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月民间来
九月民间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682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博文
(2019-04-05 08:28)
分类: 乡音
天祖名讳已不记得,天祖葬在村东。
老太爷葬在村北,大老太爷葬在村南。
老太爷名讳本善,大老太爷名讳本清。
老爷爷名讳葵智。
大爷爷名字不记得,爷爷名讳文选,三爷爷名讳文俊,四爷爷名讳文要。
父亲名讳道训。
一代一代生活在在一个小小的村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3 10:02)
分类: 诗文

本意是写春风两行,打出来成了村 风,想一想,村 风也对呀,就是俺村的风,你们村也有风的吧?

村东南角两排向南的柳树行,冠盖参天,长茎修柯,枝攀叶叠,遮阳蔽雨,俺村的风就住这里。自立春开始,陆续归来,三月间,便已住满。

住在柳行的风,性格温和,婉转悠长,徐推缓鼓,回旋委曲。风调雨顺的风,便指此风。四月拂过麦田碧波细浪,六月间则已是金色汪洋。无论是南地收割,还是西田播种,不管是麦场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9 06:46)
分类: 乡音
两年了。
前几日梦见他,在村西路北的大田里,中间有一条南北小路,走到中间偏北的地方,他指着东北角一块地方,说那里好。后来怎么在靠近南端...文英大爷爷在...还说至少五六个小时...悲醒。
临终前的老人,心挂儿孙,却又无可奈何。
在一个微小的村庄,一颗星,闪耀光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06:53)
分类: 乡音

四十年前某一个秋天,傍晚时分,二舅带着二妗子来到我家。娘在堂屋门口支起鏊子,二妗子烧火,娘烙馍,二舅与父亲说话。从说话中得知,二妗子是为躲避计划生育出来的。

二十多年后,就是这位三表弟,毕业去了南方,工作打拼创业,颇有出息,为二舅家改变了面貌。

二表弟也不错,毕业后在县城谋了一份工作,弟兄俩为家庭挣足了面子。

表兄长我一岁,少时以象棋名闻远近。当时公社头头来村里,都要找他下一盘。可惜后来学业功亏一篑,最终遗珠乡里。

三个表兄弟外,还有两个表妹。

二舅二妗子正是子孙满堂,颐养天年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0 07:52)
分类: 诗文

向前半载,或向后两季,都能到达同一个地方。

一座城,命有比较清媚的名字。

城中住满造景者。

 

一位造句者隐于彼。

所观丽物美境,所度吉时良辰,所听事故趣闻,

拟词摹景,遣句寓意,串珠联文以寄情。

且常年不歇,连篇累牍,积案盈箱。

以至于彼之自身,虚影幻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1 04:46)
分类: 乡音
这几年,村子的时运真差,可悲的事一再发生。
去年,两个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先后分别遭受火灾,均被烧伤。一个轻点,损伤的肌肉有恢复的迹象;一个严重,身上多处见筋见骨,本已成家的他遭此事故破离,父母也痛不欲生。
事故或是偶然发生,但下面这些姑娘的事,不是偶然。
村里离婚的姑娘有六七个了,还有一个准备离婚。有的姐妹俩都离婚,有的哥离婚妹妹离婚,有的姐未嫁妹妹离婚,加上多年前一个堂妹在婆家病故,一个邻妹在婆家意外被害,有近十人了。
村子在当地是很小的,而且现在结婚非常困难,出现这么多离异的事,极不寻常。村子这些年,大运真的让人疑惑。
年前两个多月,西南院的二奶奶去世,刚过年,西南院的三奶奶去世。她们都是当年的社员,有好听的名字,好看的长相。
说起三奶奶,母亲提起了一件事。那时还没有我,大哥正吃奶。一次,父亲安排村里人在西北地挖地,母亲分到的一块正好硬一些,母亲个子小,挖的浅。父亲看到后,先是骂,后又打了一巴掌。母亲气极,抱着大哥回姥姥家去了。
几天之后,西南院的三奶奶便与本家的三奶奶商量,两人一块去姥姥家把母亲接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9 19:46)
分类: 手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09:03)
分类: 手迹
引用网络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07:56)
分类: 手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1 19:10)
分类: 乡音
某一年,村里来个算命先生,遇见父亲非要给他相命,父亲一贯不信这些,不要他看,那人偏偏就说了几句,大哥记下了。大哥又把这事给我说,我听后记下,私藏在笔记本中。这件事已有很多年,大概在我上学时。



去年十月28日中午以后,三弟一直想回家。
自从一月前回家看过父亲后,一直记挂在心。这期间,我和大哥在家,二姐也回来住,大姐三五天过来看看,总觉得父亲还好,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免得他不安。
但是扬州一直在下雨,弟媳就劝他下雨不要走,等雨停再走不迟。
到了半夜,兄弟实在等不下去了,心里想的就是要走,一定要回家。十二点开始往家赶,近千里的路程。第二天凌晨,到达敬安镇时候,他停下来,去菜场买些菜,鱼也挑好了,正准备付钱,我的电话到了,告诉他父亲刚刚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