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gua
Agu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6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博文
(2017-06-02 16:43)
标签:

中文

日文

地名

深夜食堂

分类: 随想

《深夜食堂》电影中“山药泥拌饭”一节讲某乡下姑娘进东京,几乎落泊街头时被食堂老板收留打了一段工。食堂客人听口音猜出了她的家乡。好家伙,那家乡名真是不得了:“新泻县的亲不知”。

 

“亲不知”......这算是哪门子地名?也太伤感了吧?匪夷所思的日本地名中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孙子”。在东京是某条地铁的终点站,所以三个字永远显示在地铁车头上。等那条线时每每看着头顶着“我孙子”三个大字的车头轰然进站时总是忍不住想笑。 如今这“亲不知”,乍听上去简直是和“我孙子”起反作用力的地名。不论心情多晴朗,如果有辆开往“亲不知”的火车开来,恐怕再没心没肺的人心头也瞬间起了离乡之愁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20 01:09)
标签:

丁香

天坛

北京

分类: 随想

五月初,北京的牡丹花季已经结束。老妈说离家不远的天坛有芍药还开着,于是我们就去了。从东门进,老妈目的明确一路朝西,穿过长廊绕过祈年殿路过遍地二月兰的古树林,目不斜视,根本停都不带停的。径直到了北门附近月季花圃边上的紫藤花架才坐下歇歇。

 

“您这哪儿是逛天坛啊,根本就是赶集。”我开老妈的玩笑,“习惯了。我和同事们每次逛天坛都是先在紫藤架下面集合。”老妈一边喝着杏仁露一边回答说。紫藤架南边,大片月季花正开得正好,真正的姹紫嫣红开遍,不负春光不负流年。老妈远眺了一会儿月季,缓过劲儿来大手一挥,不忘初心地说:“走吧,看芍药还得往西。”于是我们逛了芍药圃。时至正午,我查了大众点评,得知西门附近刚好有家餐厅提供家常菜。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2 2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沪上

晚饭时分,出了安福路上一间咖啡馆,我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个女孩儿脆声说:“后天没有人约我!”


另一个女孩儿随即回应:“也没有人约我。”


些许沉默后,又是第二个女孩儿的声音幽幽道:“唉,想想也够让人心酸的。”


我放慢脚步,有意让女孩子们超过。只见三个才20岁出头穿着俏皮外套和短裙的年轻姑娘相互簇拥着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那轻松活泼的步伐,洋溢着无限的青春朝气,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半点儿心酸嘛。


年轻时的愁怨,果然都是嘴里喊出来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23 14:2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

北京大雪,一派古城风韵。眼巴巴翻看故宫官方微薄发出的照片之时却得知寒流旋即南下,江南人士只好严阵以待。朋友D刚从四季如春的海边城市回沪上小住,愁眉苦脸地筹谋着如何应付到时候那份难捱的湿冷。我便给他出主意:买个汤婆子。

 

说真的,汤婆子真是伟大的设计。铜质、扁圆,造型不但经典古朴而且非常实用,绝对不会乱晃荡或动辄翻滚导致热水流出。耐用,环保,热水冷了还能做他用。铜内之水发热,温润持久,不会像空调那般干燥引人烦乱。安静、安全,不出声不漏电。当然,床最好宽,睡觉的人最好安然,容器务必包裹好,否则烫出燎泡也是可能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21 00:39)
标签:

木心

杂谈

分类: 随想

大概是因为时值木心美术馆开馆吧,这几天针对他的讨论够激烈。前一天刚有人就微信里流传的木心名句评论说其“可以是安妮宝贝,也可以是任何一个小清新民谣歌手写的,甚至像是从一个泡妞未遂的中学生那儿抄来的。如此自恋闷骚,特别适合用来做低调奢华的品牌广告语。...... ”云云 ; 接着第二天就看到有人洋洋洒洒写道:《你读不懂木心,不是他的错》。文章里细细写木心如何是跨民族的,先锋的,对东西方文化融会贯通的等等。 然后又见人评论木心作为画家,“重新界定中国画的异类”,说他“画视野开阔,站在超人间世界观看人间,取消了传统山水画视点的游动和起伏。…… 木心的突破和扩展承继了自20世纪上半叶徐悲鸿、林风眠等人试图改良中国画以来,尚未完成的中国画现代化之路。”等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7 14:44)
标签:

杂谈

分类: 观察

小区里离我们住的公寓不远处一栋联排别墅在挂牌一年多后终于易主了,据说是开卡宴的把房子卖给了开奔驰的。之后不久就常常见各色人等上门,举着图纸、拎着卡尺到处量量测测。这周一,装修终于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早上不到九点,各种叮叮咣咣的噪音声势浩大地响起。午后,音量突然巨大升级,一声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我从窗户看出去,只见工人拆掉了各种柜子,正把拆卸下的部件从楼上往窗外水泥地上扔。整个整个的抽屉,完好的隔板、大衣柜门,整条木料,毫不犹豫丢到窗外,“噼啪噼啪”摔烂了一地,蔚为壮观。重量级木板也照扔不误,两个工人合力把厚木板搬到窗口,“一二三”地喊着号子,木板垂直而落,发出“哐当哐当”的巨响。新晋女主人站在房子不远处监工,工人丢下一个抽屉,笑着报告说:“这块板子发霉了。”女主人云淡风轻地回应:“嗯,所以要换新的。”一时她催人来拉走屋里的电器,一时吩咐工人把更多的家具源源不断地从三楼扔到后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2 16:33)
标签:

话剧

杂谈

分类: 随想

国家话剧院选择在万圣节之际演出《萨勒姆的女巫》还是蛮意味深长的。至少对于我这个观众来说,我认为这是个最好不过的时机。


该剧作者是鼎鼎大名的美国剧作家Arthur Miller,其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大概是《推销员之死》。这部《萨勒姆的女巫》,原文题目《The Crucible》基本是对整部剧内容和主旨最为精准的总结和提炼。


简而言之,故事是这样的:三百年前马萨诸塞州小镇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16 00:48)
标签:

旅游

分类: 旅游

自从有了自行车,我和光在奈良彻底自由了,不但活动范围扩大,出行时间也更加随心所欲。比如,本来都洗漱完毕准备就寝了,忽然光提议骑去东大寺外逛一圈。于是将近午夜的大街上,两个人又像白天那样一前一后列队而行,穿街走巷地朝东大寺飞驰而去。

 

鹿群早就散去,各自找了稳妥的地方过夜,松树下,池塘边,钟楼的柱子旁。也有睡不着的老鹿在山坡上缓缓踱步,优雅且安详。过了东大寺大门,我们沿着围墙朝二月堂方向骑,光在指路牌的地方停了车,一边休息一边研究那木牌上画的地图。我却一眼看到木牌上站着一只漂亮的螳螂,低声叫“大刀螂!”,惊喜地指给光看。于是我俩兴奋地各自掏出手机对着那家伙拍起来。螳螂显得无比错愕,然而却未失著名昆虫杀手的风范,一对威风凛凛的大刀护在身前,像忽然遭到围攻的武侠高手,放低重心,谨慎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9-10 19:39)
标签:

杂谈

分类: 沪上

节气上来说,如今早已入秋,前天刚过了白露。昨晚坐在客厅里,北面窗户吹来的晚风居然让人感到阵阵寒意。“八月在宇”的蟋蟀,啾啾彻夜而鸣;蜻蜓已经少见了,蝉声从热火朝天的集体大合唱日益落寞。一连几天,上海艳阳高照,天阔云远,全然一派秋色。

 

我看着通透碧蓝的天,盼着秋凉再深一些。实在是忍受这个夏天很久了。搬到上海至今,对夏季越来越不喜。特别是今年,除了一如既往的闷热、潮湿,又赶上暴雨倾盆,大水漫屋,而尤其最不能忍受的是一年比一年更猖狂的蚊子,抹杀了所有和夏天有关的乐趣。

 

初夏蚊子毒性大得惊人,被咬时如针扎一般,留毒居然月余不退。六月未满,我已经是两脚两腿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8-20 14:07)
标签:

杂谈

分类: 观察

七夕前一天,在家乐福外等车时见一中年男子向路边推自行车的花贩打听蓝色妖姬的价钱,花贩要价80。男子出60,讨价未果便悻悻地走开去看边上地产中介贴出的广告。花贩幽幽地从后慢慢跟上说:“要不你再添十块,普通玫瑰都很贵啦,何况蓝色妖姬。而且也就今天这个价给你,明天可贵了去了。”男子点头小声答:“我知道,我知道。”最后70块成交。我望过去,小小一个塑料纸包着,似乎只有可怜巴巴的四朵,上面倒是实打实地粘了亮粉缠了金丝。我再看那买花的男人,穿得干干净净,衣服合身,棕色尖头皮鞋,发型也挺用心。我就纳闷,这样一个人,何以会买如此矫揉造作被人工折腾蹂躏得不成样子的玫瑰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