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幽梦逸韵
幽梦逸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8,347
  • 关注人气:9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幽梦呓语

 

芳心不共青丝老

清韵偏从风雨生

 

博文
更多>>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本博客文章,除极个别文章为借鉴学习外皆为原创,绝大部分作品已刊登在国内外诗书报纸刊物杂志上。作者丁梦,河南南阳人,本名丁萌霞,网名幽梦逸韵。诗词类作品依新韵,参照《诗韵新编》,所用词曲牌名参考《实用诗词曲格律辞典》《白香词谱》《常用词调格律辞典》《唐宋词格律》《钦定词谱》《康熙曲谱》《散曲小令格律》等专业工具书。文章配图,基本原创,少数为网上搜索借用。如喜欢原创博文,欢迎转载,但请尽量注明作者姓名,欢迎指导交流!
微信号:youmengyiyun
    网易邮箱
        我有一帘幽梦
        不知与谁能共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公告
   喜欢的座右铭:庄严而不古板,矜持而不高傲,浪漫而不放纵。
  一个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的小女子,没有什么大的理想抱负,只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真实地生活。纵然历经坎坷,依旧相信明天会更好!
  爱收藏,好游历。喜欢纵情山水间,坦荡天下缘;追求人生的完美,真实的自然。
  喜诗好文,尤爱填词;多年执着,不肯轻弃。一字一语,皆出真诚;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追求的终极目标是:当白发苍苍回首往事的时候,不曾后悔所度过的每一天!
天涯诗友
访客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14篇)
博文
(2019-06-10 18:42)



悼逵富太老师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也曾谋面话沧桑,也共沧桑说短长。
世上沧桑依旧在,良师何处谱华章。

    梦语:
    逵富太,生于1953年,卒于2019年5月5日,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瓦店镇人,曾供职于南阳人民广播电台。河南省作协会员、南阳理工学院文法学院客座教授、南阳师院汉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研究会会员南阳姜子牙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南阳诸葛亮研究会常务理事等已出版的长篇历史小说和学术专著有《布衣诸葛亮》、《岳飞在南阳》、《顾嘉蘅五仕南阳府》、《战宛城》、《洪洞移民迁南阳》、《宛人百里奚》、《南阳纪行》、《王门两夫子》、《吴汉转》、《张释之传》、《谋圣姜子牙》、《智圣诸葛亮》、《南阳楚文化史考》、《寇准邓州做知州》、《岑参传》、《卫国文化史考》等近三十部300余万字,被誉为“南阳历史文化的挖掘机”。
    梦与逵富太老师,因对南阳历史文化共同的关注,多有文学上的交际往来,也曾多次一起考察历史文化的渊源,常为逵老师热爱文化的献身精神倍感敬佩赞叹。惊闻逝讯,倍感痛心为诗,以存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4 17:01)



悼二月河先生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二月河开映落霞,凤凰浴火谱中华
金戈铁马风云起,将相帝王诗酒茶。

    挽联:

挽二月河先生

一朝星落惊寰宇;
二月河封冻宛城。

伏牛呜咽,三山五岳同酬唱;
淯水吟哦,百代千秋共和声。

   
 梦语:
    二月河,原名凌解放。1945年11月3日出生于山西昔阳,2018年12月15日凌晨病逝于北京,而其笔下五百万字的“帝王系列”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则诞生于他一直生活的南阳。  
    梦与二月河老师,曾数次谋面,许多年前也曾亲到老师家中拜访。然二月河老师虽平易近人,梦却深知热爱创作人的光阴之宝贵,从不愿轻易去打扰已经盛名在外的二月河老师,以至于错过了很多学习的机会。2018岁尾,于惊诧的沉痛里送别老师后,一直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才能写出心中所感。今日有思,始为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23:32)




庭院深深·与君书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不敢与君言旧岁,无情最是春风。枝头花鸟正卿卿。可知原野上,转瞬又青青。  何必天荒和地老,有缘相遇今生。朝朝暮暮共行行。粗茶淡饭里,日月也盈盈。


    梦语:
     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上午,南阳市民政局扶贫领域检查组莅临宛城,宛城区政福保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宛城区政府院内挂牌成立,宛城区民政局召开宛城区民政系统扶贫领域廉政检查汇报会,位于红泥湾镇的宛城区老年养护中心大楼喜封金顶;下午,走村入户,深入到汉冢乡、茶庵乡等地进行扶贫领域专项检查......回到南阳城内时,已是万家灯火。
    今天是农历四月二十六,张军伟先生的生日,五十载岁月转瞬无踪。为先生做一顿家常便饭,已成奢侈的愿望。还好,还有时间,可以填一阕词为贺。谨以此阙《庭院深深·与君书》为贺,纪念那些逝去的二十六载青春。
    庭院深深,词牌名,临江仙的别名。

                                 2019年5月30日深夜于宛城区民政局办公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21:32)
七绝·寒风(75)



寒风

——情景生活系列之七十五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一夜寒风誓不休,凄凉入骨已无愁。
东南西北都吹彻,只剩诗心在上头。


    梦语:
     2019年的5月,气温忽高忽低,风儿忽冷忽热,令人招架不及。哪怕是再平静的外表,也依然能够感受到风波的余威。有一种深重的悲哀,也许深入内心,也许烟消云散,也许渐淡渐远,又也许,时时刻刻,就在眼前。然而,人生的道路,并不会因此而停顿。在这条拥挤的独木桥上,我必须要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继续前进。幸好,有诗心在,还不至于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8:57)




白发
 
——情景生活系列之七十四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狂风肆虐断人魂,霜染青丝三两根。
不忍回眸旧时路,青春有梦有浮云。

        梦语:
       2019年的5月,与以往所有的5月都不相同。残酷的现实令我无法面对,也许,这才是所谓的真实的人生。活在红尘中,有太多的不明白不理解不得已,却又不能自暴自弃。这些日子,一向似乎大大咧咧的梦,却因为莫名其妙突然袭来的狂风而纠结沉沦委顿不堪,以至于钟爱的一头青丝竟然在额前出现了一根根白发,令梦难过的同时更加心碎不已。
    新浪维护,博文无法上传,因而延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1 14:27)


狂风

——情景生活系列之七十三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昨夜狂风乱打窗,纷纭入梦泪汪洋。
宛城何处春常在?一寸芳心千万霜。


    梦语:
    2019年5月5日夜,天气骤变,狂风呼啸。生活与心情突然变得一团糟,一向开朗果敢的梦,一时间有点无法适应残酷的现实。不知何故,新浪博文也无法通过手机版上传,因而延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2 23:01)
(梦与高福林、范秀岩老师在第二届丁芒诗词艺术研讨会上合影留念,2010年秋于陕西麟游)


悼山东范秀岩老师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曾邀冠县赏梨花,又共麟游会百家。
噩耗惊闻三月尽,恩师何处话桑麻?

    梦语:
    范秀岩,笔名二月风,号山禾庄主,山东冠县人,1942年生于山东冠县北街。原《百川》杂志执行副主编,山东冠县作家协会主席、冠县诗词楹联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在中华诗词及各种报刊时有发表,出版有《山禾庄诗文选》。
    2019年1月29日,范秀岩老师病逝,享年77岁。而忙碌到愚钝的我,竟然在三个月之后方才知晓,原来范秀岩老师在2018年11月已经查出患病,却一直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地坚持在编辑工作一线为文友们服务,即使在放疗期间还在抽空整理《百川》文稿。
    梦与范秀岩老师,相识数年。2009年曾邀约梦参加冠县梨花节,但因梦父病重未能成行;2010年,梦与山东冠县的高福林、范秀岩老师在陕西麟游的第二届丁芒诗词艺术研讨会上相逢。此后书来信往,谆谆教诲,殷殷之情,拳拳可见。不想还未亲赴冠县梨花之约,范师就已翩然仙去,令梦痛心不已!再见旧照,如见师面,往事历历,如在眼前,总觉一切,并未走远,敢不忆师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2 18:59)




大风

——情景生活系列之七十二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天有阴晴月有缺,大风无理乱吟哦。
枝头吹落花一朵,何故伤心是笨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屠呦呦获奖致辞


尊敬的主席先生,亲爱的使用过青蒿素的人们:

    今天我极为荣幸能在卡罗林斯卡学院讲演,我报告的题目是:感谢青蒿,感谢四个人。

    我不是中国本土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我只是中国科学家群体中第一个获奖的女性科学家。我相信未来中国将有许多的项呦呦、齐呦呦、柴呦呦、尚呦呦、魏呦呦能够获得这一殊荣。
    在此,我首先要感谢诺贝尔奖评委会、诺贝尔奖基金会授予我2015年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不仅是授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生长在中国大地上成片成片的青蒿的荣誉,更是中国中医的荣誉。

    可以这么说:我是一个为青蒿素或者说是为诺贝尔奖而生的人。
    1930年12月30日黎明时分,我出生于中国浙江宁波市开明街508号的一间小屋,听到我人生第一次“呦呦”的哭声后,父亲屠濂规激动地吟诵着《诗经》的著名诗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并给我取名呦呦。
    不知是天意,还是某种期许,父亲在吟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又对章了一句“蒿草青青,报之春晖”。
    也就是从出生那天开始,我的命运便与青蒿结下了不解之缘。
    只是当时,我还不认识什么是青蒿,也不知道什么是青蒿素,也不知什么是中医,更不知道什么是诺贝尔奖。

    感谢完父亲,我想感谢中国的一位伟人——毛泽东。这位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诗人十分重视民族文化遗产,他把中医摆在中国对世界的“三大贡献”之首,并且强调“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1954年,毛泽东指示:“即时成立中医研究院。”它就是我的工作单位——中国中医研究院的前身,也是成就我一番事业的平台。
    我时常在想:假如没有成立中医研究院;假如把我分配到一个乡村医院,我顶多是一个平庸的中医,更别谈什么青蒿素,什么诺贝尔奖了。

    我还要感谢一个中国科学家——东晋时期有名的医生葛洪先生,他是世界预防医学的介导者。
    葛洪精晓医学和药物学,一生著作宏富,自谓有《内篇》二十卷,《外篇》五十卷,《碑颂诗赋》百卷,《军书檄移章表笺记》三十卷,《神仙传》十卷,《隐逸传》十卷;又抄五经七史百家之言、兵事方技短杂奇要三百一十卷。另有《金匮药方》百卷,《肘后备急方》四卷。
    当年,每每遇到研究困境时,我就一遍又一遍温习中医古籍,正是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给了我灵感和启发,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并最终突破了科研瓶颈。
    只叹生不逢时,如果东晋时期就有诺贝尔奖的话,我想,葛洪应该是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医者。

    我还想感谢一个人,准确地讲,应该是一群人,一群数以百万的非洲人。正是他们对中国中医、对青蒿素的信任,才换来生命的重生,见证了青蒿素的神奇。
在感谢四个人的同时,我还要感谢当年从事523抗疟研究的中医科学院团队全体成员,感谢全国523项目单位的通力协作。

    我唯一不感谢的,就是我自己。因为痴迷青蒿素,我把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情感投入到科研当中,没有尽到为人妻、为人母的义务和责任。

    最后,我要万分感谢的,是一种生长在中国大地上的草本植物——青蒿。它星散生长于低海拔、湿润的河岸边砂地、山谷、林缘、路旁等,也见于滨海地区。在中国近二十个省、区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一岁一枯荣的青蒿,生,就生出希望;死,就死出价值。其茎,其叶,其花,浓香、淡苦,蕴含丰富的艾蒿碱、苦味素,是大自然送给人类的一种廉价的抗疟疾药。
    在我的科研生涯中,一代又一代,一茬又一茬的青蒿“前赴后继”,奉献了自己的身驱,成就了中国的中医事业。
    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铺就了我通往诺贝尔的坦途。
    青蒿呦呦。
    情感呦呦。
    生命呦呦。
    临来瑞典前,我曾经有一个想法,想带85株青蒿来到卡罗林斯卡学院,让它们和我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但我怕在机场、海关遇上安检、植检的麻烦,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还想邀请85名参与过523项目的科学家来到瑞典,共同发布青蒿素的科研报告,但我怕诺贝尔奖基金会无法承担这笔庞大的开支,最终,我决定还是一个人来,代表中国,代表中国中医和中国科学家,领取诺贝尔奖。

    尊敬的主席先生,再过几天,我就要返回中国,临走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您能告诉世界: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理由。
    作为一名中医工作者,我有幸参与了青蒿素的研发工作,但我不是以获得诺贝尔奖为终极目的。
    我唯一的追求是:抗疟、治病。
    因此,我不想对于自己已经没有多大价值的诺贝尔奖,给我的晚年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烦恼和质疑。

    我喜欢宁静。蒿叶一样的宁静。
    我追求淡泊。蒿花一样的淡泊。
    我向往正直,蒿茎一样的正直。

    所以,我请求您能满足一个医者小小的心愿。
    终有一天,我将告别青蒿,告别亲人,如果那一天真的来到,我希望后人把自己的骨灰撒在一片青蒿之间,让我以另外一种方式,守望终生热爱的土地,守望青蒿的浓绿,守望蓬勃发展的中国中医事业。

    衷心感谢在青蒿素发现、研究、和应用中做出贡献的所有国内外同事们、同行们和朋友们!
    深深感谢家人的一直以来的理解和支持!
    衷心感谢各位前来参会!

    谢谢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7 13:34)




君 子
 
——情景生活系列之七十一


文/丁梦(网名:幽梦逸韵
  

君子亭亭枝上花,明眸妆我万千家。
果然一夜春风至,室天下茶。

    梦语:
           2019年3月26日晚十点二十,正在单位加班的梦,突然看到甘露姐姐发来了盛开的君子兰照片,然后又发来了微信音频,说是家里的君子兰开花了,非常开心,希望能赋诗一首,以表心情。姐姐情深,时常惦念,甚感,遂不揣浅陋,为君子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