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13 09:45)
标签:

引力波

黑洞

 







   ……引力波,黑洞,被听到了,被看到了,人类的智慧得到证实。上帝的游戏再次被赞美——,被欣赏,被品味,被审美。

   百年前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中学时读了又读,,虽说不大懂,时空弯曲,谁知道是咋弯曲的,喜欢猜。一只蚂蚁在一条巨大的水泥管道中爬行——小时候常在工地水泥大管道中捉迷藏,它不知道水泥管是弯曲的。人如蝼蚁——是我一生中重要的信条之一。

 在广袤无边的宇宙中地球是上帝的一颗眼泪,泪水中诞生了生命——地苔,蝼蚁,人类;除了地球宇宙中似乎看不到水,也看不到生命。贾宝玉曾说,女人是水做的,实际上生命就是水做的,他说的对。面对黑洞的照片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光环中没有生命,虽说美得让人迷醉。它本身是没有生命的,没有知觉的,感到它存在的是遥远遥远一颗行星上的人,偶然存在的人。人对它拍了照,并说了一句:太美了!

 

黑洞是现代广义相对论中,宇宙空间内存在的一种天体。黑洞的引力很大,使得视界内的逃逸速度大于光速。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事件视界逃脱的天体”.

    

    露出真容的黑洞,位于室女座一个巨椭圆星系M87的中心,距离地球5500万光年,质量约为太阳的65亿倍。它的核心区域存在一个阴影,周围环绕一个新月状光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6 08:38)
标签:

休息








前些日子,心血来潮将十多年来写的博客编辑了一下(那些写在新浪的部分)打印了出来。没想到有N百万字,雪白的标准打印纸堆在书案上有一尺多高,有些吃惊,半晌无语。请图书馆的朋友帮我装订成册,她也很吃惊,眼神与给我做电子文档的姑娘一样:深深地无明,似乎我是一个另类。

沉甸甸地背回了家,心也沉甸甸的。

 看这一堆字纸,第一个感觉:它与我有关系么?第二个感觉;

    十年辛苦不寻常,

    笔走龙蛇论短长。

    有朝一日未得珠,

    离离切切梦一场。

 

第三个感觉,敝帚自珍的或许就是一堆文字垃圾。写文字的人知道,第一是写给自己看的,尤其是博客类文字(其它文学类书籍也如此)。有时心中块垒,不吐不快,于是文不加点成了博文。与马长嘶,人高歌是一样的情怀。当下人们病诟为刷——“存在感”,不足道。或许吧,归雁长啾,燕子喃昵,出声罢了。斗转星移,如今在博客上相互走动呼应的人越来越少,去了微信,或其它什么地方,落寞之意如水如冰。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是第二个写作动机,虽说是弱弱的,不显的。偶见老友:

 

柴扉无声门自开,

一杯清茶望君来。

 

身后一声诺,

石上闻杖笃。

 

 

…………休息一下,码字如墙,柱笔似仗,一直走下去。

 

     是读,还是写,我问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1 17:23)
标签:

鸟语

矫情








每每登山总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或华山之险峻,黄山之秀美,或泰山之伟岸,天目山之灵毓,山山不同,天地造化,妙高其中。登顶后或找一巨石,或倚一大树,近看远眺,啥都不想,心平气和之后慢慢下山,心中得到什么,不知道,俗人一个。

 山顶上有许多题字,大大小小勒石丹红,不知是谁开的头。我想不是孔子,他老人家不过是有小天下的感觉,没题字呀,非环保的帽子不能扣在他头上。所题之字不想评说,不过上行下效,千百年来“XX到此一游”的坏习惯便养成了,至今不能根除。悲夫。

 “山登绝顶我为峰”——此种豪情从来没有,为此不能出人头地,指点江山。钱钟书:“忧来无向,悲来无名。”“极目而望不可即,放眼而望未之见,仗境起心,于是惘惘不甘,忽忽若失”。此种心境有几分,却羞与人说,每每在山顶不会徘徊许久。下得山来一身轻松,忽忽若失之感也扔掉了,回到红尘,除了风光造化,心中啥也没留下。

 在山顶时,几只树上的小鸟斜眼看着手舞足蹈的人群,喷出一声叫:矫情!矫情!我想没有听错。遥望齐州九点烟也罢,小天下也罢,潮起潮落,云展云舒也罢,风光天天如此,为何人登上了山就伤感了,激动了,膨胀了,立志了,想写字勒石刷存在感了呢。

 泰戈尔的诗“天空中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思维与存在是哲学的根本问题,我们逃不出来,我们还不如一只小鸟。飞过了就是飞过了,与他人何干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08:45)
标签:

琴声

 







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包括许多民宅,三十多层鳞次栉比在城里处处可见。朝九晚五,人们大都只在电梯里偶然碰到,点个头就过去了,邻居是谁也不甚了了。如同一个大蜂巢,一格格的隔开,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有点儿老子的理想世界。与旧时老墙门那种一家炒菜,各家闻香半开放式的房屋结构光景是不同的。

 老友聚会,旧墙门众多的故事与新高楼的格格封闭一直是个不衰的话题。儿时的天井戏耍与当下的灯下枯坐成了两幅人生画图,喜耶悲耶,说不清楚。北京的四合院,江南的旧墙门,若有同龄的学童一起作作业,抄作业,不亦乐乎。与时俱进,谁考了什么学校,谁与谁谈了恋爱,故事深深,思念幽幽,城里人的住宅文化太不相同了。没有今不如昔的感觉,没人想回到过去,也回不去了。

 一日坐在书房里,传来钢琴声。

琴声忽急忽缓,忽远忽近,走到阳台听,不知从哪儿传来的。不知是楼上,还是楼下,或是隔壁楼座,高楼的回声效果,你找不到那架钢琴,琴声却在你耳边回响。听得出是些西洋曲子,(莫扎特,肖邦的曲子),如风过耳,坂上走丸。上午,下午,傍晚,时间不定,不知啥时候就淌过来了。

 父母逼孩子练钢琴的事不少,与之为邻,如芒在背,好在不是。弹琴的时间没有规律,且水平还行,不会让你烦躁。时间久了,当琴声响起也会用心听上一会儿,猜想那弹琴是个啥样子的人,是男,是女,还是个大孩子,是一双啥样子的手在琴键上跳动……。三十层的高楼,是在哪扇窗的后面,哪一盏灯下,不知道。一架钢琴,一双跳动的手,如水般流淌的音符,就在你身边……,却又很远。萨特说过,他人就是地狱。西方人总喜欢言过其实,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劲,虽说内中有些道理。人与人之间最难的是沟通,最妙的也是沟通,沟通的方法,途径,时机是个大学问,否则人人都是外交家了。

 琴声不时的传来,没有规律,久了也成了心中的一种念想。在电梯里碰上楼层中不认识的邻居,无声地点个头,心想他(她)是不是那个弹琴的人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0 16:17)
标签:

美丽

白发



 

 

 

      不知啥原因关于白发的诗句让人很难忘记。学生时代读古诗词:“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可怜白发生”。“两鬓苍苍十指黑”。“白了少年头……”。“尘满面,鬓如霜。”……

读过就记住了,一生不忘,那可是不知愁滋味的少年郎时期呀。

   

       国人大都是黄皮肤,黑头发,头发白了就是老了,尤其是人到中年黑发中出现了丝丝白发时总有些感慨,不知西洋人如何。为此黑发美称为:青丝;白发则为白头,杂毛。小时候有过为母亲拔去第一根白发的记忆。白发是与衰老相联系的,且在黑发中是那么显眼,那么粗硬。

 

        当下走在街上见白头的多数是男人,女士们都染了发,黄的,棕的,多彩了,谓之曰:美发。白发不可怜,人间去一半。任何事都会有反水,“白发红颜”出现了,有点儿毁三观横空出世的范儿。白色原本是高调的,玩摄影的都懂。皮肤为了美白可以千金一药,白发为何就不能咸鱼翻身美一把呢。

 

        鹤发童颜则是男人的追求,呵呵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3 16:19)
标签:

解读

不解读



 

 

 

 

 

 

 

 

 

      年轻时喜欢读二战战史,印象深刻的是英国人在一所大庄园内集中了几千名科学家,(以图灵为首的一支团队)为破译德国的密码契而不舍的事迹。据说是因为它,二战提前两年结束。

他们的工作——解读。

      事实上,人们一辈子都在解读,虽说读本不是有意加密的。

      中国人是解读大家,历史悠久。从诸子百家起,论语,道德经,十三经,大学者们不断地在“注”,在解读,以至于后来人的时间多花在读“注”上了,原作文本反到放到后面,为了注译的不同,笔墨官司打了又打,原作者成了旁观者,在一边发呆又发笑。

 

      注分两类,一类是真的注释,因年代久远,版本错误,字句别解,读音演变等等。另一类是将自己的“私货”加进去,以古人先贤的名义流传开来,拉大旗做虎皮,说自己的一套。虽说有人是不自觉的,但后果相同。别小看了“注”,水深得很,九曲十八弯,能将原作的意思温柔一刀,面目全非。

 

      在注中作自己文章的人都是极聪明的,妙笔生花,有的是对的,有的是错误篡改的,但手法相同: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原因是,在中国许多人不想“欺师灭祖”,比如令狐冲学会了“独孤九剑”只能藏着,不能让师傅知道。层层叠叠让人看不懂。

 

      解读很困难,过分解读水很深。久了,解读成了一种职业,如算命,拆字,拼图……,人类是不是活得很累,是不是心机太深了反倒迷失了自己和真相。补充一句,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一半以上的误会和矛盾是过分解读造成的,或与之有关。孩子的眼睛看一层,成人的眼睛看三层,你说谁对?一个地瓜,在有的人眼中就是一颗手雷,真假分不清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废墟

读书








一张让人震撼的照片,一段历史的瞬间,一双求知的眼神。

一个年轻人坐在废墟上读书。

无意中看到了这张照片,如同电闪雷鸣一下子让我沉默了,看了许久,无语。战争让城市化为废墟,书籍从书架上散落下来与破砖瓦为伍,一个年轻人旁若无人地在读书,眼神中放着光。不知道是不是北非伊拉克、叙利亚这些战火纷飞的地方,他们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文化。

或许这些书这个年轻人平时读不到,在废墟中无意发现了它们。

大楼倒塌了,书还在,觉得世界的一半仍在。

战争让他失去了家园,人们在彼此战斗,为什么呢,书中怎么说,经书中怎么说?

城市倒下了,书还在,文明就会存续。

 

许多人倒下了,战争会有结束的时候,学校会再建,书仍会在手中,现在不妨读一会儿,在炮火的间隙期间。我想到了文明的冲突,信仰的搏杀,文化的废墟,无形的硝烟,焚书的大火,是不是更为可怕。

 

我希望世界末日便是这幅画图,而不是其它。

 

希望仍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花鞋

 


   





        还没走出小区的大铁门,眼的余光让我驻足不前——一定有事。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最不该落的地方:一排橙色的垃圾桶上——一双漂亮的红花鞋静静地立在桶盖上,如少女般羞涩,似少妇般热情,象尤物般吸人眼球。、

 她不该站在这儿,她不能站在这儿,然而她站在这儿了,乜斜眼睛看着从她身边走过的众人,不知是在笑,在嘲,还是在哭,没人能懂。在下走了过去如众人那样;后又倒了回来,不似众人那样,正好出去踏青采风相机在手,给她拍了玉照——无法解释,只是觉得有故事。/

 细看鞋子是很新的,没有十成也有九成,应是只穿过一、两次吧。小巧,很艳,很漂亮,象是红舞鞋,又不全是,猜不透。她的主人是谁,不知道,为何放在这儿,不知道。如果真的扔了,为何不直接扔进桶子里,一了百了。不扔,为何放在垃圾桶上呢。

 猜想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主人扔了她是想忘了她,但不是毁了她,不是弃如撇屣的那种绝情。鞋子很好,但不能送人,只求有缘。

 猜想二;人与物之间有一段情,物能舍,情不能忘,不忍其陷身于污淖之中。原本扔出的手又轻轻停住了,放在了上面。谓之置其上者,善也。

 猜想三:鞋是他送的,如今他离她而去了。穿鞋的那段日子很美好;不想把它扔进垃圾桶里是不想对不住自己。

 猜想四;撞衫。女人都懂;男人知道,但不理解。一个公司的女人穿了一件时尚美衣,如果第二天发现另一个女人也穿了同一款式的——谓之撞衫,如同撞车般惨烈。结果是第三天这件衣服同时在公司里消失,再也不会出现了。男人则不同,如果撞了衫,结果恰相反,哥们眼光略同呀,哥俩好。女人会扔掉撞了衫的衣物,起码打入冷宫。红花鞋是不是也如此呢。不知道。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悦读者








    从苦读到悦读,从要生存到为生活(这个概念有点儿大),人们的读书历程大致如此。十年寒窗苦是为了“功名”(学历),有了学历后再读书是为了生活。“读书郎”中是这么唱的:“小呀么小二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 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怕先生骂我懒哪, 没有学问()无颜见爹娘,。”许多人是如此开始读书的,我不是,我从小就喜欢读书。读书是为了自己,是一件开心有趣的事。天性使然,象有些孩爱舞枪弄棒一样。

    一年平均读一百多本书,每天阅读三小时,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存抓手。从功利性走向无功利性,从学以至用,到读似“无用”,如交友那般——真正的朋友是无用的。(不是拿来“用”的)拿来用的是人脉,是关系网,是座山雕的“联络图”。

      想想那些可爱的高中生:他们高考后的第一动作是将厚厚的学习资料抛向天空。我做的是相反的事,书是终生的朋友,与之对聊可,不是用完扔掉的纸。每一本好书都是有生命的,如《红楼梦》,她伴我几乎一生,每隔几年都再翻阅一次,每每都会有不同的心得。72年出版的四册套,当时花了我八分之一的工资。几次搬家都是呵护有加,怕弄丢了。

 个人阅读是件很私密的事,不为上,不为亲,就是为自己。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或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或是疯狂购物,或是布衣之怒,在下是弄本好书来读,找一方净土,书中自有桃园林。如遇几个书友,博友(博客)笔友能交流,人生一大乐事。对方是谁不重要,是男是女,年龄大小,地位高低,是穷是富全无关系。世界上人均阅读量以色列人为64本,我国平均每年每人读书量却不足5本,不去细说,我佩服以色列人。学而优则仕,是国人读书少的原因。读书无用,何必读呢。朋友无用,交啥朋友。三结义是为了打天下,不打天下呢。

 

世上劝人读书励志的话太多了,我不想说。学区房价涨破了天,我也不会认为是做父母的为了孩子好好读书的缘故,人们向一个目标奔呢。一个静静的“悦读”者想说的未必是他人想听的。读书是为了假斯文么,只能是呵呵了。只言片语,胡说八道,打住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6 08:45)

 





人类社会从没有过被一小块平板所改变,从来没有,那就是手机,绕不开的手机。

人们看手机的样子很有意思:虔诚,友好,愤怒,惊惶……,凡是人类的表情都会展示出来,如果你关注的话。在下不是手机控,走路从不打手机,也不看,只是让它躺在胸衣口袋里。喜欢看他人在街上,公共场所,车上打手机……

 看点:在街上打手机女性远多于男性,以年轻女性为最。标准姿势是,边走,边看,耳朵里拖根线;或把手机的下端对准口唇切切私语,不停地说,见怪不怪了;或双手在屏上点着。表情无法形容,表情包都不够用的。在一块共公场地大家都是低头一族,手机如同古时候上朝大臣手中的朝笏——死捧着不肯放。

 没有手机,没法生活。以前没手机时也不是活过来了么。不知道。

手机用途:说不尽。通话,上网,购物,转帐,发照片,发视频,炒股,交易,微信,文件,支付。看一档子台湾访谈节目:女主持人说几年不见,现在大陆百姓买东西用手机支付;在草原上见牧民骑马过来,一身草土气,拿出手机来却是最新的智能手机,几句话就把买卖搞定了。惊叹不已,说台湾落后被大陆弯道超车了。

 当下一个人没有手机、平板、笔记本、台式电脑能过日子么。

能,但不知咋过了。没有这些东西的人,他们也在过自己的日子,是非常少数的一类。想起一与九十九,有人生活在一中,有人生活在九十九中,都差不多。一花一世界,自得其乐吧。有用还是没用,不纠结了,人往往是迷醉于过程之中的动物。


 





街拍的片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