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宽
刘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98
  • 关注人气:3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孙子才想当作家

    昨天收一留言,说:刘宽,你好,一万元,圆您的作家梦。谢谢这位博友了,我的作家梦早醒了,也不准备再睡去。套用王朔的一句类似的话:孙子才想当作家呢!要是社会真的安定团结,谁乐意干这破差事?

   我的博客里除了标明了转载出处的,都是我自己胡掰的,“散步的云”说:晕菜!如此敢掰却也掰的有道理。嘿嘿!这种评价让我莫名的兴奋,因为我这个人文的不行、武的更差,只能瞎掰点道理、或者是歪理!

   如果有人觉得掰的有道理想转载的话,可以随便,通不通知我无所谓,标不标明出处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要发表还是告诉我一声,可以不署我的名,但是一定要给我稿费,我很爱钱的。嘿嘿!

                 刘宽

            2009年6月20日

 

 

博文
(2011-07-10 11:56)

    很多年前,有人问孟子,既然男女授受不亲,嫂子掉到水里,要不要去救?孟子回答的是,用手去拉嫂子是非礼,不去救嫂子则是“豺狼也”,所以宁愿非礼而不要做豺狼,这叫——从权

   很多年后,党内谈作风,既然食色乃是人的本性,好色犯了党性,该怎么办?事实证明,好色只是生活作风问题,党性则是原则性问题,所以宁要犯作风问题而不要犯原则问题,这也叫——从权。

 

   很多年前,刘玄德谈女人,说,女人只是我的衣服。

   很多年后,红商会谈女人,说,一提郭美美就想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7-04 10:59)

     当方回说,“世界没有新鲜事”的时候,我正像只树懒一样爬在一个架子上。

    六月的阳光穿射到我纵情酒色的脸上苍白浮肿,双眼前凸,颇像一只金鱼。于是我张嘴吐着一只一只的泡泡,在阳光下七彩绚烂,一个一个破灭,唾沫星子溅到我脸上,被阳光晒干,层层地形成一个面具,坚硬得刀枪不入。

    这时候方回说“你写一下这个无聊的黄金时代吧!”

    我才不想写呢!我的手正懒懒的垂过架子穿过脚面一直垂到地上,玩着一只迷路的蚂蚁。这个面条一样软绵绵的手连刀都拿不住,还能握住笔吗?于是,我继续玩着我的蚂蚁,我在它周围摆满了面包屑,这是我的午餐,一种香甜的法式小面包,唯一不同的是,我趴在架子上吃,它在一堆火药上吃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