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诺妍
诺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7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窗口。

   

        

         私人文字花园

         记录琐碎生活

         存储经年记忆

         感恩有你品读

         请勿随意采摘

 

  

 

心迹。

 

     染尽孤独,妍心成墨

     深入夜色,浅出光阴

         QQ:304103880

mail:yangyan824@163.com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2-14 10:25)
标签:

情感

分类: 微露(朝夕记事)

      小时候似乎很愿意长大,每当别人问起年龄,总是略带自豪地答着比实际年龄大两岁的虚龄,并且要在那个虚数前面加个“都”字,以示强调,我是个小大人了,听得懂成人世界里的隐语,辨得清大人生活中的是非……在每一次自我坚决的回答与周围人的轻描淡写的笑语声中,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
      尚未来得及证实那些年少的决绝是否正确,时光的车轮已轧过许多个春秋。不知哪一年开始,规避年岁已成为心头之慌。若非要回答,总要掐指算算,还有几个月才过生日,那还不满28岁;过年了,也不愿意在年纪上添一年。面对办公室18岁的小MM,面对着喊我姐姐的同事,心里迟疑着,仍是轻轻地应了。
      时光飞逝,我已不是那个渴望长大的小女孩,而已然,已然将为人母,已然三十将近了。
      LG开玩笑说,你就剩四五年可以穿衣打扮的年纪了。我一边嗔怒着男人的无情,一边在心里算计着……可不是么,再过几年,可就要奔四了。虽然此刻,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31 21:48)
标签:

杂谈

分类: 静水(拈花投意)
       童年的生活,并不像别人那样“小时候,幸福很简单”。
       日子似乎总是暗淡的。
       暗幽幽的厨房里,烧着柴火,蒸着馒头。热气沿着蒸笼一层层爬上去,碰到屋顶黑色的木头,再顺着木头蔓延,直到整个屋顶都被弥漫着青灰色的蒸汽,直到蒸汽聚集的太满了,再寻着门、窗涌出……我在那间厨房里,计算着时间,等馒头出锅。我又何尝不是坐在那里等着长大,好像那些蒸汽一样,涌出狭小的厨房,飞到天际去。哪怕刚飞出去不久,就全部消散不见了。
       帮父母在田里干活,拔草或是播种。我生性是极胆小的,常常有青虫躲在草丛里,被我远远的看见,吓得尖叫并且跳出好远。播种玉米的时候正值暑假,各家读书的孩子,自然都是不可或缺的劳力。那时播种机尚未推广,北方广袤的平原上,一亩地长长地直望到对面的村子里去了。走一步挖一个坑,丢几粒种子,再用土轻轻地掩埋。家里承包了几亩地,加上自有的几亩,近十亩地的播种,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丈量过去的。我的小步子,我的手。我常常在休息的空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28 21:14)
标签:

杂谈

分类: 静水(拈花投意)
    周末闲散的午后,窗外有雨,心也微湿.

    在网上无数次地看着远方的路,又望望身边的日子,终是沉寂着,在此处开又谢.没有大步向前,便总不免踟蹰着,回味一些远处的时光.

    加入豆瓣'悦读FM'小站很久了,今天才无意打开收听.播出的是安房直子的童话<春天的窗户>,女主播青豚温润的声音,算是较好地诠释了这个故事忧伤的美好.

    跟着故事回旋,在声音的婉转里,那些与广播有关日子慢慢浮现.

   

    那一年的日子还很艰辛.周末的晚上和父母在家整理蔬菜,好预备着第二天父亲赶早去批发或转街零售.家里的房子很旧,中门原是预备装玻璃的,也只用塑料遮住了风,上面积着好些年的尘与灰.屋里灯光昏暗,家具只有简单的矮桌和木凳,早已不是木头的原色,而被岁月上了一层层的釉.

    我和父母或蹲或坐在客厅一方,自顾摘菜,假如是上海青,要从根部对齐了,捆成一小把一小把的;假如是菠菜,要一根根择过,把不好的叶子去掉了,再整理成束。我忘了当时择的是什么菜。只记得,一个手掌大小的黑色收音机放在矮桌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9-14 22:44)
标签:

杂谈

      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女孩,很小的小女孩。每年过年前夕,母亲会带我到县城的澡堂里洗澡。

      小时候乡镇附近还没有澡堂,北方的冬天很冷,除了个别富裕的家庭,大部分人一个冬天几乎都没办法洗澡,要攒到过年前,一次性酣畅淋漓地洗个清爽。

     那时的澡堂总是特别挤,几个人共用一个花洒,水温时冷时烫,水流又特别小。母亲为了不让我冻着,总要先给我全身淋透了,帮我上上下下搓洗干净,自己才洗。一个冬天累积的灰尘,要一层层搓掉,那真是一件体力活。母亲为我搓澡,搓到背、腿时会很用力,疼的我哇哇大叫;搓到胳肢窝,又痒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4-07 21:4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露(朝夕记事)

    离开这里有些日子了,这漫长的时间里,我只凭借在QQ空间的只言片语安慰心灵。

    近期因为工作生活的一些变故,蓦然有些空落。于是仍然想回来。

    便就这样,静寂地回来了。

    以后,也会常常在这里,写我之心,唱我之歌,吟我之诗,逐我之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23 20:29)
标签:

休闲

分类: 微露(朝夕记事)

      昨夜临睡前,用笔写下这篇短文。今天认真地打字上来。写字时候的心境,全然被打字的过程磨灭了……

 

      信息时代,执笔写字的机会越来越少。不过偶尔也免不了用笔,比如在公司完结一篇报告,上呈前签名的时候;或者在卧室记录一些号码、名称的时候。然而总是在急需用笔的时候找不到堪用的,为了避开“笔荒”的尴尬,那一日便特意出门买了一些笔回来。

      十几把崭新的笔令我欢喜,放在以前,更是欢喜加倍吧?那可都是汩汩文字的源泉呵!看着形状迥异颜色参差的笔,源于对美好事物喜欢私藏的弊病,我挑选了一些外表更为光鲜的放在卧室自用;剩下的“次”品被我带去了公司,随意地仍在办公桌上。

      待到笔买回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卧室的笔筒却总是静寂地站在桌上,笔们相互拥挤在一起,满满当当地占据了笔筒的全部缝隙,却很少被我拎起,或记录或涂鸦。

      而公司的那些大众长相的笔倒常常有些用武之地。一些数据填写,报告签名,文件注释等,都免不了写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23 20: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露(朝夕记事)

    下文是不知何时写的草稿,写的挺长的,似乎那时也是有感而发~

    然而不知为何没有发布,如今看来,虽然体会不到那时的心境,但毕竟也是苦苦耕耘的。

    舍不得删除,还是发在这里吧。

   (PS:也许文中的一些想法和现实,如今已经改变,仅作惦念)

 

 

 

    想了很久,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开头。纵然心中百感交错,奈何无言落笔。

    也许真的是遗忘太久了吧。那就这样开始吧,开始寻找一些丢失的东西……

     

    1 、爱情

    心目中,爱情的样子,从来都是勇敢、执着、真心相对、不弃不离的。能够经得起大风大浪,携手走过一生,当他老了,可以握住他的手,轻轻吟诵叶芝的那首诗,而面带微笑。或者苦乐相随,柴米油盐中一起慢慢变老,年华褪尽的时候,可以一起回忆往事,而心心相惜。

    可是当爱情遭遇背叛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爱情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天的阳光有些莫明其妙地好,温度也骤然蹿升。中午吃饭的时候透过餐厅的窗户望见公司里不常走的一条路上开满了杜鹃,掩映在群山与草坪、树丛之中,十分绚烂。

    尽管明天又面临着降温降雨,但是今天,春天的暖意那么近。我才知道,原来南国的冬天也很漫长,春天也难以求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2-31 20:00)
标签:

杂谈

    骤冷,骤热。

    南方的冬天,太多阴霾,太多陷阱。

    我努力回忆,却想不起离我最近的那场雪是什么时候。那些曾经落到过身上的雪花,如今何处?

    离家多日,已被南方的冬打败,虽然气温最低的时候,仍然比家乡冬天的最高气温高。

    母亲盼我回家,而我,遥想着北风中呵出的白色气团,畏惧那寒冷,踟躇着,竟淡了那份归乡的情。

 

    只看见这一年,匆匆就走到了尽头。

    值得落笔为记的,细细想来,居然杳无。

    平平淡淡中,只有感情的波动算是给生活添加了一些佐料。

    但我宁可平淡……那些感情不宁的日子,内心灼痛,灵魂孤单。

   

    丧失了一些表达的能力,只字片语,记载过往的时光。

    循着年轮继续向前走,百转千回,终是一个出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1-30 21:00)

   好久没阅读了。

   那种恬静的时光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春天坐在桃树下迎着花香、冬天窝在被窝就着夜色读书的日子,一去不返。那时候我除了比现在年轻一点外真是一无所有。现在的我有了很多那时候羡慕的衣服、鞋子;向往的本本;包括一个独自居住的房间,房间里有明亮的灯光和整洁的摆设。相比当初,物质的东西渐渐满足,年岁也日日增加,可是,内心却越来越凉薄。

   常常在想,两年多的工作时光,真的可以消磨掉一个人的锋芒和吗?答案是肯定的。在职场上,我已经从那个会跟主管吵架较真的小女孩,变成一个只会默默点头说“好”,在饭桌上主动敬酒先干为敬的职员。

而这些属于社会的阅历和成长,却是每个人的必须。人就这样跨过了年轻。

   这样打混的日子令我实在不安。想为自己找到一个突破口。想回到诗歌里面,摘取一点甘醇感动;想穿梭在一篇故事里,成为注定的结局;想站在思想的高度,俯瞰人生。

   二十五岁,不,我虽然渴望用最准确的年月日来记载生命年轮;可是老人们都说,过年就过“相”了,那么,应该再加上一岁。当我以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