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9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地大老朴
地大老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563
  • 关注人气:7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8-18 15:18)
标签:

吴光宇


检旧挂历,得吴光宇先生仕女婴戏一帧,乃先生得意作也。徐燕孙弟子,有成者甚多,而皆不固守。黄均、刘凌沧、王叔晖、任率英诸君发扬工细一路,而各有其面目,此不论。独吴光宇先生攻粗放一路,而又过之。细读之,勾线如书法之有主次笔,有重摁,有轻提;又有虚实笔,衣纹尤突出。有重墨写,有仅以浅色勾。又尤擅用石色,与植物色相辉映,虽强烈不失典雅,无语并肩者。
此挂历得自80年,较小,因拼接放大,宁师亦曾放大。今三者皆在余箧中,成小中大三纸,伏中勾之,以为日课。数年前曾画一过,彼时于虚实笔尚不能领略。原作蕉叶多虚笔,往来顺逆,极空灵之趣,与人物衣纹之实笔相辉映。拙作蕉叶皆实笔,参黄均法,全幅皆实,不得其旨。
连勾三遍,体会遂深。缶翁自云,临写石鼓,一遍有一遍之进境。此语真不虚也,惜此前不悟。忽忆宁师勾心畬夫子之《得意山水稿》,精勾者,余所见不止一纸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堂中云在诗争鸣
梦里乡音自在声
老朴隔屏成三友
也随二君乐瓦棚
乡音室己亥消夏隔屏诗会

     周老师乡音室新浪博客更新博文附有新诗四首,博友留言互动多有佳句,整理一下,以记鸿爪雪泥。顾草民玩博,实寄人篱下,所发内容不知哪天便不知所踪,图片及跟帖留言更是首当其冲——这在另一家博客平台已有前鉴:博文正文尚可一键转移复制,图片、留言全部灰飞烟灭。将留言复整理成文档留存,或不失为自助笨法。


《乡音室8月14晚22点》:八月六日午,日高天热,云在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8-15 12:08)
标签:

钟馗

       人而鬼者岂少哉
又况中元异物来
闭户高悬进士像
但乞平安远祸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3 19:16)

虽已末伏,依旧闷热,《史湘云醉眠芍药》终于勾完。徐燕孙后,画仕女者渐渐注意人物形象。吴光宇注重笔墨胜于形象,所画红楼梦人物,多宽肩粗腰,70年代有友人戏曰:像知识青年。刘凌沧、黄均、王叔晖都造型准确,人物优美了。戴敦邦、刘旦宅更能刻画人物性情言笑之姿,而能够在衣纹勾勒之外,能显出优美体态的,窃以为首推刘旦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1 17:24)
标签:

刘旦宅

年画


刘旦宅先生《湘云醉卧芍药》年画,60年代曾购一张,早化飞灰。79年第二版,一印104万张,可见受欢迎的程度。当时买到,如故友相逢,欣喜异常。总想临习一次,奈工程浩大,久未动笔。昨日检出,纸已发脆,一触即破,赶紧施以透明胶带。屈指再版又40载,花数日功夫勾存,也算延续其生命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0 15:56)
标签:

徐燕孙


此画放大十多年了,一点印象也没有,整理积物方得检出。过去材料少,过目不忘,如今网上东西多,多而易忘了。图片质量好,放大后依然清楚,受益科技的发展。
徐燕孙先生仕女,有粗细两法,而粗笔尤难,能继之者少。此帧即粗笔之佳者,当习画数过。此画人物充塞,稍觉不透气,觉上部延长一尺,拟添梧桐一枝以舒其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石谷

摹古

      《王石谷仿古山水册》有正书局出版,除第六帧及吴荣光跋页为洋纸,余皆宣纸,珂罗版。
此册吴荣光跋谓;此册仿古山水十二帧,乙卯所作,是为康熙十四年,石谷年四十四岁,盖在寓居续灯庵之后,正锐意学古已成之证,可宝也。
四王主张临摹,均有摹古山水册,后世批评者有之,赞誉者亦有之。观其摹古,有得古人处,有自露本色处,不但读古人,亦读王石谷。


70年代得之琉璃厂,原封面已失,用牛皮纸重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4 22:08)
       近日阴雨高温,桑拿天气,勾一张看上去清凉宜人的——任伯年《荷塘消夏》。原作以线为主,施以淡彩。小舟白荷,水光滟滟,人物素面素服,清气宜人。
画法中,荷叶不用传统的泼彩、泼墨,放笔一勾,一叶一笔,想见画家作画时,肘腕皆悬,一挥而就,展现了人惊奇的,纯熟、高超的用笔技巧。暑热退去,应该画一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31 14:58)
       小时候家住平房,一明两暗,我睡明间。床头的隔扇上,挂着家父临徐燕孙《嫁妹图》,每早起床穿衣,一边系扣子,一边看画,天天如此。画面热闹、喜庆,新娘子盛装,送亲的奇奇怪怪,却喜气洋洋。没有听鬼故事那般的恐怖。许多丑的,一个俊的,丑的也觉得好看。最初的疑问是:“墨道儿为什么那么多疙瘩?”家父告之曰:“画画儿要像写毛笔字一样,要顿笔。”其实那时候也不知道写毛笔字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什么是顿笔。先入为主,也就习以为常,以后也没有怀疑过。梁实秋说过:“习惯养成之后,便顺理成章。”极是。
家父画的那张早已无踪,时时梦见。后来下载一张,复印放大,模模糊糊,连勾带猜,不能准确。十余年后伏中勾之,汗湿时时沾纸,想起了70年代,从孟承义先生处借得荣宝斋木版水印《百花图谱》,连夜勾稿的情形。
旧存照片中,有一帧16年画的,宽十几公分的小品,着色也没有石青、石绿,红发的人物,离开徐燕孙自由发挥了。据什么画的,想不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7 23:46)
标签:

徐燕孙

徐燕孙《大富贵亦寿考》,原作4尺整纸,工笔重彩,是其代表作。十几年前据画册复印放大,长约2尺。工程太大,一直没有动笔,而今目力不济,想画也难了。偶检旧纸,觉得纵使不画,整理勾一次也好,宁砥中先生常说:过过手也好。暑热中画不了什么,就此动笔。一动笔,就是好几天,颇有出意外之处。每天进度、感慨,发于微信,移录于此,记伏中生活。


      拍自《徐燕孙画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