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建中读书
建中读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464
  • 关注人气:7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元数据

杂谈

元数据是促进发现、利用和再利用研究信息的基础性机制。以前,各家都可以发布自己的元数据格式,造成格式转换成本大幅提高。现在由出版社、集成商、服务提供者、图书馆以及用户共同合作,推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合作计划—元数据2020,使得不同格式的元数据都可以兼容,而且可以改善元数据的品质及互操作性。
相对而言,在所有的信息管理者中,图书馆更倾向于管理较高质量的信息,因此也较早涉足元数据领域,在理论与实践方面都取得了不少成绩。在大力推进开放科学的今天,元数据走向统一是大势所趋。它不仅有利于促进科学发现和科技创新,而且有利于增强连接,消除重复。总之,图书馆应在元数据世界扮演重要角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元数据

杂谈

元数据是促进发现、利用和再利用研究信息的基础性机制。以前,各家都可以发布自己的元数据格式,造成格式转换成本大幅提高。现在由出版社、集成商、服务提供者、图书馆以及用户共同合作,推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合作计划—元数据2020,使得不同格式的元数据都可以兼容,而且可以改善元数据的品质及互操作性。
相对而言,在所有的信息管理者中,图书馆更倾向于管理较高质量的信息,因此也较早涉足元数据领域,在理论与实践方面都取得了不少成绩。在大力推进开放科学的今天,元数据走向统一是大势所趋。它不仅有利于促进科学发现和科技创新,而且有利于增强连接,消除重复。总之,图书馆应在元数据世界扮演重要角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百胜中国与蚂蚁金服合作,在 KFC 子品牌全新餐厅概念店 KPRO 推出刷脸支付服务的信息。两年前马云曾经在德国汉诺威向默克尔总理推荐过这项服务,现在已经正式落地,消费者不用打开手机,透过脸部辨识就可完成支付。
新技术不是你想不想要,而成为人生存的一种必需。有一次我出门没带钱,买东西时用微信支付,感觉很方便。今后不带钱、不带手机也能支付,那就更轻爽了。不过,初级阶段也会有失误的时候,前几天我在杭州入住,宾馆服务员要我刷脸入住,但刷不出来,后来还是用了传统的办法。在杭州参加了杭州图书馆的信用借书活动,并参观了蚂蚁金服和芝麻信用,很有收获。新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只有拥抱新技术,才能过好新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数字人文既可以说是数字图书馆的一环,也可以说是数字图书馆的超越。它始于用户的需求,且有赖于人文学者的参与。以前图书馆数字化主要是通过数字复制将历史资源保护起来,很少从资源开发利用的角度考虑。数字人文为人们多学科、多元化挖掘和开发历史文献资源提供了新的视角。
在数字人文领域,图书馆的角色往往是比较被动的,总以为开发是别人的事情,我只要保存好就可以了。因此,图书馆主动开展数字人文工作的并不多。今天数字人文是衡量一个研究型图书馆是否一流的重要标志,我认为,一个好的图书馆,不仅要守护好历史资源,而且要让这些资源得到充分开发和利用,为再现历史传承文明服务。
首先要重视对一手资料的保护开发和开放利用。现阶段的重心是让原始资料开放出来,既要让其他学科的人看到资料,又要给予他们用自己专业手段开发的机会。其次,要拓宽历史文献的观察视野和研究方法,与历史、哲学、语言、文学、艺术、考古、音乐等领域的专家合作,把历史文献放在一个更大的社会环境下加以考察和研究。第三,要注重文献的关联性研究,既要重视文献之间的关联,又要重视文献的各种脉络及其周边环境。
数字人文建设对于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Reading List是英美大学比较流行的教学参考书网上服务系统。以前大学图书馆设立预留书架,主要给学生提供由教师指定的教科书及参考书,这类书仅供阅览,也可以隔夜外借,但第二天一早必须归还。现在很多大学将这一服务上网,学生可以在线或下载阅读,非常便捷。

在英国几乎每一个大学都有这样的服务,有的购买商业软件如爱丁堡大学用Talis Aspire系统,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用Leganto系统,有的自己开发,如利兹大学和牛津大学,但由于这一服务不是规定动作,有的老师热心,自己会不断添加新的教学资料,有的老师不当一回事,这就需要图书馆做大量的推广宣传。

由于利用率不是很高,爱丁堡大学图书馆为做好推广宣传,先设定目标学院,有针对性地给予辅导,有效提高了教师和学生的使用率;由于利兹大学是自己开发的系统,所以图书馆与技术部门共设咨询窗口为读者提供服务。牛津大学用的也是自己开发的系统,由于不是很便捷,现在也在考虑引进较成熟的商业软件。

教学参考书目录系统需要图书馆员、教师和技术人员的共同参与。由于教师一般都很忙,再加上系统老是要更新换代,对此主动性不强,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图书馆(书目)管理系统为主体的时代,技术人员一般不在图书馆专业馆员系列之内,而是作为Para-professional的身份存在的,当然也有系统图书馆员(Systems Librarian)的岗位。随著图书馆业务的高度技术化,两者出现了融合的趋势,在部门设置上,也渐渐由纵向设置向横向设置的方向发展,即由原来独立的技术部门向跨部门的方向发展。
为此,美国咨询公司Ithaka S+R专门做了一个调研,看看图书馆是如何设置和看待技术部门的,并于2017年5月发布了调查报告结果(Finding a Way from the Margins to the Middle: Library Information Technology, Leadership, and Culturehttp://www.sr.ithaka.org/publications/finding-a-way-from-the-margins-to-the-middle/)。调查表明,在美国大学图书馆技术部门一般都处于业务体系的边缘地带,从事的是配合和辅助专业人员的工作。在图书馆管理系统为主体的时代,这一问题并不突出,当数字人文、数据管理等新业务大量涌现的今天,这个问题就摆上了议事日程,如果这些技术人员的地位不改变,大学图书馆就找不到高层次技术人员,因为他们不愿意在一个没有技术前途的地方耗费青春。因此该报告建议在技术部门的设置上要向图书馆的中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看了几个研究型图书馆的战略规划及相关资料,发现这几年图书馆战略重心主要聚焦三个方面:一是突出整体发展,特别是与母体机构(如大学)和社会发展的对接;二是突出与时俱进,跟进开放科学、数据革命等变革需求;三是突出服务效能,重视图书馆服务的价值实现。

一、突出整体发展

在与大学层面战略规划对接方面,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做得较好。当大学推出《曼彻斯特2015议程》(Manchester 2015 Agenda)(http://documents.manchester.ac.uk/display.aspx?DocID=11015)时,大学图书馆马上跟进,并修改了自己刚发布的战略规划,在新修订的规划中特别强调要为大学研究数据管理做出贡献。英国研究图书馆协会(RLUK)在2008年至2011年发布《知识的力量》(The Power of Knowledge)战略规划后,又推出了2011年至2014年《知识的力量:第2阶段》(The Power of Knowledge, Phase 2),新规划强调加强与大学及社会之间交流与合作,并提出了五大目标,一、重新定义研究图书馆,二、通过合作提高质量降低成本,三、实现伦理及有效的学术出版,四、宣传图书馆特藏,五、推进研究数据管理。

二、突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机构重组不仅与总体战略有关,而且与人有关,一般管理者都尽量回避这一敏感问题。
研究型图书馆的组织架构虽然五花八门,但大体上可分为两种模式,一是以文献流为核心,一是以信息流为核心(朱强、别立谦.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2):20-27),从组织板块来讲,从原来的两分法(技术服务与读者服务)向基于功能、面向需求的多元化方向发展(贾东琴. 图书情报知识(2015(2):28-36)。
大型研究型图书馆机构重组时间较早、动作较大的,一是不列颠图书馆,一是哈佛大学图书馆。林恩•布林德利(Ms.Lynne Brindley)于2000年一接手不列颠图书馆,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将原来众多部门打散,形成按用户需求设置的六大部门(百度百科:大英图书馆)。十几年实践证明,不列颠图书馆的机构重组是成功且具有示范意义的;哈佛大学图书馆拥有73个大小不同的图书馆,2011年启动机构改革,将所有的分馆按五大板块(affinity group)(http://harvardmagazine.com/2011/09/new-harvard-library-structure)重组:理论应用与实践(法学与管理学等)、物理与生命科学(医学与自然科学等)、人文与社会科学(瓦德那图书馆与拉蒙德图书馆等)、艺术与文化(艺术、建筑与音乐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科服务是从重藏书向重服务转型的产物,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学科馆员在国外产生较早,在国内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现在各大学比较普及,现在又面临新一轮的转型。

此次转型的重心在于从参与学科服务向深入学科建设整个过程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图书馆服务不能仅仅停留在文献服务上,而是要扮演教研全生命周期支持者的角色。最近看了《图书情报工作》第61卷11期(2017年6月)发表的两篇文章,“英国高校图书馆学科服务现状调查和分析”,“国内外高校图书馆学科服务的对比分析”,值得一读。

在组织架构上,从基于具体学科的设置向功能型学科服务转移。比如,过去是由一个馆员负责一个学院或学科的方式,要求馆员具备一定的学科知识,其缺点是学科馆员容易建立领地意识,缺乏对学校整体发展的考量。转为功能型服务后,可确保图书馆整体服务水准的一致性和可测量化,而且可减少管理层次,越来越多的图书馆采用这种方式。

在服务设置上,过去强调纵向,现在更注重横向,如分为科研支持板块和教学和学习支持板块,过去强调提供学科知识服务,现在更注重为用户传授信息专业技能。我看了京都大学图书馆员对英国几个大学的调研,很受启发(htt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应邀给杂志一篇文章,谈人工智能与图书馆。文章特别提了人工智能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
图书馆引进人工智能技术不是为了替代图书馆员,而是为了丰富和增强知识交流和人际交往。因此,图书馆在人工智能的应用方面也要转变观念,人工智能既是一门工具,也是人类的朋友。图书馆要以更积极的姿态拥抱人工智能,并善于与之一起,共同为激活图书馆的交流功能和服务效能做出贡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