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11-24 15:11)
标签:

评论

情感

分类: 散文杂谈

夜歌趁年少

——致王安忆佳新书《你好,无脚鸟》

/小恍

 

少年,少年。

写下这个题目是因为看到了忆佳最近的《少年》,忽然便开始怀念那个再回不去的少年了——哦,少年是那么意气风发明亮尖锐的风华,热血、冲动,时刻萌动着骄傲与梦想,就像童话里那些流浪在路上的旅人,疲惫又孤独,可是都有驯鹿一样清澈的眼睛和对远方的梦,于是他们步伐坚定,一路踏过荆棘,惊散飞鸟,心怀天下,要行最远的路,登最高的山,以纤细的手握剑,剑试八方。

最近在看大仲马的作品改编的《三个火枪手》。意料之中的,英国导演保罗·安德森在电影加入了更多恶俗的商业元素——譬如酷似加勒比海盗的热气球大战,野心家路易十三变成了对衣服挑三拣四的时尚达人。可看到年轻的达达尼昂带着佩剑从晨光中启程时,还是一下子被击中了,明明知道这只是个传说,你还是愿意相信,就像小时候,我们都愿意相信远方有巨龙居住的城堡,神秘的矮人会乘坐树皮小舟在山一样高耸的冰川峡谷里漂流,相信金色一样的阳光洒在雏菊花盛开的山谷,游吟诗人在火光中弹奏英雄的歌。

大仲马写这个故事时分明已经不再年轻,他只是想在苍老之前歌颂一些注定会失去的东西。青春、勇气、骑士精神和热血的传奇。
    
那些如铅笔画般纤细的过往,等它消失的时候你会特别惋惜那份美丽。

我想忆佳写《少年》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是迷惘,又有一点儿骄傲的吧!对未来的方向有那么多希望与憧憬,许多想法在静静地发酵,敏感的心不甘心被钝重的生活磨损,所以像一只飞鸟,迫不及待地振翅发出自己的声音。或许和自身不愉快的经历有关,一直觉得初中生活是有点儿沉重的,心总是闷得发空,又压抑得难受,仿佛被许多丝线掌控的木偶,你对着微红的天空大声呼吸,很想下一秒长出翅膀飞越高山,可是下一秒,你只是低下头,默念一遍上一节课学过的英语单词。

你瞧,就是这样,于是许多有灵动想象力的孩子们的笔端都变得沉重了,不再孩子气地想象鼻子会不会离家出走,自己会不会有神奇的魔法潜能,而开始更多地书写压抑,书写自己的烦恼,甚至课堂上也少了小尼古拉式的轻快、童真。可是在这个晚上,慢慢地浏览忆佳的文字,惊喜地发现,这份想象力丝毫没有因为课业增多而被束缚住,心绪反而沉淀下来,多了更沉实的质感。《星巴克的午后》就像一次温暖的旅行,布满咖啡的香气和雨水的味道,我不知道忆佳是怎么有耐心这样细致地勾勒出商场、书吧和火锅店的,只是读着读着,便觉得心里十分寂静宁和,仿佛看着阳光中细小的尘埃,飞舞着,也想慢慢伏下脑袋,像一只百无聊赖的兔子一样,在慢悠悠的时光里为自己冲一杯咖啡。任天色就这样暗下去,任时光溜走。又寂寞,又美好。

至于《疯在北京》则又是另外一种节奏了,热气腾腾,散发着豌豆黄和爆米花的味道,

跟着黄包车匆匆闪过的旧建筑,英国式的长长扁扁的烟囱,一盏盏挂起的红灯笼……夜色也淹不掉历史的神秘,一不留神就回到了梦中的旧式北京。

后来想想,忆佳这份积淀,大概是阅读和经历带给她的吧,因为敏感,可以从一间咖啡馆中感受到时光流去的味道,因为沉静,可以冷静地对《城记》里作者的不同风格做出精准的评析。还有《28年前的不老骑士》《苏苏》,这些都是一个少年五颜六色的幻想,字里行间闪烁着温暖的光。忆佳说她喜欢文字和旅行。我毫不怀疑,有一天她将写出一篇长长的旅行的故事。可能地点是充溢着铁观音清气的福州,又或许是风雪交加的斯德哥尔摩……城市千变万化,但熟悉的味道都在,温暖、美好的内核也在,旅行的人一旦来到这里,就仿佛回到了故乡。

亲爱的忆佳,你在《少年》里写少年时,还有一种叫作害怕的权力,怕跌跌撞撞,怕三分热度,怕没有合作者...正是这样的怕,那么多人错过了梦的机会,可一旦错过,就没有谁能够给你补偿,到头来,也是空空的一场。我胆小,但在少年,我不会退缩。那么送我最喜欢的歌给你。

 

春雨 一夜连晓

栈外柳 陌上蒿 野渡吹箫

春水 秋山为鞘

盈盈笑把恩仇了 舟放五湖心自烧

棹歌去 水迢迢

谁愿改一身骄傲 看岭上云长云消

几曾骑马倚斜桥 何处满楼红袖招

似梦还真心头绕 抬头明月相照

原来堪一笑

万丈红尘心不死 怎唱清风逍遥调

自将美酒对江天倾倒

一番洗今朝

夜歌豪,乘年少

          ——《夜歌乘年少》

 

用尽全力飞翔吧,这样才会有走马般华彩的瞬间在脑海中流过,你不会后悔的,在那样年少飞扬,无所畏惧的时代,你曾经用想象满世界远行。

亲爱的忆佳,祝你飞得更远,让更多人都停下来,赞叹地欣赏这嘹亮的夜歌。

亲爱的忆佳,祝福你永远做《少年》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小恍,原名王莹,《妙笔》杂志编辑)

 

      我们都是无脚鸟,一直飞,无所畏!
     全彩美绘童话集《你好,无脚鸟》在全国新华书店、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天猫有售。谢谢支持哈~


 


海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你好

无脚鸟

分类: 媒体关注
我们都是无脚鸟,一直飞,无所畏!
全彩美绘童话集《你好,无脚鸟》在全国新华书店、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天猫有售。谢谢支持哈~
 


“泛00后”作家王安忆佳出版第三部新作《你好,无脚鸟》 _新闻中心_中国网

http://www.china.com.cn/news/txt/2015-11/09/content_37012888.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你好

无脚鸟

分类: 童话世界
       全彩美绘童话集《你好,无脚鸟》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正规出版,11月起,在全国新华书店和当当网发售。

       本书由著名作家贾平凹老师题写书名。资深少儿图书编辑李树芬、谭海芳担任主编并对每篇童话撰写导语和解读。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教学教授丁永寿负责审校。丁永寿教授至今已从事对外汉语教学近四十年,曾被教育部派到英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南斯拉夫、尼泊尔等地任教多年。他在审校本书的过程中,严格订正每篇文章每句话的用词和语法,甚至连标点符号的使用都“斤斤计较”,一丝不苟,其严谨的治学精神令人感动不已。
       著名插画家恒兰为本书精心创作了70幅插画,图文并茂,美不胜收。
      全国少儿图书出版“五强”——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本书,装帧精美,品质精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6 18:21)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杂谈

 

那大概是个神奇的地方,我小时候这样觉得,现在还是这样觉得。

第一次去宝鸡市区的大姨家,是个蛮有意思的故事。那时候我的记忆还不够连贯,只记得关键处。应该是冬天发生的事,当时我穿得挺暖和。和爸妈住在宝鸡市郊的姥姥家,晚上的时候表哥一家要回宝鸡家里,我死活闹着要跟着表哥他们一起去,没办法,爸妈只好把我送上了去宝鸡的火车。第一次坐火车,我好奇地瞅着窗外,外面黑洞洞的怪吓人。到了表哥家之后才发现爸妈不见了,急得一直哭,让大姨和大姨父不得安宁。最后爸妈连夜赶到宝鸡,才把我安抚妥当。我小时候反应慢,上火车的时候还一点都没察觉(爸妈没上车),等到表哥家才炸开了锅。现在忆及此事,觉得我小时候好难养、好麻烦(笑)。

后来有好几次都是放暑假的时候跟爸妈一起去宝鸡。当时大姨家在渭河堤边上的一个小区里。周边的道路窄而长,似乎只有自行车和摩托车能轻松通过。路边的树无比葱郁,夏天的时候整条街都被笼罩在树荫下。大爷在树下扇扇子下象棋,大妈在蔬果市场跟卖家讲价钱。走出小区大门,左转,上台阶,就能看到渭河堤。渭河堤前面的那片地方,被开发做了公园,就是渭河公园。那时候渭河公园算得上宝鸡相当大的公园,给小孩子玩的设备也齐全,经常是附近居民茶余饭后的必去之地。而我也是每次穿好鞋,蹦着跳着从大姨家一路小跑到公园里撒欢。

公园入口有条简陋的沙石铺成的下坡路,我曾在上面摔倒过几次,严重的一两次还擦破了膝盖,涂点紫药水再继续边跑边跳。公园里的路径都是鹅卵石铺的,隔几步就有各色鹅卵石铺出的动物图案。现在我能记得那些细节的确不可思议,我当时一定是为了记下那些事,在脑子里腾出了相当大的空间呢。公园里有个水上乐园,当时应该是宝鸡市唯一的一个水上乐园。我和表哥去里面玩过,那是我在水里玩得最开心的一次,一直到晚上还不肯回家,当时还飘着小雨,最后被大姨揪回了家。第二天早上躺在大姨家的床上,累得起不来,膝盖疼了一天。

长大一点儿之后就没有再去渭河公园玩过水了,多数是和姥姥还有大姨一家在公园里散步锻炼。经常绕着河堤走一条长长的路。河堤边种有一丛丛的芦苇,能看出来是经常被打理的,刚刚好的高度从岸边探出去。阳光很慵懒,没有雾,傍晚可以从河堤上看到对岸的高楼,再朝前能看到正在搭建的大桥,从这头通向那头。河堤边上满是饭后散步的人,大姨和姥姥能碰到熟人,打声招呼寒暄几句。那种市井生活的小小趣味,小时候的我是不明白的,大概是因为那些熟人我都不认识,就更不知道姥姥和大姨与他们曾经的故事了。

表哥上高中之后,大姨家搬离渭河堤,自然我也少了和渭河公园的接触。巧的是大姨家依旧靠近一个公园。之后我总是乐此不疲地进到公园里玩一个叫冰天雪地的滑滑梯,滑滑梯又高又陡,在我当时的印象里刺激程度不亚于过山车。不过新的公园没有给我留下其他深刻的记忆,可能我还是更喜欢之前的那个。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渭河公园,意料之中的——公园已经是一副破败的模样。只有几个老人在公园里锻炼,远不如从前的热闹。可能是因为周边的很多居民都像大姨家一样搬了出去,也可能因为市区兴建了更上档次的大公园。设施也生了锈,就像摄影师镜头中失落的游乐场一般,已不堪岁月的重负。堤边的芦苇已经疯长到接近两米,乱糟糟地涌上岸边。越过芦苇,也看不到河流,而是泥土上成片成片的杂草。渭河公园老了,旧了,不再招人喜欢,我希望它能被一直保留着,而不是被拆除。但这只不过是我一人的执念,对于那些和渭河公园没有任何记忆甚至羁绊的人来说,拆掉公园多建一所学校,一所医院,几栋居民楼,应当是件讨好的事。最终的结局也许只会是,在我残存的这点记忆以及我的这篇文章里,那个公园还一直繁荣着,在每个黄昏落幕的时刻,迎接热爱着它的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3 17:5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杂谈

夏天,五人帮

                                                              文/王安忆佳

 

他们躺在山坡上,自行车堆在一旁。能听到不远处学校的放学铃声,学生的嬉笑,甚至是小道上一辆辆自行车带起的风声。对他们来说,这一切那么近,又那么远。他们高中毕业了,没有像他们之前想的那样有爆炸一般的快感,每个人只是躺在山坡上,享受这个夏天少有的清凉。

 

阿童。黎中高中部2007届四班学生。喜欢游戏和编程。高中三年靠维修各宿舍的电脑赚了不少外快。一脸宅男相,还胖,被林晖开玩笑说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林晖。黎中高中部2007届四班学生。喜欢漫画和电影。因为热血漫画和动漫看多了,会觉得夏天是个热闹的季节,会为夏天没有做些很有意义的事感到伤心。笑起来会露出八颗牙齿。

泽宇。黎中高中部2007届六班学生。喜欢游戏和旅行。因为是福建人,会说闽南话。跟家人通电话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邢睿。黎中高中部2007届四班学生。喜欢台球和杂志。和泽宇是老乡。是五个人里学习最好的一个,要回南方上大学,可能以后还会出国。看上去并不像是书呆子类型的邢睿让老师和同学对他后来的高考成绩大吃一惊。

王舜。黎中高中部2007届四班学生。喜欢动漫和篮球。刚上高中的时候很瘦,后来不知不觉运动细胞充满全身,变得又壮又高。擅长表情严肃地讲笑话给大家听。

 

高考前的日子,五个人会一起去操场转。夏日将近,却见不了这操场多少次了。学校取消了高三学生的课间跑操,一开始每到课间跑的时候,几乎全年级的学生都会趴在教学楼栏杆上,悠闲地看学弟学妹们在操场上挥汗淋漓、当牛做马的样子。后来就没有了,都坐在教室里刷题,堆在教室后面的书一摞高过一摞。很多学生去了外面的补习班,不再来上学。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拿过毕业证,报过志愿,清理宿舍墙上贴的海报。刻在桌子上的字成为了唯一保留下来的痕迹,证明这一届学生的存在。这五个人也是,高考结束后,处于分别的临界线。


“阿童,你啥时候减肥?”王舜打破了山坡上的寂静。

“啊,你这家伙为啥现在说这个……就这个夏天吧,反正闲着,找点事做。”阿童说。

泽宇转过头来,“你咋跟林晖越来越像了呢,总是夏天夏天的。”

“他说得有道理。”阿童嘟囔了一句。

“我想暑假去个地方,好不容易不用想别的事了。开玩笑,这可是高考之后的暑假啊。”林晖把头枕在胳膊上说。

“去个凉快的地方。我是不想在这火炉子里待了。”躺在一边的邢睿哑着嗓子说。

王舜坐起来掰了掰手指:“话说,第一次躺在这坡上还是初二的时候。”

“这坡上也没什么好看的。”泽宇说。

“这就是给咱高中毕业之后留的地方。”王舜回道。

大家都不说话了。谈及到毕业,很多话提到嗓子眼,却一直不肯说出来。

那天,八点的时候天还没黑,火烧云在天边卷成一团一团的,那景色,随便挑一个角度都会拍出很好看的照片。五个人骑车回家,骑到岔路口的时候,互相给对方说再见,祝好运。林晖在日记本上写下高中最后一日的见闻:山坡上,没有进行完的话题,没有规划好的夏天,八点钟的夕阳和复杂的我们。


那个暑假,邢睿和泽宇都回了福建,王舜和父母去欧洲旅游,阿童提前去了以后要上大学的C城熟悉环境,林晖去了上海。邢睿几乎消失了整整一个暑假,听泽宇说他回了乡下的外婆家,那里没有网络。泽宇给大家寄了福建的特产,在五个人的讨论群里发了几张他和父亲出海打渔的照片。王舜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在群上分享当天的经历和照片,说欧洲很干净,水特别清。林晖说他住的宾馆楼下有家很不错的拉面馆,有机会大伙一定要来上海吃。在C城的阿童在一个便利店做临时工,说老板对他很好,考虑上学之后还会去那赚外快。

大家就这样分开了,像水滴汇入不同的分流。山坡上没有了五个人的踪影。夏日的那里,还是能看到八点的夕阳,还是有燥热的风吹过。他们会想起那个山坡,和那种时而愉悦时而忧伤的心情。没有五人帮的夏天还是会一个一个地过去,在他们想起彼此的时候,和没有想起彼此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延河》杂志(下半月)2015年7月刊发《艾莉森日记》和访谈。感谢主编和责编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7 11:35)
标签:

成长

情感

分类: 散文杂谈


夏记

文/王安忆佳

 

第一次挽起袖口,将头发扎起来的时候,燥热的空气在脑袋旁边不安地窜动着。 夏天刚来的那一天,全新的血液注入麻木的血管。

 

2015-5-6

今天立夏。学校开始有考试,夏天忙起来的感觉比其他任何季节都更有干劲。去年的现在特别闲,看着高一级的学长学姐考试,自己经常跑到外面瞎转。每考完一场,回到教室就有人对答案,初中时候的那帮家伙好像也是这样的。我听听就好(笑),八月份才出成绩呢。

R叫我去没怎么去过的馆子吃中午饭。R吐槽说,之前每次跟同学一起的时候都吃一种主食,直到吃烦了现在已经无法燃起对它的兴趣,这次去吃就尝试点新的。结果我吃了很委屈我食量的炒饭,R吃了很像方便面的拉面,这家伙吃得还挺满足。

教室里肆意地开着空调。这之前开的时候会被老师唠叨。坐在空调底下有种仿佛被什么庇护着的感觉,但夏天出点汗的感觉也挺棒的。

下午回家的时候,被书包盖住的脊梁闷得都是汗。天气真的变暖和了,节气什么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2015-5-11 今天考完了数学,还蛮轻松的。R每次考试都坐我后面或者前面,有个熟人在一个考场里还是挺安心的。下午考的早,会听到广播站在放歌,听到《霍比特人》的主题曲的时候有一点点激动,还好不是在考听力。

今天下雨了,还挺大。想起上次下这么大的雨还是第一次模拟考试的时候,当时马路对面的广场上有两棵树开了白色的花,我看像樱花,R说不一定,还有梨花啊什么的也是那样子。想不通像他那样神经大条的人有时还挺细腻。好多人都在打着伞拍照,我给R说,反正都没我拍的好看,那家伙居然偷笑。

 

2015-5-21

能感觉到越来越热了。R很容易流汗,我搞不清他是什么体质。他经常满头大汗问我,你不热吗?你咋不流汗呢?穿成这样子你妈不说你吗?可是我真的好想笑。

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整个场子只有四五个人。后面的大叔一直在睡觉,呼噜声断断续续,让我这种强迫症患者忍了一个半小时。片子一般,但和高逼格的欧洲黑白电影有个共同点,司机开车不看前面,一直在跟副驾上的女人调情,却没有发生车祸。

 

2015-5-27

R要去考历史,我不考。坐在教室里自习一天。在即将被空调吹感冒的时候敏捷地关上了它。 接下来的考试应该是六月份了,这段时间找点事做。先去看看订的杂志到了没。

 

2015-6-3

所有科目都考完啦。中午买了根雪糕庆祝一下。其实不好吃,包装很像小时候买的那种用一层薄薄的纸包住的奶糕,一口咬下去就后悔了。最好的东西永远都在记忆里,没错就是这样。

食堂新出了凉面,受好奇心驱使点了咖喱凉面。结果看到师傅只是往里面加了一勺咖喱粉,不禁有些失望,但想想这只是六元一份的食堂凉面啊,搞不清自己之前是在期待什么。麻酱味道还可以,量也大,在学校食堂吃饭就不用担心吃不饱或者钱不够,吃完之后有一种庆幸自己还是学生的感觉。

 

2015-6-9

期末试也考完了,过几天就放假。

往届的学长学姐回来了,受学校邀请拍摄周年庆典需要的VCR。学校还请来了专业的摄像老师。反正我都没见过就是了,班上不少同学没能幸免充当群众演员。最后我被叫去拍摄教室里上课的情景,恰巧被安排在充当主演的学长旁边坐着,拍摄中途老师说要同桌间互相讨论一下,学长的脸都转过来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吓得我一怔,然后导演就喊cut了。学长一脸无奈说,唉,我还想听听呢。像我这种演技极差分分钟穿帮的人,有生之年还能当次入镜的路人甲也挺值的(笑)。

 

2015-6-12

班里同学组织出去唱K,因为下午没课。

去年冬天考完试一起去吃了火锅,大家在一起很热闹。其实还挺开心,认识了一群很好的人,甚至处女座的两个人也有高于一般处女座的情商。希望大家以后都安好,都能遇到更好的人。

水喝多了,肚子有点胀。

 

2015-6-22

闲下了。今天是夏至,感觉困得比往常早。

 

2015-6-26

连着补了好几天的觉。放假之前并没有多累,但就是从床上起不来。这几天,不想记事了。

 

2015-7-5

跟初中的朋友出去玩,她说在现在学校过得不好。突然感觉有点难受,不知道再过几年碰到她是什么样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负能量好像爬满了她整个人,但从表情来看,她和多年前的那个开朗的人并无异样。聊到最后,我们都开始在凉了的水煮肉片汤中捞菜吃。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天还没有黑,和商场里的色调差不多。

准备回家的时候,她给我说,真开心你在那还过得很好。

风都是热的,吹着挺舒服。

 

2015-7-20

去原来住的地方看了看。路两边空荡荡的,和多少年前那个满眼绿色的夏天似乎处在不同的两个时空。住过的房子租给了其他人,家属楼对面的树下搁置了很多没有来得及给别人讲的故事。遗憾的是,此时才来到这里的人,已经看不到多年前我所看到的那个夏天了。不仅是树,路边的摊贩都已不在原来的地方,家属院外的饭馆和冰饮店换了又换,记忆中的例汤再也没有出现在熟悉小馆的菜单上。

我得想想,以后要是有个交心的朋友,怎么给他讲这些事,对着这一番时过境迁的模样。

夏天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有点舍不得。

 

2015-7-28

大暑过去了,那几天热得不敢出门。还有十天左右夏天结束。夏天一直都是过得很快的一个季节。

暑假作业还剩很多,得赶紧补上来了。

昨天晚上做了好几个梦,好像做到中间的时候有些清晰的意识,记得当时做梦做到懒得翻身。我不是典型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人,所以也没办法质问昨天的自己发生了什么。

 

2015-8-7

今天一时热血,买了张凌晨的电影票。

风异常的大,天是煞白的颜色。紧接着雨被泼了下来,噼里啪啦怪吓人的。几分钟后天晴了,变成了往日晒死人的艳阳天,云很低很大,清晰的轮廓带有阴影,像漫画里的那样。

晚上骑车出门去电影院,空荡的街道上只剩下一只狗慵懒地卧在马路中间吐着舌头。

音乐电影很应景,让我想起有一年暑假去同学家看的《歌舞青春》。

出去的时候,已经没风了。路灯下的草和树是油画上调脏了的颜色,空气像少女的呼吸冷静了下来。

夏天在无声的剧场中落幕。

 

(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文化

香港

分类: 小说天地

不可辜负

       文/王安忆佳

 

      “在这世上,唯有漫画和美食不可辜负。”这句话不知概括了多少人享受生活的初心。国中毕业后的刘氏安,是在一个夏天体验到了美食,至于明白这句话,就是再远之后了。当然,仅仅只是明白后半部分。

      刘氏安,香港人,199255出生。父母在外经商,从小跟外婆住在一起。那时候氏安住在香港郊外的平房。据说那里现在靠近某个著名旅游景点,倘若现在才卖掉或者用作家庭旅馆肯定能赚一大笔钱,可惜外婆外公已经去世,否则也不一定肯卖出去。平时的氏安是吃不上什么好东西的,只是简单的粗茶淡饭,不过那时候的氏安也并不知道什么叫好东西。在离得最近的学校上完国中之后的那个暑假,阿桐给氏安开了眼界。

       阿桐是氏安的国中同班同学,是从佐敦那里转过来的,按理来说应该是有钱人家,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上郊区的学校。每年夏天,阿桐都会回到他在佐敦附近的家一阵子。氏安国中三年级才跟阿桐交好。“他像个机灵的人,而且诚实又会尊重别人。”氏安是这样想的。很快一年过去,大家毕业了。阿桐要去市区上学了,于是氏安拜托阿桐给他寄信,保持联系。阿桐照办了,暑假刚刚过两个星期,氏安就收到了信。

       拆信,除了简单的问候还有几个地址,有一个就位于佐敦附近。阿桐写道这是市里美味的馆子,还推荐了每家馆子的特色,叫氏安碰巧去那了就去尝尝。

       后来,阿桐又陆陆续续寄信过来,时不时推荐新馆子。这样下来,攒的信越来越多,已经可以绘制“美食地图”了。氏安开玩笑回信说,你吃了那么多好东西,我大概已经认不得你的“猪头脸”。阿桐本来就不瘦。

       次年夏天,氏安的父母回家了。他们在外面赚下了些闲钱,准备带着外婆和氏安去别处转转。氏安嚷嚷着要去佐敦,去湾仔,去旺角。父母就同意下来。

       香港人的嘴很刁,街上的馆子都分得详细,做肠粉的做肠粉,做粥品的做粥品,都像是从父辈做起来的生意,儿子接手还打着当年的招牌。店里穿着西装的人吃得很急,嘴都不记得擦一下,拎着一袋子水果蔬菜的大妈不紧不慢地在柜台点餐。

       氏安照着信里的地址找到几家馆子,看店面都做得很气派,应当是远远近近的人都会光顾的老店了,庆幸当天是工作日,不用顶着大太阳在外面等座。

       整整这一天,氏安的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想阿桐应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周边的这些美味,而那些美味对于氏安来说正是新鲜。他不知道就算是简单的滚水蛋也能做出滋润香糯的口感,一家不起眼的冰室里满溢着红豆和西米露的香味,炒辣蟹的和味酱汁唆一口就不想忘了那味道,光滑白嫩的猪肠粉得配着各种辣酱下口才合适... ...氏安看着厨师在玻璃后面忙活的样子,依旧想不出烹饪那些美味的绝妙方法。厨师们一定尝过诞生在他们手下的东西吧,那种感觉一定幸福极了。要知道就算是仅仅把那些食物送进口中,就已是一件乐事。

       后来氏安去美国上了大学,他的味蕾并没有移出那片小小的岛屿。那些各色调味的干料和油盐酱醋,不同的火候,不同的烹饪方法,甚至不同的烹饪用具组合成千千万万种诞生美食的过程;来自不同地域,拥有不同经历,怀着不同感情的厨师,用心去做一道菜。这些像艺术品一样的存在,怎能容得人们去辜负。多少年之后的氏安,已经很少和阿桐联系,但那些信都被保存着,就像保存着什么不可欺的秘密。


(2015-9-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30 22:54)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飞扬



"In the old days man tried to catch a glimpse of the future in the strangest of ways/ They locked themselves in dark rooms/ no partaking of food and drink/ At the stroke of midnight/ they ventured out into the night/ through the dark woods/ where strange creatures roamed/ To see if they would be wealthy/ To see if they would be happy/ To see if they would live/ To see if they would be loved"

 

“旧时的人们常试图以诡异的方法一瞥未来的景象。他们把自己锁起来,废寝忘食。随着夜晚的降临,他们踏入夜色冒险,穿过漆黑的树林,与魑魅同行,与魍魉共舞。如此以知祸福,以知生死。”

 

 

漫漫旅途

文/王安忆佳

 

 

教堂的钟声敲响

黑暗将余留在树梢上的最后一丝光亮吞噬

它们感到久违的不安

它们知道有事要发生

它们知道这将是个忙碌的除夕夜

 

他在这一天感到心碎

人类的内心是自私的

他对她的爱是跨越阶层和时空的

但她不这样想

 

他说

他要去森林里走走

去借宇宙的臣子们的眼睛

看看时空的另一端

以知道自己那颗深爱着她的心

是否得到了美好的结果

 

可怜的人

在他开始这一切的时候

是否收到过宇宙的讯息

是否明白他将打破宇宙的法则

是否知道他面临灵魂被撕裂的惩罚

 

于是他向自己林边的木屋道别

向风车里的她道别

向记忆中悲惨的一年中的最后一天道别

他坚信他会看到不曾拥有的美好

 

当他看到它们时

竟没有感到死亡的恐惧

而是对未来的期许

他要得到通向时空那一边的钥匙

就要与它们 那些魑魅魍魉同行

用鲜血献祭林中贪婪的树妖

将弃婴的灵魂交给河中白马

寻找寄居在同类身上的夜鸦

最后敲碎那羊头怪物的心脏

 

他爬上了教堂的屋顶

他扒开了时空的裂缝

他看到了她

躺在血泊之中

宇宙的臣子们告诉他

未来不可挽救

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注定发生

 

没错

的确是这样

他的灵魂被时空扭曲

无法改变地将匕首刺入了她的胸膛

他还是爱她

只不过宇宙不会为了那份爱而宽恕他

他被注定在刑场上死去

他在最后一刻突然有了那个夜晚的记忆

“我应当自杀,倘若那样,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记得她最后在风车里的笑容

他记得她说未来不应当被探知

可他忘记他才是故事的始作俑者

宇宙的臣子们总是胜利的一方

从他打破法则的思想开始萌芽的时候

献祭已然拉开了序幕

 

教堂的钟声敲响

黑暗将余留在树梢上的最后一丝光亮吞噬

林中骚动着的不安

又是哪位失魂的人儿要踏上漫漫旅途?

 

-------------------------------------------- 

备注:

这首诗算是这款手机游戏《Year Walk》(中文名:漫漫旅途)的玩后感吧。《Year Walk》是Simogo Handelsbolag开发,发布于2013年02月21日。游戏以瑞典的民俗故事为蓝本,向玩家展示了一个神秘的黑暗童话。游戏采用了卡通剪纸的风格,整体画面看起来十分诡异暗沉。游戏中充斥着各种恐怖的要素,玩家将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进入黑暗森林展开冒险,与神秘生物进行互动,在超自然的世界中搜寻线索,最后揭开新年前夕神秘事件的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成长

分类: 散文杂谈
少年,夏天和拉面
          文/王安忆佳

临近闹市区却不引人注意的街上,有少年青睐的拉面馆。

少年喜欢夏天,喜欢享受毛孔全都张开吸收阳光和水蒸气的感觉。他是爱出汗的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少年喜欢夏天,夏天就是少年的。

那家拉面馆是少年在某个忙于补课的夏天发现的。馆子不大,有些神秘,好像里面藏着不想被别人窃取的绝佳料理。沿着吧台有几个座位,老板在吧台里忙活。店里的装潢都泛旧了,但丝毫不显邋遢。黑白细格子的桌布,暖色光的小吊灯,放在架子上的空酒瓶。细心而不刻意。馆子有三层,每层都是十几个平方的样子。三层楼的架构有些特殊,楼梯向不同的方向通上去,最上面的一层如同隐蔽的阁楼。老板是个满脸胡渣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就像很多漫画里饭馆老板的模样——挽起格子衬衫的袖子,露出一双能看到静脉血管的手。倘若微笑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看起来很友善。有四五个雇员,都是年轻人,脸上是轻松愉快的表情。

美食往往藏在街角的小店里,少年深知这点。在闹市区也不例外。可爱的拉面馆,还有热闹的夏天,就像搭配美乃滋的三明治,有着无法替代的美好感染力。他乐意光顾那里,如果“纵横四海”的时候碰巧路过那里。

少年喜欢在一个人吃拉面的时候想很多事情,刺激味蕾的东西也可以刺激神经。

初二那年的夏天很漫长。漫长往往是因为太过闲适,而少年却觉得那是太过忙碌的夏天。想到那,少年笑了出来,其实只是因为他太喜欢夏天,不希望它早早离去而已。初二的夏天,一定是深得少年的喜爱吧。夏天倘若是个人,会不会因此感到荣幸?被和少年有着同样个性的人们热爱着。初二时候的少年,自行车还没有丢,总是在夏天天气好的时候骑车到曾经住所附近的大学里转。树叶是耀眼的绿,阳光是慵懒的黄。空气中像是有什么在喧嚣躁动,从少年的汗珠上呼啸而过。

毕业也是在夏天。少年一直觉得初中学校改变了他——从各个方面,是向好的一边改变了。他遇到了几个跟他一起疯一起闹的损友,虽然只有四五个人。人际关系最好干干净净,朋友从来不嫌少。毕业之后还举办过几次同学聚会,在一片犹如往日教室里的聊天声与欢笑之中,才使得毕业变得更加充实,而不是像一场各奔前程的逃亡。筵席将尽,孤独而胆怯的空气又会包裹住少年,少年知道那就是夏日的忧伤啊。既然大家都要往不一样的方向跑去,面临下一个全新的三年,那又有什么好阻拦的呢。少年想,如果毕业季在冬天,一定会很无聊吧。忧伤也能把夏天填得满满当当,像是把其他季节的忧伤都挤在了一起,岂不是乐事?

窗外有风,少年把窗打开。堆积在拉面馆的热空气逐渐散开,窗玻璃内侧的水雾随之消失。桌上只是一碗普通的拉面,切块的牛肉并不是精细的造型,汤汁也不是长时间熬出的琼浆玉液,面也不是整齐的根根分离。一口下去,脑海已经荡漾起往日的某个情景。

那些夏天,很久以前,或是不久之前的夏天。汽水和半截短裤,冷饮和游泳券。夹杂着对半年光阴已然逝去的遗憾与忧伤,沉溺在夏日之中的少年在朦胧的回忆中呓语。回忆是张单程车票。少年用出汗的手将它紧紧攥住,绿皮火车缓缓进站,在窗户的反光中,却是一张不再稚嫩的脸。后来,他没有登上那列车。少年把票给了票贩子,用换来的钱买了碗拉面。他要继续享受夏天,用此时此刻自己身上所有的细胞,而不是仅从回忆中的感官里提取夏天的痕迹。

拉面馆外的霓虹灯似有意识一般不安地闪烁,匆忙路过的行人看不到从窗户向外眺望的少年。夏天又要开始了。对于少年来说,这个夏天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以最美丽的样子收尾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写字不打滚的正经菜花
写字不打滚的正经菜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9,061
  • 关注人气:2,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王安忆佳

生于1999年,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儿童文学》、《校园文学》、《格言》、《意林》、《美文》等报刊发表作品400余篇合计70余万字。

出版作品:

---《丹妮和她的魔法书》

---《花开有声》

---《你好,无脚鸟》

   

访客
加载中…
良师益友

散文诗刊

报刊编辑

文学副主编-邱华栋

鬼点子千罗-画师

江显英-美国插画师

恒兰插画-福州

孔雀插画

雨荷插画

白描

樊发稼

巩孺萍-南京

香菊

周连珊

西安诗人 三色堇

张佳羽

姚伟-宝鸡作家

书画佳人-马青原

唐山妞妞

韩星鹭

童星-巫比乐

美国芭蕾皇后崔安娜

书画家

诗人-施施然

《南飞燕》

上海《少年文艺》

上海《少年文艺》文摘版

江苏《少年文艺》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初中版

范宇

饶雪漫

陕西-林仑

约稿博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