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为祥
丁为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80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365

以生命支撑理想,以理想统摄生命

                              
             
——在陕西师范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份编外学生的答卷

 

推荐者按本学期,我为本科生开设“儒家哲学思想”公选课。我讲得认真,同学们听得也很认真,所以每次下课,总有不少学生陪送我至学校大门口,以延续对课堂问题的讨论。一次,在讲到儒家的立身之基及其处理人伦关系的基本原则时,我介绍了儒家那三个被视为腐败之“始作俑者”的典型案例,课堂立即发生了热烈的讨论。课后的路上,同学们仍然围绕着道德与法律的关系来讨论那几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何进入朱子的思想世界

——朱子哲学视野的发生学解读[1]

 

丁为祥

 

宋明理学是继先秦孔孟荀之后儒学发展的第二个高峰,也是在纠汉儒之偏又辟佛老之失基础上对儒家超越追求的一种再造思潮,所谓“修其本”、所谓“造道”以及所谓“道学”、“性理之学”等等也正因此而立说。朱子正是这一“造道”思潮的代表人物,也可以说是“道学思潮”的人格化表现;站在儒学发展的角度看,朱子可以说是集两宋理学之大成。在他之前,有“北宋五子”的理论创造,朱子则一一拣择,并熔铸一炉;与他同时,有“东南三贤”包括象山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6 18:45)
标签:

杂谈

学前的日子

 

    在农村,男孩子过了五六岁,就进入了天不收地不管的年龄,也是四处捣蛋的年龄。如果让他们独自呆着,就一定会搞得鸡飞狗跳;如果几个凑到一起,那就一定要干点什么“坏事”。大人们将这种现象称为“匪”(即“乖”的反面),但却并不甚管束。长大后,我才从动物世界中看到,原来小动物之间的打斗、扑猎等行为,其实也是其成长必修课。

    我自己就经历了这样一种成长过程。

    记得那是1963年的夏天。午饭后,村子里静悄悄的,大人们都已经午休了,只有树上的知了在扯着嗓子使劲地叫。这时候,那些捣蛋鬼就会悄悄地从家里溜出来,三三两两,很快就会凑到一起,并不知不觉地汇集到村南的大柳树下。这是他们的“根据地”,——既是三个村子的交界,又是地势上的制高点,——由于有棵大柳树,所以周围几块瓜田的情形完全可尽收眼底。不一会儿,早已爬上树的“侦察兵”报告说:“西村的小瓜客已经回去吃饭了”。对这样的信息,大家都明白,这说明老瓜客已经吃过午饭了,可能正在瓜棚里扯着长长的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理学研究与诠释的反思

 

对于宋明理学,所谓道德本体论的定位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一种常识了[1]。这一定位无疑是比较接近宋明理学自身特质的。但是,能否真正从道德本体——所谓道德理性的超越性与绝对性的角度来把握宋明理学,则又决定着我们能否真正进入宋明理学、能否对宋明理学推陈出新的关键。

在20世纪的宋明理学研究中,一个较为普遍的出发点就是所谓实在论视角。这种实在论视角又有两种典型表现。第一种表现就是从宇宙论的角度对道德理性作出符合宇宙演化和社会发展的说明;第二种则是从存在论或认识论的角度对道德理性作出符合人的一般认识进程的说明。比照于宋明理学本身的特质,应当说这种视角本身并不足以揭示道德理性的超越性与绝对性,因而在20世纪的宋明理学研究中,对它的否定远远大于对其所应有的肯定,而理学也往往是作为一个负面的概念出现于人们的言谈中的。如果说宋明理学本身就代表着儒学发展的一种较为高级的形态,那么这种根本不到位的研究既影响着人们对它的认识,同时也深深地影响着传统文化的推陈出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2 17:43)
标签:

杂谈

题记:黑牛河是灞河东岸一条从地理到地图上都已经彻底消失了的小河,现在从地貌上已经看不出它曾经存在的任何痕迹,但由于我的儿时是在黑牛河上渡过的,所以我又处处都能看到它的影子,感受到它的存在。几年前的一次经历,竟时时勾起我对黑牛河的怀念,故这里特撰一短文,以资凭吊。

 

    20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为什么需要传统

丁为祥

 

郭齐勇先生的《“四书”应当进中学课堂》一文(见光明日报4月14日国学版),主要表达了一种从中学生起就应当加强传统教育的呼声。文章发表后,反应很热烈,各种不同的意见不绝于耳。作为一名高校人文学科的教师,笔者想从“我们为什么需要传统”的角度对郭文做出回应,以申明传统教育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首先,让我们先看传统。中华民族历来是一个非常重视传统的民族,早在春秋,三代以来的“六艺”(礼、乐、书、数、射、御)就代表着当时的传统,所谓礼乐文明的说法其实也是因着六艺才得以成立的。秦汉以后,由于此前儒家历代学人的继起努力,所以儒学也就成为中华民族所共同认可的传统,于是原来带有个体修养色彩的“六艺”便拓展为以总括天地人三才之道而以经邦济世为指向的“六经”所取代,后来,由于《乐》经佚亡,所以所谓六经实际上也就成为“五经”。两汉以降,随着佛教的东来及其对儒学的批评,所以激发了儒学“出入佛老,返于六经”式的回应,——通过对先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杂感

对一个弱小生命的牵挂与敬意

丁为祥

 

5月20日下午,有消息说因受汶川大地震的影响,四川北部以及陕西的宁强、略阳地区可能会发生6级左右的余震。陕西省地震局即时用手机发布了这一信息,并提醒人们注意防范。由于西安是高校较为集中的城市,所以一时间,各个高校纷纷对学生作出晚上在操场上露宿的安排。当时我正在上课,不一会,我也收到了来自我妻子的“指令”,因为她是另一高校研究生部的负责人,要到新校区去招呼他们的研究生;而她在经过与我们在外地读书的女儿用短信沟通之后(女儿责令她必须带上老爸),于是也就给我下达了必须服从的“绝对命令”,并专门安排顺路车捎我去他们的新校区。

对于出身农家的我来说,夏天在场院里露天睡觉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尤其是一群孩子挤在一起望月亮、数星星地入睡就更是重温儿时成长的经历,所以我甚至还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但我毕竟已经年过半百,不可能再像年轻人那样“聊发少年狂”了。于是,我带上几本亟待审读的硕士论文,心想今晚只要能看完这几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三、对传统之定性与生态思想的阐发

人的问题、生存的问题以及情感的问题固然是蒙培元回归传统的一条通道,但他的回归传统又不仅仅是这一条道路,他同时还展开了另一种探索,这就是对传统文化之客观性的了解与主体性的诠释问题。这构成了他回归传统的另一条道路。或者说,这也是他将中国哲学的核心问题归结为人的问题之后所必然面临的问题,因为当他通过对宋明理学的探究而将中国哲学的主要问题归结为人之生存问题时,同时也就暗含着一个前提,这就是如何面对中国先哲探索人之生存、生活及其精神的历史,从而对在历史中形成并具有客观的典范意义的文化传统作出一个明确的定性。对于这一问题,既需要对传统有一种客观的了解,同时还要有一种积极传承的心态,并且还要能够面向当代现实而作出适应时代需要的诠释,从而既体现出传统精神的一贯性,同时又足以表现儒学的现实关怀。在这一问题上,蒙培元的探索主要表现为依次递进的三个层次。

 

首先,这一问题是从哲学界探索的热点问题即所谓本体论问题展开的。他说:“研究中国哲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二、对主体的关注与情感的探讨

对中国哲学整体性思维的关注是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形成这一方向的根本原因当然是蒙培元对中国哲学、尤其是宋明理学深入钻研的结果,但作为助缘,八十年代的文化热及其贯彻始终的中西文化比较研究也起到了不小的促进作用。关于这一段经历,蒙培元总结说:

 

我们可能从不同的角度,找出不同的西方哲学来解释或建构中国哲学,从而形成不同的中国哲学的系统和方法,但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中国哲学,仍然是西方式的。况且西方哲学文化又是不断变化、日新月异的,今天被认为足以与中国哲学相结合的哲学,到了明天,可能就不适合了,这一点已经和正在被证实。如果继续这样做,我们就只能而且永远跟在西方哲学的后面,寻找“对应物”了。前辈学者的贡献在于使中国哲学走进近代化、现代化,能够与西方哲学进行对话,但是,他们留给我们的任务也在这里,即我们如何摆脱西方哲学的“影子”,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既要运用现代语言包括许多西方哲学的语言,又要讲出中国哲学的特点,关键在于我们对中国哲学精神实质的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