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乐
乐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36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丁胜,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祖籍四川达州,现居天水,红三代,祖父为长征老红军。近年来,在国家、省市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100余篇。毕业后留校工作,现天水某单位供职。
QQ:398367347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1篇)
国外 (0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2-31 1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乐乐诗歌

秋日思怀

 

丁胜

 

南山落日遠,渭水秋风寒。

古寺林泉老,山城花樹閑。

日暮山愈靜,風吹酒更酣。

笑問桃源客,此间亦悠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追寻爷爷长征的足迹

—兼论红四方面军悲壮的长征

《东方散文》2014第三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忆爷爷的长征

 

丁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追寻爷爷长征的足迹

——兼论红四方面军的悲壮长征

 

丁胜

 


(天水文学封面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望解放以来的武山文学

(下)

 

漆子扬

 

二 散文创作

 

九十年代后期,越来越多的青年走进大学,为武山文学、文化的繁荣提供了新生力量。来自不同行业的作者怀着热切的文学激情,用散文抒写自我、抒写生活,创作了大量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独立思考人生的优秀作品。《渭水新韵》、《人文武山》和裴正学《春风曲》、《秋风曲》、杜永胜《走在路上》相继出版问世。

陈田贵主编的《渭水新韵》20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望解放以来的武山文学

(上)

 

漆子扬

 

一 诗赋创作

 

武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经历过民间文学空前繁盛的一段蜜月时光,许多农民诗人一举成名,民间歌谣的整理也取得了显著成就,可惜饥饿和死亡很快湮灭了人们对文学炽热的情感,在特殊的政治背景下,乃至整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人们普遍噤若寒蝉,生命的安全胜于心灵的表白,于是李江辉的《哭子》遂成这一时期武山文学的绝唱。

李江辉(1903-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年5月11日天水日报刊登我的文章《爷爷的长征》,这是我在爷爷去世十四年后,写的第一篇纪念爷爷的文字,祭奠长眠于巴山蜀水之间的我的爷爷!

 

爷爷的长征

 

丁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爷爷的长征

 

丁 

 

    按:谨以此文祭奠我的爷爷,一名普通的红军战士

 

第一章、怀念爷爷

 

    “张登义(1919—2000):原籍四川省宣汉县。1934年参加革命工作,1936年8月随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91师长征途中驻武山任战士。后因伤留在武山县鸳鸯镇丁家门新庄村。2000年元月因病逝世于四川老家。”这是天水市委党史资料研究室公布的《天水的红军战士》一文上关于爷爷的一个简单介绍。这个资料在爷爷在世时我始终没有见到,直至2008年,因编辑一本书,查阅资料时,才发现了这段文字。之后,我经常去看这段文字,一遍一遍的看,现在已经烂熟于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章、宣达战役

 

宣达战役时的爷爷,只有14岁,虽然年轻,却已经有了少先队员的经历,后勤补给,敌后截击对他来说早已熟悉,他现在只需要迈出一步,就会真正成为红军战士了。就在徐向前总指挥下达宣达战役的作战任务时,爷爷的机会来了,虽然作战任务只下达到团级,但是打仗冲锋陷阵却只是普通战士,对于战士来讲,他们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指到哪里,打到哪里。重创刘存厚部,解放宣汉县城,成为当时红四方面军和川东游击军的最主要目标,进入宣汉县城,是爷爷少年时的梦想,作为乡下孩子,县城的诱惑实在太大、太多,这种诱惑使得红小鬼们超出了理性战争和分粮吃饭的现实主义需求。宣汉县城是什么样子的,成为打进县城的首要动力。1933年10月17日,红9军,红30军进入宣汉县境。并分头向宣汉、达县推进。据此作战任务,川东游击军部署了第1支队、2支队在宣汉马渡关、双河、清溪等地,第3支队在宣汉王家、明月、君塘和达县碑庙、蒲家、罗江一带配合红军作战。10月低,宣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追寻爷爷长征的足迹之

第十九章、落叶归根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落叶归根。那时候的我对这四个字的意思丝毫不明白,每次听爷爷说出来,总感觉很深奥,很难理解,越是不理解,越是崇拜爷爷,这么高深的字眼爷爷尽然随口说出,毫不费力。后来,等我明白其中深意时,爷爷已经落叶归根了。

那个时候,爷爷对父亲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带我们回四川看看,人总是要落叶归根的,可父亲总是强调,他的根就在这里,在武山,无所谓落叶归根,我们也一样,家在哪里,根就在哪里。每次爷爷和父亲的谈话总是在爷爷的沉默和失望中结束。当时的我根本不明白,家族和根脉对一个人的意义,更不明白养育之恩大于天的道理。爷爷总是想着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