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碧江》文学栏目责任编辑,微信:18085691727,投稿邮箱1220024077@qq.com,《碧江》由碧江区局主办,双月刊,不收取任何费用(目前没有稿费,入选者样刊一本),诗词小说散文剧本等所有文学作品均可投稿。
个人资料
丁香木
丁香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128
  • 关注人气:4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写写诗歌…
标签:

文化

分类: ----写写诗歌

苦短(一)

 

轻风暖雨,日子闲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生机

计算

分类: ----写写诗歌

生机


一个人为何不能控制自已

爱国与不满

让他腐得一踏糊涂

他抄星不少

他的博客是他的诗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7 11: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写诗歌

 

读书

书商说:粗鄙的时代读鲁迅,风雅,
风雅的时代读鲁迅,智慧
是一个时代的风雅与智慧吗
看那肮脏的天空
与散乱的云
诸多不适宜
唯独江户时代美妓勾出笑声
魅火窜动
四月,甜腻的石楠花弥漫
不止需要收敛
有雨,无语
鸟步款款
又一泡屎拉在了红绸布上
“拉屎?你应知应会!”
而我只是一个井原西鹤啊
黄昏,鸡飞狗跳
是猫腰之间有暖香?将有
一个羞耻的良宵
一本小手册,需要背:
1月23日,1月23日
多么庄重的一个日子
他一口气读完了《暴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写诗歌

 

清明

看着那对尘世万般不舍得的眼
仿佛从没有活过般可恨
还好,这一切结束
在一个早晨,她已不再羡慕
邻居张老者的酒熏一生
一无是处,却死得其所
那一刻,能有几分
惊恐几分痛呢?那司机一脸土灰
仿佛被抽尽了血

好吧,这话她只与两个人提及
阳光明亮,早春久幽
日子多如柳叶呢
别问最孤独的体验
化纸如蝴,青烟袅袅
虔诚之中
祈求如经诵
一年之季在于春,又一个大好时节
给你一分钟怀念,带几分庆幸
又看绿柳花红

猩红

糊涂的人说樱花来自于西藏
正确的人说樱花来自于东京
那个人爱樱花不爱看浮世绘
那个人喜欢喝酒不喜欢喝茶
那个人健谈党史隐藏感情史
那个人好感官世界恨七武士
那个人痴于妖厌恶妖的日本
天空无限透明的蓝
他只热爱血的猩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写诗歌

无望

 

做工的人起得真早呀

吱吱吱的钻头发出刺耳的尖叫

灿烂的银杏叶的魅影在帘上

浮动,毫无章法,美好的事

童年,早灭

于幻想之中,爱灭于爱之中

年老了怎么办?只有睡觉是幸福的

醒时怎么办?一无是处呀

唯一十分贪恋那口空气,却

有比少年还要多的妄想,真烦人

十月一日,她孝顺的女儿死了

不幸的是

忧郁的年轻人总想到死

 

幽记


行人渐渐地多了起来

幸福的,疲惫的,挫败的

茫然的,在这小巷里穿行

我站在二楼的窗前,低下头注视

置身事外的眼眸里,映着坠落

的黄昏,也映着小巷子那棵

盛大的石楠树,你应该记得

它仗着春天充满希望地开花

哦,对了,你说孤独的身体

有石楠花气味

那一年,我们只热衷做一件事

偶尔也用手指勾勒

空与湿混合的黄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录

 

记录:19548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写写诗歌

童年

夏日的萤火虫

一明一灭的幻想

一明一灭的快乐

零零星星几点雨

他们说着整个夏天

干死的树,一根掉落的黑头发

萤火虫一直在童年夜晚

那儿有她一盏灯'

并彻底消失在深秋的夜里

 

仿佛都有着幸福的事

妇人腰板粗壮,嗓门真大

诡异地说夜里狗一直朝一个方向狂吠

生呀死呀,打算着无所谓的

只不过开始下雨,就满心萧条

一味中药,一线光

她们有很幸福的笑声

在等待中

她已经有很多事不敢去做了

 

下一站

十月呀,花开菊花,别人的

果园里,桔子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风光

落下

分类: ----写写诗歌

 

用一个事实掩盖另一个事实

世间白了

快意啊,多么虚幻景象

这是泥泞、灰暗的巴黎城

这个“光明之都”

冷冷的雪在下

克里期拖娃在这里成为一个评论家,

她有天生的好嗓子

而她用充满母性的语言

叙述着她的时代,充满哀惜之情。

 

丑馍

 

又丑又矮的女人如何渡良霄?

有电影“比巴鬼”与“骆驼样子”

皮肤黝黑,不点灯!

脑子“白“,不点灯!

心,不点灯!

一个丈夫,一个个情人,

比做爱更能让她满足,也是她的

荣耀(来自于疯狂地控制)

偏偏低头,是瘦小的乳房,不虚!

年老的妇人,照样堆起足够肥大

并很快找回自负。

丑馍一包菜吗?

每次提到她的偏远农村,她会露牙大笑。

 

(是:电影“琵琶魂”与“骆驼祥子”)

  

雨在半夜落下

 

一晃而过的艳冶的幻影,是白花桐

是春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镜

排泄

禁地

分类: ----写写诗歌

禁地,或者一条告诫

 

那男人生得女相,应是贵不可言。

他却只是个基佬

一声'不要,不要……',是一幅欲求不满的尖细,

眉画,唇红,更多比虫子还奇怪的衣着,

那个被迫回归的人还在游离吗?

一条告诫:你欲望的对象可以是妓女.

 

墙头上的马尾草,自在悠然,

那是一点点阳光,不!是强烈的刺目的白光,

钢针一样尖利,

血慢慢地渗出,不会死,是难看的污迹

乔治.巴塔耶的色情世界从来不包括同性.

他俩活在猫一样的眼睛里.

 

排泄与性欲,洁净的禁地,对诱惑的焦虑,

不可磨灭的羞耻无限接近某一器官

如果有金属的屋子,绝望、坚硬、存在,

至于一生都争扎不脱的毒蛇

是慢慢紧勒,在他窒息之前,

不怕,他还会一点点地呼吸。

 

叫死

 

九月风暖,十月霜冷

仅限于此

她描着眉线

一对黑色的翅膀

成行,成诗,成欲望

承前启后

潮湿又腥臊

矮小的男人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暗疾

 

春夜,月亮单薄

浮起一层冷的记忆

她嘴角轻微勾起

忘记了下午那场恼人的雨

至于让她羞愧的誓言,让她欢愉丈夫

如同她的月经,

只有她自己知道的隐隐的痛

哪来的醋意

她淡起一丝笑道:有个人天天给你热牛奶

你应该感到幸福

 

强迫症

 

为什么会有人怕莲蓬呢

分明有着饱满的蓬莱乳

她却觉得

那密布的孔洞里,是活的虫

是十一岁无知的青乳头

她牢记她的痛苦,每日开始准点喝水

只有当温热的水滑过喉咙,才觉得轻松

他说:她是密集恐惧症

岂止

是异形明生物周身的眼

 

遗憾

 

她没有偷人的经验

甚是遗憾

秋风又起,人不经老

青桐树叶叶相交,悉悉有声

她摸自己松软的乳房

听光阴死去的碎语

低垂下眼皮,'我悄悄的羡慕每一个人'

还有城市的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写其他…

《青桐树小记》

2014-06-06 20:31

微小说四个

2012-07-14 18:01

今夜,月亮真圆

2010-12-21 22:33

美好夜晚

2007-08-23 01:57

丁香木小语

2006-06-23 12:14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