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蝶衣轻狂
蝶衣轻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556
  • 关注人气:7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甘肃

庆阳

小城

遇到

分类: 街头小景

走马观花,小城一日,时光倒流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蓝田

玉山

分类: 游山玩水

这是在头条发的一篇,不知道为什么,在博客上总也发不上来,今天再试试。

西安简单生活 2019-08-03 17:28:3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有感而发

这新浪总说有敏感词,又不标出来,真是让人无语了。
前几天有篇游记,发头条了,却发不上新浪博客。
我就奇了怪了,都是正常的话题,正常的词语,自我感觉积极向上,阳光正确,怎么就被敏感了呢?看了半天,不明所以,也不知道该删减些啥。算了,等有时间再慢慢自我反省吧。
看我的最后一篇,还是手爱伤后的那篇,这一阵手已经全好了,可惜,我是疤痕性皮肤,那对我同事管用的药,对我并不管用,仍然留下了伤疤。
所以,不是药神奇,而是人的体质不同。
我身上的伤疤很多,很小时侯被热水袋烫伤的小腿上还有个铜钱大的疤瘌。所有的皮肤受伤,都会留下一个难看的疤痕。
伤好了,早不痛了,也忘了痛了,可是每次看到这些伤疤,就会提醒自己要小心,不要再爱伤。往日的痛和爱伤的情形会历历在目。
从不认为是个娇气的人,也不矫情,即使受伤的时侯也是该干啥干啥,不自怜自艾。
可看到好了的伤疤仍然有些伤感,第一是难看,抹不掉是要背一辈子的。第二是觉得一个疤痕性皮肤的人,大约在心里受伤后也是会落下永久性疤痕的。无法痊愈,总也抹不掉;不愿低头,一低头,那些痛楚就会回到眼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烫伤

夏天

中医

分类: 时间的洪流


(如因照片引起不适,请见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夏天

做饭

烫伤

分类: 时间的洪流

最近特别关注手,这得从一张照片说起。

这几天刚关注手,手就出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安

夏日

清爽

分类: 街头小景



2019年西安的夏天,太过友善,清凉一夏不是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分类: 胡言乱语

今年西安采取抽签加面谈的形式录取小学毕业生进入名校已经落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南瓜

阳台

授粉

给阳台上的南瓜授个粉,不知道今秋能结出几个大南瓜

妈妈南北两个阳台的花盆里都种了南瓜,种子是去年冬天吃板栗南瓜时专门留的,当时妈妈就说,这个南瓜好吃,咱种花盆里,看能收成南瓜不。

今天回家一看,南瓜蔓都挂满了窗台,南瓜花也零零星星地开了。

妈妈指给我看,有几个小南瓜,看着都结果了,可过两天就萎黄了,坐不住果。像下图。

给阳台上的南瓜授个粉,不知道今秋能结出几个大南瓜

我想,这是为什么呢?,去网上查了下,估计是花没授粉。

原来,南瓜的花分雌雄,靠虫媒传粉,可我家的南瓜花开的太少,始终未见蜜蜂,这就要人工授粉了。

下图,南瓜雌花。看,花蒂下有个小瓜,可这个是假瓜,如果花开时没授粉,花瓣落了,小瓜很快也落了,成不了的。农人管这种结不了果的雌花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妈妈

勤俭

分类: 我的爱

妈妈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经历过解放、破四旧、文革、四人帮、改革开放和现在的时光,波折多、苦日子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梨花

分类: 草木花香

汪曾祺是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

在《人间草木》里他写到,“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春天那些花瓣子是月亮做的花儿

梨花

春天那些花瓣子是月亮做的花儿

路边的梨花,在春初时开的最好。梨花花瓣展开后,的确白似雪,可它的花蕊是紫红色的,甚至有些发黑,近了看,象撒了些星星点点的黑芝麻。

汪老说梨花花瓣是月亮做的,一下子让梨花有了月光,能看出它对梨花的喜爱。

其实,在春天,早开的樱花染井吉野更象月光做的花瓣子,白里透着一点粉,有着月光一圈圈晕开的韵味,花瓣的质感轻盈薄透,再加上花脸儿都是向下开的,低眉垂手,更似月下美人一般,有着含蓄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方言

陕西

分类: 胡言乱语

“下河耍水上树逮老鼠。”

只有陕西人能懂,且真正的陕西人,关中、陕南、陕北的读音各不相同。

不信,你读一下,陕西话的精髓都在这句话里,且用秦腔读出来,外地人基本听不懂。

还有比这更简短的句式,一下子就能验证是否陕西人。

解放前,闹饥荒,灾民大量涌入西安城,衙门不得不控制人员出入,只接受陕西人进城投亲靠友,有人就想冒充陕西人,卫兵拿出一个馒头问,这是啥?若答馍,就判为老陕,若答馒头,完了,肯定不是陕西人。

这篇文在头条上发后,后面的评论太有意思,不妨摘一些。

 

东府:天地钉子铁……念一遍。(qian ji jing ji qie)

 

陕南基本一个县一个大口音,一个镇一个小口音。像这句话,“下河耍水上树逮老鼠。”我们一个县能读出好几种读音。像我老家那个镇,读出来就是:ha huo sa sei shang xu dai lao xu。而另一个镇就是:xia huo shua shui shang shu dai lao shu

 

下火耍费上富逮老付

 

在我们大秦国都,水就是水,读费的是白水话,读碎的是渭南话,而且耍基本和国标傻最接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