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沙子
黄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49
  • 关注人气:3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5-23 10:28)
○静夜思

死亡从未停止靠近,
死神滑行的声音在夜晚
尤其清晰,黑暗让我陷得更深。
那结果谁又能预料呢。
从一开始就只有两种人:
反抗而被砍头,顺从而被延迟砍头。
终其一生我都在
努力看到悬崖对面的风景,
但也不过是让绝望
变得更加宽阔一些罢了。
像一个白痴终于步入中年。
像枣椰树上的猴子
爬得越高越是一无所获。
所谓生生不息是否活着的真义,
当你一步一步接近终点,
是否只是将这巨大的恐惧
转移给后来者而不是逐渐消除。
当你终于手握镰刀开始收割自己,
思想如同头颅一样离开身体,
你是否觉得这是解脱
而非另一场战争开启。


○饮水注

向茶杯里注入滚烫的水,在黑暗中
你无法准确感知何时该当结束。
即便一生中你曾无数次
将一杯水倒得恰到好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8 15:19)

 人间要好诗

作者:张叹凤

2017-03-2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1 00:47)
○曾台村

槭树随着季节而变换叶子的颜色
构树在叶子上铺一层柔毛
楝树的叶子和它的花一样细小有锯齿
带有一点点芳香
桑树的叶子可以用来泡茶
也可以摘来喂给蚕吃
水杉叶子冬天会枯黄但依旧坚硬
泡桐树提供最大的阴凉因为它的叶子宽大
水柳的叶子多半都落到水面上
杨树生长迅速,叶子和柳树很像
榆树先开花后长叶子
喜欢阳光多一点的地方
曾台村的西头有一棵菩萨树
老的叶子还没有掉完
新的就赶着发芽
据说因为它人们才在这里定居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它其实是一棵香樟


○醒着的人可以倒下即睡

十二点一过,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狗躺在翻过来的地毯上
睡得酣畅连磨牙也忘得一干二净
爪子还紧紧地按着骨头仿佛
对食物的渴望从未让它停下脚步
但最有效的搜寻是在梦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将自己留下且倍感欢欣

这片杨树林不是一个人的,
每一棵杨树下都埋着不同的人。

我也建造了自己的房子,
我的房子从幼苗开始
现在它有皱纹,留短发,显露出老态。

在这里,谁都可以挖一个坑
栽下一棵杨树,
将储存在心中的那些恐惧
转移到泥土里,
并且消除身上的寒冷。

但空着的地方已经不多。
那一排排、一棵棵杨树开着花,
努力将枝条弯下来,
春风却一阵阵地
吹动杨树向天空靠近。

当我离开时,
它们呼叫我,请求我回来以前
千万不可说出这里的秘密。

在夜幕下我将那个
叫着我名字的人送走,
但将自己留下,且倍感欢欣。

○它就要离我而去

我又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一天
没有喜悦
没有必须要完成的工作
从窗口望出去
江面上的铁驳船被烈日晒得通红
但我不能确定那是否就是它的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2 00:40)
标签:

黄沙子诗歌

○星星曲

如果说天空像我一样,是个穷人
你一定不会相信,我还拥有那么多星星

想一想夏夜冰凉的草丛上
虫豸都收拢翅膀,静候露水凝结成珠

我和伙伴们在河沟里放置网笼
无论多么晚,总有不安分的生物潜行

路过土地庙时我们停留了片刻
这短暂的停留,代表大地主人的虔诚

婆婆纳和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也在窃窃私语,它们分享黑暗对天空的统治

但愿我的贫穷如同他们那样有声有色
在星星尚未暗淡时,迈开君王一般的步子


○永逝

洪湖之大,只有离开后才能领受
在武汉,福州,加利福利亚,我遇到的
每一个洪湖人都在扩大她的疆域

我要向你说说高大的豆荚棚
树下散漫的牛群和匍匐在草丛里的牧童
不可逆转的生长和各自安生之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黄沙子诗歌

假如语言仅仅依靠人类的口头代际去传承,那么它的活力则是非常弱小的。我们常常看到一旦掌握某种特殊语言的人告别人世了,如果活着的后人中无人会说,那么这种语言也随之消失。美国语言学家哈里森教授认为,人类语言的价值要比鲸、金字塔、亚马逊森林这些肉眼可以看到的人类遗产要重要得多。因为“语言是更加古老、复杂精细的人类财富,每一种语言都有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反映了一种独特的人类存在方式。每种语言都有无限的表达可能性,无限的搭配可能性,它们的词汇、发音系统和语法,以精妙的结构组合起来,比我们手建的任何建筑更伟大”。作为诗歌的语言,同样在当下的新诗写作现场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我指的是对古典内质的唤起,对搭配产生意义结构的建立以及属于生产“诗意”的现代性诗歌语法。如今的诗歌集市喧嚣不已,但是真正能对汉语诗歌的语言进行建设性探索与贡献的人着实不多,在我看来,黄沙子的诗歌之路是能够体现这样的探索自觉的。

在黄沙子的代表作里,你很难忽视他对传统修辞的继承与改造,排比的气势、巧妙的设喻(《仲夏夜》)、精当的通感(《花湖》)等修辞技法与主观能动的匠心合二为一,组成了黄沙子诗歌长河中熠熠闪耀的星辉。作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摇晃着前行

在船头站立一会儿,还是受不了
在船仓坐一会儿,又受不了。
无头无尾的风
只晓得从里到外地瞎吹,
所有在湖边站过的人
都知道那里比别的地方更冷。
索性驾船到湖的中心
看看有些什么会因此消失。
已经有两三天没有打鱼草了
我不能仅仅靠露水来养大那些鱼。
阳光落到水面,又弯曲着沉入湖底
我甚至看到乌黑的淤泥
被阳光照着如同镀了金的床铺。
我无法在任何一个地方久停,
进进出出像是要把许多次的
前世今生尽快体验完毕。
这只是宽阔的湖面上的一艘小船
它摇晃着,但还是在前行。


○旧房子,旧花湖

很多次动念,要将花湖的房子卖掉
再到武汉找一个也同样有芦苇
有飞鸟的湖边重新购置一套别墅。
但是想想那么多的旧家具
别人不一定喜欢,我也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泡桐

十二岁以前,我一直拥有一棵泡桐树
除了它,禾场上没有别的树。
四十五岁后我又栽下了泡桐树
宽大的叶片,柔软的藤蔓一般的须根
我没有想到它整个其实是空心的。
雨水从裂开的枝干处灌注进去
让它的中心慢慢腐朽,糜烂,像
粗大的腿骨,我知道一定还有些什么
是我不曾注意到的,每一棵树
都引领着一个人。
无人居住的山顶,还有些树
在收拢飘荡的灵魂。
我希望四十五岁栽下的这棵泡桐
是我十二岁以前的那一棵留下的种子,
其间的三十多年,那些回来
又飞走的鸟儿因为无处歇脚而痛哭失声
我希望我还能将它们一一辨认。


○鹅和天鹅几乎无法分辨

深夜,几乎无法分辨鹅和天鹅。
鹅没有按时回家,我没办法喂食
天鹅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它们在湖岸歇息。
只能通过驱赶来分开它们,大声喊出“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4 23:02)
○伟大的时代

没有想到的是,一根不到一米高的
竹子在五年之后长成一片竹林
春雨过后,我们试着寻找竹笋
这不像在幕阜山,那是剑男兄的老家
那里到处都是风吹过竹林的沙沙声
风把竹叶上的水珠吹下来
仿佛又落了一场大雨
我们站在这一小片竹林里
期待伟大的时代偶尔也能
显露他的真实面目


○红花檵木

红花檵木不仅花是红的
叶子也红
园林工人将它们修剪过后
露出红叶下面绿的叶子
进入中年我开始变得容易忘事
刚栽下的树,浇了很多的水用来定根
长了多年的树,我也害怕它耐不得干旱
因而一并浇个透湿
栾树的细枝落满庭院
铺在地上像是拆散的鸟巢
可是鸟儿们去哪里了?电话一整天没响
我老是担心信号中断,在这少有人来的
花马湖边,只有远处的山
在水中留下倒影,多么宁静,我已经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