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so-long
Aso-lo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956
  • 关注人气: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归来去兮

 

 

 

我曾想,若是可以肩负起一个人的世界,那么那个人必将是你。

 

 

我不要那焚了城的烟

我不要那亮了大地的波光

 

 

薄暮不承欢,白首不相离。

 

 

譬如昨日的种种,再如明日的尚未到来。

譬如前尘的过往,再如来世的不可预见。

譬如你不爱我,我爱你,你爱我,我不爱你。

再如我们彼此两相生厌或是两情相悦。

 

 

我不要一个触不到的天空,你是我周围的阳光,那你就是我的天。 

 

 

 

 

              
博文
(2015-06-06 21:04)
标签:

情感

青春

分类: 南星克

(送给我的第100条微博)

 

 

刚认识陈哥的时候,秦草正好高考结束——情场失意,考场也失利。

那段日子成为秦草的梦魇,可以说,不到万不得已,秦草是不愿再想起来了,要说唯一的亮点那便是认识了陈哥。

别怀疑,陈哥的名字便是这般,刚认识那会,秦草觉得他耍无赖占她便宜,说叫哥,后来无意中看到了身份证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认识陈哥完全是歪打正着,陈哥是个大三在校生,身为乐队吉他手自然多的是女生追捧,这也是相遇的导线。

 

那天秦草无聊在家,7月中的天气闷热地不行,秦草从冰箱捡了几个冰块丢进饮料里,“呲拉呲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故而决定把电扇关了开空调,刚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听到门铃响了,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开门才发现是邻居姐姐,一脸为难的站在门口。

林姐你怎么了,快进来。

秦草自小就和林霖玩的好,现在看到她来更是开心,正好有人可以说说话,这段时间,所有心事都堵在心口,她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小草,我一会还有课,我想拜托你帮我一件事。

也许事情比较难办,秦草看林姐一脸为难,想来自己也无事可做,便答应了。后来秦草问自己,如果早知道事情会这样发生,自己还会答应吗?

 

秦草站在南艺门口,踌躇不前,大会堂到底是在哪个方位?秦草发现前方背着吉他的男生,没有多想就跑上前拍了对方的肩膀。

陈哥塞着耳机,忽然被人拍了肩膀,吓了一跳,以为是熟悉的哥们,可当回头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并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时,才没好气地问,有事?

八成又是哪个花痴女孩。陈哥不甚其烦。

怎么这么拽?尽管对方无可厚非的帅气,但态度这么恶劣,依然差评。

同学,请问大会堂怎么走?尽管秦草不爽对方的态度,无奈答应林姐的事又不能不办。

陈哥挑眉?

哼,看来还真的是花痴女孩,但看样子又不认识自己。

从这里沿主干路走到底往左转两个弯就到了。说完也不等秦草的反应就走了。

秦草觉得今年盛夏简直就是自己的厄运夏,在不顺的道路一路走到“黑”,内心沁凉啊。

秦草按着陈哥的说法走到了大会堂,乍一看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是明星演唱会么?这么多人排队买票。

秦草站在人群最后排队,太阳毒辣,想来要不是林姐,任谁来拜托她,她都不会来遭这份罪的。

无聊摸着手机刷网站,发现EX传的照片,恨得牙痒痒,所有脑海里能蹦出来的脏词都用来问候了他一遍,还不解气。

秦草感觉自己这一个月过得了无生机,他倒依然活色春香,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能喜欢上这种渣男,渣渣渣,恨不得剁碎成渣墨子。

 

排队就在秦草的悔不当初中度过。

轮到秦草前面一位姑娘的时候被告知票卖完了。

FUCK.

秦草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发黑,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秦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母亲的脸,一脸平静,既没有担心也没有责怪,是了,母亲一向如此,自从她初中时父母离异,母亲的心情就再也没有起过波澜,也许是无所谓了…… 连自己高考失利这种大事,母亲也只是嗯了一声而已。

阿姨,您女儿看来是没事了,这个是她的东西,您帮我转交给她吧。

秦草努力睁开眼看了一眼说话的男生,可惜对方走得太快只留下一个背影,粉色T恤——真娘。后来秦草才知道这么娘的T穿着陈哥的身上。

被告知中暑晕倒也是头一遭,在家卧床休息的时候,林姐来探望,秦草把莫名其妙拿到的票交给林姐,林姐却对她说,她同学已经帮她领了一张。

这是我们学校很有名的乐队,你到时候也来看吧,反正那时候你也还没开学。临走前林姐对秦草说。

秦草看了眼手里的票发呆,简单的线条做点缀,乐队名字?——Nothing,一看就中二,不去;演出名字?——Summer Crazying,现在还有比我更疯狂的夏天么……

 

总之无论如何在秦草说着不去的时候演出当晚她准时出现在了大会堂。乐队主唱是个长发女孩,一脸不羁,迷幻的眼神似是沉醉在歌里,吉他手是个很帅的男生,但是那个男生是——恶劣男?!

恩,我还是看下贝斯手和打鼓男好了,忽略他。秦草默念了上千遍也抵不过周围女生爆破似的喊叫,“陈哥”?我还陈弟弟呢?内心鄙视。

老实说,这个乐队有个中二的队名,却唱着不中二的歌曲,后来秦草也跟着大家一起喊叫,去他妈的考试,去他妈的大学,去他妈的生活!

散场的时候,林姐打秦草电话,约了大堂门口见。

远远就看到林姐和陈哥在交谈,正想闪到角落等他们说完再出来时已经被林姐拉着站在了陈哥面前。

上次抱歉,我误会你了,所以才那个态度。陈哥大方道歉。

啊,没事……

搞得我恨小肚鸡肠似的,秦草内心腹诽。

小草儿,陈哥他们乐队最近在找写词的,你之前高中不是给你们社团写过?试试?

……,我们那都是业余的瞎玩的,跟他们这没法比,我不靠谱。

没事,不靠谱才好,我们都是不靠谱青年。陈哥呵呵笑说。

都什么年代了,还把不靠谱当个性,中二!秦草想着。

 

 

在没开学前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秦草基本都被陈哥叫去使唤,熟悉乐队成员,聚餐,听他们聊天,打哈哈,渐渐也有了别样的感觉。

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呀,比起自己好太多了,长这么大,自己连个向前跑的方向都没有。秦草在乐队一次排练中想。

想什么呢?陈哥看着自己的乐队,转头问愣神的秦草。

觉得你们很棒。秦草没有从神游中回神,脱口而出。

有点露骨的话说得陈哥有点不好意思。

恩,至少我们很快乐。说完一把拿起身边的吉他就跳上舞台。

秦草不知道是不是地下室灯光的晕染,她觉得秦草在那一刻很帅,她甚至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跟了乐队一个月,在秦草上学军训前她还是没能写出一首歌。

 

 

秦草上的大学在本市离南艺倒是不远,所以闲暇时也时常和乐队混一起,写不出歌词的她当起了乐队的经理兼保姆(好的,侧重点自然是保姆!)

秦草帮乐队谈了一个酒吧驻唱的活,一周去一次即可,本来只是个客串的角色,却在首演后受到热捧,已经由每周一次到了每周三次,时间还可以自由调选!

秦草的大学上半学期在忙活乐队商演的进程中很快就结束,想着没上过几次的专业课,这才拍着额头暗叫糟糕,后来索性推掉了一切乐队活动,专心泡起了图书馆,立志和图书馆阿姨混脸熟。

图书馆阿姨确实很快就认识了秦草,当然这不是因为她的每日报道,而是因为陈哥。

大概是许久未见秦草,每次电话或者短信都被推说在图书馆复习,忙。陈哥越想越不对劲,索性趁着周六到秦草学校转了一圈,问了路才找到图书馆。

学生,学生证?图书馆阿姨面无表情。

陈哥把南艺的学生证拿了出来。

不是我们学校的。

是,姐姐,你看,我想找的书在图书网上看了,结果发现只有你们学校有,我特别想看,您可不可以通融一下。

不借出去?

不不不,我看看就很满足了。陈哥这人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谁都会被他那副皮囊骗到。

图书馆阿姨想着反正每层角落都有CCTV也不怕他捣蛋就同意了。

陈哥刚进图书馆,就一层层地找,最后在3层找到了靠窗坐的秦草。

 

HI.

啊!

四下传来埋怨的目光,秦草脸红地低头,埋怨地看着陈哥,在纸上刷刷刷地写。

“你怎么来了”

“没事来看看你”

“现在看过了,可以走了”

“啊,这么无情,我可是特地过来的,外面天寒地冻的,没杯热水伺候就算了,还得受你白眼”

“行行行,我们出去说”

 

秦草整理了下资料,把没有看完的书拿着打算借走。

秦草,外语系一年级科班生。图书馆阿姨扫描书记录的时候念道。

然后抬了下眼镜,对陈哥笑了下说,你想看的书,果然只有我们图书馆才能看到。

陈哥脸红,秦草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出了图书馆大楼,秦草问陈哥。

没什么,估计看我长得帅想和我搭话,我也不懂什么意思。

走在校园里,很多女生的目光都不自主地朝陈哥看过来,有的甚至主动上前来询问,索要签名。

秦草这才发现,原来乐队不仅在南艺火,在整个大市里都有一定知名度。

 

再次出席乐队活动是在寒假的时候,秦草在高中同学聚会上见到许久没有联系的EX,大家自然是围绕俩人的近期感情发起攻势,秦草被问道是否有男友时,看到EX笃定的脸,气不打一处来,说,有啊,还是个很帅的吉他手呢,今晚就有他们的演出,大家起哄说要去看,秦草这才觉得尴尬,说谎后遗症之一:骑虎难下的感觉真不好受。一群人打车去了乐队驻唱的酒吧,秦草站在门口,脚像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

怎么不走了?该不会是骗我们的吧。EX一脸嘲讽。

秦草这才惊觉自己的愚蠢,自己怎么和这个渣男幼稚鬼较上劲了。

当然不是!秦草说完推开酒吧大门冲到吧台要了一大杯扎啤喝了大半才有勇气往里走。

喝酒壮胆不是没有道理,此刻的秦草觉得自己身后有千军万马在助阵,一个流星步冲到台上,拉住正在拨弦的陈哥的衣领就吻了上去。

演出自然是被意外终止了,陈哥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欣喜。他自己是明白的,自己喜欢秦草。

酒吧是个有热闹就会更热闹的地方,当下就有人吹着口哨鼓掌。

帮我。秦草松开嘴说。

陈哥这才顺着秦草的目光看到了同学群。眉头皱起地看着秦草,可是对方眼神中的乞求让自己无法拒绝。

陈哥拿起话筒说,抱歉各位,接下来我要独唱一首歌,送给我的……女朋友……

 

 

Oh,honey(oh,亲爱的)

I often ask myself(我经常问自己)

why you are the only one(为何你是唯一)

When I first met you(当我第一次见到你)

you were so careless(你是如此漫不经心)

You were so ordinary(你是如此平凡)

 

Oh,honey(oh,亲爱的)

I often ask myself(我经常问自己)

how I fell in love with you(我是如何爱上你的)

how I let you occupy all my thoughts(我是如何让你占据我的思想)

 

Oh,nothing,nothing(oh,没有,没有)

Answering me is my beating heart(回答我的是我的心)

Oh,nothing,nothing(oh,没有没有)

I want you to look back at me(我想你回头看我一眼)

 

Oh,honey(oh,亲爱的)

Please hurry to my heart(请快点到我心房)

Let me resist all the cold wind for you(让我为你抵御一切严寒)

Let me become strong and brave for you(让我为你变得坚强而勇敢)

 

You see the enchanting spring(你看莺飞草长的春景)

I heal the scars for you(我为你治愈过往伤疤)

loving you(爱你)

loving you(爱你)

 

即使经常和陈哥在一起,秦草也不曾听他唱过歌,她看着舞台上的陈哥,他的目光深深地望向自己,第一次秦草有点嫉妒这个男生,也第一次感觉心脏快要跳出胸口,脸红的快要烧起来,一定是喝酒的缘故……

陈哥如此深情的表白比刚才秦草的强吻更具说服力,同学群大概是受不了如此耀眼的秀恩爱,纷纷离开,只有EX还一脸狐疑地看向秦草。当他看到秦草眼角闪动的泪光,才转身离开酒吧。

当初是为什么和秦草分手?因为觉得她没有自己喜欢她那么喜欢,所以尝试性地提出了分手,是想让秦草挽留,可是秦草只有接受。

 

演出结束后,乐队其他成员难得没有续摊,都借口离开,留下秦草和陈哥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对不起。秦草低头道歉。

对不起什么?陈哥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我不该说谎,给你还有乐队带来麻烦。

还有呢?

秦草心想,还有?还有什么?抬眼用余光看陈哥,却发现对方寒着一张脸,嘴唇紧抿。生着气啊,也是,要我也会生气。秦草觉得头疼,不懂怎么解释。

你还旧情难忘?陈哥见秦草没有说话问道。

没!怎么可能!只是当时的情况……我……反正……总之就是我说谎了,对不起。秦草放弃解释,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主动承认错误,虚心接受批评,缓解不必要的矛盾才是。

真没旧情难忘?陈哥似乎和这个问题死磕上了。

没!没!没!秦草激动地解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陈哥误会。

刚对上陈哥的双眸,就慌张的闪烁移开视线。

陈哥扶住秦草的脸,不许她再逃避,看着秦草的眼睛,吻了上去。

 

 

那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不管,反正写完了→_→,以下不接受批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