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航
夜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7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河流
清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05-31 00:26)
标签:

娱乐

《醉画仙》——风沙入眼的恍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5 01:16)
标签:

文化

 

    广州的天空早就被高耸入云的建筑物给分割成为块状的,至于颜色自然是好像近视的人脱掉眼镜之后观察物体一样,处于迷蒙当中,由于是五月份,近些天一直都有雨,无论是出门还是干别的事情,在头脑里面都会显出湿漉漉的疑踪,怕那密密麻麻的雨水会永无息止地下个不停,下到天荒地老,将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淹没,就好像经历的人生被时间的流逝所淹没。

记忆也不总是那么的健忘,无情的时间也会偶尔沉淀下一些事物的影踪,不管是淤积下来的伤痛,还是飘荡过穹苍的美好,都会有鳞爪被显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8 23:25)
标签:

文化

时间总是如夜色

将我们走过的路

看过的风景

当然

还有一些人和事

覆盖漆黑

逐渐淹没眼眸的凝视

回望前尘往事

我们的所爱

却好像碎星

点点光芒

落入窗前

成为苍白的指纹

按压到人生的契约

化作声声

感叹

残留枕边的脂红

已经年年岁岁月月日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4 13:58)
标签:

杂谈

当爱来临的时候
化作水
低微地
流淌过你的脚下

当爱远去的时候
结作冰
孤单地
白了自己的冬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6 10:14)
标签:

小说

文化

    男女欢喜,阴阳调和,本就是人类繁衍的天性使然。
  生老病死,诸般因果,更是昌盛出无穷无边的欲望。
  植根在伊甸园里面,枝繁叶茂的生命树,挂满了这些欲望的果实。
  有妙相纷呈凹凸毕现的果实,有君临天下纵横四海的果实,有金玉满堂富可敌国的果实,人人都想要攀爬上去,摘取那些仿佛在搔姿弄首红艳艳的诱人果子,奈何物竞天择,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劳碌者众,遂心者寡。
  人生百年如流水,光影之中冲刷多少兴衰际遇,悲欢离合的情愁渗入无言的辛酸,指间沙的回忆,又汇聚成为纷扰的漩涡,搅乱了安谧的春夏秋冬,在四季指望着一种安慰灵魂的温润,是每一个生命都希望获得的事物,简称为幸福。
  本书要写的是凡尘中的一些男女,追寻着属于他们幸福的故事。
  (一切世事都如絮漂浮,真假虚幻,难免有所近似,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欲望的果实》第一,二部约计各三十万字左右,已经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6 14:55)
标签:

杂谈

每年端午节妈妈都会包裹着一些粽子

一张张粽子叶是由爸爸到山间去采摘回来的

碧绿的三指左右宽的叶子带着点乡野的气息

使用麻包袋去承装着

妈妈需要用开水去烫洗粽子叶

擦掉扎人的绒毛,泡好糯米,以及咸鸭蛋

以前小的时候估计我会围绕着妈妈的身边

馋津欲滴去等待或者捣蛋的说要帮忙

她便只得一边忽悠我别动玩儿去,一边包裹着粽子

像中国大部分妇女一样,她不知道屈原是谁

她只是知道自己所包裹的粽子自己的孩子喜欢

于是便不辞劳苦地去用上大半天的时间弄着

终于在孩子的缠绕下,她总算是把粽子包裹好

烧火煮熬着粽子,火热的炉子边使得她汗珠不停冒出来

可是她却始终保持着安然而又平静的微笑在煮着

就像年轻时候涂抹着一些胭脂水粉口红

她将那份功夫化作了对家人的照顾之上

并不打扮的她早已经像许多操劳于家务的妇女一样

由于年华已经流逝,肤色不再红润

不过时光带不走她心中的幸福

憔悴了的容颜影响不了她对孩子们的爱

看着孩子欢天喜地吃着喷香的粽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9 07:03)
标签:

杂谈

空山不见人影

只有风,只有雨

我的寂寞成为年轮的纹理

哀伤甚于刀砍斧削

成就的是佳木

漏下的是无限

等待的光阴

北地那唯一的你,可会为南国的我

回望这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1 21:17)
标签:

杂谈

那一天,天空清朗,云也洁净,整个穹苍带着浅色的透明的蓝色。
我们大约是十二点集合的,虽然是冬季,因为出了太阳,暖暖的柔风拂面而过。
高凉路比起往年好多了,很大一节都铺上了混凝土,平坦开阔的路延伸着,偶尔金色的阳光透过建筑物照下来,车子反照着阳光飞速地行驶,习习的风吹起衣襟,撩乱头发。
这次的发起人蜗牛同志等一大早就采办好一些物件,并且提前一天,就已经跟阿威去踩踏过地方,选定的是一块靠近路边的番薯地。
番薯地并不是很大,二十来平方左右大,挖掘了番薯的土地,有不少泥块,周边还有一丘丘依然未有挖的番薯,三角形的番薯叶子,深绿中带着点淡紫色,蒙有一层薄尘埃。
筑番薯窑的工作,是“肥仔”承接的(因为身体健壮大家呼作肥仔)。
找土块的则是我们这些帮工,用着我们拾到或者挖起的土疙瘩儿,他技巧纯熟地运用大小不一的土块,一会儿功夫,就搭好了一个直径半米,高也差不多半米的薯窑。
烧窑的事情,蜗牛说要包办,不过我们这些男士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啦,柴草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滚滚浓烟过后,红红的火苗很快就将买来的木柴点燃。
快要一点多的正午太阳,热腾腾地照着,远处的小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冬季的黑夜有点深沉

天空的星光不太明亮

远处细小灯光逗留

显得那么苍凉

刚冲泡过的一杯茶水

热气在升腾中慢慢地消散

好像雾色里的祭坛

翻阅一卷莎士比亚

听着一些悄吟低唱的歌曲

回想起过去的故事

以及发生在人生旅途中

那诸多甜酸苦辣

四季一般的爱情

多少次

又在年度的轮回里

重现

一段黯然神伤的

寂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多地方都开始在雪景中寒冻起来,

那些银装素裹的街道树木,都开始装点起整个的冬季。

可是,我们这个沿海的小城却从没有下过雪。

没有见过雪飘过,没有在雪地中行走过,没有将雪球扔砸过。

雪,只是一个名词,在书本中出现过,

在电视中出现过的雪景中生活着的人们,是棉袄,厚实地将人包裹的相当严密,

被雪冻的通红的脸蛋的孩子在叽叽喳喳中玩着一些雪地上面的游戏。

冬季的小城,是那么的浅淡,红的太阳从天边像纱巾一样,就那么的围着穿街过巷的行人。

寒风,吹着皮肤很是冷,带着微微地疼痛,太阳光并不十分暖和,只是懒懒地贴着衣服,甚至偶尔被风吹开,牵起。

早上晨运的时候,鼻子于风中有点冷红,衣服穿了两件,一件内衣,一件外套,随着运动体温上升,小汗粘着衣服,凉而热。

近来城里由于车子增多了,也开始进入不断地修路的时期,一大早建筑工地,在施工,红尘滚滚中,没有假期的工人随着上班的人群穿梭于杂乱的道路里。

山上有老人,孩子,中年人,少年人,男人女人等等,他们各自在活动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