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1-11 07:46)
标签:

杂谈

上联:房价涨、地价涨、油价涨、电价涨、水价涨、粮价涨、肉价涨、蛋价涨、菜价涨、药价涨、这也涨、那也涨、怎一个涨字了得?涨了还涨。

   下联:上学难、参军难、就业难、买房难、租房难、择偶难、结婚难、育儿难、就医难、养老难、男也难、女也难、看世间难字当头?难上加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7 17:08)
标签:

杂谈

    昨梦冬灌,大水从自家地里漫流,水势凶猛,难以拦头,后窜至公路,水深齐腰,阻断交通达两小时之久;又梦在校教书,摩托骑至宿舍门前,刚一丢手,一贼飞身上车,绝尘而去,吾奋力追逐,奈速度相差甚远,终不能擒,遂打手机调将,忽天降大雨,手机浸水,遂掷手机于水中,继续穷追猛打,脚下一石拦路,扑至石上,醒。抬头看表,2:56分,枕边一摸,手机尚在,睡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7 19: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男孩家在三勤叫龙,女孩家在新店叫雪.腊月婚,请白鹤拟联一副,特拟一藏名联:玉龙舞新店有凤来仪,香雪飘三勤落地生根.横批:龙凤呈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4 07:44)

  冬日,暖阳,难得的好天气。

  乡村农家的小院,太阳像金子一样撒在一位正在剥玉米粒的农村妇女身上。一收破烂的小伙子推着自行车在门口询问:“大婶,有没有卖的破烂?”“有,你等会,我去收拾!”一会儿功夫,一堆家里用不上的旧物就摆在了小伙子的脚下。小伙子整理分类着那堆旧物,无话找话地问:“大婶,您今年多大了?”

“56岁。”

“您有几个儿女?”

“两个儿子,三个女儿。”老人自豪地说,“大儿在县委工作,二儿在镇上的信用社上班,两个大女儿都出门了,小女儿明年出门。”

“你三女儿许给哪个村了?”

“枣林村。”

“枣林?!我姑父就是枣林村的,那村人我很熟,不知是那一家?”

“女婿姓丁,在教书。”老人补充说,“他爸也是教过书的,不过,已经殁了。”

“不会吧?那家人是枣林村最穷的,要啥没啥。”

“我知道。”

“他爸得病死了,还欠着人家一屁股债呢!”

“我知道。”

“那家四口人现在还挤在仅有的间半厢房里,连个院墙都没有。”

“我知道。”

“兄弟三个,你那女婿就是老大,小的才9岁,负担重着呢!”

“我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2 09:19)
标签:

杂谈

有个朋友今天过生日,白鹤写了一副贺联表示祝贺:

增岁添年适逢冬至

群花吐蕊恰在立春

 

横批:冬生春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17 09:59)
标签:

杂谈

    真正闲下来的时间也就年前的一个多月,静下心来梳理自己一年的得失,发现竟然失去了好多弥足珍贵的东西。面对熟悉而又陌生的网络世界,我竟然无话可说。支撑自己的那个信念哪里去了?披肝沥胆的那些朋友哪里去了?文思泉涌的那种状态那里去了?豪气冲云的那种激情哪里去了?夜以继日的那种精神哪里去了?一切都被繁杂的事务冲的无影无踪无声无息了。

    网络是虚拟的,但沟通是真实的。对于曾在网络上给与白鹤关心和帮助的网友,白鹤一刻也没有忘记他们。昨天翻看自己的博客,看到网友的一些留言和曾经转载过来的网友写过的有关与白鹤交往的文章,心里顿时生出一份歉疚。一年来不知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减少了对朋友的拜访和问候,使朋友误以为白鹤忘恩负义不近人情。想想也是,一年时间好像从网上蒸发了一样,要么是江郎才尽,要么是薄情寡义,重才的会绝尘而去,重义的会拂袖而归。这样去的去,归的归,白鹤只能是茕茕独立顾影自怜。忽然记起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成功了什么都不用说,失败了说什么都没有用。这虽不关成功和失败什么事,但道理是相通的,任何解释都会于事无补,形式总是要为内容服务的,我把形式弄丢了。思来想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5 09:19)
标签:

杂谈

分类: 音乐心情

    日夜盼着的精灵,昨天晚上终于降临了。

    近几天一直是阴云笼罩,气温下降了约有10度,寒冷来袭之际就盼望着那晶莹剔透的小精灵来给这了无生机的世界增加一点景致。小雪没来,大雪没来,她在冬至之前羞答答地登台亮相了。在县城昏黄的路灯下,看不到雪花轻盈的舞姿,只能感受到她轻触脸庞的温暖。欢呼声此起彼伏,雪花受欢迎的程度不亚于明星登场。开始降落的时候,我就想象着被雪花覆盖的县城将是怎样的一幅美景:一直肮脏的县城会变得圣洁无比,一直浮躁的灵魂也会因雪的降临而变得平静。但早晨起床后却不见了雪的踪迹,乾陵上只留下几道白色的印痕,干燥依旧,浮躁依旧。到了欲说还休的年龄,已经没有了踏雪寻梅的情趣,但看到飞舞,看到圣洁,在平淡的生活中也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负重的快乐。什么时候能身披一身雪花在空旷的原野独行,我期待着。



飞 舞
漫天飞舞一片荒芜
满眼风雪和眼泪都化做尘埃
再多的苦于事无补
忘记所有才能够重来
漫天飞舞一片荒芜
满眼风雪和眼泪都化做尘埃
再多的苦于事无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百味

 

 

                                         

   立春梅花分外艳,雨水红杏花开鲜;

  惊蛰芦林闻雷报,春分蝴蝶舞花间。

  清明风筝放断线,谷雨嫩茶翡翠连,

  立夏桑果象樱桃,小满养蚕又种田。

  芒种玉秧放庭前,夏至稻花如白练;

  小暑风催早豆熟,大暑池畔赏红莲。

  立秋知了催人眠,处暑葵花笑开颜;

  白露燕归又来雁,秋分丹桂香满园。

  寒露菜苗田间绿,霜降芦花飘满天;

  立冬报喜献三瑞,小雪鹅毛片片飞。

  大雪寒梅迎风狂,冬至瑞雪兆丰年;

    小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驿站

 

 

   

   实现一个人梦想的契机有时仅仅只是一个电话。

2006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日中午,我正在农村的集贸市场上给家里置办年货,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打开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你好!你是乾县阳洪中学的丁铭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亲切也很陌生的中年男声,我点头称是。“我是《教育周刊》的编辑郭增群,你给《周刊》投的稿子《教书切忌留一手》我们已经采用了,编发在第四期头版。你的稿子写得非常好!收到稿子后,我们全体编辑都传阅过了,希望你能继续给我们写稿!”一股暖流瞬间传遍了全身。多年的梦想在刚诞生不久的《教育周刊》上终于实现了,心里能不高兴吗?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连连答应郭编辑今后就给《周刊》写稿,多写稿,写好稿,以此来报答《周刊》编辑的厚爱。遗憾的是,在通话结束时,忘了对郭编辑说声“谢谢”。

很早之前,我也写过稿,投过稿,但寄出去的稿件全都像是泥牛入海一去不返,就连一封措辞委婉的退稿信都没有收到过,以后也就没有了投稿的勇气。写了东西只是自己看看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5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杏坛凝思

 

                                           ——乾县三姓初中校园文化建设侧记

 

                                                   咸阳报通讯员    丁铭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