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沙子
黄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795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9-30 23:17)
○影子说

雨还在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淋湿过一次的人并不在意第二次
但恐惧已经产生
消失的事物一旦显现
影子会让肉身变得更加沉重
电影散场后夜市也没有了
棕榈树叶在秋天依然发出绿光
步行回家的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悲伤的结局看起来像一群
再也不会说话的生物
偶尔经过的汽车灯光将我的
影子从面前转移到身后
然后融化到夜色中
几十年过去它们不是被忽略
就是被更大的黑暗吞噬
而雨水再大也不能将其冲淡
或者动摇我登上山顶的决心
在山上,影子覆盖之处高过灵魂

2017.9


○阅读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喜欢闭着一只眼睛看书
等它累了再换另外一只眼睛
好像是对书中的一切持有不同的观点
一会儿左倾,一会儿右倾
但望着远处的时候它们没有分歧
对于白云,青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4 21:21)

 

○无法得知

 

神庙成为废墟当是必然
在神庙遇到一场大雨亦是必然
但并不意味着必须慌慌张张躲避
慢走的人还有很多
该失去的早已失去
高高的树枝上还有穿红色
衣衫的小女孩正在摘取野柿子
也许她从一片叶子的锯齿
就可以判断一生的命运
素不相识的游客此刻
互相询问来自何处
询问是否生长中的树木让城墙倒塌
这简单的推论令每个看到的人
吃惊,但无法逆向反证
正如人建造神的庙宇一样
是人让无数巨大的神像竖立在大地上
这朴素的真理总是充满了浪漫气息
我们可以由那些还没有倒塌的
石块安放的位置
大致推测其用途
却无法得知是谁将它们搬运至此
也无法得知是谁将神
从庙里搬走却将我们带到这里

2017.8


○烤火

 

父亲推门进来时
火正在熄灭
他的军大衣已经湿透
头发不再蓬松
并非只有我们在等待中丧失信心
火正在熄灭
因为节日的原因村子里
看不到更多的人
长豆荚还没有来得及
与众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9 22:30)

○象形鱼

 

四十岁后,我得到了另外一条鱼
和我十岁时得到的那一条相比
简直分不出彼此
一样的萧条,温凉
睁着没有焦点的眼睛
像是同一个人
从不同的方向窥探着
我所余不多的生命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所拥有的
依然没有改变,它们
也许正好是一对
但这一个
并非另外一个的肋骨
它们躺在我的手心
突然将鳍鼓动起来
像一头大象要离开象群

2017.7


○布道

 

老人在空地上划了一个正方形
每条边外都写着寿限
意思是出了这个圈就是死
我没有想到死亡占有这么大的地盘
但这还不是结束
他又在正方形的四个角
分别写上灾难,梦,缺憾和笑
写到笑的时候
他掏出生殖器,那属于老男人的
缩成一小砣的生殖器瞬间喷射出汹涌的尿
把地面上的一切都冲走了

2017.7


○圆

 

很多事情常常令我呆坐
春天的风也静静地环绕在身边
我想在它们中间画出一个圆
我用力摆动头颅
这是没见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5 00:25)

○疲惫

 

要穿过三个省
越过国境线
去参加一场马拉松
我们跑得并不快,有人甚至还患有哮喘
但这已不是运动的问题、热爱的问题
我们被一根叫着惊吓的绳子拖着
总是想要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陌生一些的地方开出巨大的花,在下着
不同的雨的地方,让自己疲惫下来
疲惫,我们有多久没有享受过了

2017.7


○折磨

 

今天我们提前悼念一个早该走了
却还没有走的人,在我们心里
他已经无数次地走了,他像一个谎言
将早已完成的工作不厌其烦地重复完成
我们也不得不
一次又一次地试着相信
因为规则并没有改变,开始与结束之间
那就是折磨,仿佛今年的春风
吹绿去年的草一般,那该死的草
又长起来,唯有割断它们
才能让我们安心凭吊

2017.7


○稀奇

 

瞳孔放大,但不是最大
不能判断他是看见了稀奇之物还是
正在死
一个人死了,瞳孔到底会
大到什么地步谁来给个定义
如何通过虚妄的肉体反应
判定他留存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2 23:22)
○静听

有可能走过的山
都不是由你命名的
所以我没有记住
但这看起来多么不真实
我们站在柯尔山下
静静地听着流水发出的
元音、辅音,恐惧和爱相互交织
我能感觉到它们的手
搭在我的肩上
然后由你向远处输送
有时我又感觉到命运
和面前的一切
结合得如此紧密

2017.7


○深呼吸

为了让丝瓜藤
不至于攀爬得太高
我们将它缠绕到一根
够得着的树枝上
几天后
黄蜂在这里筑了一个巢
蜜蜂也飞来了
白粉蝶偶尔经过,像护士巡房
花越开越多,越开越低
有些已经结出果实
我每天都要去看一看
那是我对美的初次感知
靠近它们的时候
黄蜂和蜜蜂都会让出一朵来
好让我深深地呼吸

2017.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不仅仅由活着的人构成”

我曾以为人世
仅仅由活着的人构成,但空气中
还有更多死去的和未曾降生的。
我喜欢爬到视野辽阔的砖瓦窑顶远眺,
让视线越过白雪覆盖的稻田和河流的源头,
或是望向近处的炊烟,
依据风吹过的声音来判断
哪些地方仍有活着的人在劳作,
哪些则已被深埋泥土中。
一些鸟雀停歇于没有树叶的枝头,
它们比我更容易感知春天,在春天
我们从一切可以吞食的物质里
采集养分以资度过时日,
包括从别处飞来的鸟
它们的粪便中那些未曾
消化的青草,带着湿气的风。
我知道它们从远处运来了水,
将早已过去的日子又过了一次。


○“狂风如同瘟疫席卷大地”

看起来我们一无所有
除了疾病偶尔降临头顶
马克思对此有过论断:
“狂风如同瘟疫席卷大地”
那无需动手而由风吹开的大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3 10:28)
○静夜思

死亡从未停止靠近,
死神滑行的声音在夜晚
尤其清晰,黑暗让我陷得更深。
那结果谁又能预料呢。
从一开始就只有两种人:
反抗而被砍头,顺从而被延迟砍头。
终其一生我都在
努力看到悬崖对面的风景,
但也不过是让绝望
变得更加宽阔一些罢了。
像一个白痴终于步入中年。
像枣椰树上的猴子
爬得越高越是一无所获。
所谓生生不息是否活着的真义,
当你一步一步接近终点,
是否只是将这巨大的恐惧
转移给后来者而不是逐渐消除。
当你终于手握镰刀开始收割自己,
思想如同头颅一样离开身体,
你是否觉得这是解脱
而非另一场战争开启。


○饮水注

向茶杯里注入滚烫的水,在黑暗中
你无法准确感知何时该当结束。
即便一生中你曾无数次
将一杯水倒得恰到好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8 15:19)

 人间要好诗

作者:张叹凤

2017-03-2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1 00:47)
○曾台村

槭树随着季节而变换叶子的颜色
构树在叶子上铺一层柔毛
楝树的叶子和它的花一样细小有锯齿
带有一点点芳香
桑树的叶子可以用来泡茶
也可以摘来喂给蚕吃
水杉叶子冬天会枯黄但依旧坚硬
泡桐树提供最大的阴凉因为它的叶子宽大
水柳的叶子多半都落到水面上
杨树生长迅速,叶子和柳树很像
榆树先开花后长叶子
喜欢阳光多一点的地方
曾台村的西头有一棵菩萨树
老的叶子还没有掉完
新的就赶着发芽
据说因为它人们才在这里定居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它其实是一棵香樟


○醒着的人可以倒下即睡

十二点一过,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狗躺在翻过来的地毯上
睡得酣畅连磨牙也忘得一干二净
爪子还紧紧地按着骨头仿佛
对食物的渴望从未让它停下脚步
但最有效的搜寻是在梦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