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邓小军
邓小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9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1-29 18:14)
论宋诗
 
霍松林 邓小军
 
内容提要:宋诗的特质是发挥人文优势,即通过人文意象的描写与典故、议论的运用,以表现富于人文修养的情感思想。宋诗的精神是一种有品节又有涵养的精神。宋诗富于人文修养的情感思想,与宋代的历史文化背景密切相关。宋诗重品节涵养的精神,是宋代群体自觉的士风的反映。自然意象的淡化,人文优势的提升,规范了宋诗淡朴无华的基本风貌;崇尚品节涵养的精神与艺术上的创新,决定了宋诗瘦硬通神的风格要素;富于人文修养的情致,产生了宋诗渊雅不俗的风味:因此,淡朴、瘦硬而有味,是宋诗的总体风格。
 
  宋诗是中国诗歌史上一次深刻的变革。我们今天对于宋诗的再认识,再也不能光在旧批评的层面里兜圈子,满足于对旧批评的诠释或反驳。出路在于深入、全面地体认宋诗,如实提出对宋诗的特质、精神及风格的新认识。

  宋诗的特质,是借助自然意象、发挥人文优势,以表现富于人文修养的情感思想。所谓人文优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肃宗放归杜甫将近百日,
   意在准令式取消杜甫官职
 
  杜甫《收京三首》诗第二首:“生意甘衰白,天涯正寂寥。忽闻哀痛诏,又下圣明朝。”

  清仇兆鳌《杜诗详注》卷五《收京三首》题下注:“此当是至德二载十月在鄜州时作。……按肃宗于至德元年七月十三日甲子,即位灵武,制书大赦。二年十月十九日,帝还京。十月二十八日壬申,御丹凤楼,下制。前后两次闻诏,故云‘又下’也。是时公尚在鄜州,其至京,当在十一月。年谱谓十月扈从还京,与诗不合,当以公诗为正。”
 
  按:仇注言两次闻诏,指至德元年七月十三日及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肃宗两次下诏,此实有误。《唐大诏令集》卷一百二十三《政事'平乱上》类《收复西京还京诏》云:“朕誓雪国仇,馀无所问,中夜痛愤,志安苍生。”文末注:“至德二年十月”。据《旧唐书》卷十《肃宗本纪》,此诏颁布于十月乙巳朔(一日)。《唐大诏令集》卷一百二十三《政事'平乱上》类《收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五,中书省长官即宰相将词头送交中书舍人,中书舍人根据词头起草制敕草案,然
后将词头及制敕草案封送中书宰相。(白居易《论左降独孤朗等状》“今日宰相送词头,左降前件官如前,令臣撰词者”,《草词毕遇芍药初开偶成十六韵》:“罢草紫泥诏”,“词头封送后”。)

  此下即进入中书长官署名、然后送门下审查之程序运作(已如上述)。
  制敕经中书、门下程序成立后,始得由尚书省施行。

  《大唐六典》卷八《门下省》侍中条原注:“复奏画‘可’讫,留门下省为案;更写一通,侍中注‘制可’,印缝署,送尚书省施行。”按同书同卷《门下省》符宝郎条“小事但降符函封”原注:“函封,上用门下省印。”则“印缝署”当为用门下省之印。
  《大唐六典》卷一《尚书都省》:“凡尚书省施行制敕,案成,则给(程)以钞之。”按 “程”字原缺,据《旧唐书》卷四十三《职官二》尚书都省条补。程,日程。
  《通典》卷十五《选举三》大唐条:“其择人……攒之为甲,先简仆射,乃上门下省,给事中读之,黄门侍郎省之,侍中审之。不审者,皆得驳下。既审,然后上闻。主者受旨而奉行焉。各给以符,而印其上,谓之‘告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诏付三司推问的实情, 
是杜甫已成囚徒,将有杀身之祸

  在此当补述诏付三司推问的实情。
   《大唐六典》卷八《门下省》给事中条:“凡国之大狱,三司详决。”
唐杜佑《通典》卷二十四《职官六'御史台》侍御史条:“其事有大者,则诏下尚书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同按之,亦谓此为三司推事。”(原注:“后汉永平中,侍御史寒朗共三府案楚狱,亦今三司之例。”)又云:“侍御史之职有四,谓推、弹、公廨、杂事。”(原注:“推者,掌推鞫也。”)

  《大唐六典》卷十三《御史台》御史大夫条:“御史大夫之职,掌邦国刑宪典章之政令,以肃正朝列。”(原注:“其百寮有奸非隐伏,得专推劾。”)又云:“若有制,使覆囚徒,则刑部尚书参择之。”

按:由是可知,所谓 “诏三司推问”,是指皇帝下制,命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等三司衙门,“同按”(会同审判)“大狱”(大案)“囚徒”。易言之,“三司推问”,即三司会审,是唐代最高司法审判。而被会审的“囚徒”,实际已经下狱。

  《宋本册府元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 杜甫疏救房琯案及其背景:肃宗听信浊流士大夫
    谗言、以为清流士大夫忠于玄宗而不忠于自己

   《旧唐书》卷十《肃宗本纪》至德二载五月:“丁巳(十日),房琯为太子少师,罢知政事。以谏议大夫张镐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一《房琯传》:“(天宝)十五年六月,玄宗苍黄幸蜀,……琯独驰蜀路,七月,至普安郡谒见,玄宗大悦,即日拜文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其年八月,……奉使灵武,册立肃宗。……肃宗以琯素有重名,倾意待之,琯亦自负其才,以天下为己任。时行在机务,多决之于琯。……寻抗疏自请将兵以诛寇孽,收复京都,肃宗望其成功,许之。……乃与(郭)子仪、(李)光弼等计会出兵。……十月,……遇贼于咸阳县之陈涛斜,接战,官军败绩。……琯等奔赴行在,肉袒请罪,上并宥之。琯……用兵素非所长,……及与贼对垒,琯欲持重以伺之,为中使邢延恩等督战,苍黄失据,遂及于败。上犹待之如初,仍令收合散卒,更图进取。

  会北海太守贺兰进明自河南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兼论唐代的制敕与墨制

  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四月,杜甫自安史叛军占领的长安奔赴凤翔行在,五月,授左拾遗,疏救房琯,触怒肃宗,诏付三司推问,因宰相张镐、御史大夫韦陟相救获免;闰八月一日,奉肃宗墨制放归鄜州省家;直到十一月,杜甫始得返朝,放归将近百日。杜甫此一段政治经历所涉及肃宗朝士大夫清流与浊流之分野、唐代之墨制等诸项问题,多为前人所未详。今考释如下,以期深入了解唐史与杜诗,并祈学者教正[1]

一、肃宗朝士大夫清流与浊流之分野

    《文苑英华》卷七百七十五独孤及《唐故洪州刺史张公(镐)遗爱颂并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馀论:关于向秀为人的评价

  向秀《思旧赋》在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历来并无疑义。但是对于向秀为人的评价,则褒贬不一。
  《晋书'向秀传》:“康既被诛,秀应本郡计入洛。文帝问曰:‘闻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秀曰:‘以为巢、许狷介之士,未达尧心,岂足多慕。’帝甚悦。秀乃自此役,作《思旧赋》。…… 在朝不任职,容迹而已。” 按向秀入洛与司马昭合作,在中国传统价值尺度衡量下自是失节行为,但《思旧赋》第一句“将命适于远京兮”,表明自己被迫入洛的实情(如不合作,则可能如嵇康被害),则其失节似亦情有可原。向秀入洛后与司马昭的对话,吹捧司马昭为圣王尧,在传统价值尺度衡量下自是丧失廉耻,但此亦是敷衍,并非真心话。向秀“自此役作《思旧赋》”,终能以微言揭露了黑暗现实,表达出自己不甘屈服的内心世界。向秀被迫与司马氏合作而内心不甘屈服,此情形与阮籍相似。向秀终能获得人们的谅解,其故在此。
  对向秀为人作肯定评价者,可以晋宋之际的颜延之为代表。颜延之《五君咏》诗第五首《向常侍》:“向秀甘淡薄,深心托毫素。探道好渊玄,观书鄙章句。[李善注:谓注《庄子》也。]交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思旧赋》的艺术独创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思旧赋》的用典与比兴艺术,皆有独创性成就。

1.《思旧赋》用典的创新及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思旧赋》“昔李斯”四句,用李斯蒙冤而死的古典,喻说嵇康蒙冤而死的今典。李斯是暴秦的功臣,嵇康是高洁的隐士,两人的价值观、性格和行为根本不同,但是蒙冤而死这一点则相同。此是两人之间唯一的,也是至关重要的相同点。以李斯比嵇康,看似不伦不类,实际确切地揭示出嵇康是被诬谋反蒙冤而死这一历史真相。揭示嵇康含冤而死,是全文必不可少的前提,通过用典,确立了前提。不仅如此,以李斯比嵇康,既是比喻,同时亦是对比(反比),对比出嵇康视死如归的品格,高洁的志趣。要之,这是用典的险笔,但是非常成功。
  用典是特种比喻。古典字面好比喻象,今典实指好比喻义。比喻、用典,只要喻象和喻义之间、古典和今典之间具有一个相同点,即可成立。而不必全面相同。
  在魏晋南北朝文学史上,黄初时期曹植《赠白马王彪》、魏晋之际阮籍《咏怀诗》、向秀《思旧赋》(赋体是广义的诗)、西晋左思《咏史诗》、晋宋之际陶渊明《述酒》、北朝  庾信《拟咏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思旧赋》充分地表达了向秀的真实思想情感

  《思旧赋》的内容藏量究竟如何?是否充分表达了作者的思想感情?
  清代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五《文选'向子期思旧赋》:“不容太露,故为词止此。晋人文尤不易及也。”
  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年青时期读向子期《思旧赋》,很奇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 (按鲁迅此言或另有寓意,但却被后人当作对《思旧赋》的一种定论,似乎《思旧赋》欲言又止,未能充分表达所欲表达的思想情感。)
马积高《赋史》:“从此赋对嵇康的死因并无评论,而只用‘黍离’、‘麦秀’两个象征殷、周衰亡的典故暗示历史环境来看,鲁迅的分析是很正确的。” 
  王晓毅《嵇康评传》:“自东晋到现代,纪念嵇康的赞美诗文多得不胜枚举,但是……写得最好的,还是最早的那篇写得模模糊糊的文章,即向秀所著《思旧赋》。” 
陈庆元、林女超《龙性难驯―嵇康传》亦说:“《思旧赋》就这么寥寥几行,刚开头又煞了尾。” 
  由上所述可见,历来论者认为向秀《思旧赋》“不容太露”,“刚开头却又煞了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向秀《思旧赋并序》,全文如下:
  余与嵇康、吕安,居止接近,其人并有不羁之才。然嵇志远而疏,吕心旷而放,其后各以事见法。嵇博综技艺,于丝竹特妙。临当就命,顾视日影,索琴而弹之。余逝将西迈,经其旧庐。于时日薄虞渊,寒冰凄然。邻人有吹笛者,发声寥亮。追思曩昔游宴之好,感音而叹,故作赋云:
  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
  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
  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
  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
  叹《黍离》之悯周兮,悲《麦秀》于殷墟。
  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蹰。
  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
  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
  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
  托运遇于领会兮,寄馀命于寸阴。
  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
  停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而写心。 
  《思旧赋》是魏晋之际极重要的文学作品,对后世文学亦有深远的影响。了解《思旧赋》的艺术、内容、时事背景,看似容易,其实不易。迄今学者论及《思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