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客流星
墨客流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0-01-26 16:37)
标签:

杂谈

    学生时代就对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早已养成点亮孤灯一盏,独自伏案爬格子的习惯。回忆这些年来的写作体会,心里真像倒了五味瓶,有酸甜,也有苦辣,当然甜的成分居多。

    记得自己的作品第一次变成铅字时,那种欣喜若狂的表情简直无法形容。随着文章频频见诸报端,我的大红证书也渐渐堆积起来。为了这份光荣和自豪,我在寂寞的夜晚不知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写作不仅丰富了自己的业余文化生活,而且使自己对人生有了比较透彻的理解,对生活更加热爱。这些收获除了勤奋好学以外,关键在于能耐得住寂寞。

    这种寂寞,绝不是那种消极、痛苦的顾影自怜、形影相吊,而是一种思想境界,是那种坚持己见、不为浮华所动、孜孜以求的人生态度。李白有句名诗:“古来圣贤皆寂寞”,纵观古今中外有志之士,无论是很有名望的大作家,还是默默耕耘的无名之辈,哪一个没有经受过艰难困苦、挑灯夜战的历程?一个成功者的背后,必然有一个艰苦奋斗的磨砺,有一段漫长而有意义的寂寞岁月。

    写作是艰苦的,而且必须耐得住寂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3 11:06)
标签:

杂谈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姥姥家度过的,记得临近过年的个把月,就听大人们絮叨过年的事了。打知道还有几天过年以后,就开始在墙上划道儿道儿,喜迎过年的“倒计时”。看到大人们忙里忙外,我也跟着忙乎,扫房、扫院、帮着大人们烧火蒸年糕……大人们忙得有劲儿,孩子们玩得痛快,都盼着放鞭炮、穿新衣、吃饺子。

    过年前,大人们把宰好的猪、羊“下水”炖好后,冷藏在小水缸里,等过年吃“凉冻子”;姥姥和妗妗还要给孩子们做新衣服、新棉鞋,试穿以后脱下来放好等过年的那天再穿,免得弄脏了。我们男孩子最盼从“花花集”上买回来的鞭炮,没过年先拆开一挂,吊在竹竿上或树干上,点着一支香,引燃一挂鞭,噼噼啪啪响个不停……有的双手捂住耳朵,有的紧紧闭上眼睛,大人们看到孩子们的嬉闹,笑意写在脸上,情不自禁地说:“闻到年味啦!”

    大年三十是很热闹的,尽管当时还没有电视,但一家人在点着蜡烛的饭桌上欢聚一堂,享受一年辛苦的成果,其乐融融。晚餐后,姥姥要在“灶王爷”前上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童年》,我告别了《小村之恋》,回到《上海滩》,《大海啊,故乡》!你知道《我有

多爱你》!

    站《在雨中》,《晚风》轻轻地吹拂着《我曾经爱过》的第一株《小草》,我感觉《恰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童年》,我告别了《小村之恋》,回到《上海滩》,《大海啊,故乡》!你知道《我有

多爱你》!

    站《在雨中》,《晚风》轻轻地吹拂着《我曾经爱过》的第一株《小草》,我感觉《恰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2 17:27)
标签:

杂谈

亲爱的《小芳》:

   《送别》后的那个晚上,《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好想你》。我《心太软》,无时不在《牵挂》你这个《傻妹妹》,我《再问一次》:《是你变了吗》?你究竟《还能爱我多久》?《感谢你》《大妹子》,即使这是一场《错误的恋曲》,我们也将《永远是朋友》。

   《 望星空》,《梦想童年》,那《粉红色的回忆》象《一帘幽梦》,《弯弯的月亮》似《高山上流云》。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挽住你的手》,漫步在《小路》上,踏着《青青河边草》,《敖包相会》在《小白杨》下,我深情地《望着你》,那《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恰似你的温柔》,然后,《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轻轻地告诉你》:《我爱你》!

   《昨夜梦》,《今宵情》,我《难忘的初恋情人》,《其实你不懂我的心》。《为你》,我《不敢谈爱情》,《忘记你我做不到》。《妹妹你真好》,你有一颗《美丽的心灵》,你《渴望》美好的《追求》,《最爱上海滩》上《好大的风》,你立志《潇洒走一回》。用《心雨》去《拥抱明天》。《远在天涯》的我真诚地为你《祈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2 17:20)
标签:

杂谈

    人们赞美鲜花,因为它美丽芬芳:人没赞美大树,因为它高耸入云,而我要歌颂小草,因为它默默无闻,悄悄地把绿色奉献给大地。

    在纺织厂,我每天都被这些平凡的纺织女工所感动,她们默默地巡回在织布机旁,严格履行自己神圣的职责,把整个身心融进银白色的世界里。。。。。。人们熟悉她们的笑脸,熟悉她们的身影,却很少知道她们的名字。夏天,她们在高温酷暑的车间里巡回忙碌,洒下一滴滴辛勤的汗水;冬天,她们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冒着严寒,踏着风雪走向车间,大地上留下一串串坚实的足迹。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嘈杂的环境,飞旋的棉絮,磨炼出她们坚强的意志。我认识一个姓王的织布女工,她端庄秀丽,进厂5年,从未无辜迟过到,出勤率年年100%,每年为厂多织布1万多米。她热爱纺织事业,她依恋金梭飞舞的织造车间。那一次,她重感冒起不了床,硬是强撑着身体赶到厂里,坚持干满一个夜班。就是这位女工,5年来,从未抱怨过任何什么,更没有向领导要求过一次工作上的待遇,翻开她的入党身请示书,人们才知道她最大的愿望是想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尽快投进党的怀抱。她把对党的爱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1 16:28)
标签:

杂谈

    A君在家里是公开的“妻管严”,在单位是个不大不小的“头头儿”,为了表现自己男子汉大丈夫的尊严。一天,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给职工开会,一只手掐着腰,另一只手有规则的在胸前来回摆动着:“向灾区人民捐款,是我们每一个公民义不容辞的职责,我们应该持积极的态度,少抽一包烟,少喝一杯酒,少……难道几块钱也要向老婆讨要吗?”

   “钉铃铃……”一阵自行车铃声打断了A君的阔谈,紧接着从半掩的门缝中探进半个女人的脑袋,哦,是A君之妻,一脸怒气,A君一愣,连忙跟出门外。

   “你不买不卖的,带这么多钱邹吗?”妻子声音轻轻的,两眼射出的光却带着一丝威严。

A君一阵难堪,他看到屋里一道道视线向他射来,惊奇的,嬉笑的,他立刻反映过来,挺起笔直的西装,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递到妻子面前,一副神气十足的摸样:“够花的吗?啊哈,不够的话,再来管我要。”

    妻子走后,A君悄悄地从别人那里借了五十块钱,交了捐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篇好的小小说,不管是大声呐喊还是轻声低吟,总是要从读者心灵上呼唤出一些东西来,没有这点,就很难达到以小见大,给人以更多回味的艺术魅力。读罢10月19日《沧州日报》发表的小小说《婷婷》就有同感。

    纯洁美丽的婷婷是一位才华不凡的酒店礼仪小姐,因为她拒绝总经理宝贝儿子的不轨行为而被解雇。回村后,在婚姻上的坎坎坷坷都是因为她曾在酒店工作过,最后只好嫁给大她13岁的光棍汉,又因为没有给光棍汉生下孩子而受到家人的歧视,最终走上绝路。

    应该说,婷婷的不幸既有社会的因素,又有封建主义阴魂的一面。婷婷被解雇回家后,婚姻问题连造挫折,原因就是乡民们从电影电视上知道“酒店也是饭店,是为顾客服务,陪酒陪吃赔笑,有时给你钱还得陪睡,就像解放前的妓院”。因此,在闭塞愚昧的乡村,婷婷便成了“乡民口中的烂肉,鳏夫梦中的偶像,孩童眼中的妖精”。以致她在绝望中失去生活的勇气。有人一定要问:纯洁善良的婷婷为什么会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呢?而最终又是谁把婷婷逼上绝路的呢?这不能不引发出人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是一个农村女孩,很早就想给您写信。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个哥哥都在外面工作,他们对我特别好,父母也将我视为掌上明珠。或许是受两个哥哥的感染,我也一心想跳出农门,并非嫌弃农村,只是我不想继承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3年前,由于种种原因我中断了学业,一直在家呆着。一晃3年过去了,我什么东西也没学到。眼看着以前和我同班的同学都考上了中专、高中,我心里好羡慕,不觉暗暗流泪。我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现在想自学,又苦于基础太差(我只有初一文化程度),不知该怎么办?请您帮我出出主意吧!

                                                                   南皮县    巧雅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安装上有线电视,电视节目丰富起来。晚上小儿子随意变换电视频道,挑选最爱看的节目。看着儿子天真顽皮的样子,使我想起了自己童年时第一次看电视的情景。那是1972年放假回城的一个晚上,爸爸高兴地对我说;“走,今天晚上我领你去看电视。”

   “电视?”当时我又高兴又纳闷儿。我从小在农村姥姥家长大,一到晚上,小伙伴们就在一起“捉迷藏”。一旦听到附近三乡五里演电影,不管路有多远,天气多冷,大人们也阻拦不住我们看电影的犟劲儿。可是电视对我来说却是个陌生的概念。

    爸爸领我来到县委大院,走进一间小会议室里,发现里面黑鸦鸦挤满了人,人们正在凝神观看那从小白方框里出现的毛主席接见外国来宾的镜头,感到非常新奇,大饱了眼福。

    可惜没看一会儿就停电了,人们恋恋不舍地慢慢散去,还有的在耐心地等待来电再看。小小电视机在我童年的心灵上流下了美好和幸福的记忆。那时我就想,自家要有一台电视机那该多好啊!

    进入八十年代,电视机开始进入平民百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