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iaspora
diaspor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89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4-07-22 09:30)
标签:

文化

   1935年冬天的一个黄昏,一个中年男子乘船渡过英吉利海峡,从伦敦港踏上了大不列颠的土地。寒风中,他跟随着人潮沉默前行,去往流亡犹太人基金会。无人能体味他当时的感受,甚至包括未来的自己。不过有件事今天看来可以肯定,这个人前半生的记忆将长久封存在海峡的另一边——没有人会对一个普通犹太难民的经历感兴趣,他也无法沉湎过去。他得去找点儿资助,还要学一些口语,才可能应对现实的窘境。

几番周折,在朋友的帮助下,中年人以学者的身份从基金会拿到了一小笔奖学金。在证明文件里他写道:诺贝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9 00:02)
标签:

文化

游学,古有之,寓学于行,开拓视野,增广见闻,对于青年学子的人格塑造、知识积累与思想形成,至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986年,美国传记协会主编的《世界名人录》中评价梁钊韬“为中国人类学的奠基工作作出了卓越贡献”,1994年,美国学者顾定国在他的《中国人类学逸史》一书中以梁钊韬的生平为线索描述了人类学在中国的发展过程。

    为什么不约而同地选择梁钊韬作为中国人类学的焦点人物之一?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人类学系——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首任系主任,后来主持复办人类学系当属梁钊韬里程碑式的成就。然而,在顾定国看来,选择梁钊韬更重要的理由是,“梁先生的一生是与他所倡导的学科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的”。

    作为西方社会科学的“舶来品”,人类学在中国的发展可谓几经沉浮。从最初“西学东渐”的热潮,到解放后“文化人类学”成为不可说的禁区,许多有天分的人类学者就此陨落,再到人类学系复办后的复兴……时代与人类学这个学科的命运紧紧交缠在一起,而在人类学发展每个关键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5 21:43)
标签:

文化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轮

浮图塔 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
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22:08)
标签:

文化

    临近期末,老师和学生一样,终日忙碌,一堆做不完的事。

    于我而言,每个学期都是一个学习和成长的过程,虽然课程会有重复,但学生一直在变化,教学形式也会有所调整。因此,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所受影响、启发、收获亦不尽相同,教学相长,也是教学的乐趣所在。

    教学同时促使我去思考教育的本质,关于理想主义,关于现实,关于学品,关于人品,关于师道,诸如此类。“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乐也”,此话不假,每每看到学生勤学好问,自是由衷欣慰,尽力培之,但教的多了,开始考虑的问题,便不仅是传授知识,更是素养德行,以及大学之道。

    其实自己也明白,真心愿意学习人类学的学生并不多,这在十多年前已是这样,资本主义盛行的时代,经济从社会与文化中脱嵌出来,成了“普世价值”,实用主义、工具理性,甚嚣尘上。能够静下心来读书,已非易事,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I sat with my friend in a well-known coffee shop in a neighboring town of Venice, the city of lights and water. As we enjoyed our coffee, a man entered and sat on an empty table beside us.

    He called the waiter and placed his order saying, Two cups of coffee, one of them there on the wall. We heard this order with rather interest and observed that he was served with one cup of coffee but he paid for two. As soon as he left, the waiter pasted a piece of paper on the wall saying A Cup of Coffee.

    While we were still there, two other men entered and ordered three cups of coffee, two on the table and one on the wall. They had two cups of coffee but paid for three and left. This time also, the waiter did the same; he pasted a piece of paper on the wall saying, A Cup of 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3 21:01)
标签:

文化

    不久前大家都在苦闷地赶着各种作业,我的课程也不例外,聊天当中Y同学和我“讨价还价”,说两千字的书评能不能换老师两百字的评论,我顺口说你写两篇我就给你写。结果……她还真写了两篇,有这样愿意学习的学生自然要鼓励,所以,下面就两篇书评来say something of something。

    两本书分别是《消散的现代性》和《跨国灰姑娘》,都是与全球化相关的人类学/社会学专著,前者偏重理论建构和文化研究,后者则倾向民族志之微观叙事。对于阿帕杜莱的modernity at large,Y的解读还是可圈可点的,关于文集的书评不容易写,如何把握著者心思,确实需要足够的深度阅读与抽象思考,她的表述不错,这些文章之所以组织在一起,是因为都在“面对着同一个世界样貌,试图解决一类问题”。

    Y指出了阿帕杜莱论述意旨,全球化时代人类学的转向以及“想象”对于理解当下世界的作用和意义。其实,这也是对观察者感知能力的强调,比如,如何在地方世界中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2 11:56)
标签:

杂谈

文化

    一大早,阳光透过窗外的树梢,洒了进来,很久没有这样的晴天了,心情也好了许多,尽管已经入冬,乍暖还寒。

    快递员早早送来订购的书,各种各样,逐一打开,随意乱翻,我想这也是一天中最惬意的事。作为职业读书人,天天与书为伴,但是,自由读书的机会却不见得多。

    本学期课程较多,几乎占去大半时间,加之陈师新到,各项事宜需要协助,等到自己开始写作、研究,多已是傍晚,甚或深夜。但老师说过,教书育人,乃教师天职,至于学问,乃学者志趣,不可本末倒置。老师当年教诲如此,学生自不敢懈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Your Majesties, Your Royal Highness, Excellencies, Distinguished members of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Dear Friends,

 

Long years ago, sometimes it seems many lives ago, I was at Oxford listening to the radio programme Desert Island Discs with my young son Alexander. It was a well-known programme (for all I know it still continues) on which famous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were invited to talk about the eight discs, the one book beside the bible and the complete works of Shakespeare, and the one luxury item they would wish to have with them were they to be marooned on a desert island. At the end of the programme, which we had both enjoyed, Alexander asked me if I thought I might ever be invited to speak on Desert Island Discs. “Why not?” I responded lightly. 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9 21:03)
标签:

文化

    每年都有六月,每年都有毕业季。

    这几天,林荫道上,马丁堂前,浅唱低吟、欢声笑语,青春洋溢,记忆青涩。

    毕业了,也意味着离别,从今往后天各一方,好想再回到从前,再回到那些年……

    对我而言,这是第三个送别的年头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其实,作为老师,每到毕业季,同样感怀,同样不舍,同样会有acknowledgment:

      感谢送我书签和明信片的同学们,teachers shape the world,你们的话,我会记住;

      感谢梦中还被我惦记的同学,以后,不再会有人在梦中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