,这种感觉特别好,各安一隅,没有异样眼神,这是北京的好,大CITY。也有特例,左边桌突然坐进了一个大声打电话且抖腿的女人,在谈面试的经历,在抱怨,不停的,提起有人给她介绍服装店工作,颇是愤怒,“我书白读了吗?我什么都不干也不会去卖衣服的,气死我了”“我就是一直心气很高”“有个面试四个人面我,还让我回去等”……我看了她一眼,她很enjoy这种“高冷”的表达,大概觉得听者会高看她吧。所以,我只好戴上耳机,继续豆瓣FM,真美好,调教好的FM特别好。可喜的是,写到这的时候,她已经走了,不送。

吃过早餐回咖啡馆,在门口看到正准备走的Z,我说我又去吃包子了啊,他说我可以换换,哪边还有其他早餐选择。好吧,我总是去到新地方就培育一个“食堂”。其实,大家不妨也这样试试的,这能让你在陌生环境里迅速有个自己熟悉的地儿,拥有多点的安心。当然,会厌倦的,只是你知道永远有这个候选,会更从容的。

昨晚见了两拨朋友,都是认识至少五年以上的,甚愉悦,来北京第三天第一次走出方圆百米。泰叔在群里说我,向日葵回北京了,好像如鱼得水。怎么说,人是需要朋友的。开始跟枫叶局,新朋友太多,美女为主,大家没有过多聊什么,问问互相知道的共同朋友的近况,也是亲切的。第二场有氛围恰到好处不闹腾的酒吧,高桌子众,只是五个人在,我喝了一杯酒,很舒服的状态,大家更多是在聊工作相关的,却并不乏味,也会聊些共同的无伤大雅不涉隐私的八卦,即使偶有短暂的沉默,也很自在,那种多年老友的感觉很好。

说起婚恋,喝了一口酒,我喃喃道,要是当年大学毕业跟M领证结婚不知道现在啥样的,C说"那应该离了吧",喔,好吧,你们说的对,幸好没有。又说,这些年有遇到过一些异性,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他们说,过了某个年龄就很难去接纳,是啊,我也这么认为。就这样吧,过好自己,不要刻意。想起我妈说的“你一个觉得好,可是你不结婚我们觉得不幸福”,想了想,我还是会交差的,但肯定要先自己的关过了。嗯,有点自相矛盾。

这家咖啡馆我很喜欢,一楼够大,不促狭,我坐最后一排,背后是书和砖墙,左和前面都是透明的落地窗,前面有很多桌,大家互相不会看对方,刚刚有人打着一把彩虹伞从外面路过,雨有那么大了吗?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提示,雨夹雪,坐在里面还是很温暖的。好在北方的室内,是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8 00:53)
我很少一个人在酒店连续住连续住,也很少坐在酒店的书桌前开着电脑忙了工作的事情。情绪就突然陷入难以名状的各种碎片式的怀旧中,不伤感,就是泛滥。豆瓣红心FM又总是应景的恰到好处。

昨天早上我拉开窗帘,看到疑似阳光,然后好好的洗漱,认真的出门,以为会是晴朗的一天呢,然后又是生无可恋天,穿了特别红的红色出门在对面的咖啡馆坐到下午四点,回去又换了黑色的羽绒服好走路的鞋子去超市。

脑子在飞速的转,以及铺天盖地的信息轰炸,北京两天,我在工作,在咖啡馆,在酒店,用自己的电脑做该做的事情。创业公司嘛,从头开始的那种,从没有这种状态,又自由,又被牵绊,我不知道蜘蛛织网会不会网住自己?但就是那样的心情呢。

此时此刻,我怀念了几件事情。台风过后的广州,南方的天蓝和云朵,武功山的绿色。中间还在高桌子群发了几段,例如谈到天气,我说:
“有一天晚上跟一个朋友吃饭,一出门是凉凉的寒意,但算不上冰冷,把围巾绕了一圈,大衣收了一下,两个人走在夜色里,清清静静,那瞬间也会觉得,四季分明也蛮好喔。”
“或者是下了好几天雨的假期,宅在家里看电影,看很闷的闷片,看完之后,负负得正,竟然也舒畅。所以,糟糕天气也是有些情境需要吧。”
“去厦门是2008年,我穿了很高的鞋子,走在鼓浪屿,实在忍不住了,拎起来鞋子走,被游人笑,云淡风轻的,又跑去看风筝,是跟个姑娘一起啊,那段想起来也美。”

竟然又重新会在豆瓣写日记了,不像以前有很多人看,写个日记也惹事儿。现在倒觉得,蛮好蛮好,人少,多安静。静静的写,写出来静静的看。内心没有波澜,平静,特别平特别静。我想我来北京,是把自己抛到海里了,要快快快的适应。

如此啊。没有什么主题。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