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沙子
黄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27
  • 关注人气: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1-16 23:50)
○告别

很快天色就变暗了
你无法再看到地面上的人
但是有一段的时间
你可以看到灵魂在空中飞翔
这是用于告别的时间
每个人都有,都会持续这么久
在有月亮的夜晚
按照月亮残缺的不同程度
有些灵魂会停留更长时间
天亮时守夜人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人
天亮时,除了急于播种的人之外
我们都聚拢过来见证一场落幕
这时候身体和灵魂
将彻底分开,沉重的
沉入泥土,轻盈的升上天空直至消失
我们试图将它们延迟
想尽各种办法比如请道士做法
用新鲜的树枝搭棚以便遮住天光
让哭声更嘹亮
暗中悲泣以致双肩耸动
那年我们曾试着集体沉默
当第一缕曙光降临到头顶时
我们静静地站着
什么也不做,什么也做不了


○坝潭

坝潭是一个很少被人提及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出生在那里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它
这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很多
洪湖作为一个建制很短的县治
甚至洪湖的出现也只有一百多年历史
据说是长江改道,将洞庭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7 23:35)
○田鼠

此刻,一只田鼠
因我的到来而惊慌逃走
它不知道我其实也是
一只因饥饿而搬家的老鼠
并没有什么不同
被陌生事物所逼迫
而走上的道路
本身无所谓正确
导致恐惧的不是陌生就是巨大
但且只管向前行去
没有谁在你希望的时刻准时出现
除非生活不易,我们偶尔
才会关心一下其他事情
空气中因为多了灰尘
我的到来显得有些沉重
而田鼠浑身湿淋淋的
它要在别的地方重新挖一个洞


○拉链

从额头的正中间垂直向下
一直到敞开的衣领露出的前胸
装一条金属的拉链
没事做的时候将它拉开
在人群中显露血淋淋的一部分自己
该是多么有趣的事
你们可以看到我赖以呼吸的各种管道
更细小的神经
缓慢蠕动的脑髓看起来
也像在思考的样子
眼睛不再被遮挡
总是睁大着像个白痴
当我合上拉链时
胡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3 22:43)
○芦苇

我带着她去看秋天的芦苇
我们路过污水处理厂、美术学校
还有原本是碎石
后来铺上塑胶的马路
从二桥下来后成片的柳树
不再像春天有那么多的柳絮
西边过来的长江
在这里变成向北而行
秋天的江滩显露出
原本暗藏的土地
芦苇因此得以充分伸展
那么高,那么多
似乎全武汉的人钻进去
都会不见踪影
我知道她喜爱纯粹的事物
我想告诉她一个少年
曾经在芦苇丛中度过多少时光
我们站在岸边
面前是搁浅待修的驳船
和天冷了仍然暗流汹涌的江水
身后是成片的白色的芦花
对岸是我们居住的武昌
虽然水面并不宽广
我们却已将自己
当做远离家乡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1 22:50)
○我想悼念一个人

失去所爱的人很多年后
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
你突然发现几乎
想不起有关他的任何事
你怀疑这个人是否存在过
你所以为的爱,是否只是
那笼中的鸟安于被囚禁
作为一个尚能蹦蹦跳跳的标本
你爱它只是出于本能
身体内巨大的空虚需要填补
如同背负石头上山
弯下的腰迫使你确信
清白的月光也增加了重量
这些年我悼念过的人
每到十一月它们就挤在一起
浑身充满着躁动不安
仿佛这是跑步的最好季节
寒风中呼出的白气带着血丝
所爱的人在一步步
拉长与这个世界的距离
原谅我再也无法拯救自己
努力接近你们时在身后
抛舍了太多的东西


○回去

独自回到出生的那个地方
感觉有人坐在车里陪着
像是个有着圆嘟嘟胖脸的孩子
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年幼的我
刚放完牛正在将绳子
往乌桕树上系紧
而曾台村已物是人非
为了驱赶一个鬼魂
人们将整个村子夷为平地
曾经赖以为生的庄稼
现在占据了我的出生地
那车里的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2 22:48)
○心里有很多的失望

“心里有很多的失望。”我
说出这句话,关上门走了
仿佛一条狗很多天没吃饭
但又不想吃任何东西
我其实挺羡慕路灯在深夜
还能发出那么多的光
白天的光也关上门走了
在路灯下看书的人会不会觉得
有些孤单,有些傻,哦
不会的,有些冷但树叶还在长
我想躲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像僧人将寺庙藏在山顶
将肉身布施给自己的
神而不欲与众人分享
我想我虽失望但还不至于绝望
大河的很多支流中的
一条小溪随时会消失
也随时会山洪暴涨
但这并不重要,我有过
这么多年的安稳生活
早已习惯在夜晚到来时点亮炉火
我还有更多黑暗中的时光
在彻底熄灭之前我可以
做一个殉道者轻轻地把门关上


○迷途

一些小的,悬而不决的事情
我通常用占卜来进行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7 23:25)
○灭灯

祖父总说人死如灯灭
但我却在想
那灯火也是可以再点燃的啊
一直等到真的有人死了
却没有回来
才知道那灯灭并非风吹而致
而是灯油已然枯竭
多么浅显的道理
只是因为省略了中间
生而为人不停燃烧的过程
给我了对重活一世的无限期待


○湖边

如果玫瑰不再叫玫瑰
而被称作沉船木的饭桌
麦冬也不再叫麦冬
而被称作防腐木的椅子
我是否不再是黄沙子
而是长得像人一样的
一只白鹭在沙湖边散步,也许沙湖
不再是沙湖而是上帝手中的
一杯鸡尾酒,上帝
此刻又该是什么东西

○清亮的面汤

我们从不将生命用“短暂”来形容
而是说“他只活了一小会儿”

即使活到脸像树皮一样皱皱巴巴
我们说“快落了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30 23:17)
○影子说

雨还在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淋湿过一次的人并不在意第二次
但恐惧已经产生
消失的事物一旦显现
影子会让肉身变得更加沉重
电影散场后夜市也没有了
棕榈树叶在秋天依然发出绿光
步行回家的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悲伤的结局看起来像一群
再也不会说话的生物
偶尔经过的汽车灯光将我的
影子从面前转移到身后
然后融化到夜色中
几十年过去它们不是被忽略
就是被更大的黑暗吞噬
而雨水再大也不能将其冲淡
或者动摇我登上山顶的决心
在山上,影子覆盖之处高过灵魂

2017.9


○阅读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喜欢闭着一只眼睛看书
等它累了再换另外一只眼睛
好像是对书中的一切持有不同的观点
一会儿左倾,一会儿右倾
但望着远处的时候它们没有分歧
对于白云,青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4 21:21)

 

○无法得知

 

神庙成为废墟当是必然
在神庙遇到一场大雨亦是必然
但并不意味着必须慌慌张张躲避
慢走的人还有很多
该失去的早已失去
高高的树枝上还有穿红色
衣衫的小女孩正在摘取野柿子
也许她从一片叶子的锯齿
就可以判断一生的命运
素不相识的游客此刻
互相询问来自何处
询问是否生长中的树木让城墙倒塌
这简单的推论令每个看到的人
吃惊,但无法逆向反证
正如人建造神的庙宇一样
是人让无数巨大的神像竖立在大地上
这朴素的真理总是充满了浪漫气息
我们可以由那些还没有倒塌的
石块安放的位置
大致推测其用途
却无法得知是谁将它们搬运至此
也无法得知是谁将神
从庙里搬走却将我们带到这里

2017.8


○烤火

 

父亲推门进来时
火正在熄灭
他的军大衣已经湿透
头发不再蓬松
并非只有我们在等待中丧失信心
火正在熄灭
因为节日的原因村子里
看不到更多的人
长豆荚还没有来得及
与众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9 22:30)

○象形鱼

 

四十岁后,我得到了另外一条鱼
和我十岁时得到的那一条相比
简直分不出彼此
一样的萧条,温凉
睁着没有焦点的眼睛
像是同一个人
从不同的方向窥探着
我所余不多的生命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所拥有的
依然没有改变,它们
也许正好是一对
但这一个
并非另外一个的肋骨
它们躺在我的手心
突然将鳍鼓动起来
像一头大象要离开象群

2017.7


○布道

 

老人在空地上划了一个正方形
每条边外都写着寿限
意思是出了这个圈就是死
我没有想到死亡占有这么大的地盘
但这还不是结束
他又在正方形的四个角
分别写上灾难,梦,缺憾和笑
写到笑的时候
他掏出生殖器,那属于老男人的
缩成一小砣的生殖器瞬间喷射出汹涌的尿
把地面上的一切都冲走了

2017.7


○圆

 

很多事情常常令我呆坐
春天的风也静静地环绕在身边
我想在它们中间画出一个圆
我用力摆动头颅
这是没见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